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兆平老人
兆平老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719
  • 关注人气: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旧作重发(15)亲历扒手割口袋

(2019-11-29 20:59:26)
分类: 杂谈


      旧作重发(15)

亲历扒手割口袋


 一讲到扒手,人们无不咬牙切齿。特别是那些用刀片割人家衣服口袋的扒手,更为人所深恶痛绝,恨不得把他撕碎吃了。

 这天,因为外出联系工作,我搭了一程公共汽车。在和驾驶员并排的单人座位上坐了不到十分钟,我烟瘾发了。在公共场所是不能抽烟的。我情不自禁伸手去摸口袋里的香烟,哟嗬,旁边那人的手已早于我伸进了我的口袋,食指和大拇指还紧紧地捏着一块寒光闪闪的单面刀片。我马上意识到碰上“三只手”了。

 “好家伙!”我大吼一声,毫不客气地抓住了那只没有来得及缩回去的犯罪的手。此时,雪亮的刀片掉落在引擎盖上。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花了半个月工资,买了不到一个月,除了应酬舍不得随便穿的毛料西装,被这可恶的扒手用刀片割破了口袋!

 我气极了,紧紧地抓住小偷的手,竖起冒火的双眼审视着这个年纪比我小、个头比我高、长着满脸兜腮胡子的贼人。起初,他支支吾吾,似是求饶:“算了罗,算了罗”。接着,他提高了嗓门,露出了凶相:“你要怎么样?”

 “我要怎么样?我是专抓扒手的,我要把你送到派出所去!”我站在座位上,厉声警告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扒手。此时,车上的十八九个乘客都在竖起耳朵听我怒斥扒手,都在瞪大眼睛看我扭住扒手,就是没有一个人为我帮腔,更谈不上有人出来帮我捉拿小偷。

 车在大街上行驶着,车厢里的人们始终是那样静静地听着、看着,就象听广播、看电视一样。而驾驶员和售票员却象什么也没有看见一样。小偷环视了一下车厢里的“听众”和“观众”,马上平静下来。他得意地笑了笑,突然对我改变了腔调:“你还想怎么样?”说着,他伸出右手在裤兜里摸着什么,同时命令司机“踩一脚”。始终没有听见、没有看见什么的司机这下可听清楚了,“咔”地一下停住了车。

 毕竟,弱难敌强。矮小瘦弱,尚且年过半百的一介书生,怎能降住一个身强力壮的盗贼!我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下车离去,车上的驾驶员、售票员和十几位乘客也齐刷刷地目送这位“三只手”扬长而去。

                          原载《湘潭晚报》2001413日第二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