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抗战中的国产小炮

(2018-11-08 04:00:50)
分类: 泛黄记忆
抗战中的国产小炮

一场恶战在即。1939年深冬,第九战区以五万大军挺进鄂南,包围大沙坪镇。

大沙坪是规复武汉的跳板,被蒋介石定为冬季攻势的焦点战场,势在必得。日军于大沙坪部署第6师团步兵45联队,在各村落山头构筑大量独立据点,连成坚固阵地带,由步兵36旅团旅团长井上政吉坐镇死守。强攻大沙坪据点群的惨烈血战长达三周,中国军队五度突入大沙坪核心阵地。步45联队步10中队的军曹永田武光,回忆视死如归的中方攻坚战士:“今回冬季攻势,中国兵之顽强,迫击炮掩护之下攻击……战技精练……前进动作失败之后尚更为顽强,反复攻击。”

然而,五万大军的炮兵火力支援只有82毫米口径的迫击炮。日军据点“碉堡棋布,副防御层迭,设置工事坚固,攻掠困难”,82迫击炮打不破工事。指挥第三次围攻的第70军军长李觉报告道:“无重炮摧毁工事,徒以血肉攻坚,实属无谓之牺牲。”五万大军视死如归的轮番猛攻,就这样以失败收场。

1932年推出的金陵造20年式82迫击炮,射程长远、瞄准精确、运动轻便、操作简易而稳定,是火炮设计的经典杰作。可惜中国钢铁业落后,设计优良的82迫击炮只能配备19世纪的落伍炮弹,沦为无法攻坚的蹩脚火炮。但迫击炮是抗战期间中国唯一能自行量产的火炮,中国炮兵没有选择。

制式火炮不能攻坚,抗日将士的攻击精神受限于物质局限,对日抗战许多战役成为只能守而不能攻的消极战斗。史迪威等痛批蒋介石畏于发动攻势,实则是缺乏由兵器层面深入理解的耐心。要读懂抗日战争,需由82迫击炮读起。

不能攻坚的国造82迫击炮

金陵兵工厂在1932年以法造布朗德81毫米迫击炮为基础,开发出20年式82迫击炮,杰出设计惊艳兵工界。金陵造的优点:首在轻便运动性,炮身21公斤、座钣24公斤、炮架21公斤,以单兵一人可以肩负携行为原则,最难扛的座钣配备提圈与背皮带,士兵能轻松提炮,最适合崎岖泥泞、以步行为主要运动方式的中国战场。

负有稳定精度重任的炮架,更是20年式的亮点。内藏弹簧的缓冲装置以减低射击时的后坐力,精密稳定的高低机、水平机、方向调节机搭配炮身的活动炮箍,使82迫击炮能以6400密位的精度稳定战斗。由高低射角钣、水平分划方向盘与水平汽泡组成的瞄准具,更是简捷精确、容易操作。

82迫击炮的炮弹更是一绝。迫击炮炮管不车膛线,如美军制式3英寸的斯托克斯系列迫击炮,炮弹出膛即乱转,精度不佳。但布朗德迫击炮的炮弹则在弹体尾管加装尾翼,发射药包嵌在尾翼四周,弹道安定,精度大增。82迫击炮弹也采用布朗德式的先进构形,射击非常精确。而且射程长远,八号装药最大射程2850米,逼近北洋时最流行的75毫米沪造克虏伯式山炮,精度更使沪造山炮瞠乎其后。再加上德国顾问勤训精练的“间接射击”法,82迫击炮威力压倒“直接射击”的沪造山炮。兵工署索性将沪造山炮停产,在建军准备抗战的1930年代,全军换装82迫击炮。

金陵兵工厂于1932年试制82迫击炮50门,1933年再造30门。担任新军实验的教导总队优先换装,测试战斗功能。82迫击炮是步兵营进行近接支援的“步兵炮”,教导总队的迫击炮配备于步兵营的迫击炮排,但急缺火炮的野战部队很快以82迫击炮充实“师炮兵”。德械模范军第88师的榴弹炮大队,率先换装30门金陵造迫击炮,以82迫击炮充任师炮兵。

中国未能量产山炮之前,步兵师能配备一个崭新的82迫击炮营已是难能可贵。装备师炮兵的方向既定,金陵兵工厂全力赶造,1934年量产200门、1935年131门、1936年锐增至565门,五年中造出976门,仍供不应求。在抗战中大名鼎鼎的“三五部队”第74军,三个步兵师直到1939年9月上高整训时才换掉炮身饰有逊清团龙徽章的老沪造山炮,接装82迫击炮营。

造型先进的尾翼迫击炮弹,使82迫击炮具备师炮兵所需的精度,但正是这种炮弹使抗战打成了没有攻势的消极战斗。

迫击炮威力的差别,主要在于炮弹。如布朗德迫击炮等先进迫击炮弹,使用钢或钢性铁(生铁与废钢混炼)制造弹壳。钢壳以水压机直接冲压成型,强度大、硬度佳,弹壳内装填高爆力的TNT炸药,以镕铸法加热溶化填满。碰炸信管着地,TNT的惊人爆炸力将高强度的钢壳炸成粉碎,释放最强大的爆炸冲击波,足以破坏坚固工事。若使用着地后弹起再炸的短延期信管,更能发挥最广阔的杀伤半径。

然而,兵工署没有足够的钢料造炮弹壳。中国的钢铁厂不但炼钢技术落后,产量更是低。1937年,中国只有浦东和兴、太原育才与各兵工厂附属铸钢厂能炼军用钢材,年产量仅4万吨。退而求其次,军用铁材的产能也少得惊人,汉冶萍等大厂被日本挤垮后,只有汉口六河沟与山西保晋两厂能大量冶炼军用铁材,年产区区2万吨。抗战军兴,各钢铁厂内迁,大量抢建新炉,但炼钢平炉的建造费时太长,后方各厂大多只能急造酸性柏士麦炉,出品钢材含磷量高,品质低。即使是步枪弹的弹壳钢,也需由国外抢购。

因此,1930年代的建军关键在钢铁厂。但新式钢铁厂经费高昂,相当于中国一年军费之10%,迟迟无法建厂。蒋介石于1937年筹措巨资向克虏伯订购全套新式钢厂,合同签成,抗战随即爆发,中断了建厂大业。

钢材紧缺限制了82迫击炮弹的功能。82迫击炮弹若采用钢壳,钢料供应不及,生产太慢,82迫击炮弹只好采用档次最低的生铁弹壳。翻砂铸造的生铁弹壳质地太脆,炸药只能使用爆力低的0.35公斤“混合药”,在TNT中混用一半豫硝,成为功能原始的“榴霰弹”,以少量炸药将弹壳炸成大块破片,以大破片杀伤敌人。

抗战是一场藏于九地之下的工事战争。以破片杀敌的生铁榴霰弹,对坚固工事几乎没有破坏力可言,中国将士的攻击精神随之低迷。

81迫击炮的重弹传奇

指挥第一次大沙坪围攻战的第15集团军总司令关麟征指出,82迫击炮“打着堡垒上面,徒耗弹药,并无多大用处”。即使是最简易的沙包掩体,大破片至多将麻袋刮破,弹片卡入积土之中,掩体中的敌兵毫发无伤。法国原厂的布朗德81迫击炮却是攻坚利器,少数精锐部队有幸以法造81迫击炮作战。81毫米与82毫米虽然字面上只差1毫米,威力之异天差地远。

正宗的法造布朗德81毫米迫击炮,可以射击粗短的“标准钢弹”与修长的“长身弹”。标准钢弹的射程长远,用长管型(炮身长115厘米)布朗德迫击炮射击时,最大射程达到3000米,设计原意是发挥与法造75野炮相同的破片杀伤力,以“榴霰弹”的传统设计打仗。而国人俗称为“重弹”的“长身弹”射程短小,只有1230米。然而,法造81迫击炮的攻击力,就展现于“重弹”之中。

布朗德迫击炮的重弹装药高达2公斤,弹壳用薄轧钢板卷成,以105毫米轻榴弹炮的榴弹威力为标准,使用布朗德V.18IR双用信管。破坏工事时调成延期功能,炮弹侵彻到工事或土层中再炸开,造成足以破坏野战工事的爆破力。射程虽然短小,但81迫击炮原是配属在步兵营下的步兵重兵器,而步兵在二次大战的攻势战场常是据点群的近迫攻坚,“重弹”的破坏力是决胜关键,尤其在中国战场。

中国约在1933年购入价格高昂的法造81迫击炮,由中央军校教导第2师改编的第4师首先换装,攻坚打掩体时威力十足。由第4师发展而成的汤恩伯第13军,各师均配备法造迫击炮,成为抗战中少数能攻坚的铁军。

“我们排装备的法国造布朗德八一糎迫击炮,此炮精度好,各炮零件轻,射程3500码,且有一种特种弹,弹体长,用于对敌工事破坏,其威力宛如重炮,是步兵重武器一张王牌。”第13军第110师第329团第3营迫击炮排排长常兆瑞回忆。

1940年枣宜会战中,81炮重弹于源潭镇攻坚战大发神威。常兆瑞谈起81迫击炮时激动不已:“十门迫击炮的火力集中射击,每次原距离三发,射击了五六群。这种强大的集火,是我部队抗战以来的首次,已将北门城楼毁了一半,城也破坏数处,但是敌人还不退,经一小时不断炮击,敌阵枪声减弱……到九时许才未听到敌阵枪声,方知敌人已向南窜逃。”

天之骄子的税警总团也装备一个法造81迫击炮营,在淞沪会战中风头十足,常被有力长官指名借调。军政部紧急向法方接洽抢购,但法国屈于日寇压力而不再出售。

日军模仿布朗德迫击炮的九七式曲射步兵炮,也没有重弹。但日军的步兵攻坚火力由可以平射的“大队炮”九二式步兵炮担任,足以破坏一般野战工事;遭遇坚固筑城之永久工事,则以“联队炮”之四一式山炮与九四式37毫米速射炮担任破坏任务。步兵攻坚无坚不摧,就能保持旺盛的攻击精神。

反之,中国步兵只有毫无攻坚力量的82迫击炮,就连理论上应配备105毫米榴弹炮的“师炮兵”,乃至应配备150毫米榴弹炮的“军炮兵”,也普遍以82迫击炮凑数。薛岳长官在大沙坪围攻战中指名急调前线支援攻坚的王牌炮兵,即是第4军迫击炮营,亦只有9门金陵造82迫击炮。

直到1944年,美械部队才能真正以重弹战斗。美造M1式81毫米迫击炮同为布朗德迫击炮的仿造版,性能却大幅提升,解决了重弹的射程问题。M1的标准榴弹是弹重3.31公斤的M43A1式榴弹,重弹则是4.98公斤的M56式重榴弹。重榴弹的射程原不理想,但美国人开发出四号装药,将初速提高到178米/秒,最大射程随之提升到2341米,堪称二战时期最佳迫击炮弹。

美械部队的先进兵器太多了,师炮兵营有M1A1山炮,不需81迫击炮凑数。M1迫击炮回归步兵,配属为步兵团迫击炮连。具备105毫米轻榴弹炮威力与2341米最大射程的M56重榴弹,使驻印军一扫无力攻坚之憾,成为无坚不摧的攻势大师。

缅甸战场美援促成翻身仗

1944年缅甸战场,M56重榴弹的巨大破坏力燃起了旺盛的攻击斗志。美械师的步兵攻坚作战,首先以M56重榴弹摧毁日军阵地,再以M43A1榴弹构成破片散布带杀伤失去工事掩护的暴露残敌,可谓所向披靡。

百贼河大捷是M1迫击炮大发神威的典型战例。1944年除夕夜,新22师第65团将第18师团步55联队的冈田大队包围于百贼河畔,第65团第2营奉命在正月初一拂晓聚歼困兽之敌。冈田大队长以死守决心构筑坚固工事,但这场攻坚战的胜负由81迫击定。

廖耀湘师长以第65团迫击炮连协力第2营攻坚。大年初一拂晓,迫击炮连连长庄稳重以全连12门81迫击炮发起毁灭性的破坏射击,360发M56重榴弹使日军工事全毁。继之而来的M43A1榴弹则发扬最大火力杀伤逃出工事的日兵,百贼河成为血腥屠场。

9小时战斗后,冈田大队全军覆没。第2营击毙日军第8中队中队长深泻陆夫以下官兵700余人,生俘26人,缴获92式步兵炮2门、82迫击炮4门、重机枪6挺、步骑枪与轻机枪500余支。冈田大队长羞愤无地,以手榴弹自杀谢罪。而第2营伤亡官兵不到60员,说明日军基本覆没于M1迫击炮的毁灭射击,步兵攻势只是扫荡残敌、收取战果而已。在作战检讨中,廖耀湘师长赞扬百贼河之战堪称“完全的胜利”。

M56重榴弹的惊喜还不止如此。重量只有4.98公斤的重弹,理论上只能勉强接近105毫米轻榴弹炮的破坏力,但M56爆炸时会产生大量瓦斯,用以增加碎片破散的威力。这个别致的设计,使M56重榴弹成为无坚不摧的一代奇弹。

密支那战役中担任第14师第42团防空机枪连连长的谭美书,见证了M56重榴弹的奇异破坏力。面对日军以铁轨与枕木层层掩盖、足以抵御150毫米榴弹直接落弹的坚固掩蔽部,M56重榴弹另出奇招,以瓦斯闷毙藏身于掩蔽部中的日兵,达成另类攻坚效果。他追忆战况:“日本的工事构筑,掩体上面是铁轨盖成的,然后再用麻袋装起谷壳,放在上面,上面再用枕木扣起来,因此工事有弹性。八一迫击炮的重弹,一个炮弹落下去有三公尺深,但杀伤力不强,而是破坏力强,日本兵不是被迫击炮打死的,而是被里面瓦斯爆炸后闷死的。”

重榴弹的惊人破坏力,让见惯金陵造82迫击炮的老兵看傻了眼。虽然只有驻印军等美械部队有81炮,但内地部队在战斗中并不怯战。82迫击炮虽然不能攻坚,却适合防守。

防御战斗中,日军必须离开安全的掩体,暴露于空旷战场,生铁榴霰弹大破片可以发挥杀伤威力。但日军有联合作战优势,以连或排为单位高速射击的82迫击炮,在日军空地协同的观测下无所遁形,一旦被锁定,将迅速遭到空中炸射或地面步兵炮的锁定反击。82迫击炮必须以神奇的“急袭”打仗。

炮兵射击首先需进行试射,以弹着修正射击诸元,才能发起全连真面目之效力射。但日军常在试射阶段就已锁定中国炮兵阵地位置,中国炮兵改以不试射的“急袭”作战。艺高人胆大的中国炮兵单靠观测员于地图测角板之图上作业,抓出射击诸元,以一击必中的神奇精确度,不做任何试射,直接发起效力射,急速射击完毕之后立即变换阵地,躲避反击。不试射的“急袭”违反了炮兵战斗常识,但82迫击炮打出赫赫威风。

有什么武器打什么仗

迫击炮是步兵重武器,故连排长与观测员经常不是佩戴蓝领章的正规炮兵,而是戴红领章、半途出家的步兵,观测器材更是参差不齐。但82迫击炮照样以急袭打高度的间接射击,没有剪形镜与方向盘,就以指北针、双筒望远镜与标杆决定射向。没有昂贵复杂的测远机,老炮兵翘起指头就能测定炮目距离。

“我们用指测,准确性并不逊于测远机,这完全是凭老到的训练和日积月累的经验。”抗战时于第145师迫击炮营当兵的张拓芜回忆道,“实际射击时,如果测量距离有了三十公尺以上的差距,测量班长和测量兵事后准会挨上十扁担。所以没事时,大家都会发神经似地闭只眼、唱小旦般地,支起兰花指。”

82迫击炮急袭战斗的最经典一役,是1944年衡阳会战中预10师步28团迫击炮连的传奇战功。

惨烈的衡阳围城战中,在五桂岭、枫树山、虎形巢一线浴血奋战的预备第10师承受日军第68师团主力猛攻。1944年6月28日拂晓,预10师步28团迫击炮连连长白天霖上尉到枫树山观测所观测敌情,以十倍望远镜“向阵地前作地毯式搜索”,“蓦地发现正南方约八百公尺欧家町小高地上,有敌十余人正向我阵地窥视,并指指点点,判断其必为敌人较高级干部之侦察行动”。白连长见猎心喜,立即以迫击炮急袭。这个以82迫击炮发起的800米急袭射击,第一群炮弹就直接命中目标:

“当即决心不以单炮试射,而径命令全连八门(超编二门)集中射击。第一群炮弹即全部命中目标,顿时见敌众群相翻滚;接着再行效力射两群,亦皆不偏不倚命中目标。”

神乎其技的急袭射击摸到头彩,挨炸的一群日军正是第68师团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所率领的师部幕僚。在精准的三群迫击炮弹集中射击下,佐久间为人与他的参谋长原田贞三郎大佐双双重伤,师团司令部幕僚非死即伤,第68师团的攻势应声顿挫。

82迫击炮不但在守势作战的表现出神入化,更要跨越性能局限,担任攻势的火力支援。虽然它对坚固筑城的强固阵地没有破坏作用,但在野战之机动攻势中仍然能发挥人力机动的运动优势,克服一切地形后为步兵开道。

“士兵们扛着炮筒,背着座盘,肩着炮架,弹药兵挑着炮弹箱,个个汗湿如淋,气喘如牛。”第90师迫击炮营第3连排长钱庆杰回忆第一次长沙会战中的桃林镇攻势。人力机动的82迫击炮连在机动作战中克服水乡地形,忠实担任攻势的火力支援。“全营十八门迫击炮集中射击,群射(炮弹落点成梅花形)、纵深射(成直线形)、榴弹燃烧弹瞬发延期(定时),炮弹冰雹似地飞向目标。敌阵地上一片浓烟烈火。” 钱庆杰记下了82迫击炮的战功。

82迫击炮是钢铁工业限制中国战力的缩影。由基础的手榴弹到高档的重炮,抗日时期的国产兵器全面受限于钢铁工业,欲振乏力。中国炮兵的抗敌意志与精湛战技,却将82迫击炮生铁榴弹的杀敌潜力发挥到极致。

但生铁榴弹终究无法击破日军的野战工事。所以,抗日战史的长篇累卷总是斑斑血泪的消极固守,罕见长驱大进的积极攻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