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华诗世界
中华诗世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3,001
  • 关注人气:6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彦娟:中华诗世界【特别推荐】佳作欣赏

(2020-11-25 05:50:22)
标签:

老彦娟

现代诗歌

中华诗世界

分类: 特别推荐
老彦娟:中华诗世界【特别推荐】佳作欣赏

本期诗人:老


【诗人介绍】河南省作协会员,《简》诗刊主编。作品散见《诗刊》、《星星》诗刊、《扬子江》诗刊、《绿风》、《诗潮》、《诗选刊》。《中国诗歌》、《中国诗人》、《作品》、《山东文学》、《延河》、《奔流》、《岷州文学》、《作家天地》、《长江文学》、《山东诗人》、《长白诗世界》、《天津诗人》、《河南诗人》、《大观诗歌》等报刊选本。出版诗集《老彦娟诗选》、《诗的底部》。


作品欣赏:风在使用菊香(组诗)

 

01桃花庵 

 

驱车四十里,到达的时候,已是杯中醉月的场景了

友人坐在瘦小的岩石上

横过来的紫薇无语,它不知我们的未来究竟要发生什么

 

上帝说,假若亲够了,就尝试着吵一架吧

最好动用拙劣的拳头,让相互渴望的爱,头破血流

我不同意朋友的鼓动

天冷了,送去一床鹅绒被不好吗?

 

那样,爱会跑得更快,甚至冬天的梦没还有成熟,它就跑去种桃花了

酒水冗长,我们的谈吐不得不跳上一条破船

据说,对岸有一间不知苦短的桃花庵

2020-10-9

 

 

02回暖之前

 

喜欢魔鬼的人,从来不使用自己的语言。我笑了笑

这是怎样的经验主义?又有几分痛苦

 

去开门吧,等一切都走向自由,我的蛆虫就会脱落

它们没有新的去处,那就回到我骨髓里吧

 

火已点燃,我听到亲切的噼啪之声

那是损毁的开始。焚烧的开始,自取灭亡的开始

我等待的新生,在火势迅猛之际,露出了惬意的笑脸

这不是我所追寻的不等式

 

无法拒绝魔鬼的花枝,那就从我的心灵深处斫冰求鱼吧

2020-10-10

 

 

03久违的午餐肉

 

一个萝卜就够了,没有太多的肉,多了也吃不完

从角门走过来的秋风,不会与我共进午餐

原汁原味,这是固始菜的精到做法

不用鸡精,味精,料酒,陈皮,豆蔻之类的香料辅佐

加些辣椒,生姜,大蒜,咸盐,大火混炒

然后添水慢慢熬煮

扑面而来的肉香萝卜香荡漾开来,钩出我数不清的馋虫

今日无酒,也没有可以喝酒的妙事,自从阳光走后

能让我仰着脖子喝酒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是酒的悲哀

2020-10-10

 

 

04谁是泪的宿敌

 

慢慢的,我相信了自己眼泪,它想陌生,但还是被我认出熟络的面孔

是的,它表情总是那么痛苦,与我的存在一样

送走过无数次,它还是记起了来路

一条无比忠实的猫咪,不知它的肋骨哪里去了

 

都在为谁可怜呢?走不出陷阱的麋鹿?还是坐在码头上

不忍西去的落日余晖

我宁愿相信是失去自主性的白玉蜗牛,感动了我的肉欲

它最终被岁月里的不幸,掏空了

我用了很多祈祷,都没有用,上帝不允许它躲过仆人的分解

 

我只能偷偷祭奠,偷偷地将落叶唤作纸钱。那些泪不愿意打湿纸钱

它们央求着火的仁慈之心,可那火是我的敌人啊

2020-10-10

 

 

5挑禅

 

真的是无事生非了,闲来,我将神恩撕得粉碎

转眼却成了沸沸扬扬的阳光雨

 

那一日,你在静处挑选禅悟,那里面有蛆虫

几片无助的叶子探过来,它们口渴了

 

我想不起蚊蝇什么时候来过。也怪那些适宜的温度

为什么总有腐烂的物料呢?尤其是佛门净地

2020-10-11

 

 

06那人还在事佛吗

 

亏那人有心,搓揉了那么多次,阳光终于柔软了

我行在不疼不痒的日子里

 

这使那人生恨,拿起无穷的诅咒来追我,其实,我就在原地

万丈深渊,那里说不上恐怖,说不上悠闲,说不上种鱼得鱼

但也很自己。那人挤不进来了

 

夜晚来封顶,终归还是有道缝隙。我将可怜的梦境,扔了过去

那人放下诅咒,略微感动了一下,双手再也不会敲打木鱼了

2020-10-11

 

 

07柿子熟了

 

人忙桂花落不好吗?我拿竹扫清扫

你该预备一只小巧的簸箕才对啊

 

我要读第十八本书了,事关物来顺应的逻辑新解

而那些落物不是活着的汉字

想来遮盖什么呢

 

你看太阳游动的样子,有些傻,你追赶集市的样子有些可爱

你说,书本以外的柿子,也该熟透了

2020-10-11

 

 

08风在使用菊香

 

菊香摇曳,扑鼻而来的恩惠是秋风的承让,之后,雪可能就来了

哦,雪来之前,劝走菊香与喜鹊的白霜,会做一场很轻很轻的广告

那是对人心不古的告慰。枯撑的日子不好过啊

 

我相信上帝造物,也相信上帝动用过的淘汰

我在后者的序列之中。菊花与酒真的是送行者吗

我想捎带一个不懂没落的人,好吗

 

也许他还想站在风口浪尖,也许已经不是我的随从了

也许那个人正在黄巢的阴影下,玩弄掷骰子的游戏

我不看好他的筹码

2020-10-11

 

 

09夜不寂寞

 

那是树的摇晃,那是几片落叶的舞蹈

那是没有鸟的地方,那是一个有声与无声之间的潜意识

它们挤进我窗,给我的拥抱是那么的频繁

是那么的有激情,它们坐在漆黑色的木椅上

像是准备好了讲解道义的女主。脚边的猫咪正在酣睡

它的尾巴拖着一条超长的梦

但似乎与肥硕的仓鼠,没有多少关系

2020-10-11

 

 

10小十街

 

街区踉跄,眼睛够不到的牛排味,《荒原》里灯火

这些精髓相互搀扶的意象,诗

允许它们停留下来。带上我的一点亮光好吗

 

我不藏匿自己了,那样很苦,失声痛哭的时候

没有一个劝慰的人

这是一条不近人情的蛮夷之地。但计较银两的事情

繁荣而且持久。能赎回我的有偿服务吗

 

我想做一个打鼓书艺人。而教堂左边的石马

是我唯一依靠。我唱良人不止,少顷,便能挣得半碗茶钱

2020-10-11

 

 

11伤痕

 

走向幕后,他的肩头上,一枚苍耳学会了潜伏

卸妆之后的月光有些清冷,伴奏带里的琴声渐次走远

散去的人,留下最后一声叹息。看来他所饰演的悲剧情节

还活着。甚至随着人们宿命的更替,活出灯火的味道

 

仆人为他备好了马车,但他没有回去触碰帐幔的意思

远处有一面不朽的悬崖,他想到那里走走

霜降未至,黎明还很远,在这适合渡人的时刻

若能救人或被人救,该有多好

 

不知新的戏文几时出来,不知里面的主角是否会使用绳索

他想获救以后被人吊打,他的内心需要更深的伤痕

2020-10-8

 

 

12包藏

 

还在使用旧包裹,那已经是一块涂布了

怎能保证新鲜的谎言不被熏坏

 

给你一块新纱巾吧,淡黄色的,像是刚刚拱出蛋壳的雏儿

满眼都是方大的事物。你可以为那些喜爱的缘由,重新命名

就叫它们诱因吧

 

一首儿歌的单节脱落,不会与到处游荡的落叶计较什么

一片茂密的针叶林

它们精于探入,却从来不让你的怨恨照亮流血的过程

我以戴罪之身匍匐,求得良医的昏庸

2020-10-8

 

 

13禅机

 

风那么轻,越过塔尖,它怕惊动什么

檐铃发呆,蹲在门槛上晒太阳的小僧发呆,他看不清

一枚落叶的踪迹

哪里不能忽略?哪里应该认真去渡

哪里才是一截舍利的光耀之处

谁又置身虚幻

 

他知,遭遇秋荒,方丈腋下的一把蒲扇,无用了

2020-10-8

 

 

14雨的忧郁与玩技

 

一脸忧郁,猜不出它有什么好的自救办法

不怀揣那么多闹心的事不好吗

万物归顺,落叶自有它的去处,离别自有它的去处

族人的好恶自有它的去处

既然是道场,就没必要死守扼要,放那些不求真理的人

过去吧,让他们各自找到只开花不结果的局面

行使那么多的雨,导致形而上的哲学,也遭遇了泥泞

即使是把每一道伤口都注满了养分,无忧无虑的脸谱,也很难逃过一只白狐的诅咒

醒狮与荒芜,有人着意寻求后者多年了

2020-10-8

 

 

15深巷

 

那么急,不到一秒它就从我的无字碑上,溜进深巷

不能确定是三叶枫的叶子

还是一片浅灰色的羽毛,早前,应该属于我生命的象征

 

我们不能同谋了

你去补白天空里的空,我去补白地狱里洼地

两个都不能长出秧苗的灾难之地

你可以伸手安抚孤独的启明星,我可以将阎王的账簿撕碎

 

我们都愿意给足后来者的宽容,那条深巷还需要有自由的身影

游动

2020-10-7

 

 

16此时,还不适用速灭

 

来自没落民族的抚摸,神遭遇了死亡的群体事件

我止不住新生

 

该是还债的时候了

那些滴血的十字架,那些不愿意继续生锈的钉子

我知道它们的受众是谁

 

但,不忍心使用最精确的字符,那么多熟悉的名字,都想挤进

精力旺盛的神龛

我不敢轻易怠慢,也不敢轻易供奉

2020-10-7

 

 

17又有审判走来

 

躲过一程,第二波又来了,本来就是负数的求索,何必还肩负珍重

问了很多遍,不说冷暖,不说好歹,不说结怨的症候

郎中怎能知道该怎样去因病施治

 

那些本质优良的汤药,可以忽略不计,为了制造仇恨

为了半片安逸不受谴责,十八反宁愿作恶

既然渴求偏方,那就让北方的雪,来承受一枝独脚莲的奉献吧

 

假若偷窃也是轻车熟路,想来也不会再有内容狭窄的法典

去用左眼监视。弄个肥缺继续玩味就是了

2020-10-7

 

 

18闯关者

 

关是什么关呢?山海关已经有海子的麦地把守

就去娘子关吧,那里的冲冠一怒还很健硕

可以背负起瘦弱的灵魂

 

最好不要遭遇响马,糊里糊涂做了压寨的男人

就是漠大的不幸了

这是不问青红之道者,必须要闯的关口

 

我已久疏是非之地,再也无力横出刀马

2020-10-6

 

 

19不作孽

 

今夜,月光塌陷,不能抱怨那只破船的桅杆

它自己的身子都难以强直了

还怎么能撑起欲望之中的光明顶啊

 

害怕黑幕的样子,虽然让我内心深处的同情发抖

但我失去了伸手的理由

这是上帝撤退之后,留下的旨意,甘愿蹲守黑夜的人

就该和暗淡谈好交易

就该让布置隧道的黑衣人给些夜行术,就该在隧道尽头

预备一辆远渡重洋的飞碟

 

当然,我也可以求助于灯火,就像痛恨翅膀的飞蛾一样

2020-10-6

 

 

20回不去了

 

谈谈兼容性吧,草枯了,但不拒绝牛马,它们照样能在死亡里

寻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我不如它们

对于死亡的兼容性,我只能将自己排除在外

 

人常说,不相宜了,就远离,那样还可以是遥望当年的意趣

这和老马想念青草鲜嫩差不多

而我,总是看到仇敌的脸色,瞬息万变,与转瞬阴雨连绵交织在一起

让我不敢回到我们缠绵的暖巢

 

我担心,不知用意何在的响尾蛇藏在那里

2020-10-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