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安徽)共同关注:不该失明的盲儿(上)

(2015-10-19 10:51:08)
标签:

育儿

分类: 媒体报道

(安徽)共同关注:不该失明的盲儿(上)

  李永梅认为自己是“一个不幸的母亲”。2003年年初,她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因为是早产、低体重儿,在当地一家医院新生儿科接受治疗。35个小时后,其中的一个孩子夭折了;另一个孩子7个月后被发现一只眼睛失明。她说:“我真的很难接受这一切,两个孩子直到今日一死一伤……现在我最担心的不是孩子的眼睛,而是他的心理问题,直到今天我更想他成为一个身残志不残 
的人。”

  这一悲剧是怎样发生的,又为什么会发生?

  李永梅告诉记者,当她得知自己怀了双胞胎时,别提有多高兴了。她还计算了孩子出生时会在羊年,就和家人商量给他们分别取名叫“羊羊”和“羔羔”。“生下来之后,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属羊的,我也正好是属羊,我说正好今年过年是三羊开泰。”沉浸在喜悦和期盼中的李永梅没有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180度的大转弯。

  双胞胎出生后,因为早产、低体重,住进了安徽省淮南市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科。35个小时后,弟弟因为肺组织发育不全夭折;哥哥出生时只有2斤多一点,经过医院5天的护理,侥幸逃过一劫,取名子严。

  “孩子不会吃,只能用打针的针管,把奶、水一滴滴往嘴里滴。小孩的温度达不到35度,我们几个大人轮流用体温捂他。”当时的情景孩子的姥姥现在还清楚地记得。

  从两斤多,到十几斤,一点点成长起来的小子严,简直成了全家人的掌中宝。

  “子严就是我以后一切的精神支柱,我希望把对两个孩子的爱,都放到他身上。”李永梅说。这个仅存的孩子,成了这家人的快乐之源和精神寄托;这个仅存的孩子的健康成长,也在帮助着全家人忘掉此前那个不幸的阴影。

  但快乐竟是那么短暂,六个多月后,他们发现,孩子的眼睛出现异常。孩子的父亲黄海涛说:“我在家带小孩儿玩的时候,发现他的两只眼睛的瞳孔,张得不一样,右眼瞳孔已经属于张开的状态,可左眼的还是缩小。”

  发现了孩子眼睛有点怪异的黄海涛,一方面十分不安,一方面他更希望是自己看错了。他决定谁也不告诉,观察两天再说。在随后的观察中,孩子的左眼瞳孔还是没有变化,黄海涛不得不把这个不祥的征兆告诉家人。

  在淮南市眼科医院,医生将孩子的病情基本确定为早产儿视网膜脱离,且明确告知家长,这种病分五期,如果进入第五期,眼睛必然失明。而这“五期”的间隔时间并不长,最短的只需要一、两个月,就能从“一期”发展到“五期”。时间紧迫,得赶紧到北京的大医院治疗。

  李永梅夫妇开始艰难地寻医问诊。在北京,他们首先去了同仁医院。但医生告诉他们小子严的眼睛没法治了,如果不相信,要再做B超检查,必须等到三天之后。“我觉得时间就意味着孩子一切,也许等到三天,就什么都晚了。”李永梅和丈夫又在别人的推荐下,找到了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李永梅说:“当时医生跟我说,你们来的还算是巧,如果孩子再拖几天,也许一个星期后,右眼也会和左眼一样的结果。”北京的专家确诊了孩子患的是早产儿视网膜脱离,其中,左眼到了第五期,已经失明;右眼在三期末,幸亏就诊及时,还有医治的可能。但即使手术成功,右眼最好的结果也是高度近视。

  拿到诊断结果,李永梅的心揪到了一起,她的姐姐告诉记者,“这个孩子等于是我妹妹用眼泪泡出来的,每天都抱着他哭。毕竟生了一对孩子,丢掉一个,这一个好不容易长大了,看到我妹妹有了点笑脸,谁知道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重创下的李永梅,来到了淮河大坝,她说这个孩子眼睛瞎了,活着也没什么意思,那个夭折的孩子就埋在这里,干脆让他们兄弟俩在黄泉下相见吧。“我当时觉得,让子严这么活下去也是受罪,我真的好想带着子严去找他弟弟。我觉得他弟弟在地下好孤独,好可怜,我好想让他们兄弟俩见面,因为他活在世上也看不到。”据李永梅回忆,当时她乘坐的出租车的司机看到她神色恍惚,到了大坝后非但没有让她下车,还把她又拉回了市区。重新回到现实中的李永梅有了新的感悟。“我走到那的时候,我不舍得,毕竟子言是活的生命,不管怎么样,我不能带着他去死。”

  就是从这一刻开始,李永梅决定要给孩子好好治病。孩子的右眼在北京接受了手术,术后的视力是0.1。能够保住孩子的这一点点视力,不至于落得双目失明,一家人真是谢天谢地。然而,兴奋之余,这一家人很快又陷入到新的愁苦中。

  李永梅说:“现在是一个月一趟去做眼球检查,每次要一千多块,还有来回北京的交通费加上吃住,我们一个月一千多块钱的工资,就算不吃不喝也不够。”手术之后的孩子,目前是一月一次复查,随后可以减少为三月一次复查,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她们不知道。

  为了筹钱给孩子治病,一大家人的生活都陷进了一个无底的旋涡。李永梅的母亲说:“把你哥哥的结婚钱全部都拿出来给你用了,你哥说了,一辈子不结婚都行,只要妹妹不天天哭,不想再看到她每天哭了。”李永梅夫妇更是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只剩下了空空的房子。

  但走投无路的夫妻俩为了给孩子继续治病,不得不贴出了售房启示。房子目前尚未售出,北京的就诊仍在继续。在北京的地下旅馆里,李永梅意外地碰到了和她一样遭遇的一对母子。

  两个同病相连的母亲,谈论着孩子的病因、家里的救治。李永梅说,在此之前,她也听说了这位母亲提到的刘东江。刘东江是天津人,他家的孩子也是因为早产儿视网膜病变失明了,天津还有四家人家的孩子也有同样的遭遇。记者又赶往天津,见到了那四个早已失明的孩子。

  李雨宸,今年2岁,因患早产儿视网膜脱离,一只眼睛失明,另一只眼睛有微弱视力,有过一星期的吸氧史。一见到生人就哭泣。她最喜欢的玩具是小竹棍。

  岳兆祥,今年2岁零6个月,因患早产儿视网膜脱离,双目失明,有过14天的吸氧史。他喜欢笑。

  杨蔚依,今年2岁零8个月,因患早产儿视网膜脱离,双目失明,有过15天的吸氧史。她不喜欢和姥姥之外的人在一起,记者采访期间,她始终躺在床上。

  刘维铧,今年2岁零两个月,因患早产儿视网膜脱离,双目失明,有过43天的吸氧史。他喜欢玩刺激性游戏。

  这四个孩子现在都是2岁多,比起婴儿,看护起来应该是更容易了。可是,看护他们的老人却感觉更加困难了。因为他们不能区分光明与黑暗,所以,在他们的作息生活里,没有白天和黑夜。

  此外,性格上的怪异让老人们更不好掌握:李雨宸一听到有生人的声音就会大哭;杨蔚依则没有同龄女孩的娇柔,脾气暴躁。他们共同的特点还有很多,比如都喜欢声音,喜欢玩带声响的玩具。

  由于这些孩子们眼睛失明,关闭了他们获取外界信息的最重要渠道,他们的成长显然不能和同龄的孩子相比,希望他们能生活自理,也几乎成了父母的奢望。

  天津的这四个孩子出生前后相差8个月,他们像安徽省淮南市李永梅的孩子一样,都是早产儿,都有过吸氧史,都因为视网膜脱离而失明。像李永梅一家一样,他们的家长也曾痛哭不止,有的为此甚至也想轻生;他们的家长也曾四处寻医问诊,足迹走遍北京、上海、山东、河北等凡是听说了的好医院;他们的家庭也正在遭遇因治病而导致的经济拮据。

  这样的事情不仅仅发生在天津和安徽,事实上,全国的每一个省份都有这样的早产儿因为视网膜脱离而失明。据统计,我国每年有2000万新生儿出生,其中,早产低体重儿占到6%,出现视网膜病变的又占早产儿的20%,也就是说,每年有大约20万的早产儿发生视网膜病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