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延中呼延丽老师
延中呼延丽老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055
  • 关注人气:1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5年10月07日

(2015-10-07 20:05:36)
标签:

育儿

分类: 资源共享

黑豆
杨学彦  2015.10.2

从农业合作社开始,到生产队解体,父亲当了将近三十年的饲养员。当年的生产队,最重要的生产资源,就是那几十头大牲口。我们生产队大概有十几头毛驴,十几头骡子,还有十几匹马。这是生产队的命根子!必须把它交给最勤劳、最负责、最廉洁、最公正的人饲养。父亲大半辈子就干了这么一件最光荣的事情。因为光荣,父亲一心扑在饲养员这个岗位上;因为热爱,父亲干得很出色;因为出色,父亲当了多少年的劳模。出席了数不清的县劳模会、积代会、党代会。还参加过地区的党代会和积代会。

这些生产队的命根子,自然也成了父亲的命根子。每一头牲口的脾气、体质父亲都把握的清清楚楚。每一头牲口力量的大小、吃草喝水的习性、干活是否偷懒等父亲都了解的明明白白。对每一头牲口的使用,父亲都做出了最合理、最有情有义的安排。对那些舍得出力的牲口,父亲多给它们安排休息的时间;对那些偷懒而且嘴馋的牲口,父亲就少给它们安排休息的时间。

大概是一九六零年左右吧,我还没有上小学。有一天,父亲背回来半口袋黑豆。还没等放下口袋,父亲就不停地嘱咐母亲:这是那匹枣红马下奶的料。过几天
,枣红马就要产马驹了------到时候,你一定要把黑豆煮好------你要分开煮几次,每次不能太多,小心发霉变味了------父亲不停地叮嘱着,母亲不停地答应着。那高兴、重视的程度如同家里要添个小孩子似的。我听了以后,格外高兴。我想象那煮熟的黑豆是多么油,多么香。我盼望着枣红马快点下马驹吧!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个星期过去了。我实在等不到枣红马下马驹的那一天。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了好消息!大概等到第十天的傍晚,父亲急匆匆回家告诉母亲:枣红马要下马驹了,估计就在今晚上。你先煮上
二升黑豆,煮熟了要晾凉。说完,父亲就到饲养室去了。

母亲开始煮黑豆。不知煮了多久,终于闻到了黑豆的香味。我问母亲,什么时候能吃。母亲说,那是队里的黑豆。我们是不能吃的。吃了,你父亲是会生气的。黑豆出锅了,香味扑鼻而来。我多么想赶快吃上几口,趁父亲还没有回来。在我的再三央求下,母亲终于开恩,给我盛了一小碗,并一再叮嘱我:快快吃,不要让你父亲看见了。我端起碗,一边大口大口地吃,一边用心地听门外有没有父亲的脚步声。

真不凑巧,我刚开吃几口,就听到了父亲急匆匆的脚步声。
我不知道该躲在哪里,灶火口?水缸后?桌子底下?还是母亲的背后?我还没有找到藏身的地方,父亲已经进门了。我呆呆的看着父亲,父亲很严肃的看着我。过了好一会,我看父亲的面容由严肃慢慢变得和蔼起来,眼眶涌满了泪水。父亲走到我跟前,蹲下身子,抚摸着我的头,掏出他的手绢擦了擦我满嘴的黑豆糊,然后低声说:好孩子,别怕,慢慢吃,别噎着。再停了一会,提高了声音说:只能吃这一回,就这一小碗,以后再不能吃了。接着对着母亲更大声地说:以后谁也不能吃!再吃,我就真生气了!

在我们家,父亲
的话就是法律。我知道我再吃的后果了。从那天以后,母亲又煮了好几次黑豆。一直把那半口袋黑豆煮完,我也再没有吃上一口,只能闻一闻黑豆的油香味。有时候父亲也在家里帮母亲烧火煮黑豆,但从来没有慷慨过一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