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的青春我的边防
我的青春我的边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057
  • 关注人气:2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吃菜要吃白菜心 嫁人要嫁解放军

(2017-09-13 23:26:57)
标签:

吃菜、白菜心、嫁人、

解放军

 吃菜要吃白菜心 嫁人要嫁解放军

 

指导员三十老几了,还没有结婚,因为,附近没有女人,按老兵开玩笑的话说,这山头上连蚊子都是公的。

那时,我还是新兵,很好奇,就问那个老兵,班长,你怎么知道蚊子都是公的?另一个老兵看我认真的样子,笑了,说,在这山头上,六班长最牛×,母的都被他吓跑啦。

我装作吃惊的样子,说,真的?六班长看着我的样子,哈哈大笑,说,七班长牛×,七班长瞎吹。

我的班长,五班长说,逗你呢,他们是变着法子说班顺山生活苦,条件差,离县城远。

是啊,班顺山真的很苦,一个星期说是吃一次肉,两听红烧肉罐头倒进一大锅老南瓜里,闻得着肉香,找不着肉。两个多月,天天吃老南瓜,白菜萝卜都小半年没见过了,当然,大米饭管饱。

连队没有自来水,吃水都是到箐沟的小溪里挑,我最怕挑水了。连队训练、巡逻、劳动,又是亚热带地区,天天出汗,只能到箐沟,用溪水冲冲。我在七连一年多的时间,没有洗过一次热水澡。

那时,不通公路,连队离国境线很近,十多分钟就到,但是,离营部有点远,走五个小时左右,离孟连县城更远点,从营部到孟连县城要再坐两个多小时汽车,但是,正常情况下没有汽车,到孟连县城就是走路,再走四个多小时就到县城。如果,从连队到县城,不走营部那边那条路,走腊垒公社这边这条路,近多了,走快点,走五六个小时就可以到孟连县城了。这里,我没有说到团部,要到团部的话,得从孟连再坐两个来小时汽车才到团部。

够远了吧。

连队附近,除了大队旁边有个佤族寨子外,四五个小时路程的范围内没有人烟,离县城又远,交通又不方便,指导员一年到头,能到县城的机会也不多,到团部开会学习也就那么次吧两次,连长、指导员还得轮着去。

指导员是内地县份来当兵的,在老部队民族工作队时,已在边防十年多了,那时条件更艰苦,国民党残部更猖獗。民族工作队,负责少数民族头人,及群众工作,走村串寨,反特,防策反,从当战士到当指导员,一天到晚忙工作。部队调防时,作为熟悉边疆边防的骨干留下来,帮助新来的部队熟悉情况,我们连是新组建不久的连队,要忙连队建设,要帮干部战士熟悉情况。

驻防地周边包括县城,适龄女人很少,老家又没有什么特别亲的人。指导员没时间、没条件谈恋爱。

这事,组织上很重视。一次,专门叫指导员到上面开会,协调安排县里那个刚提拔不久的女县长和指导员见面。

指导员回到连队,连首长问,怎么样?指导员回答说,俗话道,吃菜要吃白菜心,嫁人要嫁解放军,我们那个边防军,很难吃到白菜心。人家,屁股冒烟,坐着小包车,走了。

说完,指导员哈哈笑了,几个连首长跟着哼哼着,笑不出声。指导员倒是蛮豁达,说,缘分没到,缘分没到。

“吃菜要吃白菜心,嫁人要嫁解放军”,是那个年代,挺流行的一句话。

那天,我们几个闲聊,六班长笑着,学着指导员的语气说,吃菜要吃白菜心,嫁人要嫁解放军,我们那个边防军,很难吃到白菜心。

六班长说着,笑脸慢慢地变成了哭脸,看到他难受的样子,大家都没有啃气。

突然,站在六班长旁边的小王哈哈地笑了起来。六班长伸手就是一下,小王愣住了,看着六班长说,我咋啦?六班长说,指导员找不到媳妇,你高兴?小王忙说,不不,我是看见大家……

他这才认真看大家,大家都板着面孔,没有一个人拿这个当笑话,他才意识到自己犯糊涂了,对着自己的嘴巴连打两下。

小王是个简单、没心没肺的人,喜欢热闹,平时,大家吹牛闲聊,他就喜欢凑,经常跟着笑豁皮(huopi,方言,捡便宜的意思),有时候看到六班长说笑话,都没有搞清楚什么意思,就傻笑起来。

后来,我调离了连队。

在团部,凡是我们七连有人到团部开会学习出差,只要到我那里的,我都会问起指导员的婚事。

战友问我,你在连队才一年,倒蛮关心指导员的。

我说,我们指导员,我的指导员,我不该关心?你不关心?他说,当然关心。我说,那就是啰,再说,指导员与我有知遇之恩。

战友说,就是你在连队时,指导员叫你出个黑板报,全连学习叫你读个报,多大点事?

我笑笑,没说话。战友又说,是啦,我们新兵你第一个入团,才三个月就入团了,那也不是指导员提出的,是你们排长提出的,伐木时你手上打了好多泡,排长数了有二十三个。

好一会儿,我说,我们还是家门呢,我们哪,其实什么都没做,也做不到,只是问问,表示一下关心。战友认真看了我好一会,狠狠地拍了拍我的肩。

后来,战友告诉我,连队旁边生产大队的小学来了一个年轻的女教师,原先只有一个男教师,现在有两个教师了。

不久,我们指导员和女教师好上了。

这是不是组织上的关心?还有地方政府的支持?这都无从考证了。这也许是天意,老天不忍心看见一个戎边的老兵,孤零零的。

再后来,他们结婚了。

再再后来,他们慢慢变老了。

可是,指导员还在边疆,还在他差不多呆了一辈子的地方。

 

指导员,我的指导员,你的兵向你——敬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