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2018-11-05 06:18:18)
标签:

肖像

摄影

游记

杂谈

分类: 摄影之旅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翰林茶园是磁器口的一个老茶馆,从景区大门进入,沿青石板老街走上二三十步由一个小门左转,就能看到翰林茶园四个字。门楣上悬有清代翰林旧居龙隐书画社的牌匾。清幽、古朴的四合院,瓦房上红花开得正绚烂,老瓦房、老院子、斑驳的木质柱头、风化的石头、旧店幡。小院有些年头了,据说是明代末期建成,贵在存留了巴渝传统民居种种实用、简洁的细节,尚还保存完整,风韵宛然。泡桐树,棕竹、桂花等盆栽,使得这个院子愈加幽静。黄桷树下横七竖八地摆着几十把桌椅,屋檐下有间书画室,店堂雅清,墙壁上还挂着名人字画。这里是文化人最爱去的茶园,以茶会友,谈天说地、交往叙旧,有的作家就在茶园写作,记者在茶园交换新闻,赶写快汛,实是文化休息的好去处。宽敞雅致茶室,坐在窗前的茶座上,令人通思不尽,独具特色的文化的韵味,为外界了解重庆风情,提供了一个多彩多姿的文化窗口。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翰林茶园接待过数不清的茶客,有央视名嘴敬一丹以及来自香港、台湾和内地的学者教授。前几年,央视国际频道的大型纪录片《远方的家——北纬30 度中国行》在这里取景。翰林茶园也是重庆""袍哥的地方,在过去的几百年中,一种亦官亦民,人人称兄道弟,不讲级别上下、不讲地位高低,只讲义气的袍哥文化。茶园的老板爱喝茶,从天文地理社会人文,都能与茶客打开话匣聊。每天,一群怡然自得、与世无争的当地老人,到这个斑驳的老茶馆里来品茶、虚度时光,讲述各种奇闻趣事。南来北往的游客,在古镇的老街小巷逛累了,都喜欢在这个幽静朴实的小院里坐坐,泡一碗清茶,看看墙上的书画,观赏一下老人种的兰花、养的画眉。但是,每天还会有另外一群特殊的茶客,他们胸前挂着相机,来自全国各地,老茶馆成为一方摄影圣地。有个女游客端着相机,一会儿站一会儿蹲,选择最佳的角度在拍照。我走进翰林茶园主要是捕捉那里的人物形态。其实,茶园的众生百态一言难尽,其中滋味还是要诸公亲自去细细感悟了。在这里,你可以体味人生百态,能够看见各种真面目,那是在上个世纪遗留下来的真面目,一个没落商业古镇的真面目。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翰林茶园走过了这么多年,在商业化浪潮的席卷下,依然呈现出其鲜活的一面,活了下来,叫人不得其解。能留下来,自然有其稀罕之处。所以外地人慕名而来,摄影者、美术家、社会学者、大学学生、时尚女子、落魄文人,当外来者闯入这个小小的世界,茶馆给予了他们极大的便利和包容,和蔼地接纳了他们。这或许就它仍然保持生命力的缘由吧。这里人物林林总总,有着重庆人各种形色的脸,喜怒哀乐、嬉笑怒骂、哀怨惆怅、安详沉寂、狰狞可怖、狡黠幽默,各种面目,每天都这在狭小的布景里上演。而那每一张脸,都是一本我们无法参透的书,上面写着他一生的历史。在老街上至少还有这样一个老茶园,躲在翻滚的历史边缘底下,安安静静地,让你能够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窥视人的另一种可能,去看人世间的众生相。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这是老年人的天堂,来这喝茶的人,多是些过了花甲之年的老人,少有暴戾的面孔,要么沉静,要么平和,或是对你莞尔一笑。炉子上的茶水已经开了,从壶嘴里冒出股股热气,一位服务员提着茶壶在给客人斟茶。茶馆里的茶客有的三五成群地品茶、聊天,有的围坐在一起打牌,还有的静静地坐在那里吸烟。只见一个打牌的茶客,跷着二郎腿,嘴里叼着烟斗,正得意扬扬地看着自己的牌,脸上的表情好像在告诉别人:这局我赢定了!对面的那位愁眉紧锁,苦思冥想着对策。门口的那位茶客特别引人注目,只见他戴着个瓜皮帽,穿着格子衣,白衬衫的领子衬托着他长满皱纹的脸,显得格外黝黑。他一手拿着近一米多长的大烟枪,一手端着茶杯,一边品茶,一边吞云吐雾,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再看看墙角那边静静地坐着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她用慈祥的目光默默地注视着茶馆里来来往往的客人。他们都曾是历经世事的性情中人,到了这把年纪,褪去了年轻气盛的锋芒,看淡了进退升降的荣辱,留下来的,就是如茶一样的冲淡。但也不乏年轻人的身影,也许,它的消失是历史必然,历史终究要翻过这一页。人们忙着生,忙着死,忙着挣钱,忙着应付,忙着勾心斗角,忙着唯唯诺诺,似乎整个世界已经失去了他的灵魂。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渝摄无界(九)茶园中的市井百态

       坐茶馆是重庆人的生活习俗,家里有茶不喝,偏要到茶馆吃茶。追溯其源,除了自古沿袭的生活习俗外,与重庆地理、气候等环境也有密切关系。重庆地势陡峭,人们爬坡上坎,走得脚腿酸软;尤其是漫长酷夏炎热的气候,走得汗流夹背,口干舌燥,很自然想找个歇脚解渴的地方。往往在坡顶和石梯高处、转弯的街口就有供人歇脚解渴的茶馆。重庆人豪爽热情、幽默风趣、男女老少都喜爱闲聊,侃起来就没完没了。在这里可听到家中听不到的、报纸上没有的轶闻趣事和小道消息。在这里各自倾吐发泄内心欲吐为快的思想感情,实在是人们调节和丰富精神生活的一种享受,是不坐茶馆的人,难以领会的乐趣。茶馆成为了茶文化的载体,它让我们穿过历史,看到了重庆人的豪放,精细,明人的雅致的闲散,如今更是成为百姓品味人生的好去处。

                                                                                         20189月脱稿于重庆雾都宾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