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陕西省高中语文马瑞工作室
陕西省高中语文马瑞工
作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674
  • 关注人气:1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走近名著——《大卫·科波菲尔》(四)

(2016-05-13 21:03:44)
分类: 走近名著

大卫·科波菲尔(四)

                        马瑞整理

名著演练

一、填空题:

1、狄更斯(18121870)是享有世界声的誉_____小说家,也是唯一可以与__________比肩的英语作家。代表作有《_____________》《老古玩店》《艰难时世》《双城记》《远大前程》等。

2、《大卫·科波菲尔》是“_________体”长篇小说,以大卫的成长史为小说的_____。小说中的房东密考伯夫妇是狄更斯以他的父母为原型塑造的,密考伯夫妇那种“债多不用愁、乐天知命”的性格成为文学中的典型,称做“________主义”。

二、选择题

1.下列是关于名著《大卫·科波菲尔》人物说明,不正确的一项是(   

A.大卫善良,诚挚,聪明,勤奋好学,有自强不息的勇气、百折不回的毅力和积极进取的精神,终于获得了事业上的成功和家庭的幸福。

B.大卫的后父默德斯东凶狠贪婪,他把大卫看作累赘,常常责打他。母亲去世后,即把不足10岁的大卫送去当洗刷酒瓶的童工,让他过着基本能解决温饱的生活。

C.贝西姨婆生性怪僻,但心地善良。她收留了大卫,让他上学深造。

D.阿格妮丝既有外在的美貌,又有内心的美德,她最后与大卫的结合,这种完美的婚姻使小说的结尾洋溢一派幸福和希望的气氛。

2.下列是对名著《大卫·科波菲尔》作者、思想内容和艺术成就的说明,找出错误的一项(    

A.这部小说是是19世纪法国批判现实主义大师狄更斯的一部具有强烈的自传色彩的小说。

B.文章通过主人公大卫一生的悲欢离合,多层次地揭示了当时社会的真实面貌,突出地表现了金钱对婚姻、家庭和社会的腐蚀作用。

C.小说在艺术上的魅力,不在于它有曲折生动的结构,或者跌宕起伏的情节,而在于它有一种现实的生活气息和抒情的叙事风格。

D.小细节刻划十分生动传神,环境描写也很有功力,尤其是雅茅斯那场海上风暴,写得气势磅礴,生动逼真,令人有身临其境之感。

3.以下关于《大卫·科波菲尔》的情节介绍,错误的两项是(   )(   

A. 大卫·科波菲尔是个遗腹子,他在母亲及女仆佩葛蒂的照管下长大。不久母亲改嫁,继父默德斯凶狠贪婪,他把大卫看作累赘,还把生性更为冷酷的姐姐带来管家,大卫·科波菲尔受尽了虐待。

B.继父默德斯把不到十岁的大卫·科波菲尔送去当洗刷酒瓶的童工,让他过着不能温饱的生活。母亲大权旁落,不敢过问,也不敢和大卫·科波菲尔亲近

C.大卫·科波菲尔历尽艰辛,最后找到了姨婆贝西小姐。贝西小姐生性怪僻,但心地善良,是非分明,她把默德斯姐弟叫来,痛加训斥,还收留了大卫·科波菲尔,让他上学深造

D.密考伯夫妇是大卫·科波菲尔的房东,这对夫妇儿女众多,负债累累,被关进债务人监狱,但是他们债多不愁、乐天知命,相互扶持,度过了充满艰辛的日子,终于等到了时来运转的一天。

E.大卫·科波菲尔回到伦敦,在斯本罗律师事务所任见习生。他和斯本罗律师的小女儿拉一见钟情,不久就偷偷订婚。斯本罗律师极力反对,但很快就因病去世。大卫·科波菲尔和拉婚后情投意合,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三、简答题

1.下列人物出自名著《大卫·科波菲尔》,请任选两位,对人物形象作简要的分析。

  贝西姑婆    米考伯先生     希普     安妮斯

2.为什么说《大卫·科波菲尔》不是生活实录,而是艺术创造?

3.请简述《大卫·科波菲尔》中一个善最终战胜恶的故事。

4.请简述大卫·科波菲尔在半年学校生活中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件事。

5.大卫·科波菲尔的吉神和凶神是谁?怎样认识他们对大卫人生的影响?

6.简要分析大卫·科波菲尔这一人物形象。 

.作品精彩片断节录:
    连我这外行的眼睛也看出,那条破船就要裂开了。我看见它在中间裂开,桅上惟一的人的性命系于一发了。他依然紧抱住船桅。他头上戴有一顶奇特的红便帽——不像水手的便帽,却有比较鲜艳的颜色;因为分隔生死的几条下陷的板子转动了,漏水了,他那预告死亡的丧钟响了,我们大家都见他摇摆那顶便帽。我当时看见他那样做,我觉得我就要精神错乱了,因为他的动作使我记起一个过去的亲爱的朋友。
     海姆独自站在那里看海,后面是屏息的寂静,前面是那暴风,等到有一个大退浪时他回顾了一下那些握着紧系他的身体的绳子的人们,随着浪头冲进去,立即与海水搏斗起来,与高山一同腾起,与深谷一同下降,消失在泡沫下面;终于又被拉到岸上来。他们赶快把绳子收进来。
     他受了伤。我从我站的地方看见他脸上有血;但是他绝没想到这一点。他似乎匆匆忙忙地教他们把他放松一点——也许这是我从他的胳臂的动作上推测出来的——然后像先前一样出发了。
     这时他向破船前进,时而随高山上腾,时而随深谷下降,时而没入起伏的泡沫,时而浮向岸的方向,时而浮向船的方向。他艰苦地勇敢地挣扎,距离算不了什么,但是海和风的力量使得那挣扎可怕。他终于挨近那条破船。他离得那么近,再向前迈进一步,他就可以抱住它了。就在这时,一股绿色的高山一般的海水,由船的那一面移向岸上,他似乎一下子跳了进去,船也不见了。
    当我跑向他们收绳的地点时,我看见海里有一些旋转的木片,仿佛不过打破一只桶子。每一个人的脸上现出惶恐的神色。他们把他拖到我脚前——没有知觉——死了。他被抬进最近的房子里;这时没有人拦阻我了,我留在他身旁,忙着用尽一切急救的方法;不过他已经被那大浪头打死,他那宽厚的心也永远静止了。
                         (选自董秋斯译《大卫·科波菲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