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雨非宇
雨非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697
  • 关注人气:3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剽窃

(2019-11-30 13:24:04)
标签:

杂谈

   上周,收到告知副高通过的邮件,没有一丝开心,平静到没有告诉到任何人。

   自己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这样的人都能过,号称只有12%的通过率,想问,申请的都是什么人,他们到底有多差,论文还能都是网上摘抄或者枪手代写的吗?我不太担心枪手的水平,但是担心只要是代写的,专家只要稍微用点心,几个问题就该露馅了吧?如果查出来论文有问题,就仅仅靠不通过就结束了吗,那再过一年呢,是否又可以继续申请呢?

   昨日又闻原清华大学教授,现在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实名举报三位业内大咖论文造假,我不禁喊一声:干的漂亮!

   女儿在家做思维导图,一篇鲁迅的《中国人失掉自信了吗》,看到那么熟悉的一句话: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饶毅算不算历史潮流中“血肉之躯来书写的中国人真正的历史”人,由历史说的算。但是真文凭假论文的现象已经吵吵嚷嚷很多年,到现在依然处于不痛不痒的状态,现在饶校长代表自己站出来了,能否在学术界冒出点水花,我期待......

   第一次被论文剽窃狠狠打脸的时候,是2006年,我休完产假,到公司上班的一周之内,我发现自己休产假前负责的工艺项目且正在申请的未完成的专利已经在某重量级内刊上发表,第一作者是公司的人事,虽然六个作者,但是连最后一个也没有留下我的名字......后知道,我人事正在打算来年评副高.....

   没有愤然,找来人事,声具泪下地告知他,那是某位和我一样的外地大学生用生命换来的论文,那位和我一起入职的,为了生产的小试,实验室爆炸,我亲眼看见他白白的腿从实验室抬出,我在此事件的安置会哭晕了自己。而我在那位离世后,接着实验,最终在产假前基本成篇。我一年产假回来后,论文赤裸裸地被剽窃了,连渣都没有留下.....

   我愤然离职,而后人事没有问我索赔任何读书费用(我的硕士学费都是单位帮我报销的,有在本公司服务年限规定)。现在敲起这段回忆,内心依然如此酸楚和沉重。不知道那个曾经扛起整个家希望,家里还有着弟弟妹妹的江西男孩的整个家现在怎么样了?

   剽窃论文,怎能仅仅用剽窃两个字可以形容?于我来说,带着江西男孩的血肉的东西,那个人带着江西农家全家希望的东西,怎么可以这样赤裸裸的被剽窃?!

   不想再谴责这种偷窃的无耻,也不想再谴责这种偷窃对真正作者的伤害,就想问一问,这么多年来,是谁让这些剽窃一而再再而三的存在?

   屠呦呦的诺奖前的无名、颜宁的愤然、李彦宏的院士还有一脚四只船的复旦女除掉都将成为永久的笑柄,能否顺便再带来点附加值,亦或者说,能否为饶校长的举报增加点思考?

   如果饶校长的举报仅有一点涟漪,也算是这个社 HUI  的一线希望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