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夜未央,庭燎之光

(2018-08-17 11:08:20)
标签:

杂谈


夜未央,庭燎之光


    夏已末,物候正在酝酿新的征程。我却只顾举一天清喜为云子,寻一寻可得逞的空路,浅消于烟岑水涯,再揲以蓍草爻象,印证一段恰好的卜辞。若稳势为引征的枰盘,我即刻补上一子,倒要看看,能否有个峰回路转的结局。
    凭借这一隅遴选的安宁,预备泥壶瓦盏,庭梧树下,石上脩爵桑落。当时清风犹在,并侑以十二柱的筝音,制意一处,叩经笥以侍无旁骛。
    耕烟清清淡淡,属于自己的时日,也打发的可意可喜。
    置酒,拟以壮士饯行的力道,你可能戴花起舞? 

    回身,再来告别一个季节。此时,夏日的阳光忽而羞涩,隐进青霭的天幕后,让忘机的风踱起了悠闲,一行行靖晏的步痕散迹四野。    
    驻立四时的尘坱前,悄然眼见炎凉忧喜连同由此派生的瀚灏与窅渺,统统裹挟进风里,行远,至潜消。
    总是不善于撩拨离别的繁复,更犯难于晕染离愁的蓊郁,就像所来的一路风雪,从黯雨走到青阳,由无奈行至阔然,途经断路泥泞,路过黑夜,路过荒漠,路过风,这些只字不提,我惟着意赞美及手的茶暖酒醇。 
      
    一向拙于言辞,又讷于表达,仅在自己信手涂鸦时,字字句句由来的不羁。
    历程迎来送往的留逝里,也恼于自己的愚笨,也欲起一番长安古道送君千里的离别意,提笔竟是不知该落怎样的段落,想来是如何刻意都勉强不来的,遂作罢。甚而,连目送都不肯。    
    不得不承认,我更欣赏白云从空随风烟灭的跋文,风角将流年俗日一页页阅读又翻过,是所有的舍与不舍。斟盏,不留亦不送。

    以茶盏饮酒,在以往,又会让你冁然,笑而默不语。
    独自时,惯于两个盏相陪,给不出理由,不过是我顺其自然的一种坚持,如同心内一直藏生的随性顽愚,如同此刻,倦意卷来,搁罢各诸,恁时斯地安歇,想当然的荷叶杯芦花被与素衲宽大,均为蓝花釉青原色。
    如此看来,一些习惯,尽量不能滋养的,久之后,它自将定格成与你形影不离的一份,丝毫不客气,未曾想过须迎得你的允准。
    或因营于心者,方能久而成习,如此,不必伸纸执笔,这习性即已发挥的淋漓而恒常,并于自己独处时、茶酒时、书写时、兀坐时,皆能遇。

    那些习惯,亦在被人不断温习中,占据其必然的一席地,等你发觉,已驱赶它们不去,只好哂然,拿它无奈何。
    当它自然而然成为你生活的部分,即可宣告,从此它与任何了无干系,纯属自家分内,你甚而忘了这习惯是因何源起,又因何一直清清淡淡地秉持着。不得不默许了这样的存在。
    既如此,每独自饮酒喫茶,习惯面前搁下两个盏,一盏在手,另一盏作陪。

    等我想起涤壶净杯一别今夏之际,秋,已立于眼前。不由笑了,很多时候,看似告别的所有诸项,最终只是在告别那一时的自己。

    终得偕同此一刻的自己继续前行,义无反顾且无割舍不下的林种,又逢遇的,不再是上一章节的自己,省去了辨认和比较的徒劳,于己于旁,皆为安妥。  
    于是重复着,与自己挥别又相见而后再别,一路走的不那么辛苦,清洗步武一般,叫负重置换些轻松,于己于旁,皆为善举。
    这,想必是命里总结出的一项恒定算式,但,只许你此处做减法类。
   
    一路都在作别。四季原本的命定中,有春夏秋冬的章法般的来路去途,由此衍生了一句世人都须会说的话:一切随缘。
    有些孤章取义如同掩耳取铃,自不聆音闻声,不等于完好无碍。不如以行文为诗的超越,回身植下俗世尘间的超越。
    你是你最好的相守,没有人能够或被你允许陪伴你到最后,这是生命原本最真切的理则,心内清明着,但从不提及,只是坦然等待那一天的来临,似四季的更迭,一路并肩前行着,终须在某个路口,作一次彻底的诀别。

    深韪岁岁不同四时不重,不觉有春归夏再来秋冬又至,过去了的湮消无存,再来的,已然全新的物候,与往年不相关。
   上一季的冷暖悲喜,嵌在那一季,仅那片天地里恣意过,不再可能回头,不蔓延开去,来年同一时节,自不会相认。
    春至而非春归,此夏不同往夏,这季没来得及的蓊绿花开,或是明年此季里常胜的景致。每岁春夏秋冬,源于仅一次的遇见,我从莫敢怠慢这不可参勘的时序玄机。

    各自性情鲜明,照临得年月生趣生动,季节越像自己越令人动容,不一定完美,完整些好。
    几处应景的场境,即缀映出一个季节,正如读的津津有味的文章,每每著有炼字,挈领全篇,其间的冬愆阳夏伏阴,荏苒在襟,惟自己知晓,默然不喧。
    迫人回头一读再读的,都是经典。可,这样的经纬天地,毕竟少之又少,值得襟怀珍藏。

    多的是因境因时的变迁,以目中无人的酣畅,无预告片可备忘。幻化惠风柔和的翠微,转身为昂然雄壮的崔嵬,四季依然以率性所为的喜怒哀乐,叫人间见识之后长生敬畏。
    敬畏于永远无法知道将来的季节如何到来,是否如期而至,是否如愿而行。 
    是否意外先于意料抵达,比如春风不起、夏花未开、秋无雨冬无雪。答应过的事情,在没有实现之前,都可以反悔。

    无常,也平常。浇漓的浮踪汗漫,反而无了惊奇,放心地让自己纵步,应着四季秉性,欣然行我的客程,不问不究。纵使看不到此季盛景,或来不及实现的应景的附和,均不计,待来年生发新至的季候,再遇于不期。
    存这样的底气思壤,步履足够轻盈了。
    心念里做一名冲淡的恺悌之人,如此,须得迎合又对峙多少的四季?

    能与四时握手言和的人,当属真正闲适的人,腾挪不出工夫意筭人情世故,心定神安之气散落树荫下石墩上、里巷口胡同边,摇着扇,扯家常,大碗茶大壶水,逢街坊旧好打身边过,拍着身边木凳,由衷地一句:急啥,坐下聊聊。
    冬天朔风不惧,夏日挥汗侃笑,驭变的不慌不忙读书阅世。备蔬炊粮,逗鱼遛狗,粗茶淡饭,一日三餐。一切自如的似满盘可口赏心的家常什锦,无关风月无关风情,过往雨晴风涛被遣销的云轻风淡,清善地叫人看得舒心。   
    生活愈过得平淡,越蕴藏牢靠稳固的力量支撑。我往往羡慕敬佩这样的人。

    四季更迁迭起的音律,总有误判的平仄与看不清的识微。
    春花的繁简、夏夜星子的纤秾、多少的秋凉、肃了太久的沧桑冬颜,谁不曾有过这些违意的无奈?谁不是从四季走来的人?没有太多期许,少了许多失望。
    我确是很少失望,几乎不失望于外物诸事,就算偶尔的,也仅仅是对自己的失望,比如,翻阅了一本索然无味的书、端起了一杯香艳且浅薄的茶、过眼一个淫靡又空洞的诗余、走了一段荒唐的蹑尘,以及某个一旦醒来即毫无印象的黄粱。
    好在失望都不大,耽搁一笑了之的工夫,及至再辨认时,所历已无凭,意义不存,失望焉附?毕竟人生里更有意义的一项情绪还是希望。

    我不肯轻易承诺,亦不听承诺。承诺好比一棵方才植入土壤的树苗,任凭怎样的想象与保证,都无法预料在走过漫长的四季后,它能存在多久,它最终的枝桠会有怎样的开花结果。
    无非,要么自以为是,要么大失所望,如果刚刚好,和心念中期许的一模一样,那真是运气。
    但这样如愿的概率并不高,因为树木生长中,风过,雨过,花叶会落,再至狂风骤雨,枝叶荡然无存,历经四季的冶炼与盘剥,无数衆变的可能。
    现世里,有多少人能十足的把握,敢往将来一看?
    有进山步迈的坚定爽朗,我却迟鲁讷言一语半句的许诺,一字都不肯。一旦承诺,就是沉重,因为要一直放在心上。

    同时于草苗植下的那刻起,种下了你无限期望和暗许,仿佛已见开花的树,且没有四季,始终花开的满树满枝桠,最后会发现,不是树木在生发,是人的期盼疯长,漫过了最初的愿景。
    那么后来的失望,就是可以预见的显而易见。不仅仅觉得花朵不够鲜艳,果子不够饱满,终归是对整棵大树的失望,开始自问要不要就此作罢,不待来年了,不再守这片树林院落了。所有承诺比快于当初起愿的速度的数倍,随风而逝。
    久而久之,不再寄予期望的这棵树,倒活成了永恒。

    那,还不快脱絷维借两翼,去找那把舍得的慧剑,斩块礨用的。
    未如愿的尘埃落定,也未必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喜讯。
    
    书典上说,于此世已无羁绊可言,唯时序节令的推移还不能忘怀。
    是否可以理解为,若能福至心田,遂可悄然祈望自性圆满,可将再度盛开的优昙钵花,谱成不疾不徐四起的自然音律,再以识得的三学叠韵,叩枻时光,与流年抵掌而谈。
    行岁仍未晚,无论哪一季,无论昼夜,能看到天明,即是明天。   

    清醒着,才能生活,白天不代表心底的昼亮,正如心灯总明澈于长暮。清醒是四时中夙夜明黯的分野,任何时候醒来,都见天明,也见明天。
    双足踏进水中来回走动的人,撩拨着水花,低头欲从中拼命看清身影,却什么也得不到,只有平静下来,平复的水面,才会映出清晰的自己。
    越是圈地围城之为艰的风生水起,待偃旗归来越是沉默,沉默的仿佛了无牵挂。
    营碌倥偬的日子,作划颛征无歇的功课,思维不得不智致地辗转角逐,顾及不来生发聊赖无端的情愫,逃避透彻清酒深杯的自己。  

    请原宥我的清楚,其实,无论我怎样虔诚携带三衣一钵举过头顶,都无法将四季守成我想要的光景。谳书里是不容再驳的陈词。
    徙居辗转过四季后,心念里总有一处不假思索的投奔,谓之归处,不如说是独处。夜落无声,暮穆若墨,三两盏后的清明,与自己对坐,轻而易举。 
    春夏秋冬,相逢着一切的因果,甄沐予我最美的遇见,亦复见喜忧随意落座。欣慰的是,每逢取舍时,恰有一盏备好的深信切愿的山色,左右着我的判断,予自己以方圆。

    做不得归人,我愿尽可能地停留,驻足欣喜的景致前,在稍纵即逝的时间里,将矜惜的片段,用墨楮成就一些坚持,或许就是所谓的诗意。可我并不愿被如此定义。
    亦或诗意,只被允许在文字里踱步,任由笔端开释的无边无际。真实生活少见诗意,回身看看眼前左右奔波的人们,一目了然。
    现时很现实,亦时常随众人感叹诗意生活,以及如何更诗意地活着。心里清楚,诗意在诗里,生活在生存,将诗意与生活合二为一,总有水与油的感觉。     
    寻不到更好的契合魔术,能将意念里的景致与眼前重叠,生活如何落成诗意,诗意又如何与四季并驱?诗意般过活,须有相当足够得意的资具,又能蒙蔽自己于身处不见的水火,还能愉快地说一句,生活多么惬意。
    诗意地活着,不如愿意地活着,比较之下更容易兑现。

    人常常高估又轻看了己身的自控力,理智多于感性,已然万幸。人是须有参照而存在的湍流,活着并需不断修改自己。
    铺排人生的春夏秋冬,有命里的四季,依然太多意料外疏舛的章节,不断介入生活,不断还原至初时的素面井然。
   一生同了梦里庄周,游走于是与不是之间,榷略在看得见与看不见之间。
   
    如何于四面楚歌的风樯,征得一份拈笔捡句的心情,暂离兵荒马乱的转徙,将所有微彰与刚柔连同或如意或无奈的阔略,于文字里落脚。
    书写之际是何其平淡安详,仿佛记叙别人的故事,清凉的秋天了然了夏时的热烈,一派恬静的安分守己。不言不语,低头剑拔弩张着笔端的千军万马。  
    我说,人惯看沧海成桑田,其实桑田也在不断沧海。
    你说,你不动声色的样子,最让我心动。

    无论我以六义之外的互文,还是裁章后的笙诗,蛮笔纵写的借代,与这四季一样不羁,你却如获至宝般吞咽着每一个字。
    我也总在崇山峻岭迢迢后的一片清喜的绿地,嘉言于薄薄的信笺,自报我的布帆无恙,回应你为我深深的藏忧。泥泞常被过滤,风雨已阻隔开,在目所及的仍然横亘的千头万绪,被微不足道般绝口不提,有着落的和无着落过的诸象,均以自生自熄地戛然止了虚影。
    是的,于浮华尘嚣安定之后,我选择轻描淡写,诠释所谓的人生。斟字立句,依然不够诗意。

    也好,没有走完的季节,交给流年去辩论,我推卸了所有任事,寻一枝梧条引扃鐍为闩,靖守于渊穆的山泽。 
    若自然是汲善无时的学堂,那四季就有最好的课习,犹如一册翻阅不尽的书本,我愿顺其字里行间的理则,知平淡好于繁盛、清脩好于随波。知布裳甚于华服、浆荇甚于美馔。知檀那贵于索取、成全贵于执著。知馨香祷祝方能一世长安。    
    渐渐视流年为必经的不断弥生的旷野,四季温凉畔等于我的缁素文缯,绾成一年十二朵吉徵的意蕴,奉纳给将至未知的将来而未来。 

    读四季,亦知不得已。






夜未央,庭燎之光
                     夏与初秋之接壤,两厢正平分着气象物候。
                     不久前焦金烁石的煊赫,化作温和轻拂而来的早晚凉意,与午时酉时有了分别。
                     本末相顺的过渡,不劳着任何的编排。

                     季夏,律以林钟之音,桑柘黄,虫羽正得意,蟋蟀居壁,雨水行。
                     孟秋,律中七月夷则,心宿流西,凉风渐起而无声,白露降,禾乃登。
                     夏末之螇,无人使唤,自知鸣寒侵。
                     素秋之树,无用调度,叶叶染暖色。

                     勿拘挛补衲的弄巧,直应来的行流散徙,物不言,世已知。
                     少了人为的施加,四时朗顺。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五字.秦篆
后一篇:墨若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