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电影博主 头条文章作者
荐

《我不是潘金莲》能成就影后范冰冰和新导演冯小刚吗?

转载 2016-09-13 06:57:54

《我不是潘金莲》会成为2016年最好的中国电影,并且成全导演冯小刚和演员范冰冰吗?现在看起来,这一切正在变成一个大概率事件。无论它是不是冯小刚最好的电影,它都无疑是冯小刚电影生涯里程碑式的电影。​

虽然国内观众还有差不多两周才能看到冯小刚的这部《我不是潘金莲》,不过,多伦多电影节的口碑早已传回国内,而在全民关注之下,似乎已经没有任何因素,能够阻止一直以来的票房赢家冯小刚,赢下这个强手如云的国庆档。

拍电影,总得图点儿什么。票房和口碑的双向成功,似乎在电影上映之前就成为了可以预期的事情,可是这就够了吗?对于《我不是潘金莲》,范冰冰图什么,吃瓜群众都清楚:一个影后。

可冯小刚图什么,只有他自己最清楚。票房,他早就有了,奖项,他也不缺,出现在《我不是潘金莲》里的,其实是一个令观众感到陌生的新导演冯小刚。即使他保留了一点儿自己骨子里的黑色幽默,但这一次,冯小刚真正想拍的,不是幽默,而是荒诞。

冯小刚在《唐山大地震》上映之时,曾经说道:“中国电影没有大师,谁也别装老大。”可是《我不是潘金莲》里,分明装着冯小刚作为一个导演的野心:票房和艺术品质两手抓,两手都很硬。

曾有人认为,冯小刚、张艺谋这些老牌导演,正逐渐在新兴的中国电影市场败下阵来,因为他们不知道年轻一代观众想要什么。现在看来,冯小刚就是要用一部你们眼中年轻人肯定不爱看的土到掉渣的片子,夺回在电影市场中的统治力,让人们知道,这个江湖,还是老炮儿们的。

说到底,《我不是潘金莲》本来就是一部讨说法的电影,影片主角李雪莲,十多年也没讨到自己想要的说法,可是电影之外的导演冯小刚和演员范冰冰,各自需要一个说法。

电影和电影人,需要相互成全。那么问题来了,《我不是潘金莲》,能够造就一个影后范冰冰,以及一个新导演冯小刚的电影野心吗?对于2016年并不够“喜庆“的中国电影,《我不是潘金莲》究竟意味着什么?

不是不冯小刚,而是最冯小刚的电影,至于圆形画幅,吃瓜群众又被老司机冯小刚忽悠了

《我不是潘金莲》到底是怎样一部电影?它首先是一部看上去最不冯小刚的电影。

它既不像冯小刚那些脍炙人口的喜剧一样,嬉皮笑脸给观众讲些段子,逗观众一乐。也不像《唐山大地震》《集结号》那样全程板着脸讲述家国与人性,庄严肃穆地让观众笑一下都感觉不好意思。

《我不是潘金莲》和任何一部冯小刚电影都不同,实际上,过去我们似乎也没看过类似风格的国产片,它不端着,也不作,故事里透着中国式的黑色幽默,以及中国式的有苦难言。

这是一部拍给中国人看的电影。多伦多的老美笑得再大声,也就那么回事儿,只有中国人看得明白,这笑里藏着泪。

故事再简单不过,农妇李雪莲因为一场假离婚变成的真离婚,以及丈夫的一句话——你是潘金莲,向政府讨了十多年的说法,最终引发了一场县城政治的蝴蝶效应。可是到最后,她还是没能证明自己不是潘金莲。

从导演技巧上讲,这是冯小刚最圆融的一次,形式感不再沉甸甸地压着内容,而是和内容融为一体。前几部大制作冯小刚拍得很累,这一部,倒感觉很轻巧。举重若轻背后,肯定是下了大功夫。

背景和画外音,就是一个说书人的口吻,冯小刚和藏在电影背后的编剧刘震云,就是这个说书人,两个老伙计的意思再明白不过:这就是一段当代传奇,我说了,你听着,这事情就完了,谁也别多作联想。这一招,妙得很。​

至于圆形画幅,我们这些单纯的吃瓜群众,再一次被“老奸巨猾”的电影营销大师冯小刚给忽悠了,《我不是潘金莲》,绝不是只有圆形画幅的电影。

也许从一开始我们就不该相信,一个最重视观众感受的导演,会真的选择彻底挑战观众视觉习惯,跟观众对着干。所以,也不必担心,这是一部形式大于内容的电影。

圆形画幅的存在,为影片构建了一种皮影戏式“镜花水月”的效果,观众似乎在偷窥中,跟着说书人去看一个荒诞的故事。放在电影的叙事架构里,这种形式感的存在,显得无比妥帖。

真让观众从头看到尾看的全是圆形构图,换成谁都得晕。电影中除了圆形构图,还有方形构图,两种构图还有两次转换。

切换的逻辑其实很清楚,乡下的部分都用圆形构图,拍的是江南风景,是人情。

进京以后,都改用方形构图,拍出的是庙堂庄森,是权力。

尤其妙的,是方圆之间的转换,公共汽车从夜色深沉的平原缓缓开过去,镜头一抹,圆形画面就变成了方形,行云流水之间,透着股山水画般的意境。

可最妙的是结局,李雪莲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返回到了平凡的现实生活,一段亦幻亦真的乡野传奇,就此落幕,画幅也在这里恢复了原状。

影片的叙事,很容易让人想起《一地鸡毛》《一声叹息》时期的冯小刚,那些微妙的中国式关系、官场的精细运转、人性的幽微与明暗,以及无处不在的冷段子,这时的冯小刚,又分明回到了那个令人熟悉的冯小刚。

与其说,这是最不冯小刚的电影,倒不如说,这恰是最冯小刚的电影,中国影坛似乎找不到第二个人,能够拍出那种严肃紧张活泼。这部电影,还真的只有冯小刚能拍。

不是明星范冰冰,是演员范冰冰,但电影里的好演员,不止一个

直说吧,也只有冯小刚,敢在这么一部电影里,用范冰冰。范冰冰也只有在这部冯小刚的电影里,才有了这个一辈子可能仅此一次的机会,来证明自己。

中国观众一直有一种考察烂电影的标准,就是看片子里有没有所谓的烂片明星清单上的名字。而似乎无论在哪一个清单里,范冰冰的名字都不可能被跳过。

冯小刚在选择范冰冰的时候,不可能不明白其中的利弊:用好了,不仅赢口碑,还能带给观众巨大的新鲜感。可是如果用砸了,输的就是整部电影和冯小刚的一世英名。

那么,那个在多伦多红毯上艳压群芳的范冰冰到底演砸了没有?答案是:还真没有。

某种意义上,这个角色还真像冯小刚说的,“就像蒋雯丽之于王彩玲,赵薇之于李红琴”。有没有那么精彩不好说,但演员的态度,是有的。

我们骂范冰冰不是个好演员,骂了好多年,却忘了她最好的角色就是《苹果》《观音山》里那些卑微的女性角色。

范冰冰这一次的精彩,首先是不好看,不是样子不好看,那个背部的长镜头特写依然很美。

而是眼神、姿势、动作、语言都都显示出一种土和局气,当一个美艳的女演员愿意放弃自己电影中的美貌的时候,好的表扬,就有门儿了。

更重要的是,在电影圆形构图以及中远景的帮助下,范冰冰比较好地进入了李雪莲的角色,不是浮光掠影般的进入,而是演出了角色那种隔着命运的汪洋,难于言说的宿命感。你能够感受到,江南的冷风顺着斗笠灌进来,拍打着人性的忽明忽暗。

如果不是在表演中有着一种过分刻意的用力,我们几乎可以肯定,这就是范冰冰从影以来最突破性的演出,至于现在,这起码是一个有很大机会帮她冲击影后的角色。

实际上,能够不被强大的绿叶们的表演火力给压住,已经是对范冰冰演出的最大褒奖。因为本片的确云集了一大批很好的男演员,其中一些过去并不常出现在电影中。

于和伟的县长是一个惊喜,那种深入骨髓地面对权力系统的紧张感和装模作样,既充满喜感,又在某些特定的时刻,让人不由开始同情这个荒诞又可怜的角色。

大鹏是另一个惊喜,他的确体现了演技两个字,把一个基层法官的势利和被李雪莲折磨的崩溃完整演了出来,并不输给饰演另一位基层法官的张译。

郭涛则一如既往的自如,赵大头就和我们见过的许多底层小人物一样,有自己的小九九,可又透着种质朴的善良。

这场集体演出中,呈现出令人赞叹的准确、一致和得体,保证了整部电影的气场没有歪掉。冯小刚将这么多腕儿揉碎碾实放进一部电影里,让他们回归了基本的身份——演员。

不是老炮儿冯小刚,是新导演冯小刚​

可还得说,这部电影,当年的冯小刚还真拍不出来。​

电影的技术部分,包括摄影、音乐、剪辑和服装都有一种令人赞叹的精确感,对于这样一部设计如此精密复杂的电影而言,这种精准至关重要,因为一旦任何一个环节荒腔走板,电影就会透露出国产电影最容易出现的错误——假。

值得庆幸的是,在商业片中将手艺打磨了多年的老炮儿冯小刚,hold住了电影那口气,到结束也没泄出来。

许多人对冯小刚电影的印象还停留在贺岁电影那会儿,资深影迷却可能跟更喜欢他早年的《大撒巴》,还有和刘震云合作的《一地鸡毛》,可是当一部《甲方乙方》出人意料地将冯小刚推上了中国商业电影的神坛,冯小刚才半推半就地,成为了所谓的卖座贺岁片导演。

他和葛优的名字,就这么统治了国内电影市场近十年,也证明了商业片不等于烂片,一样可以获得观众的好口碑。

然后,从《唐山大地震》到《1942》,冯小刚转向了去拍大时代的小人物命运,电影都不错,可是总有些不得劲儿的地方,这让他疲倦,他一度说,不想拍电影了。

这一闲下来,就是好几年,这段日子里,不务正业的冯小刚除了拿了一个影帝,监制了几部不轻不重的商业片,和电影导演似乎扯不上太大关系了。

直到《我不是潘金莲》,观众才知道,这是在憋大招。冯小刚要等的,是一个全新的冯小刚。如果说冯小刚的《集结号》是他突破贺岁喜剧的开始,那些电影里都透出一种浓稠的悲凉感,人们命运的吼声,从荧屏中滚滚而过直奔结局,那么日渐老去的冯小刚,则在与岁月对话和解之后,用另外的角度和呈现方式描摹了他对这个国家、这个时代、这些人心改变的,另一种更宽厚的理解。

既然有些东西既无法改变,也难以言说,那么索性,我们就说个书,讲个笑话吧,于是就有了《我不是潘金莲》。

所以说,这部电影,必须得现在这个冯小刚拍,换成二十年的冯小刚,弄不好就给它搞砸了。为什么没弄砸呢?因为时候到了。

有观众说,从《老炮儿》开始,冯小刚是越来越放飞自我了,其实还有一个词或许更准确——老夫聊发少年狂。这个新导演冯小刚,的确有点儿意思。

《我不是潘金莲》不是商业片,但我希望它是2016年口碑最好的卖座片

整个暑期档,没有一部国产片爆款,其实放眼整个2016年的国产片,似乎也萧索得很,抛开周星驰那部争议与票房齐飞的《美人鱼》不算,上一次叫好叫座的爆款,居然得倒退到去年冯小刚自己主演的《老炮儿》。

今年的国庆档,有实力跟《我不是潘金莲》争一日之长短的,大概会是《爵迹》和《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前者不必多说,将这两部电影的品质做对比,对谁都不公平。后者比较有趣,因为冯小刚又一次遇到了票房战中的老对手——邓超。

但以《我不是潘金莲》从多伦多一路升腾而起的口碑和国内社交媒体的讨论度看,无论是影片热度、气势还是观众口碑预热,都抢占了先机,在《爵迹》后劲不足几乎可以预言的情况下,《我不是潘金莲》成为国庆档爆款,其实悬念已经不大,问题是它能够创造出一个什么样的票房,能不能超过《老炮儿》的成绩。

是的,也许相对于某些影片,《我不是潘金莲》的票房成功,对于中国电影的正面意义可能更大一些。因为它至少是一部导演和演员,对观众保持诚实的电影。

而这种不卖IP、不卖颜值、不搞噱头——或者至少可以说,影片的噱头是从电影里出来的,不是搞出来的,并且从头到尾保持着一种现实的灰头土脸的电影,在中国电影市场上,太稀罕了。

当整个中国电影在2016年陷入一种忐忑又莫名的进退维谷,那种光鲜亮丽的粉丝电影不再能够——或者说,我们其实也并不肯定它们真的曾经——在电影市场上予取予求,市场和观众都需要一个落定有声的证明,证明这种土不拉几的电影,同样有可能在市场上取得成功。

这种质朴的票房成功,对于过度光鲜亮丽的中国电影来说,很重要。

必须指出的是,即使拍的是现实题材,冯小刚依然保持着他一以贯之的聪明,他不是那种刻意刺破现实之幕的导演,从某种意义上讲,这部作品有着浓厚的深沉基调,但这并非戏剧化的悲伤,而是被导演放进了一种黑色幽默的涂层。这并没有减弱电影的艺术品质,反而令电影更有味道。而在商业层面,它也避免了难忍的沉闷,那种中国式的会心一笑,足够让观众看得非常开心。

这种面对艺术和商业保持从容的态度,其实正是中国电影现在急缺的东西。这个示范效应,或许还能给许多不知闷在哪个角落的现实题材电影提口气。至少今后拉投资的时候,电影人可以这么说——我们的目标是,做又一部《我不是潘金莲》。 

从冯小刚的电影来说,电影不是不冯小刚,而是太冯小刚,或者说,这是把那些堵在大师冯小刚胸口的忧心忡忡,用喜剧导演冯小刚的腔调说了出来,加上刘震云的底子,电影也就成了。

总体而言,这一年,中国电影停在原地,很多观众跑在了前面,而冯小刚跑得比观众还要快一点儿,于是冯小刚自己成全了自己。一句话,艺术品质我也要,奖我也要,票房也没必要丢,先把电影的品质弄好了,然后能拿的票房尽量拿,该是我的奖项我不推脱,这就是冯小刚。

那么《我不是潘金莲》能成全影后范冰冰吗?可以肯定的是,范冰冰找观众要到说法的机率,比片中的李雪莲要高得多。如果这部接着现实地气,不是商业片的冯小刚电影票房成了,或许,它在成就冯小刚和范冰冰的同时,也能成全了2016年热闹里略带寂寞的中国电影。




有空的时候,我们聊聊中国电影。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damovie​​​​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鑲ョ綏澶х數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648,472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