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陕西省高中语文马瑞工作室
陕西省高中语文马瑞工
作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674
  • 关注人气:1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一木解红楼:贾元春之死探秘(之一)

(2016-11-13 22:50:53)
标签:

转载

分类: 走近名著

      “贾元春之死”之谜

      

                  一 

 

 

()年羹尧之死

贾元春是贾政的长女,在第二回已入宫做女史,第十六回皇上册封她为“贤德妃”。她是贾家的政治靠山,她的死直接关系着整个贾氏家族的命运,她到底是怎么死的?红学界一直存在争议。要想弄清元妃的死因,首先得弄清元妃的原型人物。

元妃的原型之一是曹寅的大女儿平郡王妃,这一点红学界基本达成共识。依据有四:

1、第63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写贾宝玉过生日,众女儿在怡红院喝酒,唱曲,抽花名签,探春抽到一根签,上面有一句诗“日边红杏倚云栽”,签词上说,抽中这个签的人必得贵婿。这时候众人议论说:“我们家已有了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这话透出贾元春的原型并不是皇妃,而是王妃。

2、裕瑞在《枣窗闲笔》载道:“闻袁简斋家随园,前属隋家者,隋家前即曹家故址也,约在康熙年间。书中所称大观园,盖假托此园耳。其先人曾为江宁织造,颇裕,又与平郡王府姻戚往来……所谓‘元迎探惜’者,隐寓‘原应叹息’四字,皆诸姑辈也。”

3康熙四十五年十二月初五日《江宁织造曹寅奏王子迎娶情形摺》:

“前月二十六日,王子已经迎娶福金过门。上赖皇恩,诸事平顺,并无缺误。随于本日重蒙赐宴,九族普沾,臣寅身荷天庥,感沦心髓,报称无地,恩维倘恍,不知所以。”

这条奏折是曹寅向康熙奏闻嫁长女的情形,其女由康熙指婚嫁给平郡王子纳尔苏,康熙四十五年是1706年。

4、《永宪录续编》中记载:“寅字子清,号荔轩,奉天旗人;有诗才,颇擅风雅;母为圣祖保姆,二女皆为王妃。”

所以,平郡王妃是元妃的原型之一是无疑的。但笔者认为,根据《红楼梦》人物错位多元的对应关系,元妃的原型还有一个人。

这个原型是谁呢?她就是年羹尧的妹妹,雍正的敦肃皇贵妃。为什么说是她呢,我们先来看年羹尧这个人。年羹尧(1679年—1725年),原籍安徽凤阳,本为汉人,后因功改隶汉军镶黄旗,他的父亲年遐龄是康熙朝的大臣,累官至湖广巡抚,曾二次应邀参加康熙万寿节庆典之“千叟宴”。年羹尧是清朝历史上一个谜团重重的人,他官至川陕总督、抚远大将军,率清军平定了西藏、青海等地的叛乱,纵横疆场,立下了赫赫战功,雍正是他的妹夫,却被雍正削官夺爵,列罪九十二条,于雍正四年(1726年)被赐自尽。年羹尧是一名能征惯战的军事奇才,却是进士出身,那时候能考中进士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比现在考清华还难十分,所以年羹尧年少是很勤奋刻苦的。年羹尧中进士,还有一个插曲,即康熙三十八年,年羹尧参加顺天京闱高中第四十二名,不第士子揭帖,声言此次科场腐败,贿赂考官,其中湖抚年遐龄为子羹尧馈赠考官白银一万两。主副考官二人李蟠,姜宸英因此下狱。姜宸英在狱中留书喊冤,服毒自尽。后康熙亲自带领皇子监考,举行重试。从考试结果看,认为本次科举案为不第之人嫉妒冤诬所致,年羹尧由是得中。这是《清圣祖实录》里记载的,说明年羹尧有真才实学。康熙四十八年,年羹尧迁内阁学士,不久升任四川巡抚,成为封疆大吏。对于康熙的知遇之恩,年羹尧以励精图治来回报,他治川时提出了很多兴利除弊的措施。他自己也带头做出表率,拒收节礼,“甘心淡泊,以绝徇庇”。年羹尧也没有辜负康熙帝的厚望,在击败准噶尔部入侵西藏的战争中立下大功。1721年(康熙六十年),年羹尧进京入觐,康熙御赐弓矢,并升为川陕总督,成为西陲的重臣要员。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皇子胤禛晋封为雍亲王,并充任镶黄旗旗主。是年康熙指配年羹尧之妹为雍亲王侧福晋,从康熙为曹寅女儿指婚来看,指婚的家主都是康熙非常宠信的人。雍正在“九子夺嫡”中终于获胜即皇帝位,与年羹尧举足轻重的军机地位有一定的关联。

雍正元年十月,青海发生罗卜藏丹津叛乱,年羹尧命令诸将“分道深入,捣其巢穴”,各路兵马顶风冒雪、昼夜兼进,迅猛地横扫敌军,大获全胜。“年大将军”的威名从此享誉朝野。年羹尧在青海平叛获得大捷后,曹钐赜谟赫年四月初四日上奏祝贺:

“江宁织造奴才曹罟蜃啵何呓仗焱欤Ш厥スκ隆

窃奴才接阁邸报,伏知大将军年羹尧钦遵万岁圣训,指授方略,乘机进剿,半月之间,遂将罗卜藏丹金逆众羽党,歼灭殆尽,生擒其母女子弟及从逆之贝勒、台吉人等,招降男妇人口,收获牛马辎重,不可胜计。凯奏肤功,献俘阕下,从古武功无有如此之神速丕盛者也。钦为万岁仁孝性成,智勇兼备,自御极以来,布德施恩,上合天心,知人任使,下符舆论,所以制胜万全,即时底定,善继圣祖未竟之志,广播荒服来王之威。圣烈鸿庥,普天胥庆。江南绅衿士民闻知,无不欢欣鼓舞。奴才奉职在外,未获随在廷诸臣舞蹈丹陛,谨率领物林达、笔贴式等,望北叩头,恭贺奏闻。奴才曷胜欣忭踊跃之至。”

雍正朱批:此篇奏表,文拟甚有趣,简而备,诚而切,是个大通家作的。这是曹钗ㄒ皇艿接赫硌锏囊环葑嗾邸

雍正元年,苏州织造李煦因奏请欲替王修德挖参之事及亏空严重被获罪抄家,雍正将其在京及苏州房产全部赏给了年羹尧,又旨示:“大将军年羹尧人少,将送来人(李煦家奴)著年羹尧捡取,并令年羹尧将捡取人数奏闻。余者交崇文门监督。钦此”。雍正四年,年羹尧又获罪抄家,雍正把其在京房屋、奴仆赏赐给反年干将兵部尚书蔡珽,蔡珽只接受房屋而不要家奴,李煦的家奴流往何处,不得而知。

年羹尧英勇善战,康熙非常赏识,并委以重任,康熙把年的妹妹指配给雍正,可见年为雍正在康熙的衡量中加了分。青海问题康熙都没有解决利索,雍正上台伊始,年就平定了青海之乱,为雍正政权的稳固又加了分。这样一个功臣,为什么很快就遭杀身抄家之祸呢?笔者认为是由于年羹尧自己过于骄纵与雍正要展现新皇权威这二方面原因造成。

平定青海的叛乱后,雍正极为兴奋,把年视为自己的“恩人”,他不顾皇帝身份,说了不少令人肉麻的过头话,譬如说:“不但朕心依眷嘉奖,朕世世子孙及天下臣民当共倾心感悦,若稍有负心,便非朕之子孙也,稍有异心,便非我朝臣民也”,又说:“从来君臣之遇合私意相得者有之,但未必得如我二人之人耳。尔之庆幸固不必言矣,朕之欣喜亦莫可比伦。总之,我二人做个千古君臣知遇榜样,令天下后世钦羡流涎就是矣。朕实实心畅神怡,感天地神明赐佑之至。”雍正甚至发誓:“朕此生若负了你,从开辟以来未有如联之负心之人也。”

年羹尧被雍正的宠信搞昏了头,他虽出身进士,饱读诗书,却不懂天威难测的简单道理,对雍正帝给他的“逾格之恩,非分之荣”未加推辞,而是得意洋洋,安然享用。雍正二年十月他奉旨进京,在赴京途中他令都统范时捷、直隶总督李维钧等跪道迎送。到京时,黄缰紫骝,郊迎的王公以下官员跪接,年羹尧安然坐在马上行过,看都不看一眼。王公大臣下马向他问候,他也只是点点头而已,他的骄横引起了王公的公愤。他陛见时,在“天子御前箕坐,无人臣礼”。更令雍正忌恨与不安的是,年羹尧的士兵对他的谕旨竟置若罔闻。雍正看到士兵们全都穿着厚厚的盔甲,便让身边太监传旨让将士们脱下盔甲休息,但没想到,太监传了三遍谕旨,士兵们竟没一个人脱盔甲。而年羹尧用一面红旗一挥,士兵们全体脱下盔甲。年羹尧想学周亚夫,可惜找错了对象。

年进京不久,京中谣传“皇帝多是听从于年羹尧”,刺伤了雍正的自尊心。他斥道:“夫朕岂幼冲之君,必待年羹尧为之指点?”是年十一月十五日,雍正召诸王满汉文武大臣谕曰:“前朕所颁谕旨发阿灵阿、揆叙之奸,乃朕数十年来真知灼见,定成爰书闻,亦有疑为年羹尧所为者。朕之年长于年羹尧,朕胸中光明洞达,万几庶务无不洞烛其隐微,年羹尧之才为大将军总督则有余,安能具天子之聪明才智乎?”(《雍正朝起居注册》)

年羹尧胸无城府,口无遮拦,他竟对直隶总督李维钧说:“怡亲王第宅外观宏广,而内中却草率不堪,虚情假意,他的志向由此可见。”怡亲王胤祥是雍正最信任的兄弟,同时又是总理大臣。雍正与胤祥自小亲密无间,雍正曾提到胤祥的算学由他亲自教授:“忆昔幼龄,趋侍庭闱,晨夕聚处。比长,遵奉皇考之命,授弟算学,每逢塞外扈从,形形相依”。雍正四年,岳钟琪进呈了一份入兵西藏计划,雍正还廷议讨论通过了,结果怡亲王一回京就给否定了,雍正又赶紧给岳发旨纠正。由此事足见怡亲王在雍正身边说话的份量。

年羹尧结束陛见回西安后,折奏:“奔走御座之前三十余日,毫无裨益于高深,只自增其愆谬,返己扪心,惶汗交集。”雍正朱批:“凡人臣图功易,成功难;成功易,守功难;守功易,终功难。……若倚功造过,必致反恩为仇,此从来人情常有者。”

不久,年羹尧又指使其亲信——甘肃巡抚胡期恒上奏弹劾陕西驿道金南瑛,金南瑛在年羹尧的势力范围内任职,是由大学士朱轼、怡亲王胤祥保荐的,实是雍正安插的耳目。雍正说年羹尧弹劾金南瑛乃朋党做法,一口予以回绝。自此之后年羹尧的处境便急转直下。

雍正三年(1725年)三月,出现了“日月合璧,五星联珠”的“祥瑞”,群臣称贺,年羹尧也上表称颂雍正谨慎勤勉,励精图治。但表中字迹潦草,又一时疏忽把“朝乾夕惕”误写为“夕惕朝乾”。雍正借机说年羹尧故意不把“朝乾夕惕”四个字“归之于朕耳”。“朝乾夕惕”本是一个成语。顺序颠倒一下,含义并不改变。雍正却借机兴起文字狱,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同时雍正谕知有关封疆大吏与年羹尧划清界线。

四月十二日,雍正解除年羹尧川陕总督职,命他交出抚远大将军印,调任杭州将军。谕曰:“近年来年羹尧妄举胡期恒为巡抚,妄参金南瑛等员;骚扰南坪寨番民,词意支饰,含胡具奏;又将青海蒙古饥馑隐匿不报。此等事件不可枚举。年羹尧从前不至于此,或系自恃己功,故为怠玩;或系诛戮过多,致此昏愦。如此之人,安可仍居川陕总督之任?朕观年羹尧于兵丁当尚能操练,著调补浙江杭州将军。”

同日,雍正又于浙江巡抚法海奏折上朱批云:“年羹尧近来昏愦之极,兼之狂妄乖张,朕用伊此任,亦出于不得已。尔当留心观其举动,勿稍为所诳惑。”

四月二十二日,年羹尧奏谢调补杭州将军。朱批:“朕闻得早有谣言云‘帝出三江口,嘉湖作战场’之语。朕今用你此任。况你亦奏过浙省观象之论。朕想你若自称帝号,乃天定数也,朕亦难挽。若你自不肯为,有你统朕此数千兵,你断不容三江口令人称帝也。此二语不知你曾闻得否?再,你明白回奏二本,朕览之实在心寒之极。看此光景,并不知感悔。上苍在上,朕若负你,天诛地灭;你若负朕,不知上苍如何发落你也。”

七月二十七日,雍正再降年羹尧为闲散章京。谕曰:“年羹尧以总督补放将军,亦为升迁,伊前违旨,欲在仪征县逗留居住,今又只将接任日期具奏,并不谢恩,有悖臣道,著革退杭州将军任,授为闲散章京,在杭州效力行走。”

年羹尧调职后,内外官员看清形势,参劾他的折子似雪花般飞向京城。雍正以俯从群臣所请为名,尽削年羹尧官职,并于当年九月下令捕拿年羹尧解至北京会审。十二月,朝廷议政大臣给年羹尧罗列罪名92款,请求立正典刑。身陷囹圄的年羹尧,给雍正上书说:“臣今日一万分知道自己的罪了。若是主子天恩,怜臣悔罪,求主子饶了臣。臣年纪不老,留作犬马自效,慢慢地给主子效力。”

年羹尧毕竟有功于国家,雍正在处不处死的问题上一度很纠结,偏在这时有只老虎闯入年羹尧家。(清)萧奭《永宪录》记载:“(雍正三年十月)戊辰,野虎入年羹尧家。虎由西便门进正阳门西江米巷,入年羹尧旧宅。咬伤数人。九门提督帅侍卫枪毙之。上降谕:朕将年羹尧解京,本将仍加宽宥,今伊家忽然出虎,真乃天意当诛,将虎仍还伊家。相传年羹尧生时有白虎之兆。都城人烟稠密,环卫森严,竟无人见虎所由来,亦非偶然矣。”闯入的老虎,为雍正帝找到了杀人的心理依据,雍正传谕道:“青海用兵以来,尔残杀无辜,颠倒军政,朕尚未令入廷。即就廷议九十二款,尔应服极刑,及立斩者三十余条。朕览之不禁堕泪。朕统御万方,必赏罚公明,方足为治。尔悖逆不臣至此,若枉法曲宥,何以彰宪典而服人心。今宽尔死,令尔自裁,又赦尔父兄子孙伯叔等死罪。尔非草木,亦当感涕也。”“尔自尽后,稍有含怨之意,则佛书所谓永堕地狱者,虽万劫亦不能消汝罪孽也。”

雍正要年羹尧死后也要感激他,不然会永堕地狱,万劫不复!

雍正四年(1726)正月,年羹尧被赐白绫自尽,年羹尧子年富因“居心行事,与年羹尧相类”赐死。年羹尧父兄族中任官者俱革职,嫡亲子孙发遣边地充军,家产抄没入官。年羹尧妹夫胡凤翚时任苏州织造,年羹尧获罪后遭解职诘责,同年三月三十日与其妻年氏、妾三人自缢。叱咤一时的年大将军以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告终。

年羹尧之死是清史三百年的第一大迷案,他死得有点莫名其妙。对他的死因,后人褒贬不一。雍正曾有朱批:“大凡才不可恃,年羹尧乃一榜样,终罹杀身之祸”。《清史稿》书:“年羹尧凭借权势,无复顾忌,罔作威福,即于覆灭,古圣所诫”。

由此可见,年羹尧死于“傲”,而非死于“罪”。

(二)敦肃妃之死

年羹尧获罪也直接导致了其妹敦肃贵妃的死亡。关于年贵妃,《清史稿•列传一•后妃》这么记载:“敦肃皇贵妃,年氏,巡抚遐龄女。事世宗潜邸,为侧福晋。雍正元年封贵妃。三年十一月,病重,晋皇贵妃。并谕妃病如不起,礼仪视皇贵妃例行。妃薨逾月,妃兄羹尧得罪死。谥曰敦肃皇贵妃。乾隆初,从葬泰陵。子三:福宜、福惠、福沛,皆殇。女一,皇四女,亦殇。”

这条记载表明,年贵妃死于雍正三年(1725)十一月,年羹尧是雍正三年九月被逮捕归京,被逮二个月后年贵妃病死,年贵妃死后一个月,年羹尧及其子年富均被赐死。

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年贵妃究竟是怎么死的?清史记载的病死是否属实?

清世宗《起居注》记载,雍正三年十一月八日壬寅,上因“皇考升遐倏周三载”而谒祭景陵,自北京郊外圆明园起驾赴河北遵化,年贵妃“不怿”请留。十一月十五,下旨封其为皇贵妃。十一月二十三日薨,谥号为敦肃皇贵妃。

这记载表明,雍正于十一月八日赴河北遵化祭陵,年贵妃因“不怿”没有去。“不怿”就是抑郁的意思,其时其兄已获罪。年妃如果病死,偏死于其兄获罪的二个月里,这么奇巧?从“不怿”看,年妃应死于抑郁。

《清列朝后妃传稿》记载:“三年十一月。妃病笃。帝谕曰礼部:贵妃年氏,秉性柔嘉,朕在潜藩,侍朕尽敬,皇后前恭谨小心。是以皇考嘉之封为亲王侧妃。朕即位后,贵妃于皇考,皇妣大事悉能尽心赞襄内治。体素病羸。于今三年未遑药饵渐次沈惙。朕心深为轸念。贵妃可封为皇贵妃,礼仪依皇贵妃例行。未几,薨。辍朝五日,追谥敦肃皇贵妃。”

这条记载里有句话很耐人寻味,即“于今三年未遑药饵渐次沈惙”,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至今三年来没有时间用药而逐渐虚弱抑郁”,“遑”,即闲遐;“沈”,同“沉”;“惙”,即忧伤。“沈惙”,即抑郁。

年贵妃贵为皇妃,竟连用药的时间也没有,即使她没时间,服侍的人总有时间吧,捡药、熬药也没得要她亲自动手吧。所以这条记述怎么讲也解释不通。

再看雍正二年雍正给年羹尧的复奏中说:“尔父甚健,朕不曾见闻得说。贵妃甚好,福慧上好,特谕尔喜。”这是雍正自己说的,贵妃的身体很好。第二年他竟说“贵妃体素病羸,于今三年未遑药饵渐次沈惙”,这话能相信吗?

所以笔者认为年贵妃“病死”不可信,死得太巧,死得太快,解释也不通。她应当是因负疚深重、伤心绝望而自杀。

年贵妃为什么负疚深重、伤心绝望呢?因为她认为年羹尧罪不至死。年羹尧的罪名有九十二款,实际大多是些捕风捉影之词,经不起推敲。年羹尧第一款大罪是大逆罪,从现有的史实来看,年羹尧称得上大逆吗?所谓大逆,必有异心,蓄谋篡朝庭之志。年在雍正二年十月进京前,雍正对他称颂有加,并将他的功劳布之四海。此后不到一年时间便获罪,其间年又从抚远大将军降至杭州将军,再降为闲散章京。他只有服从,他根本没有叛逆的实力,也没有叛逆的时间与胆量。年有僭越的行为,确实不假。可是雍正的另一个宠臣李卫也曾经大胆地“僭越”过,翻开《朱批谕旨·李卫奏折》,雍正二年九月初六日雍正在给李卫的批奏中指出:“川马、古董之收受,俱当检点。两面‘钦用牌,不可以己乎!是皆小人逞志之态,何须乃尔。”从这看到,雍正对李卫接受贿赂、僭越使用“钦用”牌,不过是责备两句而已。所以年羹尧获罪无可话说,但还构不成大逆。年毕竟没有拥兵自重,挟持朝庭,也没有做出实质性违抗朝庭之事。他不在朝庭中枢,所以也谈不上专权擅政。雍正自己也说“相与谋逆之情虽实,而事迹尚未昭著”。年羹尧的狂悖惹怒众人,但其具体行为对国家贡献很大。象鳌拜那样专权擅政、挟持朝庭的人,康熙最终对他是免死禁锢。而年羹尧的行为远远没有达到获死的地步,把他削官夺爵、圈禁监住是理所当然。

《永宪录续编》记载,雍正的太子弘历曾对年羹尧抱有很大的同情,他坚持认为像年羹尧这样难得的名将应该留下来应对西北的战事,不至于获死。当时朝中无人敢对年羹尧事件发表真实看法,弘历的说法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年羹尧死得有点冤。

年羹尧归根结底是死于他的性格与雍正的心理。年羹尧是一个非常强势而严肃的人,葛虚存在《清代名人轶事》中记载:“大将军羹尧军法极严,一言甫出,部下必奉令唯谨。尝舆从出府,值大雪,从官之扶舆而行者,雪片铺满手上,几欲堕指。将军怜之,下令曰:‘去手!’盖欲免其僵冻也。从官未会其意,竟各出佩刀,自断其手,血涔涔遍雪地。将军虽悔出言之误,顾已无可补救。其军令之严峻,有如此者。”这条记述是否确有其事,现无从考证,但说明年羹尧长期从军,已经形成了令出如铁、强悍蛮横的军人风格。此人又是进士出身,文人气太重,恃功悖傲,势必得罪人不少。雍正过头的吹捧又令他忘乎所以,烈火烹油,他即使无罪,获罪也是迟早之事。一个人获罪总得有个过程,年羹尧奇就奇在他获罪几乎没有过程,他进京前雍正一直对他褒奖,陛见后雍正对他的印象直线下降,从警谕、调职到逮捕没有一年时间。雍正把年羹尧捧入鲜花着锦的天堂,再摔入人人皆踩的地狱就是瞬间之事。这是雍正的心理决定的,严格说来,雍正长期在与皇子们勾心斗角的争嫡斗争中形成了一种紧张、敏感、多疑、猜忌又极其自尊的病态心理。如雍正三年二月十四日,谕责胤禩:“皇考梓宫运往山陵,向例用夫役二万余名,而胤禩密奏拟减省一半,胤禩又称上驷院畜马太多,欲行裁减,无非彰皇考靡费之名,或使将来有缓急时无所取资,此外又以破纸写奏章,祭祀所用破损桌案奉祝版,更衣幄次油气熏蒸。胤禩非才力不及、智虑不到之人,而存心行事或此,诚不知其何意。”胤禩署理工部,尽量节约钱粮,就简务实,本意是好的,何况雍正自己也素喜节俭。但被雍正责为“存心阴险”,并成为胤禩获罪的理由,实在过份。雍正四年三月,胤禩、胤禟均获罪圈禁,雍正令其改名,旨曰:“尔等乘便行文楚宗,将胤禟之名并伊子孙之名着伊自身书写;胤禩及其子之名亦着胤禩自行书写。”胤禩在数度催促逼迫后被迫改其名为“阿其那”,改其子弘旺名“菩萨保”。五月十四日,雍正斥责胤禟自改的名字所拟字样“存心奸巧,殊属不法,应另改写”,将胤禟改名为“塞思黑”。“阿其那”满语的意思为“狗”,“塞思黑”满语的意思为“猪”。同年八月、九月,胤禟、胤禩相继死于监所。更为甚者,雍正连死了的胤禩党人也不放过,死于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的阿灵阿,雍正特派人去将阿灵阿的墓碑改镌成“不臣不弟暴悍贪庸阿灵阿之墓”。对另外一个胤禩党人的核心人物揆叙(明珠次子),他本卒于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被康熙谥为“文端”,但雍正也没有放过他,将之夺官削谥,墓碑改镌成“不忠不孝阴险柔佞揆叙之墓”。 雍正的亲子弘时,先时因事得罪,交与胤禩为子,四年正月,胤禩从宗人府除籍,雍正将弘时也随同胤禩一起除籍,雍正谕曰:“弘时为人,断不可留于宫庭,是以令为胤禩之子,今胤禩缘罪撤去黄带,玉牒内已除其名,弘时岂可不撤黄带?着即撤其黄带,交于胤祹,令其约束养赡”。次年弘时死去。

如此看来,雍正的心理很不正常,有一种精神偏执症。估计他不这样做,心里会非常难过!精神偏执症的特征就是喜怒不定,反复无常,极度敏感,睚眦必报。雍正此时也正为皇弟胤禩、胤禟、允禵等事烦心纠结,需要杀一只“老虎”来宣示新皇权威,给这些皇弟们一点颜色。年羹尧的悖傲冒犯了雍正的天威,无疑等于把自己往枪口上撞。所以年羹尧并非死于罪,而是雍正需要他的人头来立威。

做为局外人的年贵妃,她肯定认为自己的兄长是冤枉的,他既没谋反,也没专权,而且刚立大功,怎么眨眼即成了罪人呢?年氏自己一生谨小慎微,“秉性柔嘉,侍朕尽敬,尽心赞襄内治”,无非是为了讨君欢心,让娘家有个靠山,得到福报。而结果是娘家招来空前的灾难,议政大臣初议年案坐罪范围:“其父、及兄弟、子孙、伯叔、伯叔兄弟之子,年十六岁以上者,俱按律斩,十五岁以下及母女妻妾姊妹,及子之妻妾给付功臣为奴,正犯财产入官。”(王先谦《正续东华录•雍正七》)。这样一个议案肯定令她伤心绝望之极,她想自己娘家在康熙朝能平安为官,轮到自己丈夫做皇帝,反遭诛族。如果自己不是皇妃,娘家不会赫赫扬扬、树大招风,自己一生勤谨,反添娘家不幸。圣心似深海般深不可测,她无力回天,只有以死明志,所以年贵妃应死于自杀。年贵妃自杀后,年家除年羹尧一脉获罪外,其余亲族只革职没再问罪。

为什么说贾贵妃的原型是年贵妃呢?她们有以下几点相合的地方:

1、第一百十七回写道:“如今的万岁爷,独听了一个‘贪’字,或因糟蹋了百姓,或因恃势欺良,是极生气的。”这个万岁爷与雍正极其吻合,因为雍正反贪是雷厉风行的,且治吏严酷,对恃强凌弱的人深为痛恨。所以雍正的性格对贪官酷吏是灾,对天下百姓是福,雍正一朝的政治很清明,老百姓安居乐业,是康乾盛世承前启后的重要时期。曹家遭抄是在雍正朝,那么这个贾贵妃的原型应是雍正的贵妃,而雍正的贵妃中娘家被获罪遭抄的仅只年贵妃一人。

2、第十六回,贾政生日,宁荣二府齐集庆贺,忽然太监宣旨传贾政入朝陛见,贾政入朝不久,赖大回来报喜:“小的们只在临敬门外伺候,里头的信息一概不能得知。后来还是夏太监出来道喜,说咱们家大小姐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后来老爷出来亦如此吩咐小的。如今老爷又往东宫去了,速请老太太领着太太们去谢恩。”贾母等听了方心神安定,不免又都洋洋喜气盈腮。

这里面有一句很要紧的话,就是“老爷又往东宫去了”。东宫,即是太子居住的府邸,那么元妃起初应是太子妃,太子登极后,才把元妃加封为“贤德妃”。而年贵妃起初是雍亲王妃,雍正元年才被册封为贵妃。贾政入朝谢恩,实是指雍正登极,册封贵妃之事。

3、第九十五回写道,贾贵妃病逝于甲寅年十二月十九日,享年四十三岁。清史记载年贵妃病逝于雍正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都在年底。贾贵妃享年四十三岁,与平郡王妃的年龄不符。按《清高宗实录》卷三三五的记载,乾隆十四年二月丁酉,“礼部议奏:故多罗平郡王福彭遗表称,‘臣父平郡王讷尔苏以罪革爵,殁后蒙恩以王礼治丧赐谥。臣母曹氏,未复原封,孝贤皇后大事,不与哭临,臣心隐痛,恳恩赏复’,所请无例可援。得旨:如(福彭)所请行。”孝贤皇后是乾隆的原配皇后,死于 1748311,曹佳氏因未恢复“平郡王嫡福晋”的封号而没有资格进宫参加孝贤皇后的“追悼会”。礼部得乾隆格外开恩的谕旨,恢复了曹佳氏的“原封”,是让曹佳氏有资格参加清明节祭奠孝贤皇后的仪式。这说明至乾隆十四年(1749)平郡王妃还在,她至少活过五十八岁。

而陈林根据元妃生于甲申年正月,死于甲寅年十二月,按命理学推算,她应当是享年三十一岁,而不是四十三岁。笔者认为陈林的说法是准确的,因为元妃享年三十一岁,刚好切合年贵妃的年龄。按照《四库全书》中《钦定大清通礼》卷二十四《嘉礼》的“法律规定”,男子必须满16岁,女子必须满14岁才能结婚。根据《中国宫廷知识词典》,秀女“年满13岁”称“及岁”,“超过16岁”称“逾岁”。那么年贵妃嫁于雍亲王应在十四岁或十五岁。年贵妃于康熙四十八年(1709)由康熙指配给雍亲王,十六年后于雍正三年(1725)去世,刚好享年三十一岁左右。

4、第95回写道:“但元妃并无所出,惟谥曰贤淑贵妃”,可见元妃没有儿女,她死后不久贾家获罪遭抄。平郡王妃生育了四个儿子,有三个成人,其中长子福彭袭平郡王爵,她死于曹家遭抄二十多年后,生平与元妃不相吻合。而年贵妃一生命运坎坷,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夭折了,死时册封敦肃贵妃,死后一个月其兄年羮尧家产抄没,并被赐死。年贵妃的遭遇与元妃出奇地吻合。

5、李煦获罪后,其家产都被雍正赏给了年羹尧,家奴也由年羹尧拣取。年羹尧的妹夫胡凤翚接李煦任苏州织造,雍正三年(1725)七月,曹罘钪加牒锪毶罄硌镏萋逍嘶簧蕉哺Ь胁兑话福文耆潞锪氁蚰旮尧案自缢。从这些史料看,曹雪芹完全可以通过多种途经了解到年家的兴衰史,他也巧妙地把年贵妃嫁接为元妃的原型人物。

鲁迅说过,小说的原型人物并非单指一人,他往往是艺术的复合体。所以元妃的原型人物是年贵妃与平郡王妃的复合体,以年贵妃为主。

 

 作者声明:贾元春的原型人物为年贵妃,这是红学二百多年来的独家考证。红学论者(含百度百科)如引用此观点与本文有关条据,请注明出处,否则笔者将依法维权!

 

 作者简介:一木,原名肖斌伟,70后诗人,现在深圳某政府部门担任高级文秘,作品散见《诗刊》、《儿童文学》、《时代文学》、《语文月刊》等报刊。2009年开始研究《红楼梦》,并搜集有关资料,至2015年5月10日完成了二十六万余字的长篇红学论文《一木解红楼》。

 

一木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365805704       电子邮箱:laomengfa@126.com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