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乱世中,他完成了一场历史的托付——张学良与故宫文物南迁计划

(2019-03-18 22:05:53)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东北沦陷、平津危急。此时,故宫文物该如何妥善保藏以免沦于敌手的问题提上了日程。

故宫博物院内,院长易培基、马衡等人支持将文物南迁。及时转移文物,也是当时欧洲博物馆遇到战争的应对之策。不过,不论在故宫内部还是社会上,对此方案都有相当激烈的反对意见。1932年8月31日,北平政务委员会会议的第一项议程竟是“各委员签字,呈请中央拍卖故宫古物,购飞机五百架”。当时身在南京的易培基闻讯马上致电张学良,希望坐镇北平、节制北方八省的张学良能够予以阻止。幸而张学良及时阻止了这项荒唐的议案。

乱世中,他完成了一场历史的托付——张学良与故宫文物南迁计划

易培基写给蒋介石的信,信中提到张学良派兵护送文物

但文物南迁之议被媒体披露后,京城炸锅了,许多人觉得大敌当前怎么能先想着迁移故宫的宝贝呢?北平军事长官宋哲元就反对文物南迁,许多知名学者也不支持,胡适对文物南迁的前景不看好——迁到何处有净土呢?并担忧文物一散难聚,寄希望于国际监督;鲁迅先生则发出了“寂寞空城在,仓皇古董迁”的讽刺。当故宫内马衡先生在为文物南迁做筹备时,其子马彦祥却发文呼吁:“要抵抗么?先从具有牺牲古物的决心做起!”最为激进的是古物陈列所前所长周肇祥,他成立了“北平民众保护古物协会”,在太和门集会宣言“誓与国宝共存亡”,甚至给支持南迁和参与南迁者打骚扰电话、寄恐吓信,并扬言要用武力手段阻止文物南迁。这种愤青姿态,还得到了不少组织的通力支持。

面对国难,懂行的人却不能仅仅权作愤青了事。北京城在短短一个世纪内,已被洋兵洗劫两次:1860年被英法联军烧了圆明园,1900年八国联军打进来又抢了一票,可谓殷鉴未远。但时代已不同了,保护好故宫文物是故宫博物院的职责,他们保护的是整个民族的文化遗产,难道放任不管让侵略者再抢一次?

是否支持文物南迁,对北平的最高军政长官张学良来说是个两难的选择。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背上了“不抵抗将军”的骂名,要是支持文物南迁,更会被说成只知带着宝贝逃跑。相反如果喊几声“与文物共存亡”,则或可赢回一些公众印象分。也许是张学良曾长期担任故宫理事的责任意识,也许是想到了圆明园等的惨痛教训,内心迷茫的张学良最终选择了支持故宫文物南迁。一方面,故宫工作人员反复研究如何清点、打包文物;另一方面,张学良则开始筹备如何才能安全运走文物。张学良与易培基等人曾晤谈了一整天商议南迁之事,还交代故宫要制作大量坚固的木箱,以适应战时转运文物的需要。经过支持南迁者的共同呼吁,1932年11月,南京国民政府也同意了文物南迁的议案。

为了保证南迁文物的安全,故宫博物院从清点装箱开始,张学良就派来军警负责护卫。故宫博物院经过两个多月的清点、装箱,精选了20多万件历代名人真迹、字画、器具和图书文献共13427箱又64包,作为第一批南迁文物。其中就包括《四库全书》等古籍,以及顾恺之的《女史箴图》《洛神赋图》等名画。

乱世中,他完成了一场历史的托付——张学良与故宫文物南迁计划

张学良(右三)、于凤至(右一)与外国友人

在北京故宫乾清宫前合影

华北局势日益危急,社会舆论也日趋理性,支持故宫文物南迁渐渐成了主流。后来担任文物南迁总押运官的吴瀛起初并不支持南迁,但之后也开始为文物南迁积极准备并被委以重任。南京国民政府批准南迁后,起初反对南迁的胡适、马彦祥等也积极投入到了文物南迁行动中。但仍有不少反对者,周肇祥放话只要拉文物的列车启运,就在铁路沿线埋炸弹,炸毁列车。反对南迁的势力还联络搬运工会抵制,使原计划1933年1月31日开始的文物南迁被迫推迟。

为保证文物顺利运出,2月5日夜,张学良下令北平尤其是故宫至天安门、前门的长街实行戒严,周肇祥被拘禁。故宫博物院第一批文物从神武门广场出发,由几十辆板车轮流运往火车站。沿途军警林立,张学良派来的军队全程护送。运送文物的专列上,除了总押运官吴瀛带队的故宫押运人员外,还有张学良派的100多名荷枪实弹的宪兵和警察,车顶上还架着机枪。次日凌晨,专列秘密启程。

南迁之路,危机四伏。直到文物专列出京10天后,张学良才将激烈反对者周肇祥释放。南迁过程中,要求沿途各火车站一律优先放行,在火车车顶四周各个车口都架起机关枪,车上有宪警荷枪实弹,严加保护,白天封存,晚上押运,在重要关口熄灯。每到一站,都有当地政府派员上车招呼。

日本关东军也曾打探文物的下落。关东军司令本庄繁曾派人侦察,企图在南迁途中派飞机轰炸,因未能得到准确消息,轰炸计划未能实施。在徐州一带,文物专列还遭到土匪拦截,幸好有军队的护卫,才将土匪击溃。而当第一批文物到达南京时,等待了20多天的押运官吴瀛,竟然还听到了“北平安静,原物仍运还”的建议……当五批文物终于南迁之后,随着形势日益危急,最终故宫文物分三路辗转西迁四川,其中有一批文物刚刚离开南京,就发生了南京大屠杀……

据有关研究,抗战时期中国文物损失至少在1000万件以上,但汇集中华珍宝的故宫文物由于及时转移,几乎没有损失。故宫文物南迁过程中,还曾数次赴国外举办专题展览。1935年底到1936年3月,735件精美的故宫文物赴英国参加“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向世界宣传了中国悠久的历史和璀璨的文化。1940年1月至1941年6月,部分西迁古物又赴苏联莫斯科国立东方文化博物馆和列宁格勒参加“中国艺术展览会”,增进了战时盟国之间的了解和友谊。故宫文物南迁不仅保护了国宝,其艰辛的播迁历程也使故宫的文物与国家命运、民族精神紧密相连,对于抗战精神的形成、民族认同感的增强起到了积极作用。

然而命运弄人,为保护文物鞠躬尽瘁的易培基在文物迁移过程中因被人诬陷,没能等到平反便含冤逝世;张学良因发动西安事变遭遇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幽禁。他们并没有机会去继续关心故宫文物将来的命运,然而今天看来,易培基、张学良等在故宫文物南迁一事上,显然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功莫大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