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世界诗歌文学
世界诗歌文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585
  • 关注人气:2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歌】罗斯玛丽•多布森诗选

(2016-05-23 17:03:17)
标签:

外国诗歌文学

诗歌

罗斯玛丽&bull

多布森

诗选

分类: 【外语诗歌文学】
【诗歌】罗斯玛丽•多布森诗选

【诗人简介】
       罗斯玛丽•多布森(1920.6.18——2012),澳洲女诗人,同时也是一位插画家和编辑,她的诗歌几乎每年都会入选澳洲诗歌年选,曾荣获多项文学奖项和荣誉,作品被翻译成多国语言。她一共出版了十四本诗集,主要包括:《在一面凸镜中》(In a Convex Mirror,1944);《冰船及其他的诗》(The Ship of Ice:with other poems,1948);《公鸡打鸣》(Cock Crow,1965);《三种命运及其他的诗》(The Three Fates and Other Poems,1984)等。

【诗歌】罗斯玛丽•多布森诗选
文/罗斯玛丽•多布森[澳]
   
◎窗前的年轻姑娘
    
抬起你的手放在窗闩上
叹口气,转身,离开了
超凡脱俗的宝剑交叉着
置于一日尽头的门槛上
正在变暗的空气被涂抹成红色
因为时间已被杀死,此刻正静静地躺着
  
或者,时间丢失了。但是有人看见
虽然无人说出,也无人愿意说出
无辜的分针
在墙上的时钟里静止不动
警惕的房间,令人窒息的光
招待你,在这最后的夜晚
  
在轻轻旋转的山上
用你的眼睛去巡游
向前的脚步,偶然的袭击
这是生命地图上躺着的一条路
这是你必须经历的旅程
越过草地和稻束,最后,是雪

◎在薄雾中行走 
 
在薄雾中走上人迹罕至的小径
拨开布满白霜、竖立着的篱笆桩
凑近去看那些保留到现在、摇晃不停的珊瑚色枝条
受惊的绒毛状的冰霜支愣着
映照出一轮大气的光环

它们是微型森林,生硬,做作
仿佛有一只鸟正飞过,低声警示它们
别做声,别做声
当我们离开之后,谁知道,会有怎样的议论掠过枝条
会有怎样放肆、嘲讽的笑声在空中响起
当双脚在印满车辙的路上变冷,沉默
预兆般地扯动耳朵
又是谁,因渴望完美的意象而燃烧
虽然,星星们
这些火的支架,一定会像往昔那样
从天空滑入白色的灰烬。毫无疑问
梅蓓会在奶牛场或者货车里躲避牛奶工
罗勃会蜷缩在拖拉机的蓬盖下睡觉
流浪汉正躺在蕨丛的空隙边打鼾
但是沮丧毫无必要
 
◎暴风雨
  
这些眼睛,被怎样的波浪冲刷,摇落成珍珠
这些散布在海中、被海水荡动的骨骼
又变成了怎样的珊瑚?它们曾让心与心
亲密地贴近,彼此了解,彼此懂得
此刻,在五英寻以下,相距遥远,孤独
被漠不关心的海所忽视
  
年轻的水手,这难道不奇怪吗
大海的仙女对着少尉歌唱
而吹来的风并不做出回答

◎断裂
  
电话线如同蛛网
交织着,从一根电线杆到另一根
连接起光明到黑暗的距离
但有些东西割断了我的灵魂
 
非死非生,我看着
分开的树,如同切开的纸,活着
带着一点点厌烦,看向天空
月亮,诱人的上升曲线

并不为我带来沉默的喜悦
亦无跳跃的激情、忧伤或羞愧
百万年以前,她便如此升起
这个夜晚又有什么区别呢
 
在热烈而轻盈的火焰中呈现
散落,变成无数颗星星
打碎七姊妹的灯
或者从火星夺走一个火把
 
让它转过身来观看,这个
在毁灭性的夜晚破碎的世界
或者,月亮,在这祥和的时刻
至少是健谈而明亮的
 
◎山顶
  
这名工人在黄昏时挖掘家
靴子果断向前,将杂色的泥土
像干草一样扔在身后
晃动的帽子变成兜满风的杯子
他爬上山顶,充满天空
他的眼睛是点亮的窗子,朝着西边
散发柠檬色的光
而这一天正慢慢消逝
或者,大步从一座山走到另一座,停下
带着安详、无意识的傲慢神情
(他的帽子挂在月亮的角上)
向着友好的星星划亮一根火柴
点燃烟斗
如果愿意,他能移走山峰
但是一座山在一个人的手掌上
是一种累赘,因此他让它们躺着
偶尔举起一个,看一看,抚平树
慢慢地转动它,再将它放下

◎夏季过后
 
夏季过后,冬天的第一阵波浪
带来奇迹般的清净
洪水冲走了太阳帽,冲浪板
鲜艳的丝巾,糖果条纹的遮阳伞
在水边尖叫的孩子,以及海鸥
和悠闲的沙滩露营者
用一条曲线和一次碰撞,将他们带上有轨电车
带上庄重的巴士,如同一块岩石干脆地拒绝混乱
和飞溅而去的泡沫
波浪带着一声叹息
渐渐远离道路,让房子安静下来
苍蝇定居在关闭的房间里,被遗弃的猫
毛色发亮,在常春藤间觅食
只有在夜晚
嫁给了凡人的孤独的美人鱼,才会
漫步于月光下的沙滩:她在水边流泪
沙子像刀一样切割她的双脚
 
◎野餐
 
橡胶树叶和黑莓在火中燃烧,带着一缕
秋天的悲伤意味——苦涩的烟,与
交错的阳光刀片竞相割开松树
搜索出一个伏兵。火焰的舌头如同诽谤
抹黑冒着气泡的愤怒的金属罐
在峡谷中
我又变成一个孩子,指挥着
溪流中的树枝船,涓涓的小溪
在岩石上翻腾棕色和金色的泡沫
蝌蚪(多年以前)滑过我的手指
和少女的头发,苔藓,忿忿不平地
记下我的足迹
在火边做梦,我呼唤自己,看见
一个孩子穿越时间跑进过去的一次野餐
 
◎一段插曲

惆怅而孤独地徘徊在黄昏的树林
并非屈服于悲痛,而是暂时
沉浸于厌世的情绪中;一种淡淡的忧郁
有时,隐秘地
唤醒了灵魂——是的,我发现这相当令人厌烦
我为何要走在这林木茂盛的路上
像那些可怜的青年诗人一样沉思着死亡
对遗忘怀有一种亲近与迷恋
够了——我让你介入奥林匹亚神的事务
已经泄露了我崇高的秘密使命
我仍然大致记得这个故事
我在周五独自行走
 
在一个安宁的池塘边,我停下,无声的水
映照出我自己的影子
 
我想在那暗昧的遗忘和黑暗中
永远合上我的翅膀
这时忽然听见了山坡那边传来的叹息和脚步声
走过去,我看见了邪恶王子
令人惊讶地摆出一副伤心独白的造型
眼帘低垂,目光充满渴望
准确地说,这是我害怕的一刻
每当哈姆雷特的扮演者表演他的沉思
我们带着认同阅读彼此的思想
都不说话,但是立刻
退后,各自退回原来的道路
我仍然认为这个场景颇富意味
我们错过了一个机会——一个造型和一些幽默
原谅我对这件事的反思
讲述这个故事时,我感到不安
 
◎诗人

阁楼里住着诗人这个家伙
每当想起那光秃秃的木板,蜘蛛网
一片面包,摇曳着微光、淌着烛泪的蜡烛
我总会激起一阵怜悯
我们进去时他扭过头
停顿了片刻,又埋头继续写
“你们来得太早,”他说,“我还没有准备好。”
他不停地写着
我们站在那儿,犹豫不决
我扯扯魔鬼的衣袖,和他低声商量
“同志,”我说(这是仅在大会上使用的称呼)
“我们是不是该退出去,讨论一下这种状况
我们不合时宜地打断了这个家伙的工作
你看,他的眼睛在黑暗中冒着火焰
我想他一定拥有一些关于死亡的梦想
急于收割他的成果,但尚未完工。”
他皱起眉头。“这样更好,”他说,“让我们加快他的进程吧
明天我们的日程表上还有一长串名单
从秘鲁到波斯——其中一个是大主教
那将是一项漫长的工作。”
“来吧,小伙子
这儿有天堂,有地狱。你全都了解。你会选哪一个
我们将耐心地等你尽快做出抉择”
魔鬼在地板上踱步,摇晃着火焰的鞭子
 
他咬着笔,抬起头,“听着,”他说
“我正在创作一首永不磨灭的史诗
我确信它将是一部杰作,绝不是废话连篇
请给我一年左右的时间——我会把你们写进去
创作一些伟大的诗句刻画你们的形象
使用一个或者两个韵——让你们成为一种精美的诗歌意象
你们看,怎么样?”我承认,我略微挺直了身体
并理了理我的翅膀,然后,内疚地拉住魔鬼
他的帽子得意洋洋地翘着,靠在门边,摆出一副
事不关己的姿态
(很像伟大的凯撒被我们带走时的神态
但那是另一个故事)
“别动,别动,”诗人说。“就那样站一会儿
它缺少一个词,这儿——那儿,这是对你的描写
齐整的诗句,将对抗时间
谢谢,先生们,门就在你们背后
原谅我不站起来了
我要构思一首等着献出的颂歌。”
 
于是,我们发现自己站在门前的台阶上
“好吧——!”魔鬼说
而我几乎也同时说,“好吧——!”

◎妙事之一
  
是做一个稻草人
斜插在明亮的田野上
帽子上
落满鸟的歌声
有一颗金色稻杆的心
有着农夫女儿一样狡黠的眼睛
四顾无人时,便进行小小的巡游
回来后
作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妙事之一
是做一个船首像
以高贵的姿态
立于船首
抵达世界的尽头
伴随忧伤的风声,水声
和一抹沉思的气息
船舷划破
绿色的波浪,溅起飞沫
  
是做一个雪人
整天茫然地思索
顶着
满头雪花
压根儿没有烦忧
有一根古老的烟管和六颗纽扣
身边偶尔围绕着打呢绒绑腿的孩子们
但大多时候是孤独的
一个单纯的人,压根儿没有烦忧

◎骑手
    
时间在我滴答作响的时钟里
变成夜晚绝望的旅行者
得得的马蹄踏过意念的高速路
敲击出午夜的惊悚
他骑着马,用燧石和铁取火
经过宁静的湖泊,湖泊中点缀着星星
沉寂着秋天明亮的泥沼
经过倾斜的黑暗,这黑暗被白色的栅栏
隔开,落满末日的尘埃
他不需要路标,除了转动着向前
顺从旋转的天空
他正骑着马去警告——但我不知道
也害怕知道,他要去警告谁
  
◎1940年,澳大利亚的假日

我们在悬崖峭壁间穿过山谷
大片金色的田野忽然涌现,庄稼已成熟
等待着被收割,它们缓缓倾斜到岸边,限定在
一个整齐的轮廓中,后面的山坡上
是开阔的林地
我们已用路标和车速精确计算了里程数
准备好迎接美特有的袭击
绵延的海湾伸向全副武装的天空
但是此刻,她和以往一样,戏弄我们,让我们惊讶,解除了
对抗、防范她的大脑的武装
躲过哨卡,捕获了心灵
在我们下方
绵延的海湾,映照出无可比拟的天空
在这无限中
  
空气和水是静默的——只有涟漪
轻轻晃动系在锚地的渔船
光移动在涂抹着清漆的船舷
海鸥滑翔,停止于近乎完美的飞行中
在这永恒的一瞬
安宁呈现给我们
一副静的图画。看,地平线上
烟雾的三角旗拖曳着迷茫的汽船
云栖息在无形的停泊地
  
没有什么扰乱我们的行程
没有无法想象的恐惧遮蔽太阳
没有可怖的尖叫划破一个无星的夜晚
当一天结束时,我们回到安宁的家中
  
没有死亡与黑暗和我们同行
没有军事设施,也不会呆在其他人
所在之地,任流弹与猛烈的炮火
突破睡眠虚弱的防御
  
我们的心不知道担忧和害怕
当烈性炸药炸出一次天空的日蚀
从眼中抹除美,在孩子们
尚余微笑的唇上烙下恐惧的印记
  
二十一点,这是生命与欢笑
彻底沦陷的时刻
当战争胜利时,只有死亡独自
在他的同代人中记下得分
  
这是属于我们的一个时刻,当生命
一天比一天急迫
夜晚难以觉察地,却更确定地
侵蚀着天空
  
他们已用枪弹和大炮平衡了孩子们的出生
准备好迎接战争特有的袭击
他们的年轻人已成熟,等待着被收割;在相同的
秩序与行列中濒临死亡。他们用毁灭性的武器
取消了死亡
而我们,不确定的幸存者,站在岸边
召唤奇迹般的远方,掏出手帕
向着文明挥动,略微理解了
死亡和绝望
这是我们分道扬镳之处
  
偏执的年轻人在沙滩上玩板球
蔑视智慧,警惕大海
不追问时间,安于
太阳沉落,月亮升起
在银色的月光中饥肠辘辘地回家
不再留念孤独的白色海岸
以及沙滩上微微起伏的波浪
但是年老的智者在这夜晚的空气中
看见了一种无限的悲伤,当波浪
携带退潮的叹息回到孤独的海中
他们听见了一种哭泣
并体验到人的生命
在辽阔的星空下,潮起潮落【诗歌】罗斯玛丽•多布森诗选
【诗歌】罗斯玛丽•多布森诗选
【诗歌】罗斯玛丽•多布森诗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