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陕西省高中语文马瑞工作室
陕西省高中语文马瑞工
作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128
  • 关注人气:1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一木解红楼:脂砚斋之迷(之二)

(2016-11-13 22:50:03)
标签:

转载

分类: 走近名著

      脂砚斋署名是谁?

 

                         一 

 

上文把脂砚斋冠名归为脂砚斋、脂砚、脂研三个人的总称,但庚辰本第四十八回“薛蟠外出经商”有一夹批:“作书者曾吃此亏,批书者亦曾吃此亏,故特于此注明,使后人深思默戒。脂砚斋”。这里脂砚斋明指个人,并非泛指。第二回也有眉批:“余批重出。余阅此书,偶有所得,即笔录之。非从首至尾阅过复从首加批者,故偶有复处。且诸公之批,自是诸公眼界;脂斋之批,亦有脂斋取乐处。后每一阅,亦必有一语半言,重加批评于侧,故又有于前后照应之说等批”,这条批语明确把“脂砚斋”与“诸公”区别开来,脂砚斋应确有其人。那么这个署名脂砚斋的人是谁呢?我们现在来对脂砚斋的署名批语与未署名批语进行比较分析。

 

一、脂砚斋身份分析

1、系男性分析

第四十九回写史湘云着装打扮,庚辰本有夹批:“近之拳谱中有坐马式,便似螂之蹲立。昔人爱轻捷便俏,闲取一螂,观其仰颈叠胸之势。今四字无出处,却写尽矣。脂砚斋评”

批者熟谙拳谱,能为女性乎?

第四十八回薛蟠出外经商,庚辰本有夹批:“作书者曾吃此亏,批书者亦曾吃此亏,故特于此注明,使后人深思默戒。脂砚斋。”

封建时代女子三从四德,哪有女子出外经商、闯荡江湖之理?

第十六回写大观园布景,甲戍本有一侧批:“园中诸景,最要紧是水,亦必写明方妙。余最鄙近之修造园亭者,徒以顽石土堆为佳,不知引泉一道。甚至丹青,唯知乱作山石树木,不知画泉之法,亦是恨事。脂砚斋”

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甲戌本眉批:“余素所藏仇十洲《幽窗听莺暗春图》,其心思笔墨,已是无双,今见此阿凤一传,则觉画工太板。”

仇十洲,即明代善画思春图的奇才仇英,今台北故宫博物院存有仇英所作的一副《美人春思图》手卷。

批者工画,且藏春宫图,能为女性乎?

第二十一回,平儿指着鼻子、晃着头笑道:“这件事怎么回谢我呢?”喜得个贾琏身痒难挠,跑上来搂着,“心肝肠肉”乱叫。庚辰本侧批:“不但贾兄痒痒,即批书人此刻几乎落笔。试部看官此际若何光景?”

批者触景生欲,有如此生理反应,能为女性乎?

第十八回,贾蔷命龄官出演《游园》、《惊梦》二出戏。龄官为此二出原非本角之戏,执意不作,定要作《相约》《相骂》二出。

庚辰本此处批曰:“——余历梨园弟子广矣,个个皆然,亦曾与惯养梨园诸世家兄弟谈议及此,众皆知其事而皆不能言。”

同回,贾蔷扭他不过,只得依他作了。己卯本夹批:“可知尤物了。”

批者“历梨园弟子广矣”,且与“世家兄弟谈议”,称女伶为尤物,能为女性乎?

2、系曹家人分析

第二十五回,马道婆向贾母说道:“大凡那王公卿相人家的子弟,只一生长下来,暗里便有许多促狭鬼跟着他……”,甲戍本侧批:“作者与余实实经过。”

批者自认是王公卿相人家的子弟。

第一回中癞头僧指着甄士隐大笑,念道:“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甲戍本侧批:“前后一样,不直云前而云后,是讳知者”。

曹家正是在雍正六年元宵节前被抄家,表明批者深知曹家底里。

第二十二回,探春制作“风筝”灯谜,庚辰本夹批:“此探春远嫁之谶也,使此人不远去,将来事败,诸子孙不至于流散也,悲哉伤哉!”

这条批语道出了曹家子孙流散的真实情况,“探春远嫁”与曹寅的二女儿远嫁番王为妃相符。她因远嫁,对曹家的败落爱莫能助。批者悲哉伤哉,当是曹家之人。

第二十八回,宝玉等人在冯紫英家宴会上喝酒,甲戌本侧批:“谁曾经过?叹叹!西堂故事”。

西堂是曹雪芹祖父曹寅江宁织造署内的书斋,曹寅自号“西堂扫花行者”。批者与曹寅渊源至深。

综以上各批,可知脂砚斋为男性,工画,深知曹家底里,与曹雪芹非常吻合。

二、脂砚斋系作者分析

1、第四十五回黛玉与婆子对话,有一夹批:“几句闲话,将潭潭大宅夜间所有之事描写一尽。虽偌大一园,且值秋冬之夜,岂不寥落哉?今用老妪数语,更写得每夜深人定之后,各处灯光灿烂、人烟簇集,柳陌之巷中,或提灯同酒,或寒月烹茶者,竟仍有络绎人迹不绝,不但不见寥落,且觉更胜于日间繁华矣。此是大宅妙景,不可不写出。又伏下后文,且又衬出后文之冷落。此闲话中写出,正是不写之写也。脂砚斋评”。

象以上指出写作手法的脂批有很多,提到的具体写作手法有:草蛇灰线、空谷传声、一击两鸣、暗度陈仓、云龙雾雨、两山对峙、烘云托月、背面敷粉、千皴万染、伏脉千里、横云断岭、云罩峰尖、偷渡金针、春秋字法、拆字法、避难法、避俗套法、避繁文法、错综法、三五聚散法、不写之写法、千手千眼法、未扬先抑法、倒卷帘法等等大约四十余种。笔者通过对脂批多年的检阅与观察,一个重大发现就是这些阐释写作手法的基本都是夹批,它们应来自于创作与抄写的过程。从语气与概括方式及都未纪年的习惯来看,应出自一人手笔。能道出书中这么多写作手法,又不是书成后细读细品中冥思而成,非作者安能为?

2第四十八回有一条夹批:“细想香菱之为人也,根基不让迎、探,容貌不让凤、秦,端雅不让纨、钗,风流不让湘、黛,贤惠不让袭、平,所惜者青年罹祸,命运乖蹇,至为侧室,且虽曾读书,不能与林、湘辈并驰于海棠之社耳。然此一人岂可不入园哉?故欲令入园,终无可入之隙,筹划再四,欲令入园必呆兄远行后方可。然阿呆兄又如何方可远行?曰名,不可;利,不可;无事,不可;必得万人想不到,自己忽发一机之事方可。因此思及之一字及呆素所误者,故借情误二字生出一事,使阿呆游艺之志已坚,则菱卿入园之隙方妥。回思因欲香菱入园,是写阿呆情误,因欲阿呆情误,先写一赖尚荣,实委婉严密之甚也。脂砚斋评。”

这条批语极其重要,以往红学家没有关注到,它是说明脂砚斋署名乃曹雪芹的铁证之一。从这条批语可读出如下信息:一是它表明作者为安排香菱入住大观园很纠结,凭香菱的根基、容貌、端雅、贤惠完全有资格入园的,但作者找不到机会;二是“筹划再四,欲令入园必呆兄远行后方可”,说明作者为安排香菱入园是费了很大心机的,是有步骤的。三是作者为薛蟠寻找远行的缘由又费尽心机,不是随随便便打发他远行的,而是要让他“忽发一机事方可”,所以才构划出薛蟠因“情误”挨打的情节;四是作者考虑到直接写阿呆因“情误”挨打是不妥的,要由赖尚荣引出。这条批语完全道出了作者的写作动机与对情节安排的深思熟虑。

俞平伯说过“作者著书心理,旁人怎能得知?”除了曹雪芹,还能是谁?

3、第四十八回写香菱梦中写诗,有一条夹批:“一部大书起是梦,宝玉情是梦,贾瑞淫又是梦,秦之家计长策又是梦,今作诗也是梦,一并‘风月鉴’亦从梦中所有,故‘红楼梦’也。余今批评亦在梦中,特为梦中之人作此一大梦也。脂砚斋。”

这条批语道又出了非常重要的信息:“风月鉴亦从梦中所有”。《红楼梦》里最令人心旷神怡的梦是游太虚幻境,但并未有脂批说它来自《风月宝鉴》。《风月宝鉴》为曹雪芹的旧作,深知这个底里的只有曹雪芹本人。再就是“今作诗也是梦,余今批评亦在梦中”表明,小说中做诗的人与现实里做批的人都在梦中,世上有这样的奇事吗?两者惟为作者一人耳!

4、脂批中有不少牵涉到全书结构和小说纲要,除作者外别人是不可能批出的。第一回讲青埂峰下顽石,有一系列脂批表明“青埂”实为“情根”,“落堕情根,故无补天之用”,“高十二丈应十二钗,方经二十四丈照应副十二钗,三万六千五百块照应周天之数”;在石头“无材补天,幻形人世”处有脂批:“八字便是作者一生惭恨”;在“无材可去补苍天”句旁批曰:“书之本旨”;在“枉入红尘若许年”句旁批曰:“惭恨之言,呜咽如闻”;在和尚对石头说“那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恃,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处批曰:“四句乃一部之总纲”;第五回在警幻仙子说到有“新填《红楼梦》仙曲十二支”时,批道:“点题。盖作者自云所历不过红楼一梦耳。”这些话完全是作者口吻,也只有作者自己才批得出。敦敏在《题芹圃画石》一诗写道:“傲骨如君世已奇,嶙峋更见此支离,醉余奋扫如椽笔,写出胸中块垒时”,表明曹雪芹自誉石头,而《红楼梦》正是借“石头”的遭际来抒发作者愤世嫉俗的不平之气和无材补天的不遇之感。

脂批点明人物名字所隐的特殊含义,如英莲,“设云应怜也”;冯渊,“真真是冤孽相逢”;贾府小姐四春,元者“原也”、迎者“应也’、探者“叹也”,惜者“息也”,元迎探惜者,即“原应叹息”;甄士隐,“托言将真事隐去也”;秦钟即“情种”,秦业即“秦孽”,詹光即“沾光’,单聘仁即“善骗人”,卜固修即“不顾羞”,卜世仁即“不是人”,吴新登即“无星戥”等等,这样的解法只有作者解得出。

脂批对书中隐词廋语、难文僻字、典故渊源与故事情节,做出注解与说明,也非作者所能为。第四回门子对贾雨村说的“护官符”,每句下皆有详注,无注便不可懂;《芙蓉诔》的注解批语有33条,且都是夹批,没有这些批语,旁人无法读出繁复典故中的深意。根据第一回脂批:“余谓雪芹撰此书,中亦有传诗之意”,可判断《芙蓉诔》出自曹雪芹之手。再庚辰本第十八回有夹批:“至末回警幻情榜,方知正副、再副及三四副芳讳”。己卯本十九回有夹批:“后观《情榜》评曰宝玉情不情黛玉情情,此二评自在评痴之上,亦属囫囵不解,妙甚!”而《红楼梦》正文并未有暗示“情榜”的引文,且己卯本、庚辰本只有前八十回,至通版一百二十回本也没有“情榜”。那么道出情榜秘密者,唯有作者。

甲戍本第一回有单独一行:“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谁能决定书名?只有作者。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脂砚斋同步进行了五次评点。曹雪芹生前历次抄本都叫《石头记》,他死后,《石头记》被改名《红楼梦》。脂砚斋除了曹雪芹,还有谁能敢当?

三、脂砚斋系贾宝玉分析

甲戍本第二回有眉批:“余批重出。余阅此书,偶有所得,即笔录之。非从首至尾阅过复从首加批者,故偶有复处。且诸公之批,自是诸公眼界;脂斋之批,亦有脂斋取乐处。后每一阅,亦必有一语半言,重加批评于侧,故又有于前后照应之说等批”

此条批语是脂砚斋自白,表明将“重加批评于侧”,那么脂批中的侧批应大多出自脂砚斋之手。笔者现拣几条未署名的侧批来分析。

1、第三回,写宝玉:“面若中秋之月,色若春晓之花。”甲戌本侧批:“少年色嫩不坚劳,以及非夭即贫之语,余犹在心,今闻此放声一哭。”

同回,当王夫人向林黛玉介绍贾宝玉时,开口便说:“我有一个孽根祸胎”,甲戌本侧批:“四字是血泪盈面,不得已无奈何而下四字,是作者痛哭。”

2、第五回“谁知公子无缘”,甲戌本侧批:“骂死宝玉,却是自悔。”

3、第十九回,袭人责怪宝玉:“读书上进的人,你就起个名字,叫做‘禄蠹’。”己卯本批道:“二字从古未见,新奇之至,难怨世人谓之可杀,余却最喜。”

4、第二十回,“前儿和宝玉顽,他输了那些,也没着急。下剩的钱,还是几个小丫头们一抢,他一笑就罢了。”庚辰本侧批:“倒卷帘法。实写幼时往事,可伤!”

同回,李妈妈质问宝玉:“你只护着那起狐狸,那里认得我了,叫我问谁去!” 庚辰本侧批:“真有是语。”“谁不帮着你呢”后,庚辰本侧批:“真有是事。”

5、第二十五回,写宝玉“一头滚在王夫人怀里。”甲戌本侧批:“余几几失声哭出。”

同回,马道婆在宝玉脸上画符,甲戌本侧批道:“一段无伦无理信口开河的混话,却句句都是耳闻目睹者,并非杜撰而有。作者与余实实经过。”

6、第二十六回薛蟠做生,宝玉说做画代寿礼,甲戍本有侧批:“谁说的出?经过者方说得出。叹叹!”

7、第二十八回,写贾宝玉溜溜达达到了凤姐院里,因为凤姐不识字,要宝玉帮忙写字。庚辰本侧批:“有是语,有是事。”

同回,宝玉向黛玉说悄悄话:“万不敢在妹妹跟前有错处。”庚辰本侧批:“有是语。”在“不知怎么样才好”侧批:“真有是事。”

以上六则侧批都关乎贾宝玉的亲身经历,批语中用“余”与宝玉相称,都道“真有是事”、“真有是语”、“实写幼时往事”,说明脂砚斋实为贾宝玉的原型人物。而前文用了二万余字论证曹雪芹为贾宝玉的原型人物。再看《红楼梦》三大主人公的名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宝钗之宝,黛玉之玉,上宝下玉,合起来就是宝玉;而脂砚斋、脂砚、脂研名字中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合起来就是脂砚斋。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贾宝玉==脂砚斋==曹雪芹。

四、脂砚先生分析

第二十一回有条回前批语:“有客题《红楼梦》一律,失其姓氏,唯见其诗意骇警,故录于斯:‘自执金矛又执戈,自相戕戮自张罗, 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 是幻是真空历过,闲风闲月枉吟哦, 情机转得情天破,情不情兮奈我何?’凡是书题者不少,此为绝调,诗句警拔,且深知拟书底里,惜乎失名矣。”

从此条批语来看:“自执金矛又执戈,自相戕戮自张罗”表明《红楼梦》是一幕自导自演的戏剧;“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表明是茜纱公子与脂砚先生在自导自演;“是幻是真空历过,闲风闲月枉吟哦”表明作者经历与精神现状;“情机转得情天破,情不情兮奈我何”表明作者写作动机是因为情。那么这个茜纱公子与脂砚先生合而为一的人是谁呢?

有人说是脂砚先生应是曹睿堑囊谰菔乔宄首逶H(1771-1838)在《枣窗闲笔》载云:“——曾见抄本,卷额本本有其叔脂研斋之批语,引其当年事甚确,易其名曰《红楼梦》。”其实裕瑞搞错了,他说的“卷额批语”是眉批,畸笏叟的基本都是眉批。现存九条署名脂砚斋批语有七条是夹批,二条是侧批。曹雪芹死后,畸笏叟继续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上做批,且把批语中脂砚斋、脂砚、脂研等署名尽数删去,故裕瑞把畸笏叟与脂砚斋当做一个人,以为是其叔。但脂砚斋与畸笏叟明显为二个人。理由如下:

1、第二十二回,靖藏本有一眉批:“前批知者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宁不痛杀!”这是畸笏叟的批语,说明畸笏叟、脂砚、曹雪芹是三个人,畸笏叟是最后一个去世的人。

2、笔者经多年检索发现,畸笏叟的批语一般都是眉批,批语后都有纪年,批语内容大多引述当年事情,语气伤感、颓废,喜用反问句式,他的署名批语远后于成书时间。而署脂砚斋名的批语主要揭示写作手法与情节安排,暗示后文线索与写作底里,主要是夹批,没有纪年,形成于创作与抄写的过程。

3、颓废落寞的畸笏叟形象与倜傥风流的茜纱公子很不相符,而“高谈雄辩虱手扪”、“素性放达”的曹雪芹与茜纱公子很相称。

    所以,脂砚先生只能是曹雪芹。

 

作者声明:脂砚斋是曹雪芹、脂砚、脂研三人的夫妻斋,脂砚斋署名是曹雪芹,这是红学二百多年来的独家考证。红学论者(含百度百科)如引用此观点与本文有关条据,请注明出处,否则笔者将依法维权!

作者简介:一木,原名肖斌伟,70后诗人,做过记者、编辑、团委书记,现在深圳某政府部门担任高级文秘,作品散见《诗刊》、《儿童文学》、《时代文学》、《语文月刊》等报刊。2009年开始研究《红楼梦》,并搜集有关资料,至2015510日完成了二十六万余字的长篇红学论文《一木解红楼》。

一木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365805704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