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若草
诗人若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661
  • 关注人气:5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丈母娘也是娘10

(2020-02-20 14:26:21)
分类: 小说连载

丈母娘也是娘10

《丈母娘也是娘》

作者:若草

第10章 出谋划策

天刚蒙蒙亮王桂香就起来了,她感觉自己好像换了一个人,不但心里面敞亮了,就连老胳膊老腿儿都轻快了许多。她轻轻地推开房门,去了趟厕所,回来时直接在后院儿抱了一捆柴禾,然后蹑手蹑脚地走进厨房。她洗了把脸,准备生火做饭。她知道赵三宝累了,想让他多睡会儿。这时那头牤牛在牛栏里“哞哞”地叫了两声,她心想:“俺把饭做好了就温在锅里,然后俺去放牛,让宝儿歇歇,也让他养养脚上的伤。”

“吱扭”一声,西屋的房门打开了,赵三宝一边穿衣服一边往外走,他在弯腰穿靴子的时候,才发现王桂香正在厨房里烧火做饭呢,于是他说:“娘!咋起这么早,也不多睡会儿!这时候地里没啥活计,凤儿都是赶在俺放牛回来才做好饭的,你再睡一会吧,昨天淋了雨没觉着哪儿不舒服吧?”王桂香说:“俺这就怕弄出动静来吵醒你,却还是把你吵醒了!俺倒是觉得你太累了,想让你多睡会儿呢!俺这身体还算硬朗,淋点儿雨不打紧的。”赵三宝说:“娘!不是你把俺吵醒的,是咱家的大黄儿叫俺了,它知道天晴了,召唤俺牵它去山上吃草呢!这大黄儿通灵着呢!娘,俺去放牛了,你做完饭,饿了就先吃,不用等俺!”王桂香说:“宝儿,俺把米淘好,放锅里,你来看火吧,俺去放牛,你的脚还没好呢,在家歇两天吧!”“啥?你去放牛?娘啊!你可饶了俺吧!俺在家里戳着,娘去放牛,那得多羞臊人呐,还不得让人笑话死啊!”赵三宝说着话,取下挂在门旁的鞭子,推门出去放牛了。王桂香本想再争辩几句,心想算了,她知道赵三宝的脾气,他要是犟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动的。她心里面高兴,烧火做饭的时候,一直哼哼着《沙家浜》里的戏词儿。

赵三宝放牛回来的时候,王桂香和刘金凤娘俩儿早就把饭菜拾掇好了,就等他回来吃饭了。赵三宝挂好鞭子,脱了靴子,一屁股坐在炕沿上,伸手想去抓桌子上的黄瓜,被刘金凤抬手挡住了,说:“去,洗手、洗脸去,洗完了再吃!” 赵三宝抓了抓头发,一边下地一边说:“就你规矩多!”王桂香说:“宝儿啊,去洗洗嘛,就是饿了也不差这一小会儿,饭前洗洗手啥病都没有!”赵三宝一边唏哩呼噜地洗脸,一边说:“凤儿,你听听,是不是咱娘说话好听?瞅瞅你,一点儿都不温柔!”从赵三宝这个粗人的嘴里说出来“温柔”两个字,惹得她们娘俩都笑了。

吃饭的时候,王桂香说:“宝儿,今年秋后多备些干草,等打完场咱们再买一头牛吧。”赵三宝不解地问:“再买头牛?娘!你是不知道啊,就咱家的大黄儿,不论是犁地还是拉车,在这屯子里谁家的牲口都比不过的,而且脚程快着呢,它这一点随我,干活就像跑似的!再说就咱家那两三口人儿的地,俺和大黄儿都闲着半拉膀子呢,再买头牛回来还不是干闲着呀!另外,现在的牛越来越贵了呢,就咱家打那点儿苞米也换不出一头牛钱啊!”王桂香说:“你知道牛越来越贵了,是吧?想过没有?粮食不值钱,要是一年能卖上两头牛呢?咱再买头母牛,这母牛下母牛三年五个头儿,就像滚雪球一样,咱家的牛就越来越多喽!到时候呀,咱家的日子就过好喽!如今可不是‘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时候了,想发家致富,只要你敢干、肯干就行!”刘金凤抢话说:“娘,俗话说家趁万贯带毛的不算,养一大窝子牛,万一有个闪失那就完了!”王桂香说:“你以为你说的这些俺没寻思过呀!这黄牛皮实着呢,不像小鸡儿,打个蔫儿就死了,早先生产队上的牛哪个不活到十七八岁呀!再说,你们兄妹五个顶数你学上的多,这初中毕了业认识的字儿都就粥喝了?去县城买书看呀,电视上咋说的来着,那叫科学养殖!”赵三宝早就憋不住了,他一本正经地说:“俺听娘的!放牛、喂牛俺都在行,这四不靠的耷拉屯夏天在哪都能放牛,冬天苞米秆子也遍地都是,养牛绝对是个好主意!”王桂香说:“那咱就这么定了啊!是成是败的都别怪俺瞎张罗,俺也是寻思着趁俺还干得动,能帮你们忙活忙活。要是成了,用不上几年咱家宝儿就是养牛大王喽!”赵三宝兴奋地说:“养牛,养牛!养它一大帮牛!”同时扬起胳膊做着拿鞭子赶牛的动作,一不小心把手里的筷子都扔出去了,惹得刘金凤忍不住笑了,说:“瞅瞅你那憨样儿,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就先乐癫痫了!”

王桂香也忍不住抿着嘴乐,她说:“你俩还有重要任务呢,来年可得让俺抱上外孙子了!”她这么一说,刘金凤的脸腾地一下红了,低声说:“哎呀娘,你咋哪壶不开提哪壶呢!一天不说这事儿都不行?”王桂香说:“俺说这事儿咋啦?这事儿太重要了!俺抽空得去找找那个郎中,让他给你把把脉开个方子准行!现在的大夫啊,都不会看病,还得是老郎中才行!哎,那个郎中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了,要是还活着呀可是好大岁数喽!想当年都叫他什么来着,都叫他‘赛华佗’呢!”赵三宝瓮声瓮气地说:“娘,你就别操这个心了,俺们镇里、县里的医院都去检查过了,都说俺没啥毛病,说凤儿肚子里冷,要等肚子里不冷了才能生。她喝过中药汤子了,也没啥动静。俺每天晚上都给她捂肚子,也没有啥反应,兴许是俺这手不够热乎呗!”刘金凤在他的胳膊上拧了一下,说:“你快住嘴吧,啥都往外嘞嘞!”

王桂香说:“俺们这茬儿人那些年闹个毛病啥的都去镇上找那个郎中瞧病,他只开方子不卖药,诊费有钱就给点儿,没钱也照样给看病。俺想起来了,那个郎中姓宁,都不知道他的大名,他看病看的好着呢!等哪天得空儿,俺带着凤儿去镇上找找他。”没等刘金凤开口,赵三宝抢着答应:“行,俺听娘的,娘说干啥都行!”王桂香微微笑了笑,没再言语。闺女到现在都没生养,这是她的心病,她知道尽管赵三宝从来都不说什么,但是哪个男人娶了媳妇不盼着能早点儿有个孩子呢?于是她转换了话题,说:“吃完饭宝儿过河去把娘的鸡鸭鹅弄过来,把那半袋子糠和锹啊镐啊啥的弄过来,其他的都不要了。园子里的菜俺在那儿住的时候也挡不住你大嫂去摘,这回也不用告诉她,她愿意伺候伺候地就多吃一口,不愿意就摘光了拉倒吧!”赵三宝一听说有活计,一边点头应着一边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天晴了,河水退了许多,但眼下大家都忙着在地里排水、扶玉米呢,没人顾得上去修那座木桥。赵三宝拿了一捆细绳儿,背着个大抬筐,准备过河去取那些鸡鸭鹅。当他路过牛栏前时,大黄牛扬起脖子朝他“哞”地叫了一声。他停下脚步,走过去,用手抚摸着大黄牛的脑门儿,又俯身趴在大黄牛的耳边说:“待烦了是吧?和俺一副德行,爱干活儿的命!等大伙儿上山拽木头修桥的时候,咱爷们儿再和他们比试比试,到时候可得给俺争气,别让俺白疼你一回!”他转身朝大门口走了几步,又折回到大黄牛跟前,摸摸大黄牛的耳朵,压低了声音说:“俺忘了告诉你了,俺娘说了,打完场要给你讨个媳妇儿呢!”

2020/2/3(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