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你是年少的欢喜

(2017-09-10 14:17:25)
标签:

杂谈

你是年少的欢喜


01

新学期开学那天,班主任把立夏领进班里的时候,她站在讲台上,面带微笑的看着大家 ,不卑不吭的说:“我叫立夏,新来的转学生,希望大家多多关照。”说完便是低头一鞠躬。

班里有几个好奇的人,看着在陌生环境里依然从容不迫的她,也有几个人应景的点了点头。随即便是雷鸣般的掌声在教室里响起。

陆之昂便是被这响亮的掌声从睡梦中吵醒的。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睁开眼睛抬头便看到站在讲台上的那个女孩。明明是穿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校服,但是站在讲台上的那个女孩,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名叫温暖的气息,初秋的阳光穿过玻璃,撒在她身上有种莫名的和谐感。

林一森一脸兴奋的用手肘撞撞陆之昂:“之昂,你看看这姑娘,长得不错吧。”陆之昂呵呵了两句接着便说:“这和你有关系吗?不用看你都没戏的”损人不带脏话的,除了陆之昂也没谁了。林一森不满的撇了一眼陆之昂说:“没戏看看也舒服啊!”

“立夏,陆之昂前面有个空位,你就坐在那里先吧!”老班的声音穿过闷热的空气直达陆之昂耳朵里。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新来的女生穿过长廊,走到他面前,动作轻柔的拉开凳子,缓缓的坐在了他的面前。

随着立夏的落座,一切回归正轨,老班的声音在逐渐拉长:“拿出课本,翻到第一页,今天我们来学习。。。。。。”

02

陆之昂无视讲台上讲得滔滔不绝的老班,在作业本上撕下一页纸,拿起笔便在上面不知写了什么,然后叠成一张纸条。用它戳了戳林一森,示意他把这根纸条递给前面的立夏。

林一森脸色纠结小声说:“干嘛你不自己给!要我来啊!”陆之昂嘴角拂过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但是一闪即过,说:“快点给她,不然,你抽屉里的宝贝就不保了啊!”

听到这个林一森立马点头,以示应允。一脸泄气的说:“我帮你给还不行吗!”开玩笑,抽屉里的可全是他的宝贝漫画书,收藏了好几年了,是他的全部“精神粮食”啊!让老班知道,她还不得全没收了才怪。

扯过纸条,用手指轻轻戳了立夏的背。立夏一脸疑惑的转过身来,挑了挑眉,林一森把手上的纸条递了过去。立夏看了看一眼讲台上正在讲课的老班,把纸条快速握在手心便继续认真听课了。

下课的铃声一响,班上的同学像放飞自我一样精神,三三两两成群结队,到处可见嬉笑打闹的人影。立夏把手中的纸条揉平展开,看到上面的字,一下子脸色就白了,接着又红了,回过头怒瞪了一眼林一森。林一森一脸无辜的看着立夏,又看看陆之昂。

前者则是红着小脸转身跑开了,后者的眼睛笑成两条弯弯的小船,伏在桌子上。林一森一脸茫然的问:“陆之昂,你笑什么,我干嘛了我?!”

陆之昂强忍着笑意说:“没什么啊!可能她觉得你有点帅!坐你前面不好意思吧!”林一森闻言即入戏状摸了摸下巴,自信满满的说:“那是,小爷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

陆之昂听到这话笑的更欢了,他不会告诉林一森,立夏应该是害羞瞪了他一眼,因为他在那张纸条上写的是:同学,你后面的肩带扣子掉了!!!

03

记得那是一节化学课,在离下课还有五分钟的时候,化学老师把课讲完了。他抬头看了一眼悬挂在教室后方墙壁上的钟,似乎没有打算提前下课的样子,接着说了一句:“还有五分钟的时间,大家先把书看一遍,加深一下今天所讲的内容。”

整个教室的学生都陷入了沉默之中,个个好像都在认真的在看书。狭小的空间里偶尔会有翻书的声音,其实个个都在盼着化学老师快点走人,好提早下课去吃饭。

立夏低头看着课本,不时听到周围几个学生喁喁的抱怨声:“怎么老师还不走啊?”“都快饿死了!”之类的话语。立夏笑笑摇了摇头。

话音未落一个男生的声音就在教室里响起来:“看完了!”声音十分响亮,清逸入耳,似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的。

全班同学不约而同都爆发出一阵笑声,有几个坐在前面的学生甚至兴致勃勃地转头向教室后面的声音来源看去。

立夏听到声音也不由笑起来。她没想到这个班级的同学会这么活跃嚣张,课堂上公然叫板老师。立夏回头看着陆之昂,这个清秀干净的男生,正一脸正经的看着化学老师,还扬着手中的化学书,似乎在说,你看,我没骗你,我是真的看完了。

化学老师没想到陆之昂会这么说,可是陆之昂的化学在班上也是撑门面的,也是他最得意的学生之一。骂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化学老师轻咳了一声说:“那就再看一遍!”说话的同时看向陆之昂的方向。挑了挑眉头,示意陆之昂不要闹了,乖乖看书。

那是立夏第一次知道陆之昂这个人的名字。也知道了他敢如此放肆,是因为他可是老师们手上的掌上宝。科科成绩都很优异,尽管也会上课睡觉,不听课,但是没办法,他成绩就是摆在那里的啊!

04

坐在立夏前面的是一个叫苏一的男生,学习成绩也非常优异。立夏因为了高一学的不是很好,偶尔遇到不会做的题目会向他请教。

说不清从哪天起,陆之昂开了几句玩笑,将立夏和苏一扯到一起,班上的男生在他的带领下也渐渐喜欢拿两人的关系来取笑。

立夏知道大家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并不介意,也就随他们怎么说。苏一见她满不在乎的样子,加上他跟陆之昂关系很要好,也就不去反驳。

有天课间休息,苏一被老班叫去办公室了,立夏拿了化学练习册向陆之昂问一道题。陆之昂坐在座位上,随意地扫了一眼题目,微仰起下巴与她的视线对上,漆黑的瞳仁里闪着戏谑的光芒:“这题我也不懂,但是我知道苏一懂。”

陆之昂的化学经常都是满分的。立夏知道,以陆之昂的水平,这道题绝对难不到他,他一定会,就算不会,多多少少也有眉目。他现在,只是借机戏弄她而已。

她一直都知道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陆之昂,以前从来都不介意班上的男生拿她和苏一的关系来开玩笑,但是这一刻,内心深处突然生出一种无力感来,像潮水一样迅速将她淹没。

突然想起来,妈妈对自己说的话:“夏夏,你要乖乖的,好好学习,平平淡淡的过完高中三年,爸爸妈妈也就这点愿望了。”可是如今的自己,已经被卷入到流言的漩涡中心,已经渐渐跟妈妈的愿望相背离,和自己的初衷越走越远。

她又窘迫又惶恐,竭力维持声调:“你真的不懂吗?那我自己算好了!”说着迅速抽回自己的书。陆之昂拉住她衣袖,微微挑起细长的眼角,“不问苏一吗?他等等就回来了,他绝对懂的!”浓墨般的眸子里闪动着邪气的波光,神情竟是装得认真无比。

立夏懒得和他纠缠,瞪了他一眼,愤愤不平的回到座位。环顾了一下四周,抓起笔就在作业本上写了起来。

“陆之昂,你觉得这样开我和苏一的玩笑很好玩吗?!可能你觉得很好玩,但是我想对你说,你这样的行为已经造成了我的困扰,希望你能将心比心一下,以后不要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了!!!我在这里先谢谢你了”

立夏在心里默读了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便把这页纸给撕了下来,折了一个信封的形状,转身放在陆之昂桌子上。旁人看见了便笑着打趣道:“呦,情书呢?”说完便佯装要拿过那封信,立夏一手按住说:“只有陆之昂才可以看!”

陆之昂轻笑了一声便轻轻拆开那封信,一字一句很认真的看着,立夏偷偷撇了一眼陆之昂的表情。她看到陆之昂眼里的光芒慢慢暗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懊悔。立夏突然有点后悔给他写那封信了。

玩世不恭本就是他的生活态度,她这样做好像无意中伤害了他,和他计较那么多干嘛啊!清者自清嘛!立夏烦闷的抓起笔开始刷题,可是心思却不在这里了。

05

放学回家的时候,陆之昂叫住了立夏,给立夏递过去一本笔记本。古木色的牛皮封面用一根同色的绳子缠着前后两面,看起来很精致很复古风。

回到家的时候,立夏打开那本本子,看到一整页的化学解析式和解答过程。立即反应过来这就是今天问他那道习题的解答过程。后面都是一些化学常考点和易错点。看着那一本笔记,立夏内心翻腾着酸酸的味道。躺在床上,翻滚了几下好像更睡不着了。

“陆之昂,谢谢你的笔记。”立夏看着陆之昂,一脸真诚的道谢。陆之昂闻言抬头看着立夏:“不客气,以后有不懂的地方也可以来问我啊,不一定只能问苏一嘛!”脸上依旧是那副玩世不恭的笑容。“可是,是你让我去问苏一的,怎么现在变成我的错一样了?!”立夏笑着反驳道。陆之昂闻言便不好意思的低头笑了笑,柔和的阳光照在他的侧脸,像是增添了一层光辉。

如果时间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那该有多好,那么能不能这一刻就算永远。

06

在中考过后,老班便按成绩重新编排了座位,然后陆之昂和立夏刚好被分到了同桌。老班美曰,要两个人互相学习和帮助。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老班就是把成绩好的安排在一起坐。

中午的时候立夏正在埋头攻克一道数学难题,已经算了快半个小时了。看了一眼伏在桌子上睡觉的陆之昂,用手轻轻拍了拍他肩膀,看他似乎还没打算要醒的样子,便凑前看了看。突然陆之昂抬起头来看着立夏,两人之间隔着不到一厘米,连对方的呼吸都能清楚的感受到。

两人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对方,似乎这一刻只有他们两个。还是陆之昂率先打破了这局面,轻声细语的在立夏耳旁说:“夏夏,你是不是趁我睡着了偷偷看我啊!”立夏被这声“夏夏”震惊的回过神来。立马闪到一边,拿起课本装作在看,结巴的回了一句:“谁、谁看你了,少自恋了!”

陆之昂嘴角微扬的说:“夏夏,你脸红了,而且你的书拿反了。”立夏闻言看着自己手中的数学书的确是拿反了,脸上一热,便把书转过来说:“那是因为,因为我要看这个图嘛,今天有很热啊!我才、才脸红的好吗!”

陆之昂见她如此就不忍心再逗她了,怎么以前没觉得她这么可爱。接着便说:“夏夏,今天放学一起回家吧!”立夏红着脸点了点头,把习题册推到他面前,说:“你帮我看看这道题吧,算了好久都算不出来!”陆之昂看了看题目便在草稿纸上算了起来。

一个言笑浅浅的女孩双手撑着下巴,认真地看着那个有着干净清秀侧脸的的男孩在给她讲题,到不懂的地方女孩便会皱皱她那好看的眉毛,以示不满。男孩见此便会无奈的摇摇头,又重新在纸上重来一遍,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外人看来就是一副如此和谐的画面,他们两人身上有青春的影子。

傍晚的时候,立夏倚在窗边,等待飞鸟划过天空,等到夜晚来临,树林都睡着的时候。在陆之昂那本笔记本的空白处写上,“风是属于天空的,我借来吹吹,却吹起了人间烟火;天空是属于海的,我借来看看,却看到了他的轮廓。”

07

那天早读语文,陆之昂兴致高昂的在诵读着“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卿兮卿不知。”立夏在一旁听的心猿意马。想着陆之昂怎么突然念这些诗句,明明老师就没要求啊!

陆之昂突然靠近了立夏,附在她耳旁说“春风十里不如你,夏夏,做我女朋友好不好?”虽然大家的朗读声可以覆盖住陆之昂的声音,但是立夏还是听清楚了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字字句句触动内心深处的年少悸动。

“夏夏,我们星期六去看电影吧!”陆之昂饶有兴趣的看着正在刷题的立夏,立夏全部心思放在题目上,没听清楚就点了点头。

陆之昂看着一脸心不在焉的立夏,无可奈何的笑了笑。问了一句:“夏夏,你的梦想是什么啊?”

立夏闻言脱口而出:“环游世界啊,走遍每一个未知的角落。”

陆之昂听言笑了笑,突然有感而想到,在本子上写下了这几句歌词。

少年的惊悸 请安睡心底

来路的荆棘 就点缀回忆

积攒的朝夕 已半个世纪

你一生的故事 我用一生铭记

到星期六的时候,立夏一脸疑惑的问陆之昂“我什么答应你去看电影了?”陆之昂闻言轻轻捏了立夏的鼻子,假装生气的说:“哦!那我自己去看好了。”说完便假装要走了,立夏连忙拉住他衣袖说:“小张子,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和你去吧!”

自打两个人在一起后,立夏就喜欢以小张子叫陆之昂了,这可是她的专属称呼。

两人一人一只耳机听着歌往前走,那首歌是那样唱着:给你我的手 像温柔野兽 把自由交给草原的辽阔 我们小手拉大手  一起交游  今天别想太多 你是我的梦 像北方的风 吹着南方暖洋洋的哀愁 我们小手拉大手 今天加油 向昨天挥挥手。

在咖啡厅的转角处,陆之昂送立夏回家,两人在这里告别。走了一段路回头看到陆之昂站在那里微笑地看着她,立夏又转身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抬起头一脸笑意地望着他:“小张子,我曾以为你会给我整个世界,但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根本不需要。因为只要你站在那里,对我微笑就好了,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

夕阳下,余光把两人拥抱的画面拉的长长的,太阳的余辉照在他们身上,像是渡上了一层柔光,那画面美好的让人不舍的去打扰。

那个夏天,海鸟定居在风的季节,海浪定居在沙滩的梦境,你定居在我的长念于心,一步一步地走过我的小秘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