加载中…
个人资料
坐看青苔2015
坐看青苔201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652
  • 关注人气:6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钱是个试金石?

(2018-06-26 14:47:42)
标签:

金钱

物质利益

试金石

权力监督

文化

分类: 心动所感

金钱是个试金石?

金钱是个试金石?

    看网上曾有人写到(大意):看一个人够不够朋友,就向他借几千元试试。

    这个俺经历过。2004年在京郊买现在住的这个独院小产权房时,尽管那时的房价是28万,但当时我们手里的钱还是差不少。也问过几个朋友,各有原因,都不凑巧,一下拿不出我们所需的数目。最后,是一位我交往没几年的画友,二话没说,去银行取出了10万元存款,凑够了我们所需的数目。夫子当时写出承诺:5年内还清。后来我们经济好转,3年便奉还了。与夫子聊起这事时他感叹:某某真够朋友!其实此前我听说:她曾被所谓的朋友骗过钱财。那时画友偶尔相聚,她常抢着买单。而她自己过日子一直比较节俭。

    住在这个村建的小院里,悠悠然已度过了近14个年头。我们大多闭门不出。偶尔打交道的,不过是距离最近的邻居,也就相互见面寒暄客气两句而已。再就是到小区的服务公司买电、缴费、取邮件等。这些年,由于夫子外出授课,或我们到海南“猫冬”,外出时间较多。房子偶尔会遇上些琐碎的事情,而孩子们忙于工作毕竟来一趟不便。我们便把房门钥匙,先后委托过两位村里的朋友,请他们帮忙照看。为什么能信任他们?也与钱的交道有关。两位都是本村长大的中年后生,在城里开出租车多年。我们是通过偶然乘坐了他们的车辆,逐渐交往多起来的。这个村在城里开出租车、我们这些年乘坐过的,当然不止他们两位。但次数多了,于细节中,尤其是对待钱的态度和处理方式上,便显出了人的不同。曾有位老师傅的车,我们也坐过几次。他那农民式的小聪明,常不由自主地测漏。除了在打表付费上,有时耍点小滑头,还曾津津乐道地教给我们,如何能让电表少走字数。这样的人,我们便不愿再多交往。也有的感觉是脑子不大够用的,也就一次飘过。而这两位后生,在长期的交往中,让人感受到他们做事的稳妥、待人的厚道;尤其在对待金钱的态度上,是属于“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式的。对我们有时略多付给的车费,他们会真诚地推辞、表现出不安;偶尔请他们帮忙办点我们不擅长的维修类杂事,他们也都一板一眼办得十分妥帖周到。

    还有位多年的朋友,我们一起到自由市场购物时,她谈到儿子,不愿意跟这些做生意的小贩讨价还价。他问母亲:“你是不是比人家过得好?”她说儿子购物的原则是:“要让比你穷的人挣你的钱,不要把钱给富人挣了。”所以他不买奢侈品,买东西首先选择功能为主,不讲究面子上的东西。我发自内心地夸赞说:作为独生子女,能这样设身处地地考虑他人,对弱势群体充满同情心,不讲究虚荣,说明他是个本质上很正直善良的人。

    在这点上,夫子也类似。总说钱财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在自由市场购物,他也不愿多讨价还价,总说他们做点小本生意不容易。遇到亲友、包括学生经济上有困难,常义不容辞地出手相助。记得早年曾有个台湾到大陆做生意、与他偶然打过几回交道的人,一次扯了个什么理由要跟他借钱。我怀疑这人讲的是谎话。但他坚持要给那人一次机会,说如果这次受骗,就不再来往。后来真的渺无音信。多年来,一些拍卖公司和私人藏家,经常找他鉴定一些古籍佛教文献。他为了摆脱此间的利益关系,一直坚持免费进行鉴定。我认可和敬重他这样不看重钱财的态度。瞧不上那些不择手段追逐钱财、对物质利益斤斤计较的人。

    相处过的朋友中,包括我自己,和我的上一辈,当然也有不少习惯了节俭度日的人。大家多是从“钱紧”的日子过来的,有时节俭已成了一种习惯。关键是:抠自己可以,但不要抠别人。记得2009年和夫子在伦敦,为英藏敦煌遗书编目时,出版社给我们的生活费,是每人每月1000英镑(当时英镑与人民币的比价大致是110),租房、交通和日常生活消费全包括在内。虽不算很宽裕,但也够花了。有次应邀到一位朋友的住处做客。看到那边店里卖的大白菜是一英镑两棵。比我们住的地方要便宜几十便士。同行的一位女大学老师与我每人买了两棵大白菜,装在双肩包里,乘地铁一路背回了住处。我当时笑自己是“节约成癖”。这些年,在夫子的劝导下,花钱方面,我逐渐也想开和洒脱得多了。去商场或超市,偶尔也买些喜欢、但价格稍高的商品。在文成安福寺授课短住间,去附近镇上自由市场买菜时,我常会多花些钱买那些人工去了皮的食品。诸如剥了皮儿的板栗、豆类、芋头等,虽价格高些,但自己节省了时间和力气,老乡亦增加了收入。

    在对待钱财的态度上,我打交道的人中最奇葩的,是早年我在京城某机关工作时,一位曾经的顶头上司。当时我被调到单位办公室做他的副手。实事求是地讲,他是个挺聪明能干的人。脑子转得快,文笔也不错。但他在平常的工作中,除了总以是否服从、拥护他来“划线”不说,一个大老爷们,特别爱占小便宜。大到公家的电扇、折叠床等能搬得动的东西(那时机关还是用打字机,没有电脑等相对贵重的办公用品),小到单位逢年过节或搞活动时分的东西,他常在给大家均分之前,先挑出好的给自己留下。用手下人私下形容他的话是:“西瓜、芝麻都要。”那时机关住房紧,不够分。他家曾和另一家人合住一套两居室。常听跟他合住的那家人因他为用水、电、煤气等斤斤计较、占小便宜而发牢骚。这邻居讲的具体细节已记不清了,但我对当时与他相处时的那种左右为难还记忆犹新。诸如,过节有农场给单位送些水果,给大家分之前,他要先关起门来,让我先选些好的。当然,这是为了他也能够如此。事情虽然不大,但真让我为难。不听他的吧,把他得罪了。而听他的,又不情愿。好在他当时的权限还不算大,否则不是个“贪官”才怪!在这样的领导手下工作,似乎没有中间道路可走,不选择同流合污,就只有分道扬镳。而若分道扬镳,那种“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的日子,自不会好过。在他手下的那几年,是我参加工作以来最难受的一段日子。诸如多次发生过:按照上方要求需整理撰写一份比较复杂的材料,但直到临近上报期限,他才突然交给我办理。而看文件流转的日期已在他手里压了多日。我只好没日没夜地加班突击。这还只是能看得到的。在这样的领导手下,会不乏势利小人。你若不选择同流合污,便成了他们的“公敌”,不时会遇到他们借题发挥或指桑骂槐地搅和出令人不快的事情。那时我一度甚至精神比较紧张,担心他给我下什么套儿。好在公道自在人心。同事里面,有不信邪的老同事给我支持鼓励;还有些人明面上不敢得罪他,但私底下对我表示支持。直到后来工作变动、我不再与他共事,总算平安熬过了那段备受煎熬的日子。

    在金钱和现实的利益面前,人性是很脆弱的。所以,才会不断揭露出那些动辄贪-腐数目惊人的官员。

    金钱是个试金石。但也只有在交友时,可以把它作为一个判断选择的标准。而在权+力场中,还是要靠建立起能够真正监督制约权-力的制度,让它来遏制人性中那贪婪的魔鬼吧!

    后注:人性多样,人性复杂,难以概之。很多朋友阅文后提出了一些很有启发性的看法。所以发文后在题目上又加了可以继续探讨的问号。是为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