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华诗世界
中华诗世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3,001
  • 关注人气:6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杨斌:中华诗世界【诗海诗星】佳作欣赏

(2020-11-19 08:49:07)
标签:

杨斌

现代诗歌

中华诗世界

分类: 诗海诗星


杨斌:中华诗世界【诗海诗星】佳作欣赏

本期诗人:杨斌

【诗人简介】杨斌,70年代中期出生,云南宣威人,作家协会会员,宣威市作协副。诗歌发表在《诗刊》、《文学》、《民族文学》、《民族报》、《星星诗刊》、《飞天》、《诗选刊》、《作品》、《边疆文学》、《滇池》、《延河》、《上海诗人》、《文学界》、《四川文学》、《安徽文学》、《诗歌》、《诗人》、《九州诗文》、《江河文学》、《扬子江诗刊》、《绿风诗刊》、《诗歌月刊》、《诗潮》、《北方作家》、《少年诗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散文诗》、《敦煌诗刊》、《民主协商报》、《秋水诗刊》(台湾)、《海星诗刊》(台湾)、《诗刊》年选、《年度优秀诗歌》、《上海诗人》十年精选、《网络诗歌年鉴》、《实力诗人作品选读》、《百年新诗精品选读》等刊物、选本;著有诗集《有一种幽香》(2010光明日报出版社)、《一个人的江山》(2014年云南出版社),诗歌获《文学》征文优秀奖和新作研讨会三等、滇东文学奖等奖项。

 

作品欣赏


《在马摆山顶》

 

风静止下来,风力发电机在山顶上

投下巨大的身影,那只在天空

驻守了一天的鹰,回到低处

停留在塔架上,俯视着满地的衰草和亡灵

背着手的牧羊人,跟着羊走走停停

也只有那只鹰和举着双目的我

看着它们,一直到什么也看不见了的时候

 

 

《秋深了》

 

雨落在工业广场上,银杏树的黄叶

一枚一枚落在皮卡车的车厢里

去天生桥野外烤烧烤,威宁来的诗人小亚

帮我从车厢里提洋芋时说了一句

你在的双河小镇,秋深了

 

 

《草海蓝》

 

草海上的天空,宁静悠远

蓝,深不可测

几只白鹭站在木船上

叠映出的层层澄澈,深不见底

天地之间,有大美而不言

与码头粉饰的浮华无关

与这样的场景对峙

心神恍惚,处于失语状态

一如那只驻足在芦苇杆上野鸭

注视着我们的干净眼眸

 

 

《在可渡》

 

在这里,炕陈茶,喝隔年土酒药酿的酒

看断墙上的残诗。去桃花潭

用竹篮打水,提起的是一段心境

漏下去的,就当做放不下的往事,有了某种答案

 

在这里,喜欢这些动词:桃溪泛锦、翠屏积雪、古树盘根……

把文字交付于美好的摹写

也惊叹这些名词:诸葛营、烽火台、古战场……

一如前世遗留在世间的尘埃,保存着久远的空旷和孤独

 

在这里,不谈人间诸事,看山高水远,水流云在

落木是秋天的钟声,敲打着古道边的禅院

间歇间的狭小空隙,刚好容得下

在这个秋天心有不安的人,侧身通过

 

 

《在旧城》

  

夕阳掉在飞来神树落枝桠间老鸹窝里

古驿道上,蹄声稀疏,虫鸣渐浓

残砖破瓦,比马蹄窝里沉积的雨水更凉

 

山坡上还未收走的玉米、荞麦、旱谷……

被大河流水的反光照耀着

而那团从威宁那边山顶过来的白雾

只是停留了片刻,便被河谷吹上来的风遣返回去

 

其实,真实或者虚无,都只是经过的一部分

一个事物的到来,不过是另一个事物离去时的影子 

夜幕下的古炮台、诸葛大营、古戏台……也已然安睡下来

村庄隐约,灯火稀疏,偶然的一声犬吠

像是谁在城墙上又做了一个标记

 

这些落入夜间的隐逸景致,大多是白天尘世的温暖遗存

可渡河曾经渡河的木船,早在时间之外,丢失了 

只有寄宿在歇官亭的老船家,在回风炉上

翻烤着半罐新茶,给我讲述着昔日的风风雨雨

 

 

《寒夜贴  

 

晚风轻拂,灯火颤动,冷雨敲窗

我从灯影里抬起头来,望向窗外

在低低的自语里植入了苍茫

这样细的雨,会让时间慢下来

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正在消失的事物

像窗外零落的黄叶,成为这个正在走失的秋天

最落魄的部分

 

蛰居在屋角的那只蟋蟀

发着高一声,低一句的叹息

像我此时的心,一半空旷,一半苍茫

我体内的湿气和阴郁太重,只好不停的抽烟,喝酒

不停地敲打着键盘,写着这首《寒夜贴》的诗

在夜深雨凉的黑暗中,浑然不知所向

保存着这世间,那久远而空旷的孤独

 

 

《天生桥平坝清晨》

 

大河横流,群山绵亘

那只从河谷升起来的雾气中

走出来的黑山羊,是安静的

像是谁,在沿狮子岭铺展到天生桥平坝的阳光上

点了一滴墨,沉浸在辽阔的寂静里

和千万朵野黄菊,交流着自由舒展的意义

我还看到群芳之中,那株傲然生长的秋葵

借着醒来的风力,慢慢形成一个转动的风轮

我不知道要站多久,它才会在忙碌中停下来

拉着我的手,彼此认作兄妹

 

 

《不知道》

 

盆栽的金枝玉叶下

长出一株喇叭花

我没有清除它

刚才技术员小李找我办事说

这盆栽创意好

才发现它开出了一朵紫色的花

我也不知到

这样的结局

是不是我需要的

 

 

《在可渡》

 

每个人来到这里,都想亲身涉过河去

看看对岸的风景

 

古驿道边,可渡关、烽火台、诸葛大营、歇官亭

缓缓落在身后、让神看守

 

我摸过的碑刻,脱落偏旁部首的文字

交给了清风,交给了缓缓上升的白雾

 

浸霜的柿子挂在旧城上空,清净之地里

住着喜鹊菩萨,晨来诵经,暮临修行

 

桃花溪边的驿传,倒影已年久失修

台阶上的两瓣落英,一瓣翻滚进马蹄窝沉寂的雨水里

一瓣向人间望了望,消失在大河流水即逝的回音里

 

问:“你知道从哪里可以渡到对岸吗?”

一位抽着旱烟的老人静静地回答:“哪里都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