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方诗林
北方诗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430
  • 关注人气:9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方诗林>『重温经典』 <6>

(2015-10-19 15:57:58)
标签:

北方诗林

责编:雅格诗韵

分类: 重温经典
   《北方诗林>『重温经典』 <wbr><6>


*******************************************************************************************************************


简介:丁子,族名(即身份证名)丁先昌,乳名剑波,字仲泽,又字子渊、子沛;号钧澍、润鼎;水墨别署:邨夫草庵、依竹居、瀚钜堂等;曾用笔名:弋孑、铁达成、上官瘦铁、东方虹、子夜一虹等。男,汉族,1966年12月出生于农家,河南省北中原滑县东南部上官镇丁家砦人。大学文化。诗人、作家、资深传媒人、营销与公关策划人、中原文化学者、文化创意产业咨询师。自中学时代始至今已在全国发表诗歌、散文、小说等文学作品2000多件、新闻作品6000多件、营销策划文案近百件,文化论述近百篇,书画作品数十件。曾有200多次在全国获奖,有作品被海外华文报刊采用或被翻译成外文,曾出版诗集《走出低谷》(与友合作)《相约在雨季》《沐浴太阳》《丁子抒情诗选》等。因文风多尝、经历坎坷、思想和文化个性突显,曾被送号“中原诗坛流浪者”。性情率真若愚,侠骨柔肠、不拘小节、耿直公正,雅俗共据,曾被某评论家调侃为“大俗丁子”。系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当代营销策划研究会会员、中华传统文化研究院和中国东方书画研究院特聘研究员、中国营养学会会员、中国风水家协会会员等,是“无界诗歌”等多家民间诗歌组织成员。曾做传媒行业近30年,现从事文化创意产业。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dfqxdzzydz
*******************************************************************************************************************
 
 
选编稿件:雅格诗韵
 

丁子诗歌十六首


月儿。中秋之后读你……


月,你去何方…
从开始。你就没有告诉我
你要流向的方向,只是随着
风儿走过的小径,把我变成小草
散落在静静的路口。于是
坐在比我还沉默的石头上
割裂空旷,吞噬自己的体温

就这样。我依然守着初心
一次次翻新自己,也翻新你的方向
每一次翻新都有一种感觉
疼痛。颤抖。兴奋。乃至再生
就这样。在每一次新的感觉中
我打捞着自己的美……  也许
与你的去向无关

不管你走何方。我都会
在中秋之后读你,躲开喧嚣的潮头读你
你羸弱,我随着云儿与你共舞
你盈满,我随着风儿为你流泪
箫声中。我支起一路流萤
你的身后,流韵依旧,而我
只能拆开箫声的骨骸——
清凉……洁净……


睡莲,相约状…


此时,睡卧着的。并不都是低微
就如最初,你完全裸露入水的怀抱
把仅有的奢望丢弃。丢弃给宽厚的池塘
只用一尖细萼的锋刃就能前行
就能像在荒芜中行进的犁。犁开我
沉睡多年的釉面,犁开我参悟中的愚钝
就在黎明时分。我与你一起绽放
哪怕是一点点清露
就可以让我装入行囊

既然能静下来。就以睡卧状相约
腾空我的梦,腾空你的路程,腾空水的浸泡
腾空一切所有等你……  静下来
就像愚昧走进禅意那样虔诚
剥离一层又一层的虚壳。就以睡卧状
从骨骼深处。诵一段经,读一段情,行一段路
夜深。站起来的就是力量,就是情的莲花
睡卧状。站立状。高擎状。都是我的
邀——约——

此时。不管你能不能回归
我在月光下的琴声,都能够梳妆整个秋夜
睡莲吐蕊,打开我瓷器般的身体
托着一缕期待。在月光的途中凄美……


秋之殇,醉痛了谁…


风凉了。巫婆的画笔也就痛了
巫婆说,手中的神灯的光束也是苍色的
叶落了。仙子的笛韵也就瘦了
仙子说,琴台上的秋尘覆盖了你的体温
色累了。秋蝉的吟哦也就涩了
秋蝉说,途中被风干的不仅仅只是泪水
秋殇了。你的激情也就淡了
你说,清淡了的目光依然有一簇花果的味道

秋与你的距离,也就是我与情的距离
痛楚与思念的距离,也就是团扇与诗的距离
苍凉。在喧嚣深处隐忍,就像你的粗犷
或是我的娇嫩。生生不息……  
又一次雕琢我们拥有的风景
留下的。只有初心,或朦朦胧胧
或干干净净
 
走失了你的秋,走失了我的色
走出了被红尘淹没的空间。秋的色彩干涸
而心底的泉依旧,不死的箫声琴韵
也许还会酿出一杯烈酒。醉了你我
醉了距离之外的你我……  
殇后。十字路口,还会有
拓荒的脚步重新迈起


谁陪你。去远方……

你又要远行

翻过月亮的藩篱
不管月光在不在脚下。你都能
走出夜深,沿着来时的途径
流向另一个方向。时光渡口
期许。是一条待帆的船

没有挽留。也没有缠绕。更没有
泪水或是歌声送行
就连你没来得及摊开的莲花
依然被半个月亮覆盖
脚步。剔透了厚厚的八月

(你说过。远行——
是脚步和方向在践诺
路。是最好的诠释……)

每一次远行。月光都会坐在露珠上
为你点亮一盏清凉的光,扯开
莲的花瓣。涂抹在瘦瘦的帆
抖落红尘,腾空骨骼间的繁琐
驶向心的深处。其实
渡口,就在我的梦中

(我说过。远行——
是你又一次的涅槃
只要有重生就能回归……)

 
从春天陪伴一棵树


你我相遇的时候。叶吐芽,蕾含苞
你执着地把我根植在这时光里
你说你是在种植一棵树
于是就陪伴着。一同沐浴风雨
尽管动作生涩,仍执着地咀嚼着一切
把擦肩而过的喧嚣,或是红尘,或是诱惑
都输送给响亮的正午和静谧的月光
或许我依然不在。你却依然简单
打开身体深处,空旷,直白
让自己成为枝条。花开花落
没有找到收获的季节

就这样。你陪伴一棵树
让期待从春天复苏,撕裂枯燥的夏天
在炽热的骄阳中。你依偎着树干
把一曲不知名的箫声延续
心事不用晾晒。尘封的只能日记里
其实。纸笺上,已经有过无数次潮汐了
如同一场猛烈的太阳雨。吞没你的魂骨
就是你酣畅淋漓的全部
其实。树在你的纸笺上没有苏醒
依然还在酣畅中

陪伴一棵树,你就像守候一柱
流泪的烛炬。陪伴你的光亮,是温暖的
不管季节的脚步是蹒跚或是匆匆
树的行进没有落伍,没有枯萎,没有自烬
你就用箫声把纸笺上的一切埋葬吧——
一直守候到尽头。你守候的那棵树
和你一样。也在守候……


走失的草籽


就是在花香散尽之后
就是在鸟语远去之后
就是在秋风洗礼之后
我在你们留下的灰烬中走失

曾经在花瓣脱落的瞬间
曾经在鸟喙的疼痛接口
曾经在阳光和月色夹缝
我从你的团扇下琴声中站起
品读自己的另一种哲学。把十二个月
储藏。储藏成炫光背后沉默的爱

微小。却没有卑微,没有放弃
落伍后拥抱着孤独取暖,这种坚实的孤独
会让一直在寻找光亮的鸟儿低头
一阵清爽过后。我在鸟儿的足迹中
仰望星空。等待下一个春雷
等待我那去了还会回来的情人


杏花雨的日子


五月的风。是随着你的红口哨
飘来的。细雨,就在你的歌声中
点染了青涩的纸笺。单飞的蝴蝶
沿着河边小径寻觅,从裙裾上散落
排列并不整齐的歌词,席卷了
杏花雨掘开的小径……

我们是在杏花雨中遇见的
还没有品尝出滋味。雨儿
就被鸟鸣送到了远方,就是你去的远方
于是。我只能融化到这场雨中
静静守望——   纸上站不起墓碑
空白处。我把一生浸泡
浸泡成一个没有休止的雨季

就在雨季的对岸。岁月很远
我只能。守着承诺在缄默中
远远地读你。读你的感觉是入骨的
我知道。仅仅给我这种感觉就足够了
在这种感觉中,我被岁月的牙齿
啃噬了全部


秋,我仍不及清凉……

 
我走失的秋
不要翻看过去。尘封固执,你只能
把我塞进时间胶囊包裹起来
只能让我在你的团扇上做茧
这个季节。最好不要和风儿对话
仅仅就这个季节吧。也许
等到蚂蚁的牙齿把雨的身体打开

虚伪的外壳和坚硬的骨骼。与灵魂剥离
寻找光亮,寻找空旷或是寥廓
直至能看透血液背后的全部。也就是
支撑起叶子光鲜的全部
不需要季节缠绕的全部
把凉凉的汁液重新点燃,燃烧到能呼啸
能呼啸着离开你……

其实。我早就没有了季节的喂养
干涸的河床被你当作了牧场
就像寂静的行囊中没有了干粮
你的白马。你的蝴蝶。你的琴声。你
只能重新拿起干瘪的画笔——
放牧出一个与我无关的黄昏


挑一盏心灯前行


无需用孤独丈量。有无尽的黑暗就足够了
我选择了黑暗,选择了花和叶子都已脱落的时节
沿着灯光的方向。尽管执着地前行
尽管用微弱的光,把黑暗挖掘的更深
只为了一个简单的承诺   与你
在这条路上不期而遇   你说过
不管有没有月光,一定会有人站在路口

无需让承诺绽放。有过你的曾经就足够了
小径的深处鸟也孤独,孤独得只能读自己的羽毛
只能在褪色的羽毛上打磨着期待
清冷,无眠。滚烫,无味。单薄的羽毛
被心灯掘出一汪清泉……  泉水清澈
淘洗着灯的疲惫和泪的浑浊
途中。光亮植入了距离的躯体——


时光渡


花瓣。已经疲倦,不再招惹你的画笔
绿萼不撑伞,红萼不撑伞,花萼更不撑伞
其实,画笔不是匕首。是挂了露珠的纤指
指的尽头依然潋滟,只是萼的河床
走失了蜂的歌蝶的伞和风儿的团扇
而渡口的小舟还在……

(时光曾经爱过,曾经爱得让萼粉碎
蜂。蝶。鸟儿。没能读透萼的深处
萼,只好重新回归到曾经的枝头)

褪去曾经的外衣,驻守新的风中
把干枯埋葬进坟墓。等待
那匹驭风而来的白马走过
把萼的月夜踏成浓艳滩涂
于是。仍然是一把纸伞仰望
期盼被淹没。或是那页扁舟驶来


这个季节,只能把自己淹没……

赴约

就是为了去见你
我把往昔擦得锃亮。那个手绢
安静的如同当年的一池秋水
而我,汗津津的手有点发烫

想了几个夜晚的心事
却被拥挤和喧嚣遮挡在
你的目光之外

就是为了来见我
你数了几个夜空的星星
所有没能发出的信札。叠起
日记沉甸得几乎窒息 只能
绽开视野读我的身后
目光。定格的只是
一张青涩的封面

匆匆对视。欲言
砰砰时启齿。又止
“保重……”唇齿拙笨
生涩如初——
(你说,30年了
你还是没有长大……)

 
到雨的那段距离


阳光很厚,云也很厚
风儿轻轻,花儿轻轻
从春天的那个梦中开始
我就想成为你的盛夏。就是
让你把性情与灵魂都能裸露的盛夏
于是。我化作一只自悟的蝉
在你的枝叶上坍塌

我知道。到那场雨的距离
就在我的嘶鸣中
就在你的叶脉上
就在我们共同涂抹的稻草人
那嘣嘣响的骨骼间。跨越
寂静。荒芜。空白。走进
酣畅淋漓的天堂……

到那场雨之间。你我
手里总是没有丢弃那支画笔


台风来啦


你还没来得及收起花纸伞
台风来了。你说屋檐下的鸽子
比你的伞的光泽纯净
夕阳很红。妹妹问——
台风为什么会在周末

时空。就是你的青花瓷
容器上的花瓣依然很随意
花蕊深处  栖息着我的目光
花纸伞下  没人能为你擦拭泪珠
妹妹说台风就在身后

渡口。张扬的号子
在青花瓷上飘动。或是静止的
不仅仅是你最后的嫁衣
还有哥哥装进容器的一生
送嫁的小船。划疼了哥哥的等待
台风来啦……  
哥哥还在撑着花纸伞

 
没有直达高铁


你远去吗。没有直达的高铁
就像你始终没有说透那句话一样
你手中的团扇风景依旧
琴韵袅袅缠绕着月儿
裙裾飘飘扰弄着竹影
是谁用草木的质地低唱——


你远去。没有直达的高铁

 
就用这个七月的夜晚
去爱吧。去爱深冬的梅或是盛夏的荷
就用这个七月的温度
去怨吧。去怨远处的星或是窗外的蝉
七月,高铁还没有直达……

你远去吗。没有直达的高铁
也许,也许等到秋水静寂的时节
你的团扇就会为你绽放出
一个能见到哥哥的天堂


夜深深·七夕


自从你给了我第一个七夕
每到这个季节。我就成了你的夜深
深深地淹没了我……
我知道。七夕,每年只有一个
你说过。夜深,却能淹没一生
攀沿着风雨的途径吟诵
擦拭着或深或浅的疼痛
只能,把途中的荒芜收割打结
就在七夕的门口堆积着月光
好在夜深的空白处为你
铺架一座月牙儿桥

为了你的七夕。我给你
夜的寥廓。月的清凉。梦的惆怅
也许你的琴声依然青嫩
也许你的日记仍旧忧伤
我知道。当夜深吞噬了一切
滚烫的……还是星月的目光

夜深深的七夕
只有我。我的歌声透亮——


下图:诗人丁子
《北方诗林>『重温经典』 <wbr><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