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随风似水201508
随风似水20150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931
  • 关注人气:1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活在别处#跟着墙上的“花纹”旅行

(2018-06-27 20:24:27)
标签:

杂谈

分类: 情感

#生活在别处#跟着墙上的“花纹”旅行

#生活在别处#跟着墙上的“花纹”旅行

#生活在别处#跟着墙上的“花纹”旅行

#生活在别处#跟着墙上的“花纹”旅行

不能入睡的夜晚,也如往昔一样喜欢盯着墙上看,雪白的墙壁望得再久依然只有“白”。墙上一个斑点让伍尔芙浮想联翩,昔日家中绿色油漆的墙壁,因漆得不均衡,呈现出各式各样的“花纹”,儿时的我每晚睡前跟着那些“花纹”旅行,那是我的世界,我是主人。

童年的家很简陋,几乎没什么装饰物,父亲却不满足水泥地板、石灰墙,用墨绿色的油漆刷墙,赭红色的油漆刷地板,极不专业的他却刷出“印象派大师”的水平。昏黄的灯光映照在墨绿的油漆墙面,光线不同,映在墙上的“花纹”变幻万千,成了我永远读不厌、读不完的故事,是我的世界最美色彩。每晚临睡前,从墙上的“花纹”中我都能读到不同的故事。心情愉悦时,墙上的花纹呈现出一个欢快的故事;郁闷时,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更多时候,是让我有些害怕又兴奋的奇幻故事,而且是连续剧,每晚睡前既期待又惶恐地观看墙上上演的一幕幕“连续剧”,沉浸在别样的旅行中。

那时,我尚未去过森林、见过大海,最喜临窗望月,望着望着,就印在了墙上的“花纹”上。墙上有时会出现一条小溪,一艘小船,我就撑着小船从小溪中飘到森林里。斑驳的阳光穿过树林映照在色彩缤纷的野花上,无论多么强烈的阳光映在这里都是温润的。鸟儿们在我身边飞来飞去,欢迎我的到来。路上遇见小红帽,问我喜欢住什么样子、什么颜色的屋子,我说喜欢红顶的白色小木屋,小红帽说这个屋子就在她外婆家的旁边,要带我去。“你不怕狼外婆?”我吃惊地说。“狼外婆,什么狼外婆?”我只好把“狼外婆”的故事告诉他,小红帽大笑,我们森林里没有大灰狼,只有小松鼠,恰巧看见一只穿红色靴子的小松鼠在树上跳舞。一朵盛开的白合花跳出了花仙子,长着透明的翅膀,她说让我们去听老师上课,一想又要坐到教室里,我就直摇头。花仙子让我一定得去看看。 只见一棵大榕树下坐着年轻的女老师,好像是扎着两支小辫的知心姐姐,一大群孩子围着她,没有黑板、没有课桌,采蘑菇、摘草莓就是作业。森林里房子大都建在树上,我口渴,随便敲开一户人家的门,头戴白色小圆帽老婆婆挤了碗牛奶给我们喝。花仙子提前飞过去收拾好了我的红顶白色小木屋,屋子很小,窗子很大,放眼望去,正看见梭罗在搭建他的木屋,不远处还有一个湖泊,梭罗邀请我去他那喝咖啡。湖水澄净如镜,花仙子金黄的卷发在飞舞、小红帽美丽的花裙子在旋转,我围着她们兴奋舞蹈。阳光一层层、一寸寸映在湖面上、映在我们的身上。在光影不断变幻下,太阳慢慢斜了下去,我回到自己的小木屋。下雨时,我就伏在窗前听雨,潮湿的泥土味铺面而来,看着花儿一点点绽放、还能听到她们的窃窃私语。有时起雾了,白茫茫一遍,树在雾中隐约可见,犹如水墨画。戴白色圆帽的老婆婆用木柴生火做饭,熊熊火焰让我找到走出森林的路。

第二天晚上,墙上的“花纹”继续带我旅行。从森林的湖泊中又撑着小船漂到海边。船驶向大海的途中遇到大风暴,把小船飘到一个小岛上,小岛荒芜不见人影。惶恐中,隐约看到有野人出没,光秃秃的岛上找不到可躲避的地方,高大的野人从身边走过,并未伤害我,或许我太小,他没发现,或许把我当成什么东西了。我几乎一动不动,不敢呼吸。野人走了,小船也不知到哪去了,明晃晃的阳光快把我烤焦了,到哪去找栖身之地呢。我只得惊恐地在岛上疾步,饥肠辘辘时,看见一个满脸胡子的高大男人在劈柴。他看见我并不惊讶,而是从锅里盛了一碗水给我。突然刚才那野人过来叽里瓜拉不知跟劈柴男人说什么,我吓得撒腿就跑,劈柴男人一把抓住我,叫我不要害怕,说刚才那人是他朋友“星期五”,原来他就是鲁滨逊呀!“星期五”为我搭建了一座蓝色的小木屋,透过窗户可见大海。阳光斜斜照过来,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从早到晚看着海水由深到浅、由浅入深不断变换颜色,时常可望见我最喜欢的蓝绿色,无垠的海水却渐渐变得狰狞起来,我好想回家。

船没了,我怎么回家呀!墙上的“花纹”朦胧起来,睡意昏沉。有时,父母会把灯关了,等他们一走,我又会打开发出昏黄光晕的白炽灯泡,继续观看头一晚上留下的“花纹”,“花纹”从不相同,故事仍继续。鲁滨逊见我执意要走,就把蓝色小木屋撤了准备搭一首大一些的船送我走。当我在海边发现一个汽车轮胎后就等不及了,悄悄告别了鲁滨逊和“星期五”,坐上汽车轮胎启程了。然而,汽车轮胎并未带我回家,漂泊中,看见一艘大轮船,救我那人原来是马可·波罗,他从中国回威尼斯,威尼斯是我最向往的城市,于是毫不犹豫让他带我前行。

马可·波罗把我安排在临水而建的一座石头房子里,一推开门就是小河流水,我摇着船在水巷穿梭,周围的人都友好地同我打招呼,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还采来一束野花送给我。暖暖的阳光打在船上,河面波光粼粼,我也成了那画中人。正想着要买点什么东西带回家,马可·波罗惊慌在跑过来告诉我,快回去吧,“黑死病”来了,他让好兵帅克送我回去。

帅克找来一支小帆船送我回家。途中,遇见了海盗,被英国绅士福格救上了热气球,巧遇已长大不能再骑天鹅的尼尔斯。尼尔斯说要上月亮救白雪公主,我让他带上我。帅克说他还有任务要完成不能再上月亮,福格还要完成八十天环游地球之举也不能陪我们去。他俩就乘热气球走了。尼尔斯说他可以向阿拉丁借飞毯带我上月亮。阿拉丁答应借给我们但必须把月亮上的所见所闻画给他看。于是,我俩乘飞毯上了月亮。月亮里面弥漫着一层淡淡的黄色薄雾,像是走入沙漠中。房子都是矮矮的,有河也有山,只是笼罩在雾中,看不清,完全不知如何找到白雪公主。茫然中,只见尼尔斯拿起阿拉丁借给他的神灯,但神灯只能借给我们可以飞的鞋子,却不能带我们找到白雪公主。

尼尔斯说:“白雪公主并未与王子结婚,还躺在水晶棺材里,王子没能解救她,只好把她发送到月亮上,等待救她的人,而我就是那个人。”我们一路飞奔,在一条小河边遇见嫦娥,她正在和小白兔嬉戏打闹,告诉我们白雪公主在一座山上,而那座山只有七仙女才能带我们去。

“七仙女在哪呀?”我着急问。嫦娥说:“同董永在一起,只有等他俩分开了,七仙女才可以上月亮来带你们找白雪公主。”

“怎样才能让他们分开?只有找到白雪公主,救活她,才可以跟王子结婚。”尼尔斯着急地问。

嫦娥说:“要找月下老人,只有他才能让七仙女与董永分开。”

我不想找了,七仙女和董永还有一双儿女。我想回到地球上,找到七仙女,告诉她,永远不要让月下老人找到她。白雪公主总可以同王子结婚,七仙女最后还是要与董永、孩子分开回到天上,我改变不了故事的结局。

我以为墙上的“花纹”可以让故事变得圆满,然而总是望着望着,墙上的“花纹”就会模糊起来,梦中也没有圆满的结局。下一个晚上又是另一个故事上演。墙上的“花纹”从来没有上演一个完整的故事,搬新家后,洁白的墙上再也不会出现“花纹”,也没有了故事。而今,我去过森林,见过大海,去之前总是满怀憧憬,回来后不免有些遗憾,每每想起依然是童年从墙上“花纹”中看到的森林与大海。写这些文字时,恍惚又游历那样的森林、大海与月亮,没有六便士,唯有月亮。有月亮的晚上,仍然喜欢久久凝望,里面有我的诗与远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