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华赋篇:大明宫含元殿的雪

(2018-01-26 07:26:07)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雨滴梦音
李华赋篇:大明宫含元殿的雪

(图文/瀛心)

西安又下雪了,碎了的白玉,零乱了寒风的脚步。伸手接一片飞絮,却融化了一抹冰凉的水滴。雪未央,情已柔,落雪染白了古城,思绪缥缈了紫陌红尘的长安昔影。是谁揉碎了朵朵白花,抛洒了漫天的缠缠绵绵;是谁看倦了繁华炫彩,编织了一场留白的梦?

李华赋篇:大明宫含元殿的雪

李华赋篇:大明宫含元殿的雪

他的一生虽不曾有轰轰烈烈的丰功伟绩或留下照耀汗青的丹心,尽管这也曾是他追逐的梦!他的一生都在履行着忠孝的人生信念,却在暮年时痛恨自己不忠不孝。他才思敏捷,文章盖世,却并不愿著书立说,只是偶尔写一些天下士大夫家传、墓志及州县碑颂之类的文章。他晚年托病不仕,隐居大别山南麓以终,信奉佛法。

他一直想做一个如他的好友元德秀那般的人,正如他为其写的《元鲁山墓碣铭》:“贞玉白华,不淄不磷。”那样的涅而不缁,磨而不磷。磨不薄,染不黑!即使身处污浊,亦不会随波逐流。

然而,他的晚年无法自拔地痛恨着自己被迫做过安禄山篡权时的伪官,名声受污。但他实质上品性依然如贞如华,他甚至比同做过伪官的王维更在意自己的折腰,而选择彻底的隐居,甚至不再著述留名。尽管他当时是因为老母的安危而不得不屈服于安禄山的淫威。他那样悔恨难当,不能接受有过污点的自己,也正说明了他品性的贞挚。

也许正如他的《杂诗》所说:“书生钝且直”,“钝直深可忆!”他始终保持了一个书生的初心!

那颗初心像雪一般的晶莹剔透。

我踩着脂玉一般的雪走进大明宫含元殿的遗址时,突然觉得人如果将初心踩在了脚下,是否还能够拾得起?可是如果时时刻刻在意着这颗初心的洁白是否已寸步难行?像彼时的他。

李华赋篇:大明宫含元殿的雪

大明宫这座占地350公顷的雄伟皇宫,是明清北京紫禁城的4.5倍,它被誉为千宫之宫、丝绸之路的东方圣殿。却在公元896年,毁于唐末的战乱。放眼四周,雪覆盖了大明宫的遗址,雪洁白了历史的沧桑,雪融化了一个王朝的繁华与落寞!

含元殿遗址在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的东门处,一进门是栩栩如生的“六飞南幸”的雕塑。

“六飞南幸”表现的是:唐代皇帝去南郊的芙蓉园游赏,随从人员声势浩大,活动内容亦丰富多彩,有宫娥嫔妃,梨园子弟,有学士宠臣,皇亲国戚,极尽奢华。杜牧有诗云“六飞南幸笑蓉苑,十里飘香入夹城”。“六飞”指皇帝的车驾六马,疾行如飞。雕塑还通过粘在车轮和马腿上的花瓣与蝴蝶残翅,表现出了“十里飘香入夹城”的意境。

此时的“六飞”在落雪中疾驰,当真成“十里飘雪入夹城”了。

李华赋篇:大明宫含元殿的雪


含元殿是大明宫的正殿,唐代这里是举行“外朝”的地方,每至元正、冬至,皇帝则临此殿听政和举行朝会。恍惚间,这皇家宴客席上君臣已是觥筹交错,芳樽对饮。管乐声声,清歌悠扬,华台间有宫娥衣袂纷飞,迎雪而舞。或者还有那唐明皇与贵妃们在飘雪中击马球的美丽盛景。

而那时的他,亦是意气风发,风华正茂。他的那篇《含元殿赋》名贯古今。尽管他的好友萧颖士说他这篇文章:“在《景福》一文之上,《灵光》一文之下。”然而这篇《含元殿赋》不仅在建筑学上有其价值,在文学上更是开韩愈、柳宗元“古文运动”之先河。

他在《含元殿赋》序中言:“臣心辄极思虑,作《含元殿赋》,陋百王之制度,出群子之胸臆。非敢厚自夸耀,以希名誉,欲使后之观者,知圣代有颂德之臣焉。”他的确使后人了解了唐王朝的辉煌时期。

李华赋篇:大明宫含元殿的雪

李华赋篇:大明宫含元殿的雪

李华赋篇:大明宫含元殿的雪

李华赋篇:大明宫含元殿的雪

这篇古代篇幅最长的宫殿赋用绵密华丽的辞藻不仅描写了含元殿的美轮美奂、壮丽恢弘、金碧辉煌,歌颂了唐王朝的鼎盛强大。更详尽地介绍了含元殿建筑的用材,大殿的方位布局及风格图案等。为现今复原大明宫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他说这占尽日月之吉,以成帝室的宫殿:“虹梁劲于中极,榱(cuī)桷(jué)戢(jí)以砻(lóng)密;析姑繇(yáo)以为楹(yíng),隳(huī)乔山以为礩(zhì)。飞重檐以切霞,炯素壁以留日;神标峻樀(dí),鬼叠层楣。高卑迭拒,寻尺相持;木从绳而后正,楝(liàn)操宇而不危。阶莹冰级,瓦敷(fū)鳞差;荡晶景而升降,睒(shǎn)昜(yáng)以交辉。耸大厦之奇杰,势将顿而复飞。……”如此飞檐斗拱,琼楼玉宇;他说整体来看:“进而仰之,骞龙首而张凤翼;退而瞻之,岌树颠而崒云末。”这般的雄壮岿然,辽阔高远。

他说:“‘含元’建名。《易·乾坤》之说曰‘含宏光大’,又曰‘元亨利贞’;括万象以为尊,特巍巍乎上京。”这魏巍万象的含元殿,在他的笔下惊艳了后人,美得惊世骇俗!

于是在这片遗址上似乎想见了曾经那般雄伟磅礴的景观!或与朝会之时更是别样的热闹繁华的风光,见证着唐时的鼎盛荣耀。“烈烈盛唐,祖武宗文;五帝赧(nǎn)德,六王惭勋。而政本乎慈,用过乎俭。夫苍生所奉者惟君,所爱者惟亲;宁有君亲宅体于卑室,而臣子得安其身乎?故有熊明庭,帝姚总期,从人欲也;天垂定星,易有大壮,君人法焉。圣朝犹斥其华而凭其质,今是殿也者,惟铁石丹素,无加饰焉。身居元眇,心与万姓同畎(quǎn)亩之劳。以是临众,何众不宾?以是享神,何神不若?其天德欤(yú)!”歌功颂德本该这般轰轰烈烈,方与这圣朝宫殿的气势相和!

赋最后云:“臣华尝闻迁善之规,愿附升歌之末。”果然是一派海清河晏,升歌盛世!

尽管这样的盛况已被掩埋在历史的尘埃里,但这尘埃上面飘落的皑皑白雪明亮了古老的梦。这茫茫的雪野,是走过沧海桑田的一抹锃亮的记忆;这朵朵的雪花犹似他清丽又豪迈的文字;这洁白的落玉,是一颗颗执着而纯洁的初心。

李华赋篇:大明宫含元殿的雪

想起李白有首《陪侍御叔华登楼歌》云:“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不管这首诗是李白写给李云还是写给他这位李白的叔叔李华的,且存疑。想来那日落日余晖的楼阁上,那饮酒高歌的叔侄,吟一句:“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就这样轻易地引起了共鸣与向往,而贪杯不少……

李华赋篇:大明宫含元殿的雪

《新唐书·李华传》记载:“李华字遐叔,赵州赞皇人,少旷达,外若坦荡,内谨重。累中进士,天宝十一载,迁监察御史。宰相杨国忠支娅所在横猾,华出使,劾按不挠,州县肃然,为权幸见疾。安禄山反,玄宗入蜀,百官解窜,华母在邺,欲间行辇母以_逃,为盗所得,伪署凤阁舍人,贼平,贬杭州司户参军。华自伤践危乱,不能完节,又不能安亲,欲终养而母亡,遂屏居江南。上元中,以左补阙、司封员外郎召之。华喟然日:“乌有隳节危亲,欲荷天子宠乎?”称疾不拜。李岘领选江南,表置幕府,擢检校吏部员外郎。苦风痹,去官,客隐山阳,勒子弟力农,安于穷槁。晚事浮图法,不甚著书,惟天下士大夫家传、墓版及州县碑颂,时时赍金帛往请,乃强为应。大历初,卒。”

简译下就是他年轻时为人旷放豁达,外表坦率,内心严谨。他经过逐级科考,中进士。天宝十一年,升任监察御史。当时宰相杨国忠的党羽亲信为官皆骄横奸猾,李华出京行使职责,对权贵严加弹劾查办,毫不屈服,州县上下十分敬畏他,而他也因此被权贵所痛恨。

安史之乱时,唐玄宗进入蜀地避难,百官四散奔逃,他的母亲在邺县,他打算从小路用车载着母亲逃离,却被叛贼抓住,被迫担任凤阁舍人的伪职,安禄山被平定后,他被贬为杭州司户参军。他感伤自己在危险祸乱时,未能保全名节,又不能使母亲安定,想要为母亲养老送终,但是母亲却在颠沛中不幸亡故,于是退居江南。

上元年间,朝廷征召他担任左补阙、司封员外郎。他无比悔恨感叹地说:“哪里名节有亏,并使母亲陷入危险的不忠不孝的人,还想要承受天子的宠幸呢?!”后以生病为由不去任职。

李岘在江南一带负责选拔官员,上表请求将他安置到幕府任职,提拔他担任检校吏部员外郎。当时的他又身患风痹疾病,遂辞去了官职,从此归隐到山阳县,督促子弟致力于农业,过着田园的生活,虽然日子清贫,每日劳作也非常疲累,但他却安于困窘,清心寡欲。晚年的他研修佛法,不再用心著述。但时常有人携带着金银布帛请求他为其写传作颂,他有时也会勉强应允为人写作。大历元年(766年)病故。享年51岁。(亦有后人考李华生于715年,卒于大历九年774年,享年虚岁58)。

他是著名的散文家,与萧颖士齐名,世称"萧李"。他的名篇有《吊古战场文》等。也有诗作数十篇。后来清代才子纪晓岚为其整理《李遐叔文集》四卷传世。

李华赋篇:大明宫含元殿的雪

那日他春行时叹道:“宜阳城下草萋萋,涧水东流复向西。芳树无人花自落,春山一路鸟空啼。”(《春行即兴》)但毕竟是春城涧水,鸟语花香。如若今日他走在这漫雪的空城残殿上,是否更要悲怆地感叹一声:漫漫雪飘覆宫影,潇潇皇城空留迹!

李华赋篇:大明宫含元殿的雪

李华赋篇:大明宫含元殿的雪

李华赋篇:大明宫含元殿的雪

李华赋篇:大明宫含元殿的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