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蔡邕:悲苦的命运,至理的辞赋

(2017-07-13 07:19:35)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雨滴梦音
蔡邕:悲苦的命运,至理的辞赋

          
       
        文/张瀛心

   话说东汉末年,天下大乱,群雄峰起,群贼也不消停。起身屠家的何进凭着国舅的身份,撑握大权后,骄傲无谋,又听信袁本初之谬言,为捕燕雀之贼十常侍,却引虎狼之师董卓入朝。结果何进死,董卓篡权,这比兽中之王还凶残的董太师,杀够了人,放够了火,奸淫残暴发够了疯,最后他被那个位居司徒的王允设计死在了吕布的手中,貂禅的石榴裙下。可是猛兽也有通人性的时候,董卓擅权时,为了取得“招贤纳士”的美名,曾强迫一位博学多采的文化巨匠出仕为官,三日之内连升数级,最后破格将其提拔为左中郎中。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说的蔡中郎蔡邕,字伯喈,我国古代著名的史学家、经学家、书法家、音乐家和文学家兼诗人等等,一个大大的文化家。
  蔡邕的一生,根据《蔡邕传》三字以蔽之曰:才、正、悲。才:他有着艺术之天才,古往今来鲜有出其右者;正:德正至孝赛过孔子弟子曾参与阂子赛;至于悲苦也似他的德艺一般无人能比:灵帝时他因正直得罪了宦官,被曹节等人陷害,放归田里,途中几次被人谋害。又被迫在吴地流浪十多年。直到董卓当政时,他已经快六十岁了,董卓对他倒是很客气,有谏必采,尊为上宾。这知己者,真的是不易遇到,所以才有“士为知己者死”,蔡邕为董卓而丧命,不知值与不值。谢承《后汉书》载:“蔡邕在王允坐,闻卓死,有叹息之音。”只因这一声叹息而被王允杀害,也是史上绝无仅有的罪名,比岳飞的“莫须有”还奇特。所以每读至此都觉王允罪不可恕!《后汉书》载:“允性刚棱疾恶,初惧董卓豺狼,故折节图之。卓既歼灭,自谓无复患难,及在际会,每乏温润之色,杖正持重,不循权宜之计,是以群下不甚附之。”王允这人在下位时刚正谨慎,被人尊敬,可是一旦掌权就显出了他目光短浅,胸怀狭隘,易骄傲自大的本性来。虽然他忍辱负重推翻了残暴的董卓,可是连董卓都懂得惜才,他却比董卓都不如。而且又缺乏政治头脑,一味地赶尽杀绝,最后自食恶果,被董卓旧部李傕、郭汜、樊稠等人杀死。单凭他冤死蔡邕一条,就觉得他死有余辜!蔡邕被王允杀死后,他的著作也在战乱中流离涂炭,罔有存者了。还好,他有个与他一样多才多艺的女儿,蔡琰,字文姬。是建安时代杰出的女诗人,她的一生似比宋末的李清照还悲惨。她十六岁时嫁给大学子卫仲道,夫妻俩人恩爱非常,可惜一年后,卫仲道咯血而死。卫家人嫌她克夫,幸好她还没有子女,便回到了娘家。可是在那兵荒马乱的时代,她无依无靠又因貌美被匈奴兵掠了去,当时她也只有二十三岁,左贤王将她纳为妾,居南匈奴12年,生育二子。就是在那里她写下了那著名的,感怀她自己悲惨遭遇的《葫茄十八拍》。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感念好友蔡邕之交情,得知文姬流落南匈奴,便派使者,携黄金千两,白壁一双,把她赎了回来。并在曹操的安排下,嫁给了田校尉董祀。一日,曹操去看她,因问:“闻夫人家先多坟藉,犹能忆识之不?”文姬曰:“昔亡父赐书四千许卷,流离涂炭,罔有存者。今所诵忆,裁四百余篇耳。”(《后汉书·列女传》)于是她便凭着惊人的记忆将其父的四百篇作品默记了下来,并无所误。如此,蔡邕的著作才得以流世。所以今天我们才有幸解读他的辞赋——
    只见一处幽静的田家小院,这小院自然雅致纯朴的很,后来的陶渊明大概是受了他的影响,而毅然辞官归田的。但见草堂结庐,山气夕照。窗前木架上书箧琴囊,阶下松花间青石琴台。绿荫苔痕边溪流涓淌,飞鸟闲鸣中花草弥彩。此间远离尘俗清风飒爽,有位华颜老者抚琴夕阳……
  

根据蔡邕《释诲》①改编——

  
  那位抚琴的华颜老者,一曲奏罢,怡然地走下琴台,望着天边的云卷云舒道:“([闲中情]仿《诗经·硕人》格)
  老生蔡邕,晚年隐农。玩赏古籍,不交俗庸。
  回想前日,桓帝下令,召我进宫。
  此事原起,宦官弄权,天子昏蒙,淫乐琴箜。
  闻我琴善,催我入见,乐官加封。
  徐璜左恒,奸宦污佞,怎能与彼,苟合流同。
  圣命难容,驾车赴京,烦恼心痛。
  走到偃师,一计心动。托人报病,勒马折东。
  如今老生,怀抱玉璞,田园心雍。
  闲中情浓,著书《释诲》,勉己励人,自称胡翁。
  今日晴空,把琴自娱,心平气融。

  正于此时一位穿着富丽,冠冕堂皇的公子傲然地走进了院中,只听他道:“[点绛唇]乡野村肆,竟闻得琴乐如此,不思议!寻声而来听音,一曲洗清心。”看见了一身布衣的胡翁接着道:“我乃求官谋禄之人,路过这乡野村郊之地。听见琴声,故来一听。弹琴之人,可是夫子?”
  胡老说:“正是。”
  那位华衣公子上下打量了村野装扮的胡老,盛气凌然地道:“[混江龙]盖闻圣人至重位禄,有位斯贵有财斯富。仁守位、财以聚人,义达道、士之职务。今见你虽是这般穷乡老农夫,却也像那晓经通律览过群书,若去求仕途也能得名禄,更何需贫穷贱居,倒可惜才华空负。”
  胡老神色悠然,不予理会。
  公子见胡老无言,以为被自己说中,接着道:“[混江龙]任凭这般岁月老去,却是声名富贵无处。今上是仁义明主,崇英贤不没璞玉。而今计何不再将那位禄来取,也能畅怀胸中志向一展宏途。此为光明道彼乃穷胡同,夫为何守彼阻此?而枉废前程之路?”
  胡老傲然而笑对公子说:“像公子这样,是只见到其利,而未辩其害。但想成业,而忽略跌败。”
  公子整饬衣袂,挺身不服:“为什么这么说呢?”
  胡老道:“来坐!我解释给你听。”
   公子坐在了旁边的石墩上。胡老接着说:“从最原始的太极混沌开始说吧。[闲中情]
  昔自太极,君臣始基。有伏羲氏,太平之时。
  唐尧虞舜,兴隆之际,开明为治。
  三代之隆,亦有缉熙,五伯扶徽,勤而抚之。
  自此之后,朝廷治陋,坏纲败纪。
  智者聘诈,辩者驰说。武夫夸谋,战士持利。
  电骇风驰,变诈乖诡,以合时宜。
  胡老叹口气接着道:“唉!王道阴阳败,君臣秩序也渐渐道崩礼怪。[乐中悲]却不解,富贵再显赫,依凭那巧诈得,终自作孽!恰便似,花落蒂就会凋谢,枝条儿离开树干怎不枯裂?正是这,女子媚便多淫荡,士无德邪妄助虐。天道若闭塞不透,贤哲啊一定就深藏不露。寒暑替运极则化,理乱相迭,这是自然中消长数应劫,名禄何足嗟?”
  他走过去拍拍公子的肩膀坐在了旁边,继续说教:“
  贤明睿智的人淡泊名禄粲煌
  纵情荒淫的人迷乱性情狂荡
  贪婪吝啬的人背道终因财伤
  夸耀华贵的人无耻为权而亡
  可怜的人们啊
  不明白谦退和满盈的道行
  在这啊漫长的道路上
  劣马为仰慕骏马而加鞭
  卑下因曲媚权贵而邪妄

  荣耀自然像那美丽的霓裳
  追逐啊还不曾披上身
  那车出了轨道人翻马仰
  前车之鉴啊后车竟不见
  我只感到悲伤!

  许许多多的车子在危险中驰骋
  我又怎能与他们并驾而行
  所以身处微贱的地位却不迷慌
  在六艺典籍的大道上奔扬
  在仁义的深渊幽泽中徜徉
  驻周公、孔子的庭院里留赏
  与儒家、墨家拱手为友连邦”

  公子似有所悟说:“可是,人多不以为然。”
  胡老慈善地笑道:“[脱布衫]神龟绒凤悠游山中,却没在雾露草丛。性灵美不被见赏,人们以为它是愚忡。”
  公子低下头沉思。
  胡老:“不知我者谓我愚痴,不倦不悔修业思真!那些取巧媚宠的人攻于心计,我不能混迹于这些人中,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所以怀抱玉璞而悠闲自得!”
  那公子惭愧难当,再无来时傲慢之态,他抬起头来看着胡老,敬佩地点了点头,道:“夫子果然非同凡响,是晚生无知!”
  胡老微笑地看着公子道:“你不是来听琴吗?好,老夫今天兴浓,就给你弹奏一曲。”
  公子兴奋地说:“好!好!晚生此行果然受益匪浅。”
  胡老走上阶前琴台,抚起他那把焦尾琴,和琴而唱:“练余心兮浸太清,涤秽浊兮存正灵。和液畅兮神气宁,情志泊兮心亭亭,嗜欲息兮无由生。卓宇宙而遗俗兮,眇翩翩而独征。
  那公子已领悟其中真谛,不觉解析道:“清洗我的心啊洗净整个天冥,涤去那污浊啊保留纯正性灵。元气血液舒畅啊神清气宁,感情志趣淡泊啊心灵洁净。嗜好欲念停止啊再无所生。超越宇宙抛弃流俗啊,身心逸然独自远行。”
  

  

    注释:

  ①《后汉书·蔡邕传·释诲》:
  有务世公子诲于华颠胡老曰:“盖闻圣人之大宝曰位,故以仁守位,以财聚人。然则有位斯贵,有财斯富,行义达道,士之司也。故伊的挚有负鼎之衔,仲尼设执鞭之言,甯子有清商之歌,百里有豢牛之事。夫如是,则圣哲之通趣,古从之明志也。夫子生清穆之世,禀醇和之灵,覃思典籍,韫椟《六经》,安贫乐贱,与世无营,沈精重渊,抗志高冥,包括无外,综析无形,其已久矣。曾不能拔萃出群,扬芳飞文。登天庭,序彝伦,扫六合之秽慝,清宇宙之埃尘,连光芒于白日,属炎气于景云,时逝岁暮,默而无闻。小子惑焉,是以有云。方今圣上宽明,辅弼贤知,崇英伟,不坠于地,德弘者建宰相而裂土,才羡者荷荣禄而蒙赐。盍亦回涂要至,俯仰取容,辑当世之利,定不拔之功,荣家宗于此时,遗不灭之令踪?夫独未之思邪,何为守彼而不通此?”
  胡老傲然而笑曰:“若公子,所谓睹暖昧之利,而忘昭哲之害;专必成之功,而忽蹉跌之败者已。”
  公子谡尔敛袂而兴曰:“胡为其然也?”
  胡老曰:“居,吾将释汝。昔自太极,君臣始基,有羲皇之洪守,唐、虞之至时。三代之隆,亦有缉熙,五伯扶徽,勤而抚之。于斯已降,天网纵,人绂驰,土涂环,太极阤,君臣土崩,上下瓦解。于是智者聘诈,辩者驰说。武夫奋略,战士讲锐。电骇风驰,雾散云披,变诈乖诡,以合时宜。或画一策而绾万金,或谈崇朝而锡瑞珪。连衡者六印磊落,合从者骈组流离。隆贵翕习,积富无崖,据巧蹈机,以忘其危。夫华离蒂而萎,条去干而枯,女冶容而淫,士背道而辜。人毁其满,神疾其邪,利端始萌,害渐亦牙。速速方毂,夭夭是加,欲丰其屋,乃蔀其家。是故天地否闭,圣哲潜形,石门守晨,沮、溺耦耕,颜(蜀欠)抱璞,蘧瑗保生,齐人归乐,孔子斯征,雍渠骖乘,逝而遗轻。夫岂傲主而背国乎?道不可以倾也。
  “且我闻之,曰南至则黄钟应,融风动而鱼上冰,蕤宾统则微阴萌,蒹葭苍而白露凝。寒暑相推,阴阳代兴,运极则化,理乱相承。今大汉绍陶唐之洪烈,荡四海之残灾,隆隐天之高,拆地之基。皇道惟融,帝猷显丕,汦汦庶类,含甘吮滋。检六合之群品,济之乎雍熙,群僚恭己于职司,圣主垂拱乎两楹。君臣穆穆,守之以平,济济多士,端委缙綎,鸿渐盈阶,振鹭充庭。譬犹钟山之玉,泗滨之石,累珪璧不为之盈,采浮磬不为之索。曩者,洪源辟而四奥集,武功定而干戈戢,猃狁攘而吉甫宴,城濮捷而晋凯入。故当其有事也,则蓑笠并载,擐甲扬锋,不给于务;当其无事也。则舒绅缓佩,鸣玉以步,绰有余裕。
  “夫世臣、门子,御之族,天隆其祜,主丰其禄。抱膺从容,爵位自从,摄须理髯,余官委贵。其取进也,顺倾转圆,不足以喻其便;逡巡放屣,不足以况其易。夫夫有逸群之才,人人有优赡之智。童子不问疑于老成,瞳盟不稽谋于先生。心恬淡于守高,意无为于持盈。粲乎煌煌,莫非华荣。明哲泊焉,不失所宁。狂淫振荡,乃乱其情。贪夫殉财,夸者死权。瞻仰此事,体躁心烦。暗谦盈之效,迷损益之数。骋驽骀于修路,慕骐骥而增驱,卑俯乎外戚之门,乞助乎近贵之誉。荣显未副,从而颠踣,下获薰胥之辜,高受灭家之诛。前车已覆,袭轨而骛,曾不鉴祸,以知畏惧。予惟悼哉,害其若是!天高地厚,局而蹐之。怨岂在明,患生不思。战战兢兢,必慎厥尤。
  “且用之则行,圣训也;舍之则藏,至顺也。夫九河盈溢,非一所防;带甲百万,非一勇所抗。今子责匹夫以清宇宙,庸可以水旱而累尧、汤乎?惧烟炎之毁(火朁),何光芒之敢扬哉!且夫地将震而枢星直,井无景则日阴食,元首宽则望舒眺,侯王肃则月侧匿。是以君子推微达著,寻端见绪,履霜知冰,路露知暑。时行则行,时止则止,消息盈冲,取诸天记。利用遭泰,可与处否,乐天知命,持神任己。群车方奔乎险路,安能与之齐轨?思危难而自豫,故在贱而不耻。方将骋驰乎典藉之崇涂,休息乎仁义之渊薮,盘旋乎周、孔之庭宇,揖儒、墨而与为友。舒之足以光四表,收之则莫能知其所有。若乃丁千载之运,应神灵之符,登阊阖,乘天衢,拥华盖而奉皇枢,纳玄策于圣德,宣太平于中区。计合谋从,已之图也;勋绩不立,予之辜也。龟凤山翳,雾露不除,踊跃草莱,只见其愚。不我知者,将谓之迂。修业思真,弃此焉如?静以俟命,不赦不渝。
  “百年之后,归乎其居。幸其获称,天所诱也。罕漫而已,非己咎也。昔伯翳综声于鸟语,葛卢辩音于鸣牛,董父受氏于豢龙,奚仲供德于衡,仁氏兴政于巧工,造父登御于骅骝,非子享土于善圉,狼晖取右于禽囚,弓父毕精于筋角,攸非明勇于赴流,寿王创基于格五,东方要幸于谈优,上官效力于执盖,弘羊据相于运筹。仆不能参迹于若人,故抱璞而优游。”
  于是公子仰首降阶,忸怩而避。胡老乃扬衡含笑,援琴而歌。歌曰:“练余心兮浸太清,涤秽浊兮存正灵。和液畅兮神气宁,情志泊兮心亭亭,嗜欲息兮无由生。卓宇宙而遗俗兮,眇翩翩而独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