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2018-01-10 18:18:11)
标签:

三块广告牌

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

伍迪·哈里森

马丁·麦克唐纳

在去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上,它就拿了最佳剧本奖。

多伦多电影节和圣巴斯蒂安电影节上都拿了观众选择奖。

刚刚结束的金球奖,又一口气拿了剧情类最佳影片、剧情类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和最佳剧本四个大奖。

当然也毫无疑问地,是今年奥斯卡各种奖项的热门竞选人。

是时候讲这部片子了——

《三块广告牌》。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这部片子的整体基调,有人说是用仇恨、愤怒、血腥、暴力包裹起来的一碗温情的心灵鸡汤,也有人觉得有意无意透露出来的人性的暖色底下,反而能看到无穷无尽深不见底的丧。

其实这种交织的、复杂的、难以言明的观感,正是片子的可贵之处。我们看过太多脸谱化的人物形象和界限分明的善恶对立,绝大多数的电影,也用这种手法来制造冲突,营造一种单纯的“爽”的观感。

然而现实世界不是清水也不是墨汁,它的状态更类似于一锅混沌的浆糊。身处在其中的人,也不是单一的标签能够决定的。善恶并非泾渭分明,就像这部片子所表达的一样。

(剧透分界线)


影片的主人公是海耶斯女士,一位母亲,女儿丧命于一起强奸案,七个月,警方推动不力,案子悬而未决,她决定使用一些手段,让真相早日昭彰。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这个人物形象,其实很类似去年一整年我们一直关注着的一些人——女儿丧命日本的江歌妈妈;绿城纵火案里,失去了一家人的林先生;包括在微博上发布“父亲遭遇车祸急等救命钱,肇事者却死皮赖脸不肯给”的赵先生。

他们都因为飞来横祸失去至亲,又因为种种原因,法律无法给他们所期待的正义和公理。于是逼不得已在痛苦里直起身子拿起武器,希望能争取到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海耶斯女士和这些人有以上这些显而易见的共通点,但是也有一些显而易见的不同点。

江歌妈妈、林先生、赵先生,都是在巨大的痛苦之下还能用理性推进事件实际进展的人,毫无疑问,他们都非常坚强又有执行力,然而作为受害者家属,露出脆弱和眼泪是难以避免的。

但是海耶斯女士完全没有,她异常坚硬固执,没有软弱妥协,甚至到了暴力偏执的状态。

她租下了路边的三块广告牌,分别写着”RAPED WHILE DYING”(强奸致死) ;“AND STILL NO ARRESTS?”(嫌疑人还没抓到?); “HOW COME, CHIEF WILLOUGHBY”(怎么会这样呢威洛比警官?)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这种自己揭开伤疤的行为,就不是人人都能面对的,比如她自己的儿子,受害女孩的哥哥。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广告牌上提到的威洛比先生是当地警局的局长,其实并不是一个玩忽职守的人,相反,他一直兢兢业业,在市民里的风评极佳。案件之所以悬而未决,是因为实在没有足够的证据和线索。

而且,他被诊断出来有胰腺癌,人生只剩下几个月了。

广告牌树起来之后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海耶斯还被电视台采访,登上了新闻,事件得到曝光。

局长去找海耶斯,跟她解释案子迟迟破不了的原因。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海耶斯当然不为所动:你有这个功夫跟我说话,不如现在去查案?

威洛比局长陈明自己被查出了癌症,已经是将死之人。

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有所触动。

但海耶斯的反应是:我知道啊,但这并不耽误我挂这些广告牌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冷酷到接近无情。

她去看牙医,准备拔牙的时候,牙医刚开口说:我想提醒你,威洛比先生在镇上有很多好朋友……

话音还没落,海耶斯就抢过拔牙用的电钻,在牙医的手上钻了一个洞。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这个镜头的仰拍视角,也是导演对她性格的辅助展现。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甚至教父上门,也直接被她一段话说到脸色大变。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一个与全世界为敌破罐破摔爱谁谁的姿态。

因为不想被越来越重的癌症折磨,威洛比警长最终选择了自杀,舆论当然会落到海耶斯的头上,她会变成“逼死威洛比警长”的罪魁祸首。

果不其然,送儿子去上学的时候,车子被人砸了瓶子,但她可不会忍气吞声,即使对方是未成年和小姑娘,也完全不想手软。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心狠手辣。

“烂人”还不止一个。

迪克斯,威洛比局长的下属,一个易怒、自卑、无所事事的警察。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上班日常睡觉看漫画,腿是架在桌上的。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满口脏话,暴戾,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知道威洛比局长去世之后,用警棍砸碎门,把卖广告牌给海耶斯的莱德大揍一顿,然后从二楼窗户丢下去。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这两个人在现实世界,一定会是绝大多数人都避之唯恐不及的人。

海耶斯虽然是受害者亲属,但完全不是一个完美受害人的姿态,她顽固而不近情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其实这一家人的相处模式都很奇怪,脏话和暴力无处不在。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女孩安琪拉遇害之前,母女俩还因为女儿能不能自己开车出去的事情大吵了一架。她们之间最后的对话是——

“所以我到底能不能开车出去?”“你干嘛不直接走路呢?”

“好,我走,而且我希望我在路上被强奸。”

“那祝你心想事成”。

迪克森有种族主义倾向和恋母情结,工作不求进取,基本上是个废物。

但你在电影里没办法恨他们,最起码,无法一直恨他们。

因为电影里所展现的恶劣,其实也程度不一地映照在现实里每一个人的身上。我们也和电影的主人公一样,表面上满不在乎,但其实都希望被拯救。

海耶斯婚姻不幸福,自己是个不太靠谱的妈妈,丈夫也是个会家暴的主,离了婚之后找了个十九岁的小姑娘在一起。

迪克森的父亲早逝,母亲抽烟喝酒骂脏话。恶劣的教育,恶劣的家庭。他是同性恋却不敢表露,因为怕被歧视和欺负,因此用他认为可以展现男子气概的暴力来武装自己。

某种意义上,电影里的所有人都在互相折磨。

导演在这种极端的设置里,又放进了很多足以照耀人的火光。

明知威洛比局长得了癌症,还是把他当成靶子立起广告牌的海耶斯,在和局长谈判的时候,猝不及防地被喷了一脸血。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惊愕之下,她下意识地称呼局长——“baby”。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威洛比局长是戴着头套把子弹射进自己的脑袋的,这是他为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做的,不想让至亲之人看到自己的死状,头套上写着:DON’T OPEN THE BAG, JUST TELEPHONE THE BOYS(不要打开头套,给其他人打电话)。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广告牌被不知道谁烧毁了的第二天清晨,海耶斯起床,对着自己的粉红色拖鞋,模仿两个声音给拖鞋配音,自己跟自己对话。强大如斯的人也要用这种小朋友的办法给自己勇气。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威洛比局长走后,迪克森被新来的局长开除,但他收到了局长的一封信。

“…………我想对你说一些话,当我还活着的时候,我可不会说这些。我觉得你已经是一个非常好的警察了,杰森。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内心深处,你是一个体面的男人,我知道你觉得我不这么认为,但是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不过,我确实觉得你脾气太爆炸了。我知道因为你爸爸去世之后,你必须照顾你妈妈和你的一切,但只要你心存怨恨,那么你永远不会成为——我知道你想成为的大警探。

因为你知道要成为一个警探需要具备的,是爱。因为只有爱会带来冷静,通过冷静带来思考,有时候你需要思考来侦查。你甚至不需要枪支,也绝对不需要恨,恨从来不解决任何事情,但是冷静和思考可以,试着改变一次,没人会认为你是同性恋,如果他们这么做,你可以以恐同罪名逮捕他们。祝你好运,杰森。你是一个体面的人,只是运气不好。但是事情会有转机的,我能感受到。”

 迪克森在警局读这封信的时候,背后是熊熊大火——海耶斯干的,她的广告牌被烧毁。于是她要烧毁警局。 

但在干这件事之前,她向警局打了很多个电话,以确保警察局里没人。

沉浸在信里的迪克森没听到电话铃响。

废柴迪克森坐在警察局的桌子上,晃荡着腿,读着那封封最终拯救了他的信。背后是熊熊大火。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这个画面非常有意味感。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女孩儿安琪拉死后,被罪犯浇上汽油烧毁了尸体;树起的广告牌也同样被人烧毁,然后海耶斯也同样选择通过焚烧的方式来报复。火在片子里是毁灭的力量。但是坐在火里的迪克森最终逃了出来——“你是一个体面的人,只是运气不好”,一封有拯救力量的信。

导演用了很多很多极端的设定,在很多段落都极尽黑色和荒诞,脏话、暴力、仇恨、愤怒无处不在。

我们互相折磨,彼此怨恨,我们以为自己很坏、很恶劣了,也抱着不如就跟这个糟烂的世界同归于尽的想法,但其实我们依然在挣扎,而且我们都比自己想象的要善良。

电影的结局是开放式的。迪克森和海耶斯要开车去爱达荷州杀一个人。他们分别在电影的民谣声里凝视着自己的母亲和儿子,然后开车启程。

车上,海耶斯向迪克森坦白:其实把你烧成这样的火是我放的。

迪克森了然且不以为意:除了你还会有谁。

这位把全世界都当成敌人的妈妈第一次笑了。

这部风头正劲的冲奥片,影射了去年国内最大的舆论案件

 最后一段对话:

“迪克森,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要不要杀了这个人?我也不是很确定。你呢?”

“我也不是很确定。我觉得我们可以路上再想想。”

密苏里州到爱达荷州的路很长,他们会慢慢决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