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7年形势,陈功内部讲话再次披露

(2016-12-27 12:30:25)

◎作者丨陈功(安邦咨询创始人)


2017年形势,陈功内部讲话再次披露


2017年的经济形势依旧不明朗,这会涉及到一系列的判断。什么叫形势,形势是形与势,前面是情况,后面就是判断,有了判断,才有战略。

我不搞投行那一套,一年当中几次修订预测,那还预测干嘛?这样做,太没有出息,错了就错了呗,谦虚点承认就是,谁也不是神,总有机会犯错的。关键不是一个数字,关键是你的判断能否可以解释问题。

那么2017年我们会面临什么情况呢?

 

01

中国在世界的短板比较多


现在流行讲“短板”这个词汇,放到世界与中国的关系来看,到处都是短板,俄罗斯总统普京可以持续发展与特朗普的关系,最近还在夸奖特朗普“聪明”,但中国就不行。

现在的中国,到处都是短板。小辫子比较多,就像是一个新疆姑娘。

随便再讲讲中国的短板,缅甸是一个,人家往中国境内扔炸弹的同时,我们还卖武器给对方;朝鲜是一个,不停的在你边境旁边放原子弹,管你中国怎样想;印度是一个,它老想当亚洲的老大,也善于抓中国的小辫子;台湾是一个,游走在统独之间;日本是一个,不但有领土争端,还有谁当亚洲老大的争端;越南是一个,主要是领土争端;委内瑞拉是一个,弄了中国不少钱,将来翻脸是早晚的事情;还有澳大利亚,其实俄罗斯也是一个,甚至回归后的香港,居然现在也成短板了。

我去年说过,现在到处都是想借中国的火,点美国烟卷的人。

短板一多起来,就不好办,这个按下去了,那个又起来了,甚至大家都已经熟练了,用这个短板来交换那个短板,在某个问题上,我们表态支持一下中国的“重大利益”,但中国一定要满足我们的实质收益。

敲中国竹杠,变成了人人熟知的外交游戏。甚至像菲律宾那样,让我骂老美都没问题,反正骂谁也是骂,只要给钱、给利益就成,反正“以后”再说以后的。

出现这种情况,实际是老问题了,中国一直是按照“冲击-反应”模式来做的,不是按照“预测-战略”模式来做的,所以我们没有套路,没有规矩,只有临机应对。

非得等事情发生了,再临时琢磨办法,叫做“有事外交”。外交上缺战略,就让我们不敢划地为界,把话讲在前面。生怕即便划了,人家过界还是没招,更被动,甚至有招也不敢用。这就不是实力的问题了,而是习惯的问题,是改革的问题。


02

美国经济逐渐走向孤立


川普上台当总统后,很多人关心美国与中国的关系会怎样。当选总统后,川普最近连着开了几个“战略午餐会”,就是一堆人吃顿午饭,会上有人就大家关心的问题,简单直接地来介绍战略思想,这是国外常见的推销战略思想的作法。我是搞战略研究的,我也有战略思想,但老请客吃饭,我受不了。

最近,川普在“战略午餐会”上就再次重复讲,今后美国不但要对中国商品课以重税,,凡是把生产线迁往中国或其他国家的企业,也要课以重税。

他在吃另一顿午饭的是还讲,美国与中国的意识形态分歧根本不可能调和。如果中国感到不安呢?一位川普的顾问回答说,“去他们的”。川普想当里根,像瓦解苏联那样,瓦解中国。

我不是川普的粉丝,从来不是,所以我不喜欢讨论他的言论,但是来问的人多了,我还是在很久前给出了一个答案,这就是“大格局均衡”,“小格局博弈”。

这就是说,从总的地缘战略来看,美国是步步退缩的,现在快缩到二战前的状态了,基本就是太平洋一线了。

但在具体的问题上,无论是南海,还是两岸,或是中港,还是人民币汇率、中美贸易等问题上,川普都会与中国进行非常激烈的讨价还价,只会比奥巴马时代更厉害,绝对不会更容易。

所以,今后中美之间打打闹闹的事情会非常多,但至少不会像奥巴马时代那样冷冰冰的,双方的沟通只是表面上的畅通。

奥巴马最大的问题就是傲慢,他看不起中国,从心里就看不起中国,这是最大的问题。两国之间表面上的礼貌,很难掩盖这种骨子里的傲慢。这就使得中美两国关系,在奥巴马时代实际只能保持礼尚往来的程度,无法深入解决问题。

当然,美国经济对中国的影响也很大,而川普继承的是一个比较好的经济开局,奥巴马实际是移交了一盘好棋给川普。如果川普不乱搞,继续专注于强调美国事务,鼓励制造业回流,则有利于美国经济增长率。

很明显,即便美国制造业不会真有很大幅度的回流,至少准备流出的美国制造业也会放缓步伐。所以,美国经济能搞好,美元会继续强势,目前还没有道理怀疑这一点。


03

人民币汇率改革方向


今年12月7日,央行发布统计数据显示,中国11月外汇储备30515.98亿美元,这个数字较前一月下降690.57亿美元,降幅2.2%,距离3万亿大关仅剩下一步之遥了。

这表明,自从今年7月份以来,外汇储备已经是连续5个月缩水,同时也创下了今年1月以来的最大单月降幅。

咱们地球人都知道,中国坐拥全球最庞大的外汇储备,但这个外汇储备的下降速度之快也让人瞠目结舌。2015年,中国外汇储备消耗了5130亿美元,但还有3.33万亿美元。

到了今年年初,彭博在一份调查中预计,到2016年年底,中国的外汇储备将跌至3万亿美元或以下;而到2017年年底,很可能将进一步下降至2.66万亿美元,成为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实际上,中国人长期以来一直缺钱,穷怕了,所以对外汇的手特别紧。有心人曾经计算过,从1992年到2015年,中国的外汇储备一直是只涨不跌,就怕没钱,但显然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改变了。

实事求是的说,以我的观察来看,中国外汇储备里面的问题,比表面上的更多,关键还有“内保外贷”等内外联通的资本渠道,这就让中国的外汇储备很不好估计。

但可以肯定的说,这个外汇储备并非如表面数字那么简单明白。一旦有风吹草动,这个数字原形毕露之后,可能会吓很多人一跳的。

外汇储备是这样了,那么人民币汇率,未来是否更加悲观,就像彭博预测的那样,汇率一直贬下去?

现在看,今后一、两年里面,人民币汇率可以有条件的稳定在7左右。为什么说“有条件”,就是该采取的政策要采取,否则还是不行。从中国未来一、两年经济增长的情形来看,人民币兑美元1:7的这条线是差不多的,最多偶尔破7,走向7.5,但还是会均值回归的。

这样说的原因是,最主要的支撑点在中国内部,中国经济可能在今后一段时间继续稳定维持在6%至7%。与此同时,世界经济却进入一个不明朗阶段,相形之下,现在维持在这样的一个水平之上,比上不足,比下绝对有余。

我要说的是,这样的一个贬值水平,其实对中国制造业是非常关键的,他们的出口利润相应增加,从而让中国制造业有了再投资的可能性。而今后最大的问题,是人民币汇率的形成机制。

以往中国有一个CFETS的货币篮子,其中美元、欧元、日元比重最高,分别为26.4%、21.39%和14.6%。此外,港币、英镑和澳元分别占6.5%、3.8%以及6.2%。其中,美元的比重最高,再加上受美元影响的其他货币,实际还是直接、间接的与美元挂钩。所以,美元强则人民币弱。

改变的方法是全面自由浮动,这是适当的选择。原有的一套渐渐过时了。最起码,继续紧盯美元或是相对紧盯美元的办法,越来越吃力,无法继续。

现在表面上看,中国已经有了一个货币篮子,但因货币篮子的货币多受美元波动的影响,所以可以说,只是从“直接紧盯”变成了“间接紧盯”,效果还不是很明显。

既然走出了自由浮动的这一步,符合逻辑的做法是,继续走下去,从今后的形势看,恐怕人民币要改变策略,另起炉灶,重订清晰的货币篮子,继续降低美元的比重,进行全面自由浮动,放手让人民币成为自由的货币,这是在所必然的。

 

04

中国的改革仍需顶层设计


十八大以来,真正的改革是在军队领域进行的,现在看来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甚至可以说是划时代的进步,至少从改革的角度来看,这种进步意义是明显的。

至于结果和战略意义,还需要用实战来检验。而军队的改革有一个不太一样的地方,就是这种改革是不停顿的,结构性的改革完成之后,根据地缘和实战的需要,也可能会做改革,全世界都是这样的,苏联在二战前和二战进行中,也不断进行改革。

经济领域的改革,目前看来要么在进行中,要么只是在少数领域展开了改革,与军队改革的大力推进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甚至可以说,七零八落就是一个特点。

或许可以这样说,中国经济和社会领域的改革,还要看十九大了。只有在十九大之后,这方面的改革才会有实质进展。

前一个阶段,不少人对“顶层设计”产生了怀疑,我认为“顶层设计”还是需要的,这与基层改革创新并不矛盾,你愿意摸着过河没关系,但规划好路线是不是更好?

没有顶层设计,哪里来的政策路线图。没有路线图,改革不就变成随意性的改革,想起来什么改什么,这就可能进一步退两步,很容易形成互相打架的局面。所以,今后的关键,恐怕还是要加强顶层设计,这一关躲不过去的。


05

中国已非常接近“低生育陷阱”


人口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很大,从现在的情况看,很不乐观了。根据人社部的权威统计,到2030年,劳动人口会下降到8.3亿;到了2050年会下降到7亿以下。

人口问题是一个大事,无论是消费,无论是投资,都与人口规模有关,否则谁买东西,卖出去的东西又给谁啊?这都是大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恐怕中国改革开放人口政策,全面放弃计划生育政策,同时有条件的开放移民,就是必不可少的解决办法了。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目前的总和生育率只有1.4,非常接近国际上公认的1.3的“低生育陷阱”。

一般的历史经验表明,所有落入这一“陷阱”的国家,都没能再重新达到人口更替水平,掉进去就出不来了。因此,计划生育政策越早调整,产生的效果就越明显,再晚就来不及了。

 

06

房地产是地方财政的鸦片


中国的地方财政还是与土地绑的太紧,过去是土地财政,现在还是土地财政,不是地方政府不知道其中的危害,而是已经“吸毒上瘾”,难以戒断了。

我在上世纪末就看到了其中危害,开始研究后土地经济的问题,现在看还是低估了其中的危害。土地对地方政府来讲,就像是鸦片,吸的越多,瘾头越大,越是难以戒断。

这简直就是一个死循环。大家想一想,土地卖钱多了,地方政府要干的事情与能干的事情就多,地价传导到房价,吸引更多的人投身于这个事情,要拿地搞开发。

政府呢,事情很多都需要钱,再以更高的价格收地,再以更高的价格卖地,拿更多的钱,但同时也要投更多的钱,这样没完没了。

一旦中断,正在做的事情立即就没钱了,百分之几十,甚至百分之百的土地导致的财政收入,这个窟窿太大了,一般的措施是难以补齐的。所以,土地财政就是地方政府的鸦片,上瘾容易戒断难!

从今年11月份到12月份,一线城市以及部分二线城市都在限购,即便是限购,“地王”还是照样出现。

武汉5宗地块正式挂牌,其中位于汉正街东片的一块住宅及商服用地,126亿元人民币的起拍价高的令人咂舌。因为这个起拍价还未经竞价,便已超越了武汉迄今为止土地拍卖中最高的成交价。

同是在11月末,广州卖地吸金309亿元,房地产开发商龙湖、首开以32亿竞得的白云新城宅地,刷新了广州单价地王纪录。

11月21日,福州市的土地拍卖异常激烈,当天就有9宗住宅类土地出让,其中8宗都达到了最高限价。还有早些时候,天津的单价地王、南京的江北单价地王,都在这些时候刷新了纪录。

未来房地产价格会怎么样?现在这个问题根本没法说,因为凡是扭曲的市场,价格就并非是市场因素可以决定的,明年房价高还是低,关键取决于明年的经济增长。

如果经济增长低了,那么房地产还是要“去库存”,也就是会以某种形式放松管制;如果明年经济增长形势好,那么房地产限购政策将会依旧“从严”,价格还是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预测房地产价格是最容易的,什么人都可以来预测,都可以来随便讲上几句,而且保证不会错的离谱,这没什么奇怪的。

最重要的是,你要知道政府的那个鸦片瘾到底能不能戒掉,反正我看现在是很难,要看高层的决心吧。

还有就是房地产商人,从大的形势上看,房地产商几乎是我们这一代商界英雄中必然破产的一代人,他们是悲剧人物,这不是宿命,这是形势,形势比人强,再玩下去,真的意思不大了,已经到了“开步走”的时候了。

房地产不干了,那能干什么,去干保险啊,这不明摆着吗?资本过剩的时代,去干那些收集大家散钱的事情,然后再琢磨着替大家花钱,没有比这个更棒、更有趣的事情了。


07

房地产引发的改革冲突


我这里只讲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开发房地产,有什么毛病吗?继续做下去不是挺好?这是很多人经常在问的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应该看到,房地产再搞下去,已经难以维持了,它在宏观上造成越来越大的债务负担,在微观上造成社会各种动荡和冲突。这两个问题是并存的。

债务问题现在已经很严重了,所以中央和财政部门一再采取措施减债,拖延时间,让债务展期,避免债务危机爆发。这个债务危机一旦爆发,结果就很严重,影响到利率和汇率,也影响到大家存在银行中的钱,非同小可。

至于动荡和冲突,那现象就更多了,可不仅仅是老百姓拆迁那点事情,这个也很麻烦,而且到处是麻烦,但更多的麻烦来自于成本,来自于产业冲突,来自于城市经济和社会管理和保障方方面面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农村土地制度的改革。盖房子要有土地,发展产业也要有土地,现在也没什么人种地了,土地作为一种资源,如何发挥更大的价值和作用,这是一个难以回避的问题。

土地的问题,讲话的人很多,观点很乱,听着似乎都有道理,但往往是在某一个点的看法,所以我们这里试试用解构的方法看看土地改革的几个相关方:一是政府,二是农民,三是集体,四是产业部门。

政府这一块有宪法锁定,很难动;农民是农村土地的实际控制人,按说也是所有人,现在是最大的、说了不算的利益相关者;集体,这一块有点不明不白,就算是利益化的管理主体吧。

还有就是产业部门,农村土地能否产生最大的效益和价值,主要看产业部门,但产业部门使之发挥作用,也是有前提的,否则成本太高。

所以,我们中国农村的土地改革问题,关键的关键,现在就是只能动那一块能够动的地方,也就是要“去集体化”。

相对来说,这个难度小一点,实际只是将村集体,也就是这个基层管理部门,完全行政化,吃财政饭。至于村干部,你愿意发财也可以,凭本事发财,不要再动什么集体土地的脑筋。

 

08

中国的阶层分化


谈经济问题,很少有人谈阶层分化问题,但实际上不能不谈。当一个国家人口很年轻,经济处于高速增长阶段,城市化水平普普通通的时候,这个阶层问题可以不谈,因为意义不大,可以将就着过去。

一旦城市化率达到较高的水平,比如现在城市化率正在奔60%了,同时劳动力供应又紧张,这个阶层问题就会凸显出来了。

说白了,日子不好过的时候,意见也就挑明了。

社会本来就是分阶层的,大量的人口涌入城市,阶层之间的不同倾向性就大大的表现出来了。你觉得玻璃盒子算是现代气派,有人就不这么认为;你看重金钱和收入,有人就认为情怀才重要;你觉得跳槽是理所当然的,想跳就跳,有人就会以“不培养”来回应。

你认为到了大城市就应该以“公平”来要求一切,有人就会讲,那你还是回去吧,你原来的地方更公平;你觉得城市不应该限制户口,有人就认为早该限制了;你觉得当土豪是一种本事和运气,有人觉得你就是一个二逼。

你觉得看手机就够“知识”了,有人觉得只有读书才算文明;你认为开车横冲直撞没啥了不起,有人就觉得你就是个流氓……

凡此种种,这种认识上的差异,不仅仅是因人而异,而是阶层差异的表现。在未来,这种阶层分化和差异,会表现的更为激烈,矛盾的对撞更为明显。

进入城市容易,融入城市困难,最终的结果,就是社会成本的大幅上升,管理难度大增,舆论环境复杂,既会影响到企业,也会影响到社会稳定。

可以说,今后的中国根本就不会再有“得到大家一致拥护”的政策了,那种时代,因为中国的城市化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这就是没有想清楚就乱搞的后果,人和人是这样,城市也是这样。

 

09

中国的产业前途究竟怎么样?


2016年我跑了几个地方去搞调研,感谢各地的领导,他们让我看到了好多没有想到的事情。我看到的情况是,可以归结为两点:

第一点是,中国的制造业,尤其是传统制造业,的确经历了前所未有的不佳处境,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面,姥姥不痛,舅舅不爱,都快要到自生自灭的阶段了,官员们都是一股劲的腾笼换鸟。

第二点是,中国制造业分化基本完成,三分之一多一点的制造业已经彻底死掉了;还有三分之一,半死不活;剩下的差不多三分之一强的样子,他们的技术升级接近完成,市场方向已经重新界定完成,变得更有竞争力了。

所以大体看现在的中国制造业,也不用太悲观,事实上,经过了几年的低谷,他们正在重新复苏,重新振作,我尤其指的是民营制造业。

而且一个更为可喜的现象是,“富二代”们正在接制造业的班,而且有相当部分的民营企业,接班接的很好,很上路子,超过我的想象,让我感觉很振奋。

一提起现在的“富二代”,我们这一代人就皱眉头,因为我们在网上看到的“富二代”,似乎都是那种只知道泡妞、玩车、在网络上扯闲篇的人,也就是一堆垃圾吧。

可现实告诉我们,“富二代”也不都是这样的,我就见过很多跟在父亲身边的年轻人,他们不卑不吭,头上戴着安全帽,穿着普普通通,年纪很轻,态度沉稳,讲着一口流利英语的“富二代”。

他们与父辈那种只知下苦力的“泥腿子”不同,他们往往都过西方良好的教育,现在回来接班了,而且看样子都还干的很不错。

如果说过去的中国制造业里面都是商人,碰运气发了点财,那么随着现在这批新人的加入,中国的制造业开始涌现出大批的真正企业家。他们当然也会成功,也会失败,但毕竟中国的制造业有了见识不凡的一批新鲜血液,很有希望。

在这里我还是别谈数据了,现在手机啦,IPAD这么发达,你真要数据,自己去查吧。我还是谈谈趋势,重点讲讲产业的趋势。我是搞战略研究,我关心的就是趋势。

现在的中国产业和市场,大家一定要明白,制造业是往外走的,服务业是往里走的!什么意思?往外走,意思是产品和市场是要满足外部需求的,眼睛一定要盯着世界市场,这与过去很不一样了,过去你一句英语不会讲,没啥大关系,会走路子、搞关系就成。

现在不行了,你的产品和服务必须对接世界,你得有世界眼光和视野,要有一个更高的标准来搞制造业,但基本上都是看的产品的品相、出口和投资的功力。服务业往里走,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意思是,当中国制造业往外走的时候,国外的服务业是往里走的,现在国外的制造业在中国会面临很大的竞争,中国人多聪明啊,什么东西一学会就会,不就差着点英语吗,现在孩子们都起来,一口英语不比谁差。

这样外国制造业要在中国跟本土产业竞争就难了,但是不是外国制造业在中国没希望了,我们的绿地投资就只会越来越差?资本都是外流,不会向内流了?我估计国务院领导也为这事儿在伤脑筋呢!

实际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因为国外的制造业是在搬家,但同时搬家的还有服务业,国外的服务业与制造业不同,他们需要人口,需要消费市场,放眼看看这个世界吧,那个新兴国家市场,又有人口,又有购买力的,掰着手指头来数来数去,恐怕也只有中国吧。

印度要想到这一天,恐怕还需要点时间呢。而中国现在也正恰好缺的就是高品质的服务业,服务业看着简单,实际最麻烦,里面的管理学问水很深,我们差的也就是管理。

一个迪斯尼,在中国可以占到多大便宜,我想地方领导们心中有数,无论是香港还是上海,基本要什么给什么,只要能来就可以。为什么会这样?没辙,人家有的,我们没有。

其实,迪斯尼这样的服务业,在国外正是强弩之末,他们正在急不可耐的找市场呢!


今后的中国市场,实际是一种产业交换阶段,就像是踢足球的中场换人,有进有出,制造业出去了,服务业进来了。对于今后的中国来说,最危险的不是制造业搬家,最危险的是麦当劳这样的公司搬走!这是最危险的信号!


正该要来的服务业怎么反倒走了?我们的领导一定要看清楚趋势,不放松管制是不行的,不坚持开放是不行的,否则国外的服务业进不来啊,究竟那个该管,那个不要管,我们的领导要有一本帐才好。


现在不是大力提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吗?我看还是先把这些个做到“清单”里面。有了这些,今后的中国,依旧会是世界的投资乐土,我们也用不着吃不着葡萄就说“不来也好”。


现在,川普不是到处叫唤制造业回归吗?让他叫唤去吧,美国制造业就算回归了,美国服务业进来了,中国一点也不吃亏,川普自己就有过4次破产经历,他不是一个好商人,但却是一个能讲故事的好卖手。


他不明白市场空间和消费人口对服务业有多么的重要,中国有很大的市场空间,我们有的是时间和空间可以与他讨价还价。

 

10

2017年经济处于平台期

对于2017年的中国经济增长,从经济学人杂志到高盛公司,西方的预测都不高。一般多数人,预测都是6.2%至6.5%的样子。中国的经济学家,看法差别很大,经济学家个体户的看法通常都煽情,表现得非常悲观,但机构的预测与国外的差不多,如中金和民生的预测都是6.5%至6.7%左右。

我对2016年经济增长的估计是与2015年“差不多”,我基本上已经习惯了这种表达式了,但2016年第四季度搞的好,也可能让2016年的经济增长接近6.8%。数据细节,我就不讲了。

对于2017年的经济增长,我预计还是这个水平,表达式还是“差不多”,说的稍微细致一点,大约是在6.8%左右,这个数字与中国机构的预测也相差无几。无非是0到1之间,差的都是百分点,有什么可说的。

我为什么这样看?

主要是因为我有一个基本判断,中国经济增长会有一个5-10年左右的“平台期”,这个平台期的事情我说了好几年了,从2013年我就开始讲了。

后来“权威人士”特地发表文章也讲了,上上下下都在讲,怎么就有这么多人不明白呢?这事有什么难明白的吗?没有,就是大家死活不愿意相信。

我可以告诉大家,在这5到10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经济增长率都会处于6%至7%之间,有的时候会稍微低一点,但大致就是稳定的,这就是“新常态”L型下面的那一杠,这是平的,在横向延展的,是有下降趋势的,是要有几年时间的。

在这个期间,中国经济增长表现得会比较稳定,波动的上下幅度往往在0到1之间,通常就是百分点的事情。

我觉的值得注意的事情在于,过去吹牛吹得习惯了,问题是世界上的老外也同时习惯了,好像中国经济增长就只能高,低了就不正常,人民币就得贬值。

实际在这个平台期间,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优”、“劣”评价,根本不取决于中国,更多的取决于世界经济,这是比较而言的事情。

假如美国经济总能过4%,日本经济翻盘来到2%以上,开始有通胀了,印度经济不但突破9%,通胀还低于双位数,那中国这个平台期的经济增长数据,肯定就是“劣”。

如果他们都是在吹牛,比川普还能吹,那么大家回头一看,中国的经济增长相比还算是高的,那得分就是“优”了,所以对这种“好与不好”的问题,不能太认真。

中国现在已经连续2年处于平台期了,算上2016年,大致上那就是3年时间了,如果今后一、两年甚至更长一点的时间,还是能够稳定在这个水平上,我看这个成绩单完全也可以说的过去了。

我是不是有些太乐观了?现在看,几乎就是最乐观的。原因主要有:


1、世界经济经过了前一段时间的紧缩,现在基本都是“刚需”了,该有的都有,该要的还要,所以反而变化不大了,除非人为整出来各种“黑天鹅”,如川普那类人做的事情;


2、中国的各项生产要素价格均有上涨的势头,表明需求稳定,而大宗商品交易的价格也接近生产国的底限,它们会付出代价而抬升价格;


3、中国制造业经过近三到五年多的调整,有了初步的复苏迹象;


4、现在人民币已经贬值了挺大的一个比例,这有助于出口制造业和企业利润的回报。当然,也有一个未知数,这就是房地产税是否会在2017年出台?


如果房地产税在2017年出台的话,预计中国的经济环境会有一个适应阶段,大致上经济增长率在数字上会向下到6.3%左右,也就是说影响在0.5个百分点,也许还要高一点。要说黑天鹅,这就是最大的一只黑天鹅了。

最后一个问题,中国应该不应该追求经济增长率呢?

我看中国对于经济增长还是应该注重的,这样的一个大国,怎能不注重经济增长呢?怎能不提经济增长呢?你不提世界也不提了吗?

那怎么来衡量各国经济发展水平呢?其实,经济就是经济,最好不搞物极必反的那一套,应该提的是,中国要追求“稳健而健康的经济增长”。

现在和未来的中国经济,就我来看,稳健是稳健,只是还缺了一点健康。

最后,总的来说,中国经济现在渐渐走进了一个闷局,这一点,去年我就讲过了,没有在空间上想办法,熟悉的路走长了,就容易偏向一边。现在要想打破这样的闷局,并不容易。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外部因素,也有内部因素,但主要是内部因素,政策还是缺乏系统性。

观察近几年的经济政策导向,大家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提出一个高大上的目标或概念很容易,听上去也的确合情合理,往往也切中要害,然后在具体执行层面,大家会发现有一大堆跟那个目标背道而驰的事情。

也就是说,把前后发生的事情放在一起,很难相信,这是同一个人做的,这样的情况其实就是政策错配,这种政策错配对中国经济环境的影响很大,甚至让大家不知所措,不知道该相信什么。

现在有太多的事情,有方向,无对策;有概念,无路线图,而更多重要的事情还来不及做,被置于一旁。

实际现在能做的,也只是哪个“成熟了”做哪个。这样下去,很明显无法产生合力,各方面的增长因素不容易表现和反映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上面。

2017年形势,陈功内部讲话再次披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