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津)一千零四十小时 早产儿氧中毒失明情况调查

(2015-10-19 10:20:58)
标签:

育儿

分类: 媒体报道

    自氧气于1774年被发现以来,本世纪初,氧气开始广泛应用于缺氧病症的治疗。就像所有的药物都有毒副作用一样,机体长时间暴露于高氧下也会产生毒性反应,氧气的毒性危害肺、眼、中枢神经系统,俗称氧中毒,早产儿视网膜病变,是氧中毒的一种。 

    当然也有临床时早产儿离开氧气不能存活的例子,那时保全孩子生命就成为当务之急。但最最关键的是,纵使是供氧过量,早产儿视网膜病变是可以监测和防治的。权威的教科书补充说,对早产儿宜定期检查眼底,直到5个月后眼底仍无改变才可停止随访。 

    早产儿视网膜病变如果在孩子出生四周至六周时发现,是治疗此病的最佳时机,而且采取治疗措施后,孩子的眼睛与常人无异。但可供治疗的时间很短,只有两周时间,所以又被称为“时间窗”,只要过了这个时间段,只有10%的治疗可能。“时间窗”一关上,孩子就坠入永远的黑暗,出现如小宝一样的白瞳,是病变已发展到最晚期的表现。 

    小宝的“时间窗”是在医院中度过的,天津市中心妇产医院在小宝出院前一天倒是请了眼科大夫来看了看。大夫草草地看了瞳孔,“挺好!”转身走了,惟独没有观察会发生病变的眼底。等出院时,孩子的眼睛已注定无望。 

    与小宝同命运的岳军之子,出院时,天津市中心妇产医院根本未向家长提出孩子需要眼部检查。出院后每月按时复查时,因民间有百日认母一说,岳军一家向医院提出孩子眼睛似有问题,不能正常视物,却被医院告知早产儿发育慢属正常情况,要家长用鲜艳的东西逗弄孩子,直至孩子6个月大时在别的大医院确诊…… 

    已有50年历史的天津市中心妇产医院回答记者说,早产儿视网膜病变刚刚引起国内医学界的重视。救治早产儿,标准在救活上,从某种程度来说,要孩子生命就不能要眼睛。 

    但医学上的资料表明,天津市中心妇产医院的解答并不能完全立足。氧气不是孩子的营养品而是抢救时的必需品,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才可使用,而且要伴以严密的医学监护。早产儿视网膜病变的发生率是衡量新生儿监护中心的质量标准之一。 

    类似于刘东江与医院的辩论,在20世纪70年代就在国外出现过,日本医学界经过反复论证,结论是医院对于早产儿视网膜病变导致双目失明的患儿难辞其咎。国内亦不乏因此症将医院告上法庭的例证。据记者目前掌握的资料,几地法院均认为医院在对孩子的治疗中存在过错行为,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分别判决医院赔偿30万-80多万元不等。 

    无论是刘东江还是岳军,回想起来,都忆起孩子3个月左右时,有过一段昼夜不停、水奶不进、撕心裂肺的号哭。之后父母们才从各种渠道得知,那时,正是孩子的视网膜被异常生长的血管从眼底往下撕拉的时候,那是从肉皮上硬撕下来的! 

    可怜3个月的孩子,有嘴不会喊疼啊! 

  一群…… 

    因早产儿视网膜病变而失明的孩子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爱好:喜欢有声响的东西。 

    他们喜欢玩稀里哗啦响的塑料袋,喜欢录音机,喜欢开关柜子门;甚至生气时,他们的动作都惊人地相似:揉眼,打眼睛! 

    由于早产体弱,加上失明没有平衡感,这些孩子普遍发育晚于其他正常孩子。刘东江的小宝在近两岁时还站立不稳。 

    刘东江心里痛,而且孩子越是可爱,他越痛。作为父亲,他可以庇护失明的孩子;但哪个父母也不能陪孩子一辈子。若有一天他离开这个世界,把失明的小宝一个人留下,他死不瞑目。 

    作为天津市的一个普通工人,初中文化的刘东江发誓要为小宝及其他几个孩子讨公道。一年多以来,刘东江的业余时间都是在医学图书馆度过的。 

    道理被执拗的父亲一页页地从天书一样的医书中翻了出来。他为几个孩子质询:院方医护人员是否经过基础的用氧培训?是否盲目用氧?用氧时必须同时使用多项仪器监测,医院是否执行?住院期间是否按照诊疗规范检查眼睛? 

    刘东江深入下去,才发现有类似病症的绝不止自己的小宝和天津的几个孩子。他的力量有限,但也聚集了全国各地35个家庭的50多个双目失明的幼儿,其中包括双胞胎和三胞胎! 

    女儿早产出生在珠海一家医院,有大量吸氧史,母亲李女士定期带孩子复查,并且声明孩子是早产儿,竟也没有一位医务人员发现和提醒孩子的眼睛有问题和有视网膜病变的可能。喜悦一直持续到孩子7个月确诊眼睛已病变时。 

    万箭穿心的妈妈抱着孩子放声痛哭,揪心之痛更甚于撕心裂肺! 

    上海母亲徐惠林,从医院接回来早产并经过11天吸氧的孩子,儿子5个月时被查出视网膜病变已至晚期,虽经全家举债为孩子两次手术亦不能挽回视力。母亲说:“将来我是要让他面对社会生存下去的,可我怎么告诉他他永远都不可能像一个健全的普通人那样生活了?” 

    50多个孩子的家长分布于全国十几个省市,他们都经过了上下求索,带孩子四处奔波的过程,求医的脚步甚至跨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 

    资料显示,我国每年有2000万新生儿出生,其中早产低体重儿占到6%,出现视网膜病变的又占早产儿的20%,如果医院和医护人员稍加疏忽,这个人为过失性的医疗问题,将导致多少生活不能自理的盲儿生活在世界上,多少家长要心碎地看着孩子摸索着玩耍! 

    这些不幸的家长们在为孩子住院治眼的过程中,都看到了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患儿,相同的经历,一样的痛苦,几乎在每个地方都在不定期地发生着…… 

    让责任心倾听一下从眼科传出来的,父母们那绝望的哭声吧。 

    刘东江与同病相怜的几位家长,经常来往,保持着良好关系,他有一次把自己的心思对另外的家长说:“没准能混成个亲戚呢!” 

    话不用点透,有盲女孩的家长明白了,回答说:“不能两口子都是全盲啊!一家子怎么生活呢?” 

    刘东江,这个有一双明亮眼睛的父亲,到现在也不愿意走近学校或幼儿园,在正常且快乐的孩子们中间,他就会不自已地想起这种病来:早产儿视网膜病变,英文的缩写ROP,几个圆圈挨在一起,看上去多像孩子们圆圆的眼睛。(完) 

    (作者简介:朱玉,女,新华社国内部主任记者。曾参与重庆开县井喷事故、辽宁海城豆奶事件及揭露山西运城富源煤矿矿难真相报道,文笔细腻以情见长。2003年,因主持采写龙胆泻肝丸引发肾损害的系列报道,荣获2003年度中国记者风云人物。她执笔写作的长篇通讯《公仆本色--追记湖南省委原副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培民》,获第13届中国新闻奖特别奖。) 

文章来自: 新华网 2004.1.1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