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的青春我的边防
我的青春我的边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358
  • 关注人气:2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猪食锅里的鸡蛋

(2017-09-02 08:29:31)
标签:

猪食锅、鸡蛋

                              猪食锅里的鸡蛋

 

       猪食锅里煮的鸡蛋,你吃过吗?

你肯定没有吃过,告诉你,那鸡蛋可香了。真的,很香,吃的时候有股苞谷的香味,有股芭蕉的香味,还有股山的感觉。

你想,那些鸡在山上放养着,一天到晚吃着虫子、吃着草的嫩芽、吃着灌木和小树苗的嫩叶、吃着苞谷,鸡蛋又是在猪食锅里煮的,那猪食锅里煮的猪食,有芭蕉树心,有苞谷,有时还有其他的野菜和猪草。煮时,那苞谷的香味和芭蕉树心的香味,还有野菜猪草的味道混在一起,很好闻,有时饿了,都忍不住想吃一碗呢。鸡蛋在这里面煮,当然,就有这些味道啰。茶叶蛋不就是这个原理。

那时,我在边防部队,在云南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在紧靠边境线的七连当兵,部队驻守在班顺山头上,那时不通公路,离国境线很近很近,十多分钟就到,离营部不算太远,走五个小时左右,到孟连县城再坐两个多小时汽车,但是,正常情况下没有汽车,到县城就走路,不走营部那条路,走腊垒公社这条路,这条路近多了,走快点,五六个小时就可以到孟连县城了。

那些年生活很苦,大米饭倒是管饱,可是没菜吃,连队周边没有种菜的,到县城也难买到菜,没有种菜的农民。

每餐就一个菜,有时没菜,特别是雨季,有时一连两三个月买不到菜,连队就每天派一个班,出去找野菜,找到什么吃什么。

没肉吃,一个星期也吃不上一顿正儿八经的肉,你想,说是一个星期一次肉,两听红烧肉罐头炒进一百多人吃的一大锅菜里,掌勺的尝点,值日帮厨的尝点,如果炊事班哪位再尝点,最后,你能打到碗里多少?

所以,大家都很馋,我也很馋,总想代副班长去帮个厨什么的,可这样的机会很少有。

那天,我正在站岗,站在地堡上东张西望的,小王走上来,边走边说,听说你站岗,正好没人。说着,递给我一个煮熟的鸡蛋,说专门给我留的。

我一看,可高兴了,问他,哪来的?他说,先吃,吃完了再说。我麻溜地剥去蛋壳,掰一半给他,他说,他吃过了,叫我全吃掉。

我三下五除二,眨眼的功夫就吃完了,这是我当兵半年多来第一次吃鸡蛋。

他说,好吃吗?我说,很香,好吃,还是热的,有点苞谷的味道,有点芭蕉的味道,有股山的感觉。

小王不解的看着我,问,山的感觉?

我说,对啊,山的感觉。就是草、树叶、昆虫、泥土的味道,吃野味的感觉,就是山的那种感觉。

小王笑了,说,一个鸡蛋就把你美的。

其实,当时我没吃出什么味道,连鸡蛋的味道好像都没有吃出来,只感觉是热乎乎的,就囫囵地咽下去了,差点没噎着。我这么说,是为了小王高兴,也是我自己高兴,在这山头上,突然吃到鸡蛋,战友专门送来的鸡蛋,你想,那种感觉 ,就热乎乎的感觉。

说实话,那苞谷的味道,芭蕉的味道,那山的感觉,是后来,自己煮鸡蛋,从煮猪食的锅里拿出鸡蛋,热乎乎有点儿烫手,那蛋壳带着的苞谷的香味,带着芭蕉的香味,带着野菜的香味,吃的时候,满嘴、满脑子都是那味道,那山的味道,那山的感觉。

我问他,哪来的?他说,连队鸡圈拿的。我说,你偷的?他说,不能说偷的,是拿的。

我懵懵的看着他,他悄悄地讲了一个小秘密。

连队有个鸡圈,离连队不远,在连队的苞谷地那边。但为什么在那么远,我不知道,有的说是方便鸡找食,苞谷地小虫可多了。有的说怕鸡打鸣影响大家睡觉,可不是,原来鸡圈在猪圈旁边,三四点钟就打鸣,烦得很。有的还说,在猪圈这边司务员老收不到鸡蛋,不知是被人偷了还是被猪拱吃了,搬过去后,司务员还能收到一些。

每天上午八九点钟,司务员过去收鸡蛋,收的鸡蛋,有时给伤病号补补,有时招待来连队检查工作的首长,有时攒着聚餐或全连改善下伙食。每天下午四点多钟,炊事班的或者帮厨的,过去喂鸡,这时,顺便看看鸡窝里面、周围草丛里,有没有鸡蛋,有了,就悄悄地把它拿回来,悄悄地埋在正在煮着的猪食锅里,掌控好时间,到时,就拿出来,哈哈哈........

这顺便,当然讲的是,你必须是帮厨,炊事班长叫你去喂鸡,或看时间差不多了,你主动提出去喂鸡,就可以去了。手气好了,捡上一两个,有时一窝,那鸡有时钻到草窝窝中,下好几个。这是名正言顺,要不,你没有理由过去,你专门悄悄地过去,名不正言不顺,那不行,那你就是去偷鸡蛋,我在连队期间,还没听说誰专门过去偷的,那样大家要骂的,班长要批评的,这是规矩,不是规矩的规矩。

我不知道这些,很多人不知道这些,这个不能随便说的。

现在知道了,遇到我们班值日帮厨,我就对副班长说,你要是忙不过来,就叫我,我帮你去喂鸡。只要我说,副班长都同意,喂完鸡,我就到处找鸡蛋,找到了,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到猪圈看看,等饲养员把切成丝的芭蕉树心煮好,然后舀出来盖在煮的差不多熟了的苞谷碴上,让它们一起闷在锅里,调好火,让它慢慢地闷着,饲养员就休息去了。这时悄悄过去,把芭蕉扒开,把鸡蛋放在里面,等时间差不多了,你再过去,取出鸡蛋,就可以吃了。

多了,可以和战友分享,少了,那就独吞,谁也不会说你。

当然,有时也空手而归,那也不会扫兴,反正是捞草打兔子。

在连队一年多,吃了几次这样的鸡蛋已经记不得了,好像不多,但鸡蛋的味道却记得,很香,吃的时候有股苞谷的香味,有股芭蕉的香味,还有股山的感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