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埃塞俄比亚的波拉那人

2017-06-18 05:05:53评论 波拉那
埃塞俄比亚的波拉那人

埃塞俄比亚的波拉那人

埃塞俄比亚的波拉那人

埃塞俄比亚的波拉那人

埃塞俄比亚的波拉那人

亚贝洛是埃塞俄比亚南部一个小镇,是去往原始部落的中转站和休整地,周边的丛林里生活着嘴巴上嵌上盘子的摩尔西部落人、涂抹牛油红土的哈莫尔部落人等等。我这几年来数次对部落的拍摄,几乎每次都是自阿尔巴门齐始,至亚贝洛终。

去往亚贝洛要穿过波拉那人的聚居区,波拉那人在奥莫低谷地区素以富有、文明著称。导游阿贝介绍说,一个波拉那男人会有1000头牛。说这话的时候,车子还在丛林里穿行,旱季的丛林树枝都干成了灰黑色,土红色的白蚁窝又高又大,这怎么能让我相信生活在丛林深处的男人们每人会有1000头牛啊!可阿贝坚持说是,翻译罗曼也坚定地确认说是1000头牛,而绝非是100头。

南部奥莫低谷,男人娶老婆的聘礼是70头牛,若按此计算,做个男人,还真得有个1000头牛以上,不然连个媳妇也娶不到。若那些花心男人还想娶上几房,1000头牛那是必须的啊!只是,再次环视车外荒野丛林,还是想不通,这些牛怎么能生存下去?仔细想想,觉得似乎又是合理的,若这方水土,水草丰盛、遍地牛羊,那些男人要娶多少老婆啊!

在同伴们围着一个巨大的白蚁窝转着圈找角度时,伴着余晖,我溜进了一个波拉那人的村庄,牛没见到,也许都还在牧归途中。波拉那人的红土小泥屋却被夕阳映照得色彩浓郁。孩子在屋前屋后玩耍,女人们在准备着晚饭。欢快的音乐从小屋里飘了出来,领着我的双脚走过去,两只小鸡在屋前漫步,低头寻找食物。

我不忍破坏这静谧、美好的时光,安静地在空地上蹲下来,享受这难得的安详。没想到,我的举动却吓着了两个人。开始是一个男人从屋后转出来,准备穿过屋边的小巷子,直到走到对面才发现逆光处蹲在地上的陌生人,他一时手足无措,犹豫片刻,弯腰跑过我的面前。其实,他完全没有必要弯腰,只是跑过去即可,他的上方并没有任何东西。这个男人搞笑似地又跑又猫腰的,把屋里的女人引了出来。当那个女人发现我后,并不是缩回屋内,而是一跳就冲了出来,可见也是受了一定的惊吓。这一切也让我吓了一跳,我真的成了丑八怪吗?要知道,出来前,人们还都在喊我“摔锅”(帅哥)呢!片刻的宁静被打破,接着是恍然大悟的开心笑声。

波拉那人的村庄实在是太安静了,我可以从容地拍,从容地走,也没有追着跑的孩子。一个男孩顽皮地跑上前来把一头正在吃奶的羊羔从我镜头里拉开,正巧被寻我的导游阿贝看见了,追着这个顽童房前屋后地跑了好几圈,他的母亲倚在门口微微地笑着并不干涉。

波拉那人的善良使我印象深刻,如果不是满眼的枯黄,村前村后的那些巨大白蚁窝,这里真是个世外桃源。

靠近亚贝洛时,已经能看见砍树烧荒、开垦土地的人了,他们拒绝拍照,从他们的态度可以看出这些人对自己的行为并不自信。亚贝洛遥遥在望,路边的土地已经被开垦完毕,只有那些白蚁窝还倔强地矗立在被翻耕过的红色土地里。一些外来客善意地认为,那些孤零零立在土地上的白蚁窝是当地人刻意保护的结果,那真是大错特错了。

望着那些巨大的白蚁窝,罗曼问:“中国有白蚁吗?”我肯定地说:“有,以前可能很多,但现在并不多见。”

她好奇地问:“你们是用什么办法消灭白蚁的?我们请了美国人、日本人在白蚁窝里灌很多很多药水,几个月后,这些白蚁窝又长出来了。”我说:“中国人对付这些东西的办法就是把它们给吃了!”

罗曼瞪大双眼表示强烈怀疑:“你是骗我的吧!”她想不出吃白蚁的方法。

我说:“白蚁可以做药,可以酿酒,还可以泡酒治风湿”。她又表示怀疑:“你骗我,哪有那么多的人喝酒。”我说:“那你就不知道了,中国人每年能喝一个西湖。西湖有多大你知道吗?”

“你说有多大?”罗曼显然来了精神。我说:“西湖有查莫湖那么大。”说完就没我的事了,接下来,罗曼就把我们的对话绘声绘色地说给阿贝和司机听。阿贝从后面一骨碌就爬起来,露出一脸的惊奇,司机开心地大笑。我估计他们把这当成了笑话故事。

后来离开亚贝洛的时候,我还真在路边看到一个小姑娘在白蚁窝里烤面包,那只白蚁窝足有5米多高,在根部被开了个巨大的门洞,面包放在里面,小姑娘往里面添柴火,烟从白蚁窝的顶部冒出来。波拉那人同白蚁作斗争的故事看来同样精彩。(王武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