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直击沉重议题的《厕所英雄》是不是被低估了?

(2018-06-12 22:46:42)
标签:

厕所英雄

分类: 电影

这几年的印度片,在影射现实方面变得越来越大胆。

最近这一部《厕所英雄》也不例外,光看名字有一点点像是草根逆袭或是小人物改变国家的传奇事迹,其实只是聚焦一个印度农村的普通青年,在为自家妻子建厕所的过程中,与长辈观念、传统文化发生碰撞的曲折故事。

 

直击沉重议题的《厕所英雄》是不是被低估了?

还不错的剧情加深远的立意,让这部电影在为数不多的剧情片中脱颖而出,上映三天就斩获 5000 万票房,为整个六月上旬表现平平的电影市场注入了一丝活力。

其实在这部电影上映前,国人对它的期待就很高,因为它的噱头实在太多了——“改编自真人真事”“改变了 6 亿印度女性的命运”“以 200 亿卢比(人民币 20.59 亿)迈进 2017 年印度票房前十”……

目前在国内上映五天,豆瓣上有 1 万 2 千人为它打出了 7.2 的分数,差评多集中在节奏拖沓和尬歌尬舞。

直击沉重议题的《厕所英雄》是不是被低估了?

但这两点算是印度电影市场的特殊性导致的,因为导演想让观众觉得电影值回票价,通常会将故事拍得又长又欢乐。

所以抛开时长和节奏的问题,《厕所英雄》拿到的 7.2 分,是真的被低估了。

整部电影的主旨其实非常明确——探讨印度农村家庭普遍没有厕所、妇女必须在野外如厕的现象

不了解印度的人可能会吃惊,现在怎么还会有国家连厕所都没有普及?

但听起来有点魔幻的故事背景,却是真实存在于这里的社会现状。

直击沉重议题的《厕所英雄》是不是被低估了?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曾在 2016 年做过一项调查,印度有将近 6 亿人在户外“解决问题”,占到印度总人口的一半。超过 53% 的家庭(农村这个比例是 70% )没有厕所,肮脏的卫生条件以及生活用水污染导致了印度农村 80% 的疾病。

总统莫迪曾经发起过一项“清洁印度”的运动,为国民拨款推动厕所建设。可即便有政府补助,大多数印度人都对建厕所十分抵触,建好的厕所被搁置,推广活动也进展缓慢。

直击沉重议题的《厕所英雄》是不是被低估了?

原来最大的阻碍来自国民本身,他们信奉的《摩奴法典》里面说:人必须离开家撒尿拉屎。所以在家中如厕被他们认为是“亵渎神明”的行为,会招致厄运和疾病。

另外受印度种姓制度的影响,在国民的观念里,只有最低等的种姓才会清理厕所。

所以人人都到家以外的地方排泄,整个印度就成了巨大的厕所。

对生活在这里的男人们来说,上厕所是一件很随意的事情,马路、人行道、墙角、草地……他们可以随时随地、随心所欲方便。但女人们却只能在凌晨起床、披星戴月拿着夜壶结伴步行到离家很远的田野中去,期间还要躲避蛇虫的攻击以及流氓的闪光灯。

这次外出,可能是她们一天里唯一一次方便机会,所以白天时只能尽量少喝水。

之所以成群结队,是因为落单了很可能会被性侵甚至杀害。

如果不幸被流氓骚扰,也只能忍气吞声,拿头纱遮住脸。

直击沉重议题的《厕所英雄》是不是被低估了?

基于印度的这种现状,《厕所英雄》诞生了。

直击沉重议题的《厕所英雄》是不是被低估了?

影片里,凯沙夫和贾娅是一对在性格、家庭背景、受教育程度等方面都大相径庭的情侣,两人冲破重重阻碍终于喜结连理。

新婚之夜,贾娅被“夜壶妇女会”的成员们敲开窗子、盛情邀请一起去田野外如厕时,才惊觉凯沙夫家里没有厕所。

直击沉重议题的《厕所英雄》是不是被低估了?

自幼生长在开明开放的家庭、也接受过高等教育的贾娅,认为在自家上厕所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想到嫁到了丈夫家,却遇到了如厕难题。于是气愤的她对凯沙夫放狠话:

直击沉重议题的《厕所英雄》是不是被低估了?

好在凯沙夫是真心疼爱贾娅,于是就和父亲提议在家中修建厕所,但遭到了严格信奉种姓制度的父亲的强烈反对,无奈之下,他为贾娅想出一系列“权宜之计”。

夜半时分,骑摩托车载她去野外;

带她到家中有厕所的亲戚家“偷偷摸摸”蹭用;

每天争分夺秒去扒会在村外停靠 7 分钟的火车;

甚至为了她偷剧组的移动厕所,最后被抓进警察局。

在警局里凯沙夫彻底顿悟了:这些权宜之计不能解决问题,自己必须要为老婆建一个厕所。

但他要面对的敌人,不仅有固执的父亲、漠然的村民,还有整个国家文化和传统信仰。

至于对抗的过程和结果,建议大家还是到影院去看吧。

整部电影的角色中,阿克谢·库玛尔饰演的男主角凯沙夫无疑是最出彩的,因为盲目遵从父亲让他娶命定的女人,直到 36 岁还是个老光棍,平日一身假名牌,经营着一家自行车店,活得窝窝囊囊。

但有了贾娅后,却愿意为了她对抗整个社会文化。

在他的观念里,对宗教、传统、文化、环境卫生之类的东西他没有那么清楚和透彻,他只知道,要赢回妻子的心,就必须建个厕所。

直击沉重议题的《厕所英雄》是不是被低估了?

可是与国民们封建落后的思想观念做斗争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剧中有一幕,是凯沙夫在村委会上申请建一座公厕,这个提议不仅没获得男人支持,甚至连利益相关的女人们也都全体反对,她们异口同声说自己已经习惯了在凌晨提着夜壶去田野方便。

这就是可悲的现实,最应该站出来反抗的那群人,还觉得自己被压迫着是理所当然的。

直击沉重议题的《厕所英雄》是不是被低估了?

影片也多次批判了这些观念守旧且固执的女人们。

当修公厕行不通时,凯沙夫和贾娅为了胁迫公公而假离婚,要知道在这个村子里,1700 多年也没有发生过离婚案,所以妇女们纷纷谴责贾娅“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还把她看做这座村子的耻辱。

在离婚官司渐渐近了时,凯沙夫提议两个人别离婚、回家好好过日子时,贾娅说:如果我放弃了,就不会再有人为这些女人的利益而战了。

到了开庭的那一天,当记者追问贾娅“你认为谁该对这场离婚负责”时,贾娅的回答也掷地有声:

是每个明天黎明将再次出发的妇女”。

直击沉重议题的《厕所英雄》是不是被低估了?

其实贾娅这个人物很勇敢也很幸运,她有坚定的信念和睿智的头脑,还有一个来自男性视角的无条件支持自己的坚定力量。即使不被同为弱势群体的妇女们理解,也不后悔成为第一个站出来为利益抗争的女人。

除此之外,影片还影射了印度政府审批环节滞后缓慢、官僚机构利用民众对厕所的抵触,将用于修建厕所的资金中饱私囊等问题。

这就是《厕所英雄》的优点所在吧,敢于从不起眼、甚至是难登大雅之堂的“厕所问题”切入,以戏谑的手法,剖开印度社会的宗教传统、文化陋习、女性地位和政府体制等等沉重的社会议题。

直击沉重议题的《厕所英雄》是不是被低估了?

尽管仅凭一部电影还难以改变一个国家的陋习,但起码《厕所英雄》起到了不小的引导意义。这部电影自去年 8 月在印度上映后,不少当地政府都在偏远的农村组织放映,试图让更多的民众看到它。在那之后,印度露天如厕的比例也从 60% 降低到了 30%。

就在本月初,印度政府还下达了一条强制性命令,政府官员必须晒出和自家厕所的合照,或是证明自家有厕所的文件,要不然扣除当月工资。

这些效果显然都是《厕所英雄》这部电影争取来的。

直击沉重议题的《厕所英雄》是不是被低估了?

与我们相比,印度尽管落后又贫穷,但他们对自己的文化和社会却有着更多的认知和反思,他们也非常善于用见微知著的方式,将价值理念注入电影中,所以这些年,世界也开始重视倾听起他们的声音。

《三傻大闹宝莱坞》抨击了教育问题,《小萝莉与猴神大叔》反映了印巴冲突和宗教弊病,《摔跤吧!爸爸》聚焦性别歧视、《起跑线》探讨了教育和阶层问题、《神秘巨星》直指女性地位和权利……

这些千百年来根植于国民固有观念里的现实问题,因为一部部电影,终于开始被重视。

聪明的人会把自己的社会问题揭开给世人看,或许会有批评有不满,但这些声音终有一天会演变成推动社会变革的力量。

这也算是很难得了,因为毕竟不是每一个国家,都让你有与文化对抗的机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