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广南庸人
广南庸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1,080
  • 关注人气:6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血饮者战团翻译

(2018-07-02 23:39:03)
标签:

星际战士spacemarines

战锤40k

分类: 星际战士SpaceMarines

作者:@广南庸人

贴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p/5779387381

 

血饮者战团Blood Drinkers

建军时间:第二次建军

 

血饮者战团是圣血天使子团之一。

 

作为阿斯塔斯圣典(Codex Astartes)的严格追随者,血饮者战团有着自己的血饮圣仪(blood-drinking rituals)并忍受如字面意义般的血腥杀戮欲,由于战团基因种子内的基因侦测神经(omophagea)突变,战团成员被描述为会不断呼出一股燥热气息,很可能就因上述突变造成的。

 

虽然他们似乎已克服圣血天使子团基因种子缺陷中最坏的一面,“黑色狂怒(Black Rage)”发病率低还仅形成了一个小规模的死亡连队(Death Company),但其实他们并未能克服或控制住“血红饥渴(Red Thirst)”,而是屈服于它之下

 

实际上血饮者战团者背后的真相要黑暗得多。早在M37时,战团就因战斗兄弟们开始屈服于黑色狂怒而已濒临消亡边缘。一位名叫霍洛斯(Holos)的战斗兄弟违背战团议事会(Chapter Council)的禁令,跟随幻梦指引攀登粉钙山(Mount Calicium)顶峰。他在那里遇到了一位天使,有些人称那是圣吉列斯(Sanguinius)显圣,据传对方告诉他如何拯救即将消亡战团的方法。霍洛斯召集战斗兄弟们举行仪式,在仪式上除了牧师和圣血牧师(Sanguinary Priest,负责饮血仪式)外的战团成员都没有军衔高低之分,这些星际战士在仪式中自由畅饮仆役的鲜血,这种牺牲一名无辜者的方法-即“让出血液,收获鲜血(Blood given, blood taken)”。从而通过这种仪式来平息渴血欲望。

 

但是,仪式背后的真相远非传说那般场景,霍洛斯并非遇到一位天使,而是被一个大量暗示特征是命运编织者卡洛斯(Kairos Fateweaver)的恶魔拜访,它与这位星际战士达成契约。为了换取能拯救千名死亡连队兄弟的血饮仪式,卡洛斯将得到修改少数死亡连队成员基因种子幻象的能力,让他们从寻常目睹圣吉列斯之死的幻象变为荷鲁斯(Holos)与恶魔现身。在M39时,18个战斗兄弟目睹此场景,卡洛斯随即通过这些战斗记忆向他们讲述历史,用混沌展现的力量来诱惑他们。只要当中有一人考虑接受卡洛斯的提议,那么整个战团都会诅咒发动而堕入混沌。所幸的是,所有被引诱的战斗兄弟都拒绝卡洛斯,但恶魔并不只在乎他们是否说“对(yes)”,因为血饮者战团仍处于被诅咒状态中。如今只有隐修司理(Reclusiarchs,拉丁语的安魂)才知晓仪式背后的真相,尽管未知他们是否希望战团踏上堕落之道。

 

血饮者战团会举行一些神秘的可疑仪式,比如血腥痛熬(Sanguis Excrucio,拉丁语)和红之泪(Red Tears)。

 

基因种子:

他们的基因种子突变让每个成员都有着不自然的干瘪皮肤。

血饮者战团翻译


值得注意的记录:

266.M37-地狱之谷战役(Battle of Hell's Hollow,圣血天使带领血饮者与赤红天使前往研究世界地狱之谷阻止叛军的亚空间裂缝仪式未果,最后依靠死亡连队牺牲方封印裂缝)

670.M39 –从暗灵族的阴谋中解救巢都世界无界星(Vaust)。

与新星战士战团(Novamarines)一同清除宇宙荒舟-正直者之逝号(Death of Integrity)上的基因窃取者。这次奔袭由两个战团的第1连终结者负责,一举创下53:1的歼敌率。在确认完全消灭这个教派后,他们检查宇宙荒舟回收STC模版。

在巢都世界无界星(Vaust)部署连队加入巷战。

参加圣血天使子团会议(Successor Chapter Summit),并同意提供他们一部分新兵补充伤亡惨重的圣血天使。

一队共计十名的血饮者成员搭乘一艘严重损毁的巡洋舰迫降至貌似忠诚的帝国世界卡尔卡松(Karkason),却发现行星总督佛罗格尔·萨格拉莫索(Fulgor Sagramoso)宣布脱离帝国独立。克拉夫·特兹拉(Kroff Tezla)率领小队去破坏被总督隐藏的一组泰坦(Titans),但是他们逐个被泰坦杀死,只剩下队长幸存。随后一台泰坦将特兹拉挖掘出来,作为战利品献给萨格拉莫索,总督把特兹拉斩去四肢并关入监牢。由于无法越狱,特兹拉随即进入休眠状态,直到数年后帝国之拳侦察兵偶然发现他,特兹拉才得以警告他们有关泰坦的情报,以免厄运再次发生。鉴于特兹拉身受重伤无法加入战斗,专门又为其配备一把自走椅(mobile chair)与两个负责起居的猿人侍从,直到他与自己所属战团重逢为止。

816.M41-无唇远征(Achilus Crusade),在达贡虫巢舰队(Hive Fleet Dagon)的触须先锋到来前几个月,血饮者战团有2个连似乎被血腥味引至卡斯特贝尔(Castobel),在最大的尖顶巢都伊贝勒斯(Hive Ibellus)构筑防御工事。巢都内遍布流淌鲜血的尸体,而人民则谴责这些异形追踪者。

从兽人手中夺回林恩世界(Rynn's World,绯红之拳母星)。

巴尔之殇(Devastation of Baal)时,战团派出由奎伊斯通(Quaeston,意语)率领的特遣队,协助圣血天使对抗利维坦虫巢舰队。

 

正直者之逝号Death of Integrity

 

正直者之逝号是帝国在M39时发现的一艘宇宙荒舟。在发现上面存在基因窃取者后,血饮者战团与新星战士及机械神教探险队对舰船发起了攻击。血饮者在战斗中获得50:1的歼敌率,在清除完盘踞此处的基因窃取者时却突然出现恶魔。更糟的是,血饮者战团长被黑色狂怒吞没,开始变异成一个可怕生物。鉴于正直者之逝号再次卷入亚空间内,幸存的帝国部队只能留下凯底斯(caedis,拉丁语,意思为屠戮)而被迫撤离。

血饮者战团翻译

血饮者战团旧貌

 

值得注意的成员:

霍洛斯(Holos-战斗兄弟,战团英雄(M37

凯底斯(Caedis 战团长(M39

曼兹瑞尔(Mazrael-隐修长(ReclusiarchM39

吉里安(Guinian 智库馆长

克拉夫·特兹拉(Kroff Tezla-圣血牧师(M39

奥洛克(Orloc 战团长(M41

奎伊斯通(Quaeston-锻造大师(Master of the Forge

 

凯底斯Caedis

凯底斯是M39时血饮者战团的战团长。

 

凯底斯最重要的战斗是带队登陆基因窃取者盘踞的宇宙荒舟正直者之逝号。他在战斗中逐步被黑色狂怒湮没,在疯狂幻象中被一个恶魔引诱能将他从黑色狂怒中拯救出来。他拒绝诱惑,坦然接受自己的命运并坚守忠诚。当他转变成一个怪物时,帝国部队因为舰船即将卷入亚空间而撤离,留下凯底斯在正直者之逝号上。仍未知他之后的情况。

 

奎伊斯通Quaeston

奎伊斯通是血饮者战团的锻造大师,他被派去率领特遣队协助圣血天使保卫巴尔,以抵御利维坦虫巢舰队的入侵。虽然最终击败了虫族,但仍未知奎伊斯通是否在与虫巢舰队的战斗中幸存。

 

背景:

依据圣血天使规则书(5版)所述,他们不知初代战团长是谁。

 

 

另外战团长奥洛克的名字是致敬1922年吸血鬼电影《诺斯费拉图-恐怖交响曲》(Nosferatu, eine Symphonie des Grauens,德语),里面的吸血鬼伯爵名字叫欧洛克(Orlok,现实第一部吸血鬼电影的反派,惊情四百年剧情原型,导演为避免1897年布莱姆·斯托克的小说《吸血鬼德库拉》版权官司而改个人物名)

血饮者战团翻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