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呼毕勒汗
呼毕勒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83,552
  • 关注人气:1,3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2020-03-13 06:18:18)
标签:

风景

摄影

写景

游记

分类: 极地探险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我们乘坐的五十年胜利号破冰船驶离港口后经过一夜的航行,行驶在北纬73°以北的巴伦支海(Barents),向着北纬79°法兰士·约瑟夫群岛方向驶去。北冰洋东半部海域由于北角暖流的巨量海水深入,气温并不寒冷,海水盐分很高,海面少有结冰,我们在一片湛蓝的大海上享受着舒适的温度。下午时分,巴伦支海迎来了极夜后的第一缕阳光,冬季极夜期间,每天仅有三四小时天亮的时间,日出日落就是一天里最珍贵,最温暖的时刻。整个世界似乎都静止在眼前,从近处的海面到远处的天边都是淡淡粉色,这是一片宁静的海洋,大多数人在寂静和广阔面前会感到压抑。但是,如果你正在自然中寻找远离人类喧嚣的宁静,那么这里就是你要寻找的。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五十年胜利号破冰船,十几个钟头的航行连半块浮冰都见不到,确实超出了我的想象。真的会像科学家说的那样,北冰洋即将成为一片蓝色的海洋,再也看不到白色的浮冰了。我从甲板走到船头,从船头走到船尾,从船尾走遍船体的侧舷,继续登上顶层甲板寻找冰层的痕迹,怎么也看不到一望无际的白色浮原。船继续向北行驶了几小时,清晰地听见从船头甲板传来“哐哐”的撞击声音。浮冰群大量侵入巴伦支海,海水冲过来的冰块撞击着破冰船,我从舱室舷窗望去,一朵朵发着淡蓝光泽的小团块,似早年间文人浸了少许淡蓝墨水的废稿,散淡漂浮,嬉戏追逐着。海面上浮冰渐渐多了起来,无边无际的浮冰,时而连成一片,时而闪开一条蓝色的水道,船上的人们看到众多浮冰,不由得大呼小叫。巴伦支海深度不深,有可能是由于海冰融化时相互碰撞、挤压,将海底沉积物翻到了冰的表面,看起来北极浮冰没有南极浮冰干净。白色的冰块浮在水面,水面绿幽幽,水面以下的冰块幽蓝深不可测。水分子在天地之间游离,光与大气中的冰晶相互来电,于是架起一道甜蜜的光环。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广播通知前方有一只伏在浮冰上睡觉的北极熊,这个消息振奋了所有吃早餐的乘客,大家丢下手中的刀叉,纷纷跑到甲板上,碧蓝的大海,无边无际的白色刺痛双眼,寒风刺痛皮肤和呼吸道,甲板上的人越聚越多,大家都紧紧闭住嘴向前方张望,那些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影人默不作声地巡视着。凛冽的海风吹在脸上像针刺一样,我隐隐约约的看到在拍破冰船的前方,大约几百米的地方有一头熊。而我的身后,贴在我肩膀和后腰上的,似乎有两头熊的分量,我回头一看,一位比熊还强壮的俄罗斯探险队员正举着超级夸张的大炮挤在我身上。我怕他长焦镜头中的图像虚化,尽职尽责地充当着三脚架的功用。待我镜头的有效范围视野来临时,我便不再管他,径自开始拍照。忽然,我发觉身上的大熊变轻了,原来他也意识到了什么,挺直了身板儿,不再让我分担他熊一样的分量,他冲我笑了笑。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海面上巨大的浮冰像一张床,泛着浅薄荷色的光,稳稳地把熟睡中的北极熊托起。世界上最大的陆地食肉动物,萌得像只毛绒玩具,睡姿像是子宫里的婴孩,背部朝外蜷曲抱着自己的手和脚,就算被上百人围观着,还是睡得无动于衷。我站在甲板的最高处看着每一张狂欢的笑脸,每个人都要找到适合宣泄的方式,所以表现出来的快乐也各不相同,而我选择静静地站在最高点,阳光肆意地把最耀眼的光刺进了冰晶里,冰晶把最耀眼的光刺进我的眼睛里,每一片冰晶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常年漂浮的海冰是巴伦支海最独特的景观,北极海冰有调节北冰洋温度的神奇功能,它是北冰洋天然的"空调器",海冰覆盖在海洋表面,犹如隔热毯一般铺垫在大气与海水之间,阻隔了大气与大洋之间的能量交换。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50年胜利号”一直在深蓝色的巴伦支海上向北航行,在大西洋暖气旋和北冰洋冷反气旋的共同影响下,天气极不稳定,是世界上风暴最多的水域之一,狂风常常掀起高达三米多的巨浪,气急败坏地拍打着船体,无以排解的晕船感汹涌袭来。从这时开始船就进入了颠簸期,我开始觉得头疼难受,在床上躺着,但一直处在睡与非睡之中,迷迷糊糊,这种感觉与南极晕船是一样的。中午不想吃饭,晚上船颠簸得更厉害,也不想吃晚餐,一直躺在船上昏昏沉沉的。以我2018年南极旅行的经验,此时一味躺着,越躺越晕,不如挣扎着到甲板上吹吹风或能有所缓解。我穿好防寒户外服,戴上帽子,趔趄出门。推开船舱的双层保温门,刺骨的冷风扑面而来,吹人踉跄。倚着船栏,凛冽的北风呼啸嘶吼,雪花大片飞舞,波涛袭卷着海风。冷也是真的冷,帽子的边缘,睫毛都结成了一小撮的冰丝,只有到达这里,才能真正体会到,冬季里极地的寂寥和这番时间的旷野。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一路向北,踏足地球之巅90°N(九)穿越蓝色的巴伦支海

 

 

       走进驾驶室,在显示器电子海图上留下了一团乱七八糟的航程,简直就像孩子们在一张废纸上漫无目的地瞎画。从船长到船员一个个谁也不说话,除了舵手都拿着望远镜,透过180°视野的玻璃窗目不转睛地搜索着。北极天气以雪和雾天为主,变化多端,一会儿雾、一会儿雪、一会儿是艳阳天,有时几分钟之内便完成这几种天气的变化。是在北极东北航道航行时最容易遇到的天气现象,这对海上航行的船只都是不利因素。多变的天气,给船员们增添了不少压力,低温、大风、雪大,使得船员们在甲板上干活也得穿棉衣棉鞋。我躲在酒吧间隔着玻璃,阳光充盈着全世界,闪耀的光粒子似乎要包裹住眼球,在我眼睑里乱舞。我完全沉浸于如此舒适的环境当中,在温暖的海面上,看着远方一片湛蓝的大海,开始享受这种在北京难得的惬意。

2020年2月脱稿于俄罗斯五十年胜利号破冰船舱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