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天易小李:那几位打劫的,我要和你们讲讲道理

转载 2016-04-28 17:23:32

一、初到安阳

王小二姓王,但是名字不叫小二,真名叫王富贵。只是他在酒楼里跑堂跑得久了,小二小二叫得多了,真名倒是很少有人记得了。

今年是王小二从王家村来到安阳城的第四个年头,他还记得来到安阳城时,光是那高大的城墙就让自己仰着脖子看了半天,进城后,车马喧嚣,行人如织,穿着清凉的女子妇人打他身旁走过时,他都不敢多看一眼。

他感觉到了自己和这座城的格格不入,但可能是吹过乡野里的风,晒过苞谷地上的骄阳,他并没有感觉到害怕。

曾经沧海难为水,王小二来到安阳城,算是见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片海。

二、诗和远方

刚来到城里,虽然人生地不熟,王小二凭借着为人老实、手脚勤快,在醉仙居酒楼谋到了一份差事。

醉仙居是安阳城里首屈一指的酒楼之一,坐落在寸土寸金的朱雀街中,大商巨贾、士林学子、达官贵人,都是醉仙居的常客。

所以王小二到醉仙居的头一年,掌柜的只是安排他在前厅打打杂,收拾收拾桌子,并不让他去干那揖门迎客的活儿,是怕他一个乡下愣头青会冲撞了客人。

但是,前厅打杂的伙计月钱二两银子包吃住,迎客的小二月钱六两银子包吃住还有提成。

王小二就长了个心眼,每次悄悄记下熟客们的姓名长相、喜好、忌口,学习小二们迎客的套口,记住每道菜的菜名特点等。

寒来暑往,王小二打了一年杂后,被掌柜的提拔为迎客小二。王小二也没有令掌柜的失望,凭借着一股聪明好学的伶俐劲儿,在顾客之中也落了好口碑。

王小二还有个江湖梦,每次酒楼里的“驻说”先生说书的时候,自己总是一字不落地听着,下了工后还经常缠着说书先生给他讲讲江湖传说逸事。

从说书先生的嘴中,王小二看到了七侠五义,看到了快意恩仇,看到了刀光剑影,虽然第二天还要摸黑早起,自己和那个世界仍然很远,但王小二现在觉得很满足。

王小二以前听过一位士子说过,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要有诗和远方

那些遥不可及的武侠江湖,应该就是自己的远方吧。

三、一人一壶酒

这年冬天,

门外正下着大雪,路上行人很少,自从醉仙居推出了外卖服务,一些老饕在雨雪天气里都在家中叫外卖。因而此时酒楼里也没几个人,王小二也难得偷得半日闲,蹲在门槛上,手里捧着小火炉,怔怔望着空中的雪花。

这时,从漫天雪花中走出一个人

雪白的纸伞,雪白的衣裳,雪白的布靴,伞没有把雪全挡住,长衫下摆被打湿了些

王小二看着此人从雪中走来,简单迈步间竟有一种....美感,王小二甩了甩头,心想自己怎么会感觉一大老爷们走路有美感。

多年以后,当王小二成长为一代武林宗师后,才知道当初感觉到的“美感”,正是武学造诣达到极致的表现。

王小二看到此人走近,立马起身迎上去,还没等他开口,那男子便说到

——温一壶绿蚁酒,两碟花生米。

——好嘞,公子您稍等

王小二并没有撩嗓子跟后厨喊道“一壶温绿蚁,两碟花生米”,而是自己跑到后厨拿了出来。一是东西简单,三两下就能弄好,二是这报菜名也有讲究,客官点了简单平价菜式的时候,不会喊,避免让客官在显得尴尬;如若有客官请客点了大菜后,王小二才会撩起嗓子把菜名唱出来,声音语气还要拿捏到位,既不能打扰了其他客人,又得让点菜的客人长了面子。

王小二将酒和花生端到男子桌前

——客官慢用,有事您说话。

——谢谢。

王小二捧着小火炉,回到门槛上继续发着呆。

四、“四有”青年

一杯酒下肚,李易身子暖和了点。

虽然说有深厚的内功在身,薄袄长衫也不惧严寒,但还是不如一杯绿蚁酒来得暖身。

李易出了长脚街的师门已经有六年,五年来东奔西走,降贼除盗,将天易门发扬光大。龙门专车顺丰镖局宝丰马贷等一些老字号都是天易的生意伙伴,打上天易门标志的马匹车辆,已经成为了不丢失的保障。

当年师傅光给他秀功夫了,没把这一行的辛苦告诉他,这不,在这下大雪别人都在家围着火炉聊天的时候,自己刚出去把一辆被盗的马车找回,冷得不行。

老狐狸啊老狐狸。

师傅上次跟李易说,出道五年了,可以着手物色个徒弟了,让他也当一回师公。

你只是想早点退休罢了,李易当时腹诽到。

徒弟也不好找啊,这年头,像自己一样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青年已经很少了,惆怅啊。

李易又倒了一杯酒,捏了两粒花生扔进嘴里。

五、打劫

王小二此刻坐在门槛上,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这门口的积雪,无声无息,谁来都能踩上一脚。

前些天,隔壁优衣布庄店员李翠翠她娘找到自己,让王小二不要再对李翠翠贼心不死了,除非他在这安阳城内落了户口,再买套房买匹马。

李小二感觉当时李翠翠她妈白眼都快翻上天了,自己只是感觉她长得好看多看了几眼,搞得跟自己非她不娶了似的,不过打那天起王小二再也没去优衣布庄。

正胡思乱想着,王小二看着远处急匆匆走来四个身影,行至眼前自己还没有看仔细就被一脚踢进堂内。

呯的一声,一把钢刀砍在柜台上。

——打劫!

这一声喊像是把门外的风雪都灌了进来,一屋子的人如坠冰窖。

接下来的情节就很老套了——

威胁、恐吓、翻找、谩骂,

在四把钢刀的作用下,一切都很顺利,掌柜的也很配合,把当日的流水都给了他们

毕竟酒楼在钱庄投了保,损失也不会太大。

劫匪对他们的配合感觉很满意,大家也都希望劫匪们拿着钱就走。

双方都很节制,抢劫在一片亲切友好的氛围下进行。

王小二一直躺在地上,不是装死,只是先前那一脚势大力沉,现在仍觉得胸口像压着一块石头。

就在匪徒们前脚准备迈出酒楼时,掌柜的闺女听到前厅动静从里厢走了出来。

这下匪徒们就走不动了。

这下王小二知道该做点什么了。

站起身,脚踏七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浑身查克拉,不,浑身精气提到喉间:

——抢~劫~啦~

凭着平日里唱菜名的功夫,这声“抢劫啦”凝聚了王小二一身的精气神,当真是响彻整条街道。

四名劫匪既惊又怕,顾不得对掌柜闺女再生想法,迟走一步恐怕就走不掉了,不过走之前也要给那个坏事的小二补几个窟窿。

一名匪徒举刀向王小二当头劈下。

王小二看着一柄雪亮钢刀迎面而来,凛冽的刀光,像门外凛冽的风雪,像王翠翠她娘翻起的白眼——

王小二生平第一次遇到江湖,便要丧命江湖刀下。

——当!

钢刀被击飞,没入柜台半尺。

刀身上有一个凹坑,嵌着一粒花生。

举刀匪徒的手腕青紫,明显是断了。

嗖嗖嗖嗖~

又是微不可察的声音响起,

四名匪徒如遭雷击般瘫倒在地,再也没有一丝凶悍之气。

王小二在鬼门关走了一圈,没有大难不死的狂喜,只是怔怔看着走过来的男子。

还是雪白的纸伞,雪白的衣裳,雪白的布靴——

是那位要了一壶绿蚁酒两碟花生米的公子。

——小兄弟,你叫什么,刚才那一嗓子喊得不错。

李易把王小二扶起。

——我...我叫王小二,不,是..是王富贵,我叫王富贵。

——王富贵,好名字,

李易拍着王小二肩膀道

——人生哪,就像这门口的积雪,无声无息,谁都能踩一脚,但是只要雪还在下,再深的脚印都能再给它埋掉,对不?刚才浪费了五颗花生米,下次来你们醉仙居得免费请我一碟哦。

王小二看着救了他一命的男子撑起伞向雪中走去,急忙问道

——大侠,你叫什么?

那男子脚步顿了顿,说道,

——天易小李,李易。

至此,王小二算是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二片海。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涓婃捣鐭虫槗鐢靛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27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