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千佛山很美-77
千佛山很美-7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36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卡内基之父黑幼龙:慢养的孩子有出息

(2016-07-06 15:23:08)
标签:

转载

 

卡内基之父黑幼龙:慢养的孩子有出息                               

                     

现任幼龙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负责人,卡耐基训练中华地区负责人 被称为台湾卡内基之父的黑幼龙,培育出了四个优秀的孩子:大儿子立言,耶鲁大学企业管理专业硕士,现任卡内基训练总经理;二儿子立国,加州大学医学博士,现任华盛顿大学医院副院长;排行老三的是女儿黑立琍,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毕业;老四立行,斯坦福大学机械工程硕士,现在自己创办的公司任总经理。

曾几何时,黑家的几个孩子是众人眼中的坏孩子,孩子们经常吵架,家里的天花板都要掀翻了,女儿上小学时忙着化妆谈恋爱,老二成绩在班里倒数,还爱打架,邻居联合起来到黑家抗议……

黑幼龙的教子之道是慢养,孩子不比种庄稼,十年树人,做父母的一定要有耐心……

 

 

老二立国篇  从不良少年到爱心医生

 

“我们对孩子的爱,不会因为他们功课不好、行为稍微有点出格而改变,每一个孩子的梦想和兴趣,我们都尽力支持。”——黑幼龙


 1940年11月9日出生,河南省荥阳县人。空军通信电子学校毕业,历任空军总部外事联络官,美国休斯飞机公司经理。40岁才转业,到光启社制作出脍炙人口的“新武器大观”节目。47岁又冒险创业,把卡耐基训练引入台湾,现在台湾每年有10万人进入卡耐基课堂。

 因为离开休斯公司到光启社工作,黑幼龙和妻子李百龄带着三儿一女离开美国搬到台湾居住。从美国的小学到台湾的小学,孩子们一定有个适应期。她说:“你们现在上学可惨了,没上过国文和数学,一定听不懂,考试准吃鸭蛋。”她是想给孩子一个思想准备,免得他们惊惶失措。老大立言一听,嘿然无言,老二立国一个劲儿地问妈妈,什么是鸭蛋。李百龄就在纸上画个圆圈给他看。

考试那天,老二立国一进院门,远远地就兴奋地冲着屋里喊:“妈妈妈妈,真给你说准了耶,国文吃了鸭蛋呢!”

儿子像是报喜呢,李百龄忍不住笑了:“下一次呢,你们是吃一根油条外加一个鸭蛋。10分!”

李百龄从不督促孩子学习,她觉得,不喜欢读书也没什么。黑幼龙读高中一年级时就留级,后来读了军校成了职业军人。她从台大毕业那一年,在一次集会上见到黑幼龙,立刻被他充满激情的性格和幽默风趣的语言所吸引。儿子功课虽差,将来再惨也不至于比黑幼龙糟吧。李百龄自己成绩优秀,直升最著名的台北第一女子高级中学,后考入台湾大学,外人眼里风光无限,只有她自己知道,靠的是“铁杵磨成针”,“笨鸟先飞”,先飞的过程那是相当地辛苦,相当地不快乐。她才不会逼着孩子重蹈她的覆辙,才不要儿子像她一样活受罪呢。

老二立国在班里不是倒数第一就是第二,老大立言和老三立俐(女儿)功课都不错,不管成绩好坏,父母对孩子一视同仁,从不拿老二跟学习好的孩子比较。

读中学时,立国仍天天疯玩。李百龄问:“你现马上升高二了,还是要每天玩吗?不准备考大学了?”立国说:“妈,你很孤陋寡闻耶。你知不知道那个帮我们收垃圾的垃圾车司机比我们老师的工资高两倍呢。”妈妈打量着儿子的虎背熊腰,又摸摸他手臂上的肌肉,点头说:“嗯,你去考垃圾车司机,大概可以考得上。”她想,儿子如果喜欢做垃圾车司机,也不是坏事。

立国四肢发达,爱好运动。他喜欢骑自行车,参加过马拉松赛……有一段日子,立国和哥哥迷上了霹雳舞,第一次看跳霹雳,爸爸妈妈着实吃了一惊:孩子们一会儿倒立,一会儿倒在地上,用头或肩膀或背部做重心,迅速旋转,一会儿又做出电流贯身的奇怪模样……

不欣赏也不影响对孩子爱好的全力支持。立国和哥哥报名参加奥运会闭幕式上的霹雳舞表演,黑幼龙送他们去训练,高速路上要开车40分钟。每星期训练3次,每次都到晚上12点才结束。整整3个月,黑幼龙一直这样接送儿子,风雨无阻。闭幕式上,儿子参加的霹雳舞画面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但爸爸却觉得很值。

立国是个独立特行的人。心血来潮的某一天,他穿得破破烂烂的,到一个地下桥,吹萨克斯管,当起了街头流浪艺人。地上放顶帽子收钱,赚了90多块台币。一个朋友将这事当作新闻报告给黑幼龙,黑幼龙回到家悄悄问立俐,立国为什么去扮流浪艺人呢?立俐说:“他做这样的事儿,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

 

 

孩子做了错事,并不等于是坏孩子。错的是他的行为,并不是他这个人。父母不要给孩子贴标签,正因为父母不放弃孩子,孩子也从来不放弃自己。——黑幼龙

 

这样率性的立国,在小时候,非常调皮捣蛋,令父母头疼万分。一天,小立国突发奇想,不知鞭炮丢到草垛会发生什么事儿?立即点着一个炮仗,往草垛一扔,顿时火光冲天。农民伯伯气急败坏地跑来救火,看见在那里拍手直乐的立国,立即喊:“抓住这个坏小子!”立国撒腿就跑状,引得邻居上门告状。

到了美国,立国也不改大胆实验的习惯。一天,李百龄现割草机打不着火,油箱里全是白哗哗的东西,好生纳闷。这时,她的天才儿子立国说:“妈,我在做实验,想看看牛奶能不能代替汽油。”

又有一天,立国想试试火柴能否点燃汽车发动机的汽油,他不拿自己家的汽车做实验,专找邻居家的汽车做苦主,打开车盖,划着火柴,正要往里扔,邻居突然冲了出来,吓得他一哆嗦,火柴掉到了地上。

黑幼龙出差刚进家,还没坐稳,三户邻居联合找上门来问罪。其中一个黑着脸说:“你们家的孩子真的太差劲了,说下流话,会带坏我们孩子的!”另一个指着黑幼龙的鼻子:“你儿子用铲子将狗屎倒进我们院里。跟你们当邻居真是羞耻。”第三个邻居说:“我们知道这样的孩子很难管教,但你还是应该尽力!”

邻居走了。黑幼龙跌坐在沙发上,连杯水都没有力气倒了。咳,这真是黑家最黑暗的日子啊。

那时,黑幼龙带着4个小孩在美国读罗耀拉大学硕士,是班上最老的学生。他和妻子靠经营街头自动售货机为生,二人奋力地清洗售货机,又将饮料一格格地里往里边补货。因为做过节目主持人,华人多的地方,他担心被别人认出来,就让两个儿子去给售货机补货。经济条件艰苦,孩子们又都在青春叛逆期,经常在家里吵翻天,迪斯科音乐震耳欲聋。黑幼龙很伤心,他和太太这样辛苦打拼,家里的日子怎么还是这样一塌糊涂呢。

立国最严重的一次“罪行”发生在高中毕业那一年。那天,妈妈开车带着四个孩子和奶奶到超市购物。立国顺手牵羊将一付手套揣在怀里,自以为盗行高明,其实早被保安看在眼里。等他一出商场,保安立刻捉了个人脏俱获。李百龄强自镇定:“一副手套值不了多少钱,我付款就是。”保安说,这是偷东西,不是付钱不能了事的。妈妈涨红了脸,大声说:“孩子不满18岁,他的行为我负责!”双方争执了半个小时,李百龄一定要带走儿子,对方说什么也不肯放人,最后,李百龄无奈地在一个文件上签了名,才领回了立国。一上汽车,李百龄突然突控地伏在方向盘上哭了:“我怎么办?怎么办?”奶奶和其他三个孩子都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变得歇斯底里,吓得一句话也不敢问。

回到家,李百龄找了一位律师朋友去卖场,确信那份文件不会给立国惹来什么麻烦或不良纪录才放下心来。她平静下来后找立国谈话,立国一脸无辜:“我的同学说,他们在卖场拿小东西,都不会被捉住,我听了觉得有趣,所以想试一下……”妈妈叹口气,以后她再也没有提这事儿。

过了一段时间,爸爸从台湾来美国,一进门,一个个地和孩子们拥抱,立国想,爸爸一定知道他给全家丢了脸。他满面羞惭地站在墙角,不敢抬头。这时,只听爸爸大着嗓门问:“立国在哪里,来,给爸爸抱一下!”立国的心中顿时涌气一股暖流,他走上前,爸爸紧紧将他抱在怀里,他的怀抱是那么温暖,双臂那么有力,那一刻,立国伏在父亲肩头,眼含热泪,心里暗暗发誓:爸爸,我今生再也不会做给你丢脸的事儿!立国本来想哭,可爸爸这时悄悄地对他说了一句话,让他忍不住笑起来。爸爸的声音低低的,只有他俩能听到:“你好像我耶,我小时候也偷过你爷爷的钱,后来就痛改前非啦!”黑幼龙这样说,是不想让儿子因为这件事自卑、自暴自弃。

正因为父母的信任和爱,一件小事,似乎就彻底改变了差生立国的人生轨迹——

在美国读高中时,立国参加了学校的摔跤队,被教练任命为摔跤队长。每天学了新招式,回到家,就对老四立行说:“弟弟,来,咱俩开始练习。”说完,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弟弟摞倒在地。

一天,教练训话,要求队员成绩都要拿到B-。队员多是黑人,常常不及格,一听教练这话,都哇哇叫:“啊,怎么可能拿得到B-!”教练说:“那立国为什么能做到呢。”因为教练这一句表扬,一向不喜欢读书的立国,突然爱上了课本,成绩也突飞猛进。高中时要申请大学时,他对妈妈说要申请医学院,李百龄听了,很为儿子担心。没想到,令父母大跌眼镜,四个孩子中,最“不是读书料”的立国,竟然考上了最难考的医学院!

现在,立国是华盛顿医学院副教授,也是附设诊所的院长。立国两个最好的朋友,一个在超市打工,一个当了兵,立国能从差生到医生,连父母都觉得是个奇迹。立国自己也说,他不适应台湾的教育体制,如果不是在美国读高中读大学,如果不是遇到给他鼓励的摔跤教练,如果不是父母的宽容,他的人生恐怕会大不同。

 

女儿立俐篇 从小太妹到贤妻良母 

 

慢养,并不代表放任孩子,而是给孩子学习的机会,让他们在学习中慢慢成长,找到最好的自己。——黑幼龙

 

女儿利琍读小学5年级时,受一个小姐妹影响,突然迷上了浓装艳抹。每天清晨五点半就起床,花两个小时化妆,抹唇膏刷睫毛,还把眼皮涂成深蓝色。妈妈告诉她自然就是美,但她屡教不改。为了让小姑娘迷途知返,李百龄广泛发动群众。立琍放学归家,两个哥哥一个弟弟,一块围着她,这个说,化那么浓的装,像是个鬼,好难看喔!那个说,本该是清纯美少女,怎么倒像是个太妹?气得立琍直跺脚:“你们懂什么?我才不在乎你们的看法,我知道我自己很漂亮。”

没办法,李百龄只能让步。一天,她对女儿说:“我带你到药店吧,那里的化妆品至少不伤皮肤。虽然我买不起名牌,但药店里的化妆品还负担得起。”立琍听了,有点吃惊。去药店时一路沉默,但她心里很为妈妈的爱感动。

那时候,最让妈妈头疼的不是立琍的化妆问题,而是才读小学五年级的她不停地换男朋友。立俐经常对妈妈说,学校的舞会上,她想和哪个男生跳舞,或者哪个男孩子在追求她。有时参加舞会,半夜才回家,父亲等门等到两点钟,立俐却一点也不担心受罚,还一脸梦幻地对爸爸说:“那个男生好帅哦!”

立琍有时候还带男朋友回家。那些男朋友都长得奇形怪状,有的梳朋克头,有的穿有破洞的牛仔裤,妈妈看了觉得很讨厌,恨不得把他们赶出门去,可是,只能“腹诽”,女儿正处于青春叛逆期,脾气很大很凶。立俐的一个男朋友,到黑家来还恶作剧,把院里的树都用卫生纸缠上,弄得像是个灵堂。李百龄刚抱怨一句,立琍理屈气壮:“是他恶作剧,难道是我的错吗?”

李百龄对立俐说,交男朋友可以,但是,有两个底线你必须恪守,一是不能吸毒,吸毒让人生不如死;二是不能随便和异性有性关系,免得伤害了别人也伤害了自己。李百龄的朋友听了这两项基本原则时,说,你怎么知道孩子们不会骗你呢。李百龄一怔,她从来从没有想过儿女会骗她。她觉得信任孩子非常重要,因为信任,孩子才会变得更诚实更负责任。

立俐度过青春期后,和同学蒂姆谈恋爱,一谈8年,再也没换过男朋友。从加州大学毕业后就举行了婚礼。结婚前,她去家见未来的公婆,蒂姆的父母安排他们住一间房,但蒂姆知道黑家的家规,自己抱着被子到客厅睡。

在父母眼中,立俐是黑家最聪明的孩子,但他们并不盼女儿成凤。倒是才老大立言曾对妹妹说:“你在大学里参加很多活动,非常活跃,以后可以申请哈佛!”立琍马上说:“我才不要念哈佛呢,我要好好享受人生!”

立琍在加州大学修了法学课。模拟法庭上,伶牙利齿的她被老师认为天生是的律师材料,她自己也很喜欢这种唇枪舌剑的游戏。大学毕业后立俐如愿考上法学院,注了册,参加为期一周的新生训练时,一位教授为了给新生“震撼教育”,煞有介事地说,学业竞争非常残酷,看看你左边的同学,再看看你右边的同学,最好多看几眼,因为不久他们就可能被淘汰掉。不要好心地让竞争对手抄你的笔记,因为你可能出局,毕业的人数是有限的……立琍一听,呆了,这可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打电话给父亲。黑家的规则是,孩子的前途孩子自己做主。黑幼龙对女儿说,拿张纸,画一条线,线的左边写读法学院的好处,右边写坏处,写完了,你自己考虑做出决断。

最后,立俐选择放弃读法学院,结婚生子,一连生了3个孩子,在家做全职太太,相夫教子。每天做饭逛街看时尚杂志,生活规律,她觉得这样的生活非常幸福,远比当律师开心。

立俐现在素面朝天,穿着牛仔裤和T恤衫,拖着3个孩子出门,父母都笑:“咳,你这样一点也不打扮,像个菲佣嘛。怎么一点也不化妆了?”立俐说,不知道,反正就是再也不想化妆。

当年黑幼龙的哥哥不止一次充满忧虑地说,立俐都变成“太妹”了。如果当年黑幼龙夫妻对女儿失望,非打即骂,那么,接下来一定是立俐离家出走……因了父母的包容和信任,“太妹”就这样不可思议地变成了贤妻良母。

 

老三立行篇  从明星梦到青年企业家

 

“我常常在想,父母总是会担心,孩子会做出错误的决定,但如果小时候没有给他做出决定的机会,等他长大必须自己做决定时,他很可能会因为缺乏为自己决定负责的历练,碰到更大的挫折,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黑幼龙

 

黑幼龙是非常民主的家长,经常和孩子们一起游戏。车库里支张乒乓球桌,父子常常对垒,但儿子们谁也赢不了老爸。黑幼龙得意地说,我的乒乓球是用青春换来的,中学时留级,全部时间用来打球了。

黑家经常开民主家庭会,大小事儿都经全体成员讨论。经常性的议题是到哪里吃饭哪里旅游。定下来吃饭地点,由孩子们打电话联系订座。出门旅行,也是孩子们负责订房间和车票。

住在台北的花园新城时,家庭会议常在花园喷泉池边举行。黑家最重要的一次会议就在那里举行——黑幼龙问太太及孩子们:“我想辞去休斯飞机公司的经理职务,回台湾的光启社工作,你们说好不好?” 

孩子们还很小,七嘴八舌各抒己见。小儿子立行那时才6岁,长大后他回忆这次会议,分析说,爸爸其实可能早有决定,他只是以这样一种方式知会家庭成员,而且在孩子们心里种下一个信念:对于人生,孩子们可以有自己的看法。

老四立行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也是最有研究精神的人。他喜欢动物,尤其对鱼类最情有独钟。小学一年级,就到图书馆查资料,原来每一种鱼的轮廓和颜色都有它的道理,游得快的鱼和爱躲藏的鱼,形状和颜色一定相差很远。立行后来爱鱼及水,12岁那一年,迷上潜水,在海底观察一条鱼,他能半个小时不眨一下眼睛。

潜水需要潜水衣、氧气筒、头盔等,爸爸给立行买来全副装备。每天凌晨四点钟,睡眠不足的黑幼龙打着哈欠起床,开车将儿子送到海边练习潜水。这样坚持了两星期后,因为起床太早,立行意兴阑珊,父亲却严肃地说:“既然你选择了潜水,就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有一段时间,立行又迷上刀枪,李百龄有点不安,说:“这爱好是不是有点哪个啊。”立行说:“妈,你放心,我没有暴力倾向,研究刀枪像研究鱼一样,都是在研究它的造型与功能。”李百龄这才放心地陪着儿子去店里买刀买枪,有时还陪着他去打靶射击。一年圣诞节,妈妈还送一把精致小刀给立行做礼物。立行后来读大学学工业设计,再后来自己创业研发婴儿安全椅等,做的都是同一件事儿——研究造型与功能。

一向是书呆子的立行,在美国读高三时,偶然在校园看到《国王与安娜》的海报,原来学校年度音乐剧在招演员。立行一向对表演有兴趣,觉得这国王是泰国人,他在外表上有优势,就去报了名。这一次主角演下来,立行竟然一下子迷上了表演。

进了斯坦福大学后,立行念念不忘演员梦,修了一些戏剧方面的课程。1998年,大学毕业后,立行面临着两条路,一是当演员,二是搞工业设计。他和父亲商量何去何从,黑幼龙说,年轻就有资格追梦。不如这样,你拿出一年时间去闯,如果实在这条路走不通,再做工业设计。

为帮儿子追梦,黑幼龙安排儿子去见著名演员张艾嘉,张前辈很坦诚地对这个毛头小子说,演艺圈很复杂很辛苦,一些人在演艺圈里生存下来,是他们无路可走,而你呢,退路还很多,很难孤注一掷。

立行哪里肯听,台湾的演艺圈杀不进去,又掉头去闯好莱坞。在父亲的安排下,他见到了名闻天下的吴宇森导演。吴宇森对他说,全世界所有的演员都想到好莱坞来发展,因为竞争激烈,所有的演员都参加了工会,你不参加工会,根本没人会聘你演戏,而糟糕的是,你没有演艺经验,根本进不了工会。

碰了一年壁后,好莱坞在立行眼里退去了光环。他心甘情愿地退出江湖,安心考入斯坦福读硕士,毕业后先在IDED(全球知名品牌)做产品设计,现在自己创业当老板,做汽车里的儿童安全座椅。

家里的4个孩子,最让父母省心的是老大立言,从小学到中学一路成绩优秀,大学毕业后,又考入著名的耶鲁大学读MBA。他和爸爸一样,热爱写作。投稿到《中国时报》,因为文章写得漂亮,有人以为是父亲捉刀代写。黑幼龙回家,讲这个笑话借以表扬立言,奶奶说:“屁,还你捉刀,你根本写不了这么好!”

老大立言现在帮父亲经营企业,任卡耐基训练的总经理。

回顾四个孩子的成长路,黑幼龙说,孩子是慢慢养大的,慢养就是让他们自由决定自我负责。即使孩子一时犯错误,父母也不要太紧张,要有耐心,不要计较一时之胜败得失。人生是场马拉松,输在起跑线上又何妨?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