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华诗世界
中华诗世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525
  • 关注人气:5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农子:中华诗世界【精品诗歌】选读

(2019-03-18 08:36:57)
标签:

农子

诗歌

文学艺术

分类: 精品选读

本期诗人:农子

 农子:中华诗世界【精品诗歌】选读


【诗人介绍】农子,包头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内蒙古作协会员。中学时代开始发表作品,诗歌创作三十余年。作品入选《诗刊》、《星星诗刊》、《绿风诗刊》、《中国诗歌》、《海外诗刊》、《草原》等文学杂志发表诗歌200多首。

 

作品欣赏

 

《林荫路》

 

这条走了三十多年的路

排成两行的高大白杨树,在我进城以前

就已经消失。仅剩下路,和名称里摇曳的清凉

走在夏日的阳光下

我一遍又一遍地,用想象中的浓荫抵挡烈日

有时,也为路边的摊贩们遮挡一下

这些年,两侧的行道树,各种楼堂馆所

换了一茬又一茬。曾经简朴的

职工俱乐部,已变成光鲜亮丽的歌舞剧院

曾经低矮的排房,都长成了高高的楼房

一条路似乎越来越新,而一个人

却越走越老了。有时我悲哀地想起

这么多年,偌大一座城

我都没走出一条路,不断往返的一段

这么多年,一些熟悉的人走散了,满街走着的

仍然是陌生的人群。那天

路过建材市场门口,我看到几个午休的民工

各自熟睡在路旁的三轮车斗中。这几个

把车水马龙的大街,把恐慌,辛劳和疼痛

关在睡眠门外的人,让我心生羡慕

唉,这么多年,林荫路上的红绿灯,斑马线

白色和黄色的线条,已把我变成了胆小的人

夜深人静时,听到火车站长长的汽笛

我想象着,一列列灯火通明的车窗,穿过茫茫夜色

向远方飞驰的情景。有时,我会燃起一支烟

那是笼罩在林荫路的夜幕,漏出一个忽明忽暗的孔

 

 

《暗香》

 

谷雨以后,苦菜

成了我家晚餐的主角

被热气腾腾的馒头和小米粥

谦恭地围住

李旭红在忙着炝锅

夕光映红了她专注的脸

我等着,热油倾入苦菜的那一声嗤啦

李旭红说,必须炝芝麻

她还说,苦味的菜

拌上炝油,才能苦中有香

晚饭后,我点亮台灯

开始喝茶,读诗,听音乐

想起李旭红的话

恍然悟到

清贫的日子,也是苦中有香

 

 

《一小片雪》

 

又一次看到那片残雪时

民族西路的长街旁,热烈的梨花

已盛开为另一场大雪

 

 一小片雪,更显憔悴和瘦弱

像一个衣衫褴褛的人

蹲在金融大厦的阴影中

我看到它身上,杂乱的足印和

斑驳的尿迹,看到风扬起灰尘

反复涂改着它的容颜

 

天空似乎已越飘越高

一小片雪,抱紧内心的洁白与

 孤寒,抱紧云游天外的记忆

在车水马龙的喧嚣边,静默如初

 

我知道,花雨纷飞的时节

它将会消失。只剩下我

怀揣着一小片雪,曾经的白,与冷

在茫然无边的阳光下

 

 

 《霜降》

 

诗意地栖居在农历中

霜降,肃然的神情

给田野里的父兄们披上感伤的气息

 

在高高的杈桠,一枚忘摘的果上

在冬眠小动物的出口

在凌乱散落的蝶翅上,霜

清冷细碎的光

沿无边的衰草漫过天涯

当我乘着马的响鼻匆匆赶回

霜已落满睫毛和胡须

 

一个经霜的早晨

秋天远去

老房子守着冬天

给玻璃披上,温暖的水汽

 

 

《苍茫的回音》(组诗)刊于2018年《草原》第10

 

《敕勒歌》

.

从托克托至磴口,千里长川

歌中的景象遍寻不着。哈素海与

乌梁素海,如岁月中失神的双眸

望不见时光中渐远的牛羊

我看到天空,还是穹庐的样子

被包头城的楼房和烟囱支起,风透四野

.

草原翻越阴山,退向了更远的北方

风吹过来,土默特与河套平原的夏天

一川金黄。我听到蜜蜂在向日葵和

油菜花田的嘤嘤嗡嗡,如亡灵的絮语

而敕勒人已驾着木轮高车,越过千年流沙

西出磴口远走他乡,只留下这首天高地远的

古歌,空旷无边的孤独,没有回响

.

风吹过来,草在歌词中一低再低

一个隐居市井的人,掩饰不住他内心的苍茫

.

 

《钟声》

.

一个人,站在阴山的一处峰顶远望

敕勒川上云烟茫茫

黄河的飘带,被秋风越吹越弯,弯到了天边

.

天空低垂下沉思者的头颅。风住草静

秋虫们压低了嗓音。群峰在静默中

披上夕晖的红斗篷,仿佛在聆听神的宣谕

而夕光如潮,驱走体内的黑,我感觉自己逐渐透明

.

恍然有钟声传来,深沉悠远。从天的高处

一圈圈扩散。我仿佛天空边缘的一片秋叶

在最远的细微波纹上,晃荡了一下

.

 

《星星》

.

突然想起,如果

从另外的星球

望地球。地球

也会是一颗遥远的星星

悬在浩瀚的夜空,亮晶晶

想到我也在其中

发着光,被另外的人们

神奇地仰望。多么快乐

.

 

《黄河湿地的黄昏》

.

黄昏降临之前

秋天先来了

芦苇荡中的鸟鸣

稀落下来

有几只水鸟

在冷清的河面,扑啦啦飞

.

河的上游,夕阳越来越小

越来越远

看不清它要落在对岸

还是水中。近处的

一支芦苇,摇摇晃晃

高过了夕阳

.

炊烟渐次升起

城里来的小汽车

旅游大巴,一辆又一辆

车灯凌乱,点亮了

渔村的处处灯火

.

打鱼的人,回家了

系在岸边的船

空空地,如一个人

心事已被时光掏空

.

 

《中秋》

.

一阵凉风吹过来

包头城里的阳光,开始弯曲

又一阵凉风吹过来

秋天,就已经很深了

.

风中月饼的香味

飘起大街小巷的乡愁

行道树举着不知所措的叶子

站在秋天的门外,和我一样地迷惘

.

夜晚,包头城遍地灯火

遮掩了天上的星星

一阵凉风吹过

一轮月,像秋天的第一片落叶

跌入浩瀚的夜空,没有回音

.

 

《立春》

.

走出乌兰道小酒馆

午后的阳光,将我推了个趔趄

像一场不期而遇的爱情

这温暖的天气

使我感到隐约的忧伤

 

阳光温软的小手

从楼群缝隙间

伸过来,如一串噼里啪啦的耳光

打在我发烫的脸上

沿街低矮的店铺,熙攘着

礼品与灯笼,喜气洋洋的红

檐前垂挂的冰溜

努力噙住下滑的水滴

像要忍住一句欲言又止的情话

 

年关将近,满街走着快乐的人群

我掖了掖怀揣的暗疾

那是一小块冰

紧攥着人世的疼痛,黑暗与寒冷

而微微南来风

已携着绿意萌动的口信

越过长江,中原,黄河

拐过前面的街口,轻轻向我的耳边吹送

.

《清明》

.

相对于各种供品、鲜花与纸钱

我更信任一炷香

一炷香,缕缕轻烟升起

多像是亲人辞世时的灵魂

融入天空深不可测的蓝

.

此刻,昆都仑公墓

斜倚乌拉山背风向阳的臂弯

如一处遗弃多年的村落

进进出出的人们,走在三月恍惚的梦中

.

逝去的亲人

与我们隔着整座天空,他们

已不关心大地上的事情

他们的目光,望着天空之外的空 

或许,他们偶尔会

御几丝笛音,衣袂飘飘

前往花雨漫天的杏花村

在杜牧离去的酒桌重新开席,开怀畅饮

.

返回时,楼群扑面而来

嘈杂的市声汹涌着,拍打我的沉默

车窗外的天空

像一双飞去的翅膀,远离了人间 

.

 

《端阳节》

.

今天,我要停下手中的笔

停止思考,想象或者抒情

这是个需要怀念,需要倾听的日子

像长江,黄河,澜沧江

回溯到青藏高原,回到巴颜喀拉峰

最初的冰川。我要心怀敬畏

在仰望的高度上,把这个日子珍藏

.

几天前,我的弟弟赶着马车

从哈素海,乌梁素海满载苇叶归来

并哼着山曲儿分送到每个街区。早些时候

他已从陕西,新疆,无锡

贩回大枣,白糖,葡萄干,糯米

我的弟弟是个勤快而幸福的人

他不需要诗歌,当然也不会懂楚辞

.

在洒满阳光的街上,我吹起口哨

向远离诗歌的人们微笑致意

并把手插在裤兜里,藏起

零星的快乐和隐约的伤悲

与卖粽子的,买粽子的人们一起

在苇叶的清香中品味一份悠闲

.

道路被车流拖向远方

那一刻,我的心中出现暂时的空白

.

 

《昆都仑河》

.

好多年,已看不到昆都仑河咆哮的流水了

每天,我都要跨过越修越漂亮

形同虚设的大桥,到西岸

烟囱厂房林立的地方,冶炼钢铁

.

有人在河滩上种草种花

这些可爱的人

在河槽修建人工湖,把荒寂的昆都仑河

打扮成花枝招展的小姑娘

他们,一定是一些怀念水的人

.

在钢铁的背景上,我被大工业驯化

如一枚锈迹斑斑的钉子

遭遇现实满身油腻的手锤

乖巧而牢固地楔入生活

而钢铁已流落他乡,形成路

或者路上永远的奔驰者

 .

想念水的时候,偶尔

我会去上游的水库边逛逛

我没有见过管水闸的人,想象他的腰间

一定挂着一大串金光闪闪的钥匙,叮当作响

.

 

《阿尔丁广场》

.

鸽群如落叶飘下

仿佛天空有看不见的杈桠

.

钟楼在远处。指针脚步悠闲

轻轻划动我内心的空旷

透过喷泉,这媚笑善变的人工花朵

穿越茂盛得失真的草坪

以及草一样闲散的人们

在鸽子温柔的颈部,我找见阳光

色彩绚丽的部分

找见安详,在鸽子优雅的趾爪间

.

麻雀们在近旁,可见的枝丫上

不肯到人手上啄食

它们还保留着山野的自尊与羞怯

阿尔丁广场,在它们眼中

只是辽阔大地上

临时歇脚的,一小片地方

.

 

《队礼》

.

那是在女儿小学时的操场

一个晴朗的早晨

在飘动升起的旗帜下面

高扬着,一片春笋般的手臂

.

我的小小的女儿,在队列中

有关旗帜与队礼的认知

还仅限于老师的口令

我看不到她,但我能想像得到

她一脸天真肃穆的模样

.

我看不到孩子们的目光

但仿佛看得到,一大片透明纯洁的翅膀

向着旗帜之上的天空深处飞翔

.

那一刻,我内心的黑暗潮水般退却

仿佛洒满阳光的松软沙滩

.

 

《阳光》

.

阳光永恒。躁动的是我们不断开闭的门

尘土在光线里舞蹈

草在黄与绿中枯荣

.

时光永驻,古老而平静

我们川流不息

没有谁,能留在原地为自己作证

.

太阳呵,你这无情的钟摆

在时间黑白分明的琴键上

多少生命寂然沉没,没有回音

.

 

《雪夜听箫》

.

一支箫,浸透霜意的声音

比冬夜更加漫长。如一盏孤灯

烛照心灵,烛照目光无法企及的天空

省略了倾诉、抒情以及追问

省略了心与心遥遥的路程

.

在冬夜无尽的心事里,箫音

如凄美的花,悄悄在我心头绽放

如一只无助的肩膀,倚靠着我

瘦弱的肩膀,如光芒敛尽的火

独守生活无奈的灰烬。如果我的心

在彻骨的寒冷中被什么温暖过

那就是箫,它如月的目光

轻抚着我冰凉的前额

.

在生活单调的巷子里穿行,一支箫

与我擦肩而过。那些如雪的往事

纷纷飘落时,谁在生命的尽头遥望

引领灵魂的舞蹈或者飞翔

一支箫,它孤独的声音在天上

.

今夜,心灵被一支箫的声音擦亮

被擦亮的还有星星,连同它不远处的黎明

.

 

《冬天笔记:狼》

.

多年以前的冬天。大雪

覆盖了飘忽的阳光,覆盖了

枯草、山岗,以及结冰的小河

只剩下村庄,孤单地

倚着炊烟打盹的模样

.

晴朗的日子里,太阳

在屋檐的冰凌上,滴落着它的寂寞

一只狼,从旷野走过

如同散步的牛,闲适的马

如同迟疑在村口,远方来借粮的亲戚

.

更多的时候,我们见不到狼

村庄高远的天空上

西北风,携隐隐的狼嗥刮过去了

空旷的屋顶下,是我兴奋而不安的童年

.

呵多年以后,在人潮汹涌的城市

我依然想起村庄,想起狼

想起遍插荆棘的羊圈

高耸的土墙,想起挂在墙上的长筒火枪

想起老祖母,一个个古老而神秘的狼的传说

.

在我甜蜜而忧伤的思念里

一只狼,它孤独的身影在天堂

.

 

《盲卦师》

.

盲卦师端坐在内心的阳光下

如一枚楔子,堵住了秋天的出口

.

他的背后是一座公园。那被囚禁的秋天

把一阵冷似一阵的风吹向他的后背

气喘吁吁,我听见季节拔除他的努力

.

风吹动一支孤独的竹杖

八卦图,以及几张皱巴巴的纸币

矮凳上的盲卦师,纹丝不动

漫天飞舞的黄叶飞出公园,经过他的身边

像匆匆问客,在川流的人群中消失

.

事实上,我们的视野远比自认为的有限

我们看到的光明,在他眼前

是暗礁丛生的大海。我们看不到他

内心深藏的炉火,以及灵魂灯火通明的客厅

.

他知道一切,却只是说出不重要的

鸡零狗碎,我们能听懂的那一小部分

他的叹息如微风拂过海面,到达我们

只遗留浅浅的波纹。他的沉默是深深的海洋

.

在秋天的结尾,一个平常的黄昏

他欠欠身,季节开始松动

广播预报一场雪将会在夜晚降临。不久

还会有另一场雪覆盖这座城市,以及他卦摊的空白

.

 

《生命》

.

当我想起一滴水的比喻时

却悲哀地发现,它正从云朵

飘浮的诗意中失足

.

汇入滚滚河流的一滴水

无法拒绝上游,无奈的花瓣、落叶

随意的唾沫,以及遗弃的垃圾

当它随着鱼儿跃出水面

又被浪的手轻轻捉住

随波逐流的日子里,无法成为

露珠、檐雨,甚至美人的泪滴

在凝固成冰的时节,默念着一场淋漓的雨

.

而我一直,在寻找一个理由

表达对生活颂词般的感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