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魅力型领袖的焦虑

转载 2016-06-22 01:36:43

魅力型领袖的焦虑

  假设A是一个魅力型领袖,也就是他可以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才能技能,仅仅只是给群体提供一个“号召力”、“凝聚力”。

  那么聚集在A之下的人,究竟是怎么想的?我认为人们更多考虑的只是:我是为了和同样聚集在A之下的,其他的成员建立关系、建立起集团罢了——A本身可以并没有“长久性”的,甚至“实际性”的意义(就是让其当一下媒介,甚至仅仅只是作为一个让别人能够看到、找到的“标识”、“旗帜”)。

  那么可以引申出几种发散:

  1,一旦这个集团已经发展成熟,集团内部彼此之间都熟络了(也再加上技术的进步等因素,比如互联网对政治格局也是有非常大的影响的),可以去中心化地交流,那么A此时是不是就可以被抛弃掉?

  2,A会意识到上面第1点,从而会产生一种“被抛弃的焦虑”,这种“被抛弃的焦虑”我认为才是追求权力和贪腐的根源,这里的“追求权力”和“贪腐”其实仅仅只是对应两种浅显的策略:1,“追求权力”对应的只是阻碍“去中心化”的形成,也就是A会要求在他之下的人们必须通过他交流,让自己的“存在价值”不丢失;2,“贪腐”对应的只是,哪怕自己最后还是会被抛弃,所以在此之前必须狠捞一笔

  3,上面说魅力型领袖“可以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才能技能”,但也仅仅只是“可以”,不是“必须”,魅力型也可以具有很高的才能和能力。但这得看这个魅力型领袖其“之下的人”,对“我是为了和同样聚集在A之下的,另外的成员建立关系、建立起集团罢了”这点有多清醒的意识,这个意识越清醒,那么这群人就越是会选择把“无能者”捧起来当魅力型领袖,因为这样容易控制,当傀儡;特别是这群人想建立的集团,对其他成员是“恶意”的,比如左派那种“让创造更多价值的人分财富给我”这样考虑的人,则更是愿意选择“无能者”。很可惜:我认为中国人对“我是为了和同样聚集在A之下的,另外的成员建立关系、建立起集团罢了”这点具有非常清醒的意识(也可以认为世界已经多大程度被“祛魅”(这个词可搜索下)了,这也是我对中国人自豪的一点);另外中国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属于左派的“恶意”(想靠关系寄生的多)。

  4,上面第3和第4点是恶性循环的——大众越是“恶意”,那么捧上台的领袖就越是“无能者”;而同时越是“无能者”,则有越大的驱力把社会推向独裁极权腐败。

  5,很多人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什么样的政府“教育”出什么样的人民,但我的看法刚好相反:是什么样的人民才捧出来什么样的政府,是“下梁不正上梁歪”的模式。同时这也算是某种“非经济”的“市场原理”在起作用。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灏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80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