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方诗林
北方诗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430
  • 关注人气:9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方诗林>『重温经典』 <7>

(2015-11-07 19:24:36)
标签:

北方诗林

责编:雅格诗韵

分类: 重温经典
    《北方诗林>『重温经典』 <wbr><7>


*******************************************************************************************************************

阿未,本名魏连春,吉林市人。80年代中期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搁笔15年后,2008年重新开始写作.同年开始在《作家》《诗刊》《青年文学》《诗选刊》《诗潮》《绿风》《中国诗歌》《星星》等刊发表作品,有诗作入选《中国年度诗歌》,《中国最佳诗歌》,《中国诗歌精选》,《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中国诗歌民刊年选》《诗刊年度诗选》等几十种选本。入选2013年度中国诗歌年代大展,2011年获第三届吉林文学奖,2012年获得第二届中华宝石文学奖杰出新人奖,2013年获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中国国土资源部首届签约作家。吉林省作家协会第八届全委会委员 阿未的博客 : http://blog.sina.com.cn/weilianchun

*******************************************************************************************************************

 


选编稿件:雅格诗韵
 


阿未诗歌十九首
  

  
  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来(19首)
  
  
  到了秋天我总是心怀悲悯
  

  到了秋天我总是心怀悲悯,我会
  找一个时间去郊外
  看看那些失水过多的青草,那些在风中
  摇摇欲坠的树叶,还有那些在落花上
  徘徊不去的蝴蝶,或者就坐在湖边
  看看这片再无波澜的水,听听近乎绝望的虫鸣
  在岸边的草丛中向炎热告别
  阳光穿过那个燃烧的夏日,在此刻平静下来
  像这片一望无际的湖水,在时光的遗弃中
  静静的老去,静静的凉了
  一却都在意料之中,我忽然成了一张
  在岸上晾晒的网,太多的日子穿网而过
  只留下最早落下的几片叶子和难以释怀的
  淡淡忧伤……
  

  片一片的雪落地无声
  

  我又听到一个关于死亡的消息,一个
  我熟悉的人在电话里告诉我,另一个
  我熟悉的人死于今天凌晨,此时
  外面下着今冬的第一场雪……
  秋天的时候,我还在他住的小区花园里
  碰到过他,并和他谈到身体,谈到家庭和工作
  他说他刚刚退休了,一切都挺好的
  我看他除了目光有一点茫然和偶尔
  掉在地上的几声咳嗽,身上没有一丝
  死亡的征兆,可是他真的死了,就在
  这场刚刚落地的雪中,这个令人
  惊讶的消息,让我的生活轻轻的
  晃动了一下,让一阵寒意粗暴的钻进
  我的内心,我站着一动不动,这阴沉的压力
  把我孤独的钉在这里,而还在下着的雪
  纷纷扬扬,一片一片落地无声……
  

  不可逾越的对视

  
  我一直在岸边,我是说我一直是在
  隔空看你,你当然是存在的
  就像对岸高楼里,一定有一双
  正在看我的眼睛,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虽然我不能赋予你一个准确的名字
  却选择了这不可逾越的对视
  我与你相遇,我是说我们常常这样
  相互阅读,比最美的文字都美
  比隔岸的风景还要迷人
  这云里雾里的宿命,我从来都不去纠正它
  当然我也不会轻易转过头来
  我怕就此错过什么,比如多年来一直
  面容不祥的你,比如对岸高楼里
  那双望着我的眼睛……
  

  心澜
  

  真的不是我一个人,你,我,他分明都在
  我们一起在空气中流窜
  在傍晚的最后一抹阳光里互致问候
  在黑暗的触角下窃窃私语,我分明看到我们衣香鬓影
  我们相爱,争吵,在杯光之中
  烂醉或大打出手,我已烦躁不堪
  而傍晚是一场既定的灾难,降临在
  这个看起来空荡荡的房间里
  我被我们簇拥,撕扯,在荒谬和无序中身不由己
  我们被即将来到的黑暗淹没
  在无尽的沦陷中相依为命却素不相识……

  
  我今生都不可能知道你的名字

  
  在购物中心的门前,我和你撞了个满怀
  彼此尴尬的微笑,匆匆的后退三尺
  然后背向而行……
  陌生人,我记住了你面若桃花
  在相撞的瞬间开放
  我记住了你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
  比桃花还要醉人……
  生活的惯性让我们没有一句多余的嘀咕
  你像一朵花儿转身,一下子
  就被纷繁的夏天淹没了
  我今生都不可能知道你的名字
  就像我认不出接下来那些
  迎面而来的人
  这一生迎来送往,花开花落
  能有几人会占据我的一段时光
  除了一次遇见让我知道了
  你的存在渐行渐远,如同水面上
  被风吹起的波纹,风息后
  将再无踪影……
  

  把自己缩小

  
  把自己缩小,小到你看不见我
  小到与蚂蚁为邻,与尘埃共舞,小到
  一声叹息或病入膏肓而不为人知,小到
  在翻卷不息的尘世,我动作轻微,我呼吸孱弱
  小到一片雪花足以照耀和覆盖我的身体
  小到三月轻来的风,就能吹散
  我坚守过的爱情……
  真的,我足够小了,我已经没有太多的血肉
  可以浪费了,我的时光
  就像这三月最后的一场雪
  汹涌着落下,汹涌着融化,而春天
  就这样来了,我在春天清新的气息里
  无论多么小,无论抵达何处,都和所有
  盎然的生命有关……
  

  石头上的名字

  
  在一块石头上刻上自己的名字,让它
  和我的生命一起变旧,变老,变得
  血肉模糊。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就让它做我的墓碑吧,让它来承受
  接下来的苦难与幸福,这些本该属于我的
  秘密,写在它风吹日晒的脸上了
  就让它一言不发,在我生命的背后沉默
  模仿我生前的样子,以寡言和忧郁的
  气质,拒绝浮世的繁华和酒肉的
  祭献,让与生俱来的孤独避开时间的
  刀法,在任何一个角落,代替我
  过好安安静静的生活,而我的身体已经
  不重要了,活着的想法已追不上
  它在时光中腐烂的速度,当石头悄悄地
  挽留住我的名字,身体就成了一场
  虚空或骗局
  

  给你

  
  没有什么好给你的,把深深的想念
  给你吧,把今晚的失眠和
  熄灯后的黑暗给你吧,给你
  在黑暗中我无所依傍的眼神,给你
  窗外正静静飘落的雪,给你一首
  彻夜不眠的诗,和小心翼翼的雪
  一起落在你清澈的梦境……
  我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除了
  破损的外表和还算完整的爱情
  我只有这被想念浸泡得愈发柔软的
  情绪,在无数个孤独的夜晚
  奔波在你余温尚存的影子里,任由我
  把自己拆解成,一个个忧伤的句子
  以诗歌的名义,挤进你暖暖的
  内心……
  

  深深

  
  这深深的不是水,不是相爱多年
  沉淀下来的情感,是泥沙俱下的生活
  如此匆忙的陷落,深不见底......
  而我在默默地爱着,默默地
  细数不经意的日子,然后深陷其中
  没有人能准确的叫出我的名字
  我仿佛是一粒在无边的空间
  游来荡去的尘土,转眼间
  就会无迹可寻,而生活
  这无法抵达的深度,让我不得不承认
  除了爱,我不断滑落的方向
  已模糊不清......
  

  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来

  
  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来,我只想
  离活生生的场景近一些,那么多
  走来走去的人,在车的夹缝中穿过
  在林立的楼群里蚂蚁一样拥挤
  若无其事的混乱,像街头飞舞的柳絮
  游荡在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每一寸空间……
  玻璃外面,生活被清晰地叙述着
  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隔着窗
  我听得见这些尘世的声音
  像傍晚初上的灯火,透过厚厚的玻璃
  照在我的身上,这些让人依依不舍的情景
  我是多么的熟悉……
  

  一场擦肩而过的艳遇

  
  蝴蝶兰已老去,我用整个二月
  倾听花落的声音,倾听这些化蝶的背影
  暗淡的飘远,房间里依然芬芳扑鼻
  多像刚刚出门的女人
  遗落的表情,在虚空中潜伏下来
  在春天到来之前,嘲笑我的情感
  和二月的苛刻
  蝴蝶兰已无路可走,这宿命的炎症
  在此时发作,溃烂
  使整个冬天的固守塌陷
  直至从我的眼前消失
  我依然无法舍弃这曾经放肆的盛开
  飘香的温度,以及冰雪中
  一场擦肩而过的
  艳遇

  
  这个冬天我们只能各自取暖了
  

  请原谅,我的身高还不足以为你
  遮风避雪,这个冬天
  我们只能各自取暖了,我的体温
  实在无法替你点燃季节的火焰,此刻
  冷风刺骨,我眼见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
  掩埋了万物的肌体,我也难逃其劫
  除了用自己体内仅存的这点温度谋生;除了
  在这盏孤灯下,为你写一首
  无关痛痒的诗,我真的找不出
  一个温暖的词语,放进这个漫长的冬天里
  改变寒冷的意象,让自己花红柳绿
  为你坚守一个永不衰败的春天
  现在我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瑟瑟发抖的身体
  藏在一片飞舞的雪花之下
  不再让这场越下越大的雪成为深渊,吞噬
  属于我的最后的爱情……
  

  七月十四日午后小睡醒来

  
  我满腹委屈又满心狐疑,七月十四日
  午后小睡醒来,我忽然一下子
  陷入无端的绝望之中,像
  被销毁证据的光芒,置我于深深的黑暗
  像深藏于心的宝藏,在梦中
  被谁掏空,更像一个
  曾经与人深爱过的人,现在却
  孑然一身,而此刻天色渐暗,我
  开始被白天遗弃,在傍晚滴雨的屋檐下
  我竟然设想将以何种方式做别此生
  我看到风还吹着,下了一天的雨
  已经停了,树上一枚半熟的杏子落地
  瞬间消失于湿漉漉的草丛中
  一如这刚刚开始的暮色,悄悄淹没我
  这多么令人崩溃,我在这个雨后的下午
  小睡醒来,忽觉自己如临深渊
  以至生死未卜……

  
  仿佛生活原本就是干干净净

  
  灰尘落下的时候,恰好一场雪也落下来
  它们来自比灰尘更高的地方
  我听见它们鸦雀无声的降临,瞬间
  湮没了灰尘落地的声音,很多事物从此
  下落不明,包括那些无处不在的灰尘
  和我刚刚留在地上的脚印
  我看见这些发光的词语,如诗般遍布
  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它们锋刃飞舞
  使黑变成了白,使夜变成了昼,使尘世的
  每一处污迹,都在它的映照下
  藏起丑陋和羞耻,仿佛生活原本就是
  干干净净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曾发生……
  

  我不是这场雾霾的幸存者

  
  我不是这场雾霾的幸存者
  更不是一场秋雨中
  那个唯一不被淋湿的人
  你看我现在浑身湿透,在萧瑟的秋风里
  苦苦找寻迷路的自己,苦苦找寻在
  遮天蔽日的雾霾中消失的世界
  一个被抛弃的人,还能拒绝什么呢
  就像此刻,我只能站在夜晚陌生的
  屋檐下,听沥沥的雨声不绝,看自己在
  越来越深的恐惧中无家可归
  在深秋无边的灰暗里,成为一个孤独的
  异乡人……
  

  一小块墙皮脱落

  
  一小块墙皮不再遮掩墙的伤口
  蜕的姿势像夜空里坠下的一颗流星
  微弱的呻吟和跌落的疼痛,这一切
  都在黑暗处进行……
  我听到了这些声音,然后披衣起身,开灯
  进入这次事故的现场,已经熟睡的生活
  被小小的搅扰了一次,这房子是新的
  房间里除了我日渐其老的姿态陈旧
  其他一切都是新的,一小块脱落的墙皮
  也是新的,就像我身上新结的一块疤
  被一种暗示狠狠地揭下来,裸露出来的伤口
  改变着我的程序,引起了我的失眠
  我的眼前飞舞着这些墙皮的白色粉末
  它们像一些尖锐的刺,不断刺入我的伤口
  让我奇痒无比,让我不得不
  放弃什么......
  

  独处是一种暴力

  
  独处是一种暴力,是在七月的一场
  暴雨之后,被汹涌的流水
  孤立的石头,它刚刚还在水中
  沐浴,并发誓今生只与水相爱,转瞬
  就成了被晾晒的隐私,光秃秃的
  头上阳光闪烁,周围的草木间
  流水声渐远,它深怀一颗干净的心和已显
  僵硬的外表,开始在这里
  孤苦无依,整个世界都与它
  毫无瓜葛了,它隐约听到树上喳喳的
  鸟鸣,就设想一对飞翔的翅膀
  它看见一片飞舞的落叶,又庆幸自己
  没有那么轻,雨过天晴是普通意义上的
  好日子,可对它来说,却是
  落寞与孤独的开始……
  

  逃
  

  你就是那个人,本质上懦弱
  见风避让三分,把落叶当成子弹
  把羽毛当成匕首,常常一头扎进生活的
  土里,不肯探出头来
  被抽象的饥饿蚕食,被莫须有的疼痛磨损
  有时候还被臆想中的爱情通缉
  如此这般,已让你的体重锐减,身高
  也矮成了一个无人记起的名字
  你从未尝试过与时光较量,在越来越多的
  失眠和顾影自怜的气馁中
  避开太多致命的纷争,在不断的妥协中
  悄悄撤离两军对垒的战场
  你就是那个人,在人群之后小心翼翼
  不与任何一个影子重叠,不发出任何声响
  找准自己孤单的位置,于目光遗漏的角落
  静观其变,在末日来临之前,伺机
  逃出自己的一生……
  

  

  
  嘘,不要吵醒他,一辈子难得一次
  深睡眠,就让他在梦的水里游游
  就让他回到往事里看看,太多
  失眠的日子,已洗劫了他
  生机勃勃的身体,洗劫了他
  短暂的时间和完整的爱情,还有他
  卑微的姓氏和拘谨的安宁
  现在,他奢侈的睡着了,这略显疲惫的
  表情,无声的略去他一生的相聚与分离
  嘘,不要吵醒他,死亡是不可信的
  他不过是重复了一次他无数次
  重复过的闭眼动作,他不过是延长了一次
  难得的睡眠时间,我分明看到这个
  睡熟了的人,脸上露出了一生中
  没有过的笑容……
  

《诗人阿未》
  《北方诗林>『重温经典』 <wbr><7>
  
  
              选自长春出版社《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来》,个人诗集,著作者:阿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