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若草
诗人若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661
  • 关注人气:5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丈母娘也是娘7

(2020-02-15 20:11:03)
分类: 小说连载

丈母娘也是娘7

《丈母娘也是娘》

作者:若草

第7章 让娘当家

赵三宝刚走出房门,王桂香就朝刘金凤高高地举起了鸡毛掸子。刘金凤不解地问:“干啥呀娘!俺又咋滴啦?”王桂香说:“俺最后一次警告你,往后你要是再当着俺的面儿喊三宝儿‘呆子’,俺就真的揍你!老话说欺负老实人是有罪的!”刘金凤调皮地说:“呦,都说‘傻老丈母娘疼姑爷’,看来这是真的呀!俺说她姑爷呆都不行了!难道说俺还非得叫他个‘宝儿’不成?”王桂香拿鸡毛掸子在刘金凤的脑袋上轻轻地敲了两下,说:“丫蛋儿啊,你这辈子比你娘命好,你手里还真就攥着一块宝啊!你说人这一辈子啥最金贵?是不是厚道?!三宝这样的孩子,如今这世上不好找啊!对了,他不是喊你‘凤儿’嘛,你就叫他‘宝儿’多好!”“‘宝儿’、‘宝儿’,这样叫好吗?”刘金凤反问道。王桂香说:“咋不好呢?多好听啊,你以后就这样叫!要是再叫他‘呆子’就猫被窝里去叫,别让俺听着。”

“俺说凤儿啊,咱们女人家可得知道男人的辛劳!这一辈子呀,要想方设法地让他吃饱穿暖。你这都结婚两年了,咋还不知道疼汉子呢?吃饭嘛要做他顺口的,衣裳呢别管新旧都要勤洗勤换,给他收拾得板板正正的,这男人的衣着啊就是女人的脸……”听着王桂香在那絮叨,刘金凤嘴上不敢说,心里却在嘀咕:‘俺咋就不知道疼汉子了呢?俺不让他去取那破枕头还不是心疼他呀!就你心疼姑爷,脚都扎成那样儿了,你可真舍得!’于是她打断了王桂香的话,说:“娘啊,以后俺有的是时间听你教诲呢!俺得去给牛割草了,等宝儿回来还不知道啥时候呢!那头牛啊,可是咱那宝儿的心尖儿呢!”说完她发现自己还真就“宝儿”、“宝儿”地叫开了,有点儿难为情,一下子羞红了面颊。

“拉倒吧,就你那小体格儿吧,干活还不及俺这老太太呢!你给俺找双靴子,俺去给牛割草。你把那西屋拾掇拾掇,把炕烧上把火,俺可不和你们小两口挤一铺炕睡觉!还有,你呀还真得抓紧给人家三宝生个小宝儿!”刘金凤的脸更加红了,扭扭捏捏地说:“娘,你又来了,三句话不提那事儿就不行咋滴?就这么地吧,俺去拾掇屋子去了,拾掇出来俺俩住,你住东屋。外屋地上有几双靴子,你自己挑合脚的吧,仓房里有两把镰刀。”于是娘俩再无言语,各忙各的去了。

娘俩都忙活完了,赵三宝还没回来,一个人再有力气,掀房架子找东西都是件不容易的事。这时候雨小了一些,风却越刮越大了,王桂香自言自语地说:“起风好,这风一大没准儿就把天刮晴了。”她坐不稳,不停地向窗外张望,此时她正为赵三宝提心吊胆呢。一个身影跑进了院子,比平时的赵三宝矮了许多。是赵三宝!他弓着腰身上背着个包袱,怀里抱着个枕头,兴匆匆地冲进屋来。“娘!俺把你的枕头取回来了!还真费了点儿劲儿,不过挺巧,压在下面没挨着浇。俺把娘的衣服包也找到了,把娘的鸡鸭鹅都喂了才回的,俺在小仓房里找到糠了。”他一边说话一边将衣服包放在炕上,然后双手捧着枕头递给了王桂香。枕头被赵三宝用一块旧塑料布裹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王桂香在打开塑料布的时候喃喃低语:“俺的儿呦,这裹了这么多层了哪里还浇得着,还弓着个腰给娘抱着呢!娘的宝儿诶,为娘受苦了呦!还惦记着给娘喂上了鸡鸭鹅?这个季节饿不着它们的,俺的那些鸡鸭鹅呦,别看它们不会说话,其实通灵着呢!等天晴了,宝儿去给娘把它们都弄过来,娘还靠它们攒钱哄外孙子呢!”赵三宝听三不听四地以为娘叨叨她的鸡鸭鹅是不放心它们,就说:“娘,你要是不放心你的鸡鸭鹅,俺就再去一趟,用大抬筐把它们扛回来!”刘金凤听了差点儿没笑出声,她刚要说出一个“呆”字来,赶紧捂上了嘴巴。而后,她会心地笑了,她知道,娘这回是真的住下了!

刘金凤给赵三宝找出衣裤,去西屋换了。回到东屋将三宝按坐在炕沿上,给他冲洗脚上的伤口、上药、包扎。王桂香拉过三宝的手,说:“宝儿啊,娘这回就在你家住到死啦!凤儿是娘养的,不管啥时候娘骂也骂得打也打得,自然没啥说的。你们小两口过日子,清净惯了,添了俺这么个老太太,日子久了你可别烦啊!”赵三宝听娘这样说,有点儿急了,急得脸红脖子出的,他在心里面找词儿呢,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憋了一会儿,他瓮声瓮气地说:“娘,你可别多那份儿心啊!俺娘活着的时候常说那什么来着,对,那叫‘家有一老就有一宝’!俺娘没福,走的太早,俺也没能多在她跟前尽孝。俺知道,俺是个笨人,一向不会说话。俺乐意娘住俺家,娘在俺家俺就能时不时地喊娘了,俺能从早到晚地喊娘,俺心里就踏实!”

王桂香笑了,她几十年没有这么开心地笑过了。她在赵三宝的那只大手上轻轻地拍着,说:“咱们宝儿是好样的!男人嘛,有一把子力气就是本钱。不过呢,要想把日子过好,要一半儿靠手一半儿靠心才行!好吃懒做,光活动心眼儿,有力气不干活儿,那肯定是一辈子受大穷;光出傻力气,做事儿不动脑筋,心里没点儿道道儿,也同样发不了家。往后啊不管干啥,咱都掂量好了再干,如今国家政策好,咱们一准儿能发家!”赵三宝一把握住王桂香的手,他力气大,把王桂香的手握疼了,她不禁“啊”了一声。赵三宝赶紧把手松开,傻笑着挠了挠头发,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娘!俺就说嘛,有娘在俺就有主心骨儿了。往后啊,咱家里娘当家,娘让干啥就干啥,娘说咋干就咋干!俺知道俺有点傻,可是金凤嘛,除了没完没了地数落俺,也不给俺出个道儿啊!”他后面的话惹着刘金凤了,刘金凤在他的脚背上“啪啪”打了两下,说:“你这不就学尖了嘛,都会向娘告状了!把你的臭脚丫子拿开,俺这也猪八戒摔耙子——不伺候猴了!”

没等王桂香拿起鸡毛掸子,金凤转身跑进厨房做饭去了。王桂香对傻笑着的赵三宝说:“那就这么定了?你们都听娘的?”三宝说:“必须的,听娘的,反正俺是听娘的!”王桂香用手理了理头发,说:“俺也下地,给俺的宝儿烙饼吃去!”听说娘要烙饼,赵三宝咽了两口唾沫,跑了两个来回,他委实肚子饿了。

赵三宝家的屋顶升起了袅袅炊烟,此时雨停了,东边的天空上挂起一道彩虹。屯子里的小动物们又欢快地叫着,那些在雨中藏匿良久的昆虫,又开始起舞于空中。赵三宝在牛棚前,眯缝着眼睛看着那头牤牛安详地吃草。那头四蹄踏雪的大黄牛又长膘了,赵三宝瞅见它就高兴,他稀罕自己的这头大牤牛,它有的是力气且通人性。

2020/1/1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