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摔死一条柯基狗,她享受的是什么?

转载 2018-01-14 00:18:17

作者:狗剩

插图:主人@Zero旦旦微博 & 乔治王

"我对狗一般态度,心情好做好吃的,心情不好,踢两脚”

“明天给你发一个剥皮的视频”

“没有耍朋友?我把我弟介绍给你”

@zero旦旦 在微博上公布的遭遇

平常只转发鸡汤的我爹,今天转给我一条新闻,配着一句话:这女的心也太黑,六楼直接扔啊。

我一看,原来是关于走丢狗的事儿。

一个月前,主人家的柯基跑出门,被人捡了去,索要十几天无果,主人不得已报警、带上记者前去要狗,主人叫叫狗的名字,六楼门里传来了狗狗的回应,待民警敲开大门时,主人却发现狗子摔死在一楼的地上,没多久就咽了气。

柯基主人微博上放了不少截图,但有一个点让我头皮发麻:她其实不想要钱,柯基主人提议给一万块,她没有答应。

她享受的别人央求她的快感,享受是折磨人的过程,享受把人捏在手心里的满足,甚至她很难被法律来制裁。

这件事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就是二狗子,因为有段时间,我俩成天和狗打交道。那也是我的第一份职业:偷狗。

二狗子请我吃狗肉

那时我刚到广州这座城市,没经验没学历,容易进的厂子工资低,工资高的厂子没门路。

图便宜,租在郊外的一个老头家。

老头养着一条金毛狗,名字还挺洋气,叫贝塔。听他说,儿子媳妇孙子都在大城市,狗是孙子的。因为孙子学习忙,狗没人照顾,便送到老家托老头养着。知道我刚出来打工,老头好心的把房租减掉200块钱。

浑浑噩噩过了半月,带来的几百块钱也快花完。正一筹莫展时,老家邻居二狗子好心请我搓一顿,就在路边拐角,老远都能闻到香味的那家狗肉店。

“靠,是不是兄弟,请我吃什么不好?吃狗肉。”

“滚犊子,先吃再说,一顿好狗肉比那啥高档旋转自助餐厅的鹅肝还讲究,可不便宜。”

果然,民以食为天。一切东西,只要能入口就值钱,比人还值钱。老家村里家家户户都有的大土狗,到了大城市端上餐桌,热气腾腾中闪着金光,空气中散发的人民币味道。

“兄弟,干一票不?”二狗子吐出嘴里的最后一块骨头,舔了舔手指,原来这才是二狗子找我吃饭的目的,喊我一起偷狗。

被狗咬,打疫苗

由不得我多想,干瘪的钱包让我不得不答应,但我有一个原则,就是只打野狗。

刚开始胆小,偷狗的时机也只能选在后半夜。白天大街小巷打转,提前选好目标制定作战方案。说是作战方案,其实也就是猜拳决定我和二狗子谁去扔饼,谁打毒枪。

前几次都有惊无险,一回见着隔壁村外头有条黑狼狗,这货值钱好出手。

谁想套的时候出了事儿,那次倒霉,轮到我扔饼,刚爬上墙头,狗就察觉。一个后蹲蹦起扯住后腿,差点把我从墙头上掀下去。

又捶又打、屁滚尿流的发动二手摩托车,臭狗追我足足二里路。腿被咬出两个血口子,疫苗花了一千大洋,钱全赔进去了。

房东老头第二天看到裹着的腿,吓了一大跳。

“我在宠物店工作,客户狗咬的”。我打了个马虎眼,这才勉强混过去。

说实话,还挺不好意思,因为腿伤占他好几顿饭的便宜。贝塔总是一副狗通人性的样子,时不时的吠我两声,瞪他一眼后,也会怂的哼唧退后两步。

一个月后,满打满算,除去买装备的钱净赚6000,来钱速度比窝在厂子里快的多。

破面包到处跑

资金足了,就想搞点大的。

两个人下下狠心,用将近一半的钱租了辆破面包车。拆除全部的后座,可以放六七个狗笼,比骑着摩托车满村跑有效率多。

有车打掩护,白天也敢搞几票。遇到大狗,毒针套狗索伺候;小狗也没放过,蚊子再小也是肉,提着尾巴朝地上猛抡两次,保准你闭嘴。最开心的是遇到傻狗,唤两声,摇着尾巴自己跑过来。你看,狗跟人一样,再摇尾摆笑,也没有好下场。

天越来越冷,老头子整天念叨孙子快放寒假,到时候肯定会来看看自己和贝塔,有一次还认真地问我,需不需要去我店里给贝塔修个毛。

“我看城里的狗都流行修毛穿衣服,不知道孙子到时候来了能不能看惯贝塔啊?”

“老爷子别瞎想了,你孙子肯定喜欢贝塔,甭管它长啥样,这毛啊,不用修也好看!”

关键是,我在哪给你整个宠物店出来。

被人打了个半死

年底了。

我凑了个整数,买好车票早早回到了老家过年。

二狗子却不安生,琢磨着多搞几票,没我参与时二狗子自己可不管是家狗野狗。

直到前几天接到二狗子的电话,他昨天偷的那家主人,发现狗不见后直接报了警,那块可是有监控的。

“我就说吧,家狗不能偷,尤其是那种纯种好狗!”

“呸,你这个马后炮。”二狗子把烟扔到地上。

“甭自己吓唬自己了,那狗啥样的?我听听值不值钱。”

“狗威风凛凛,黄毛的,确实长得不像土狗。狗已经卖给馆子了,咋办?听说那狗值三万,万一被抓到,裤衩都得赔进去。我还是赶紧收拾收拾跑路吧,正好回家过年。”

我摇了摇头挂了电话,在村里等着二狗子回来,结果一等就是一礼拜,也没见着人,寻思着直接上他就家去问问。

“他爹都去广州了,这个龟孙不听话,偷人家狗被人抓住打了个半死,现在在医院里躺着,这不他爹拿钱去赔人家,照应他去了。”

永远的心病

再次回到广州的这个出租屋,已经是第二年开春后,敲了挺久门,却一直没有开。

“小伙子,别敲了,老头去年年底去世了。”

“走之前不还是好好的吗?”

“是好好的,不知道哪个缺心眼挨千刀的狗贩子,把他家狗偷走。老头急的半夜去找也找不到,回来就一直在家坐着,一块心病啊!人一孤单就容易出事。”

老头终于还是没有等来自己的孙子,连陪伴老人的金毛都被人下了馆子。

从那以后我便再也没吃过狗肉,甚至看见狗的照片,我都要快速跳过,二狗子也再无了联系,只听他家里人说,被人打断了手指。

我老老实实的按照亲戚安排,进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厂子,挣着不多不少的钱。

但时间流逝,这事却永远成了我的一块心病。

-

公众号|岛上十点故事(BBfresh)

总有一个故事在等你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宀涗笂鍗佺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1,536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