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茧茧女王
茧茧女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572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序章日色破碎FracturedSunlight

(2015-11-27 20:05:37)
标签:

暮光

余晖烁烁

小马

长篇

分类: 长篇:日色破碎


【长篇】序章日色破碎FracturedSunlight




【长篇】序章日色破碎FracturedSunlight

生日快乐,余晖,生日快乐!

暮光微笑着鼓着掌,看着余晖吹灭了生日蛋糕上的十支蜡烛。


恩,恩。余晖叉着手,用嘴吹开火红色的刘海,我能拆我的礼物了吗?


当然了,亲爱的,余晖叔叔笑着揉了揉女儿的头,引得余晖一阵不快,等我去切蛋糕,礼物就一起带回来啦。


父亲走后,余晖从桌子另一边凑了过来,眼里闪着光:“喂,那你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

暮光笑了,把一只手指放到脸颊上:“唉,不知道诶,也就那么几件东西吧。秘密哦!”

你也玩这套! 余晖趴在桌上发起了牢骚, 暮暮!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生日的时候可不准你跟我有什么秘密!


暮光偷笑,从书包里掏出两个盒子:“生日快乐,余晖烁烁。”


 太棒了!余晖立刻撕起了包装纸。“化学家庭试验套装?天啊,暮暮,你可真是个书呆子。“


…”暮暮的脸颊热了起来。科学可是很酷的。


瞧你啊,又开始哭鼻子了余晖翻着白眼 礼物不错啦,暮暮,先谢谢你了。然而不怀好意的笑容之后是余晖的下半句要是我们去网上查点资料就能用这些药品弄点‘烟花’玩。

小声点!暮暮朝厨房的方向瞄了一眼,然后偷偷说:其实我知道怎么弄的。


两只萝莉相视而笑。


余晖拆开了第二个礼物。

暮暮咬着嘴强忍住自己得意的笑容,


余晖的眼睛亮了,暮暮,这是是真的翡翠吗?她吞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地拿起盒子里的耳环,生怕吹跑了。


没错!至少我很确定。暮暮笑着说

真漂亮啊,余晖把耳环放在自己的耳朵上比划着 你从哪弄来的?我知道光凭你的零花钱肯定不够。


其实…”暮暮的目光躲闪着,这是从韵律姐姐的首饰盒里拿的,我觉得翡翠色很配你的眼睛,所以就找姐姐要了来。


余晖挑起一边的眉毛,嘴角露出一丝坏笑。唉,是这样啊,原来我只配戴一些二手货吗,嗯?


啥?不是这样啦……暮暮嘴唇蠕动着,手臂不自觉地抱住了自己的身体,我只是觉得……你也说过啦,我才九岁,我还能弄些什么?


暮暮哟,暮暮哟,余晖伸出手拧了一下暮光的小鼻子,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看出来我在开玩笑啊?


可是暮暮还是噘着嘴。于是余晖转了一圈,轻拍着自己的耳朵,“我漂亮吗?”

【长篇】序章日色破碎FracturedSunlight

真是我的小公主哟!余晖叔叔突然冒了出来,吼着,抓起余晖就往半空中抛去。­­


爸!余晖尖叫,在父亲的手掌中不住地扭动着,红着脸想要去踢面前这个举着自己的男人,别在暮暮面前这样啦!


终于挣脱父亲魔爪的余晖立刻躲得远远的,一脸不爽地坐到了桌子的另一边。


十年了啊…”余晖叔叔轻声说,眼神有些疏离,你长得真快啊。


谢谢余晖叔叔的蛋糕,还有谢谢余晖叔叔让我过来。 暮暮屈身行礼


荣幸之至,暮暮小姐 。他回答,眼里满是笑你可真该看看余晖知道你要来的那副表情,那可真是—”


爸!余晖砸了一下桌子, 开吃就是啦!


暮暮大嚼着自己的蛋糕,不住笑了。


-


余晖叔叔看了一眼自己的表,又看看天, 你们在外面可要注意安全,要在天黑之前回来,好吗?你哥哥大概九点就会过来接你了,暮暮。


余晖哼了一声,但暮暮却竖起大拇指,笑着说:别担心,余晖叔叔,我们都准备好了,我带了罗盘,食物和水,急救箱,地图和一把信号枪,而且我们都有手机。


快点啦,童子军小姐,别浪费时间了。余晖忽然推开了正在背书包的小萝莉,看谁先跑到树林边哦!


一阵风之后余晖就没影了,只剩下暮暮凌乱不堪地跑着:喂,等等!你耍赖!

 

树林前的暮暮喘着气,她们一起走进了林中。


 看来你上的野外训练对跑步方面没什么提升嘛。肯定是曲奇吃多了。


那叫‘野外生存训练课’,谢谢。暮暮望着天而且你只是因为被开了不高兴而已吧。


余晖咬着嘴唇:你也知道,那家伙是自找的。


也许是,不过你这样做也不对,田结(Dixie Tai)老师说了,有人欺负你的时候你应该—”


规矩规矩规矩,你就知道规矩, 余晖不耐烦地挥着手,算了,我现在不想说这个。你到底要带我去什么好地方?


切,我就知道规矩呢,不是吗? 暮暮的鼻子抽了一下,那么,我们不如现在回头好了,因为真的要去的话,我们俩可都会有大麻烦的——没有什么可是。


余晖转过身来,嘴巴张得大大的:等等,你是认真的?暮暮,啥时候你也开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了?


暮暮的脸有些红,她将手背到身后,稍稍挺起身子:“还不是为了你,生日快乐~


余晖脸上的讶异变成了微笑:太好了!总有一天我要把你也带坏,暮暮~”



暮暮吐了吐舌头,她们一起笑着继续前进。


 那你说的那地方一定很赞咯?突然余晖停下来,一边在灌木丛里翻出一根大小合适木头作的登山杖。


如我之前所说,秘密哦。暮暮也找了一根但是这里离我们的目的地还有几公里远,天黑之前我们是肯定回不去的


唉,你哥哥会杀了你的。原来我就说要让你在我家过夜,可是明天还要上学,讨厌……

暮暮耸肩:说到别人,没人想过来玩,我很抱歉…”

余晖的眉毛皱了起来:反正我也不想要那些失败者来陪我过生日。有你就够了,既然我们都是怪胎,至少我们还能怪在一起。


一阵暖流从暮暮心中涌起,她不住笑了: 喂,想来玩扮小马吗?

不知道诶,余晖转过头来看暮暮:我现在可十岁了,也许不该再玩那些小孩子家家玩的游戏了。

不是小孩子家家啦!暮暮反对,而且,我还没十岁呢,我能玩!


余晖翻了个白眼,笑着说:“好啦,随你便,我们扮小马。”


好,我要当暮光闪闪,魔法独角兽。


上次你就当独角兽了,我要当独角兽!


我之前说过了,有独角兽,天马和路马三个种族,我们俩只能选不一样的。


余晖皱眉,轻轻挠着头:那好吧我要做翼角兽。


暮暮紫色的大眼睛眨了一下,翼角兽是什么?


翼角兽就是三个种族小马的集合体,余晖伸出三个指头,翼角兽有角,有翅膀,也有陆马的体质,她们是其他小马的统治者,类似于公主的存在。


听起来像作弊诶。


余晖向前小跑了一段距离,越过面前的一条小溪,转过身来向暮暮伸出手:“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我可以当公主小马。”


暮暮翻了个白眼,接过了余晖的手:“好吧。”

 

-

 

余晖伸出手遮住刺眼的阳光,向上望去:“真的是这里吗?”


不完全是,暮暮拿出水壶装了一些水,“还在顶上。”


那个,暮暮余晖嘟哝着,向她们来的方向看去:“真的很高诶,而且天也快黑了…我们到底要怎么上去?”


暮暮翻了个白眼:我们又不是要玩攀岩。悬崖的后面是一个斜坡——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余晖双手交叠在胸前:当然不是了,只是……你要给我看的东西最好值得我们大老远跑过来,我可是累坏了。


再走一点就到了,我保证。


绕路上悬崖又花了她们半个小时,当余晖和暮暮喘着气登上了崖顶时,红日已西沉到了地平线上。


哇,余晖的声音里带着一阵不均匀的喘气声,真漂亮啊。


身下的森林绵延数十里,远处山川翻滚着,林中弯曲的小径和河流一览无余。 虽说有点陈词滥调,我觉得这里都能看见我家了,余晖跪下来,向悬崖外远眺:好吧,我承认这确实很酷。从下面看真的没这么高呢…”


暮暮笑着闭上了眼睛,夏季的微风吹拂着她紫色的长发,落日的余晖照在她身上。还没完呢,她看了一眼她的表


一旁余晖疑惑地挑起了一条眉毛,但暮暮只是笑,轻拍了一下自己旁边的地面示意余晖坐下。余晖问道:你带了手电筒的,对吧?”


暮暮退下身上的背包,点点头: 当然带了她在书包里翻找了一番,却拿出一个小相机。


茄子!余晖还没反应过来,暮暮已经抓拍了一张余晖的照片


喂,快给我!余晖伸出手去抢相机,暮暮不放手,两只萝莉推搡着。


正在此时,暮暮的手表响了,别闹了她举起相机要开始了。


什么要开始了?


别说话,看就是了。余晖放开暮暮,她们向悬崖边上走去。


落日接触地平线的一瞬,悬崖边上一株不起眼的小草突然动了起来,扭动着,伸展着,一朵散发着橙黄光芒的金红色玫瑰盛开在夕阳之下。


它叫Chinensis Solruptis*,俗名曜日玫瑰。暮暮说,瞥了一眼旁边的惊讶得说不出话的余晖,这种花非常罕见,只生长在高地,开花的时间更是只有从日落开始到日落结束那几分钟而已。



 


暮暮小心地过去,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剪子,轻轻地把曜日玫瑰剪下来,玻璃似的捧着它,将它轻轻戴到了余晖的头上。


颜色真配呢。暮暮笑着说。


余晖的脸红了,她抬起手轻轻碰着头上的花哇,暮暮这和和我书里写的一模一样啊…”


暮暮点头。

主角一路跋涉到了世界的尽头,只为寻找一朵花来赠予他的挚爱?


暮暮的脸颊有些热那个...余晖,我真的很喜欢你,而显然你又是公主什么的…”


喜欢?余晖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坏笑着:啥,就是那种喜欢我的喜欢?


不知道,暮暮的眼神躲闪着,也许吧…


余晖仰过头去大笑道:得了吧,暮暮,你应该知道我们都是女孩子啊!


暮暮抬头,她的眼睛有些湿润:“那又怎么样,我表姐还不是娶了一个女孩子,很正常啦!


余晖的脸上露出了无奈,接着向别处看去:切,你不会还不知道别的同学都把我们当怪胎了吧?


我不在乎,暮暮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


我知道他们会说什么余晖退了一步,跳着,唱着:“暮暮和余晖,同坐一树下……”


闭嘴啦


恩恩爱爱不分离——


我说了闭—”

-


悬崖边的地面承受不住余晖的舞步,崩塌了。余晖无助地挥着手。

肾上腺素在着暮暮的血管中奔涌着,她一个箭步冲到了悬崖边,抓住了余晖伸出的手。她们的手指扣在了一起,不放手的却不只是她们。重力压得暮暮的胸口抵到了悬崖边,她能感受到余晖的手颤抖着。


暮暮!余晖用另一只手抓住了暮暮的手腕,-救我!


暮暮的心脏雷鸣般跳动着,余晖的重量让她无法呼吸。她伸出另一只手试图把余晖拉上来,但是徒劳无功不…行!余晖!谁来帮忙啊!


余晖的瞳孔缩小了,她的手掌开始出汗暮暮!求你了!


暮暮的绷紧肌肉开始酸疼,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徒劳。


落日消逝在了地平线后。

一同消逝的还有余晖脆弱的生命。

 

 

-待续

 







 

*­­二名法。前半部分的Chinensis表明这种植物产自中国,后半部分的Solarupits似乎是编造的拉丁词组,意思是这种植物与太阳有关。(现实中并不存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