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人的甘南(二十二)黄河首曲第一桥

(2017-12-07 06:18:18)
标签:

甘肃

旅游

摄影

杂谈

分类: 摄影之旅

一个人的甘南(二十二)黄河首曲第一桥

      早晨,清澈的阳光洒遍草原大地,我从玛曲县城藏巴拉大酒店向黄河岸边走去。宾馆里一个英俊的藏族小伙子服务员用汉语对我说,到黄河首曲第一桥十块钱,出租车就会拉着你到那里,我没有叫出租车。从郎木寺镇坐长途班车,来到遥远的这里,我要一步一步用双脚走到它的身旁。一条笔直的公路通向黄河边,阳光下我穿行在公路上,公路两侧是铺到天际的绿色草原和青青的山峰。天下黄河都是从西往东流,唯独玛曲境内段的黄河是从东往西流。这里风景宜人,黄河两岸绿草茵茵,牛羊成群。 


一个人的甘南(二十二)黄河首曲第一桥

一个人的甘南(二十二)黄河首曲第一桥

一个人的甘南(二十二)黄河首曲第一桥

一个人的甘南(二十二)黄河首曲第一桥

      黄河,藏家称它为玛曲。换句话说,黄河就是玛曲,玛曲就是黄河。可以这样说,玛曲与黄河属异族同根,有着断了骨头连着筋的关系。虽然叫玛曲的黄河没有大海的惊涛,也没有大海的骇浪,但视线无阻,一个远阔怎能了得?正因为玛曲的远阔,才使得黄河川流不息,浩浩极远,如人的生命,愈到下游,愈加宽阔、沉静。只有到了能浮起一艘大船的时候,才会领悟到月恒日升、也因为如此,才使得黄河拥有了大度、宽容的气量和放眼远方的力量。玛曲这一河段河谷宽阔,河床稳定,水流缓慢,为丘陵草原区,以前要在这里来往渡过黄河,唯一的方法就是揪着马尾巴游过去。因此,两岸之间的人和物资交流很少,甚至在语言和服饰上也存在很大差异。眼前,黄河匍匐在辽阔的草原上,从远处蜿蜒而来,清亮透明,平静如镜。清澈见底的黄河流淌过黄河首曲第一桥又蜿蜒至远方。我登上了河对面的小山坡,黄河的真容坦露在我面前:碧绿的草地上牛羊成群,悠闲地吃着草儿,黄河弯弯曲曲地从右面静静流来,穿过大桥,拐过一个大弯,然后又弯弯曲曲地从左面静静地流去,水面泛着白光,渐行渐远,终于消失在天的尽头。黄河首曲第一桥静静地伫立在草原的黄河水流之上,一辆辆车辆穿过桥面,给它带来一阵阵短暂的声响,黄河首曲第一桥就像我在草原上行走时看见的一样沉稳、好似无语的高原汉子,端坐在那里,迎来送往着两岸过往的车辆,那些车辆有载满货物的大车,也有车箱里坐满藏民的农机车,还有二三个相伴的藏族小伙子飞驰的摩托车。桥的两边栏杆上系满了经幡,彩色的经幡在阳光下分外鲜艳,在风中舞动着啪啪作响。


一个人的甘南(二十二)黄河首曲第一桥

一个人的甘南(二十二)黄河首曲第一桥

一个人的甘南(二十二)黄河首曲第一桥

一个人的甘南(二十二)黄河首曲第一桥

一个人的甘南(二十二)黄河首曲第一桥

      我来到黄河首曲第一桥,桥头一块石头上刻着黄河首曲第一桥的红色大字,车停在河流西边的一个山梁,小花开在草地间,清澈的黄河水潺潺下行,河岸对面玛曲县城依稀可见,远山在上午阳光里反射着草的亮绿。在细雨中离开黄河边,再次停靠山腰的观景台,在初晴的阳光里俯瞰黄河,感受玛曲草原的美丽,也醉于这份壮阔与洁美。建于1978年的黄河上游笫一座大桥,桥型结构为钢筋混凝土拱桥,虽然不如黄河下游的诸多大桥那样宏伟,但于上世纪在高寒缺氧的冻土层地带施工建设的大桥也算是一件壮举了。我见过无数大大小小造型独特的桥,但是没有哪座桥给我留下的印象如此深刻,尽管这座桥看起来那么普通,那么低调,不知道有生之年,我是不是还会有幸踏上这座桥。黄河水以优雅的姿态静静的流过玛曲这片辽阔的大地,由于早晚温差的原因,此时,河水的表面上正悬浮着一层白色的水雾,在流动河水的揉搓下,水雾不断的慢慢升腾起来,弥漫了大半个河面。雾色中的黄河大桥仿佛像一道彩虹,横跨在河堤两岸。我从桥头的一端向桥的另一端缓缓走去,犹如行走在通往天堂的路上一般,如梦如幻。面对这仙境般的地方,但凡是路过此处的人都会驻足观望,欣赏这大自然的馈赠,就连信奉藏传佛教的僧人们,也在此处拿出手机拍照,留下他们美丽的身影,可见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隨着阳光的高照,大气中的温度开始急剧升高,河面上的雾气渐渐的散去。


一个人的甘南(二十二)黄河首曲第一桥

一个人的甘南(二十二)黄河首曲第一桥

一个人的甘南(二十二)黄河首曲第一桥

一个人的甘南(二十二)黄河首曲第一桥

一个人的甘南(二十二)黄河首曲第一桥

      我从桥头沿着一条小路下到河边的草地上,闻到了一种气息,雪水的气息,还有一种纯纯的水的气息。秋风袭肤过耳,周遭漫而无际,挺展展的,抬头看天,天蓝萤萤的,把偌大的草原裹了个严严实实。玛曲的天,是有云彩的。但玛曲的云彩,不像其他地方的云彩那样浑沌,污浊,眶在人们的眼里,除了一塌糊涂,还是一塌糊涂,它是清晰的,立体的,层次分明。而且,大朵大朵地低垂着,悬浮着一波一波地从远处汹涌而来,又一浪一浪地从脚下奔腾而去,它柔和在蓝色的浩渺之下,急急地漂过来,快快地浮过去。至于它从哪来,又向哪去,无人知道,只是上万斯年的滚荡留下的宁馨,不停不歇地翻滚腾挪,道尽、阅尽玛曲的尊严与荣耀,倒是阳光有些乖巧,在云缝中洒落下来,与蔚兰色的龙胆共勾连着,诞生出一个完整的、天地一色的天。一群野鸭子在靠近黄河岸边的水里游动着,我举起相机要拍照时,它们敏感地转身游走了,向黄河首曲大桥桥墩的另一边游去了。在黄河首曲第一桥以的西玛麦哲木栈道上欣赏黄河之水从天而降,更是赏心悦目,壮丽的景致令人叹为观止,第一桥有两大美妙绝伦的景观,清晨日出时,立于大桥西侧,但见东方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当升至拱面时,恰似拱桥托起了红日,颇为壮观;黄昏时分,夕阳渐渐西沉,在桥东边远望黄河之水,夕阳渐渐西沉,恰是落入长河之中。

                                                                2017924日脱稿于甘南州玛曲县藏巴拉大酒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