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方诗林
北方诗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430
  • 关注人气:9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方诗林>『重温经典』 <4>

(2015-09-28 15:53:19)
标签:

北方诗林

责编:雅格诗韵

分类: 重温经典

    《北方诗林>『重温经典』 <wbr><4>

   著名诗人桑恒昌新作诗歌十二首    


**************************************************************************************************    桑恒昌,男,山东武城人,1941年出生;中国当代著名诗人;原《黄河诗报》社长兼主编,编审;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中国诗歌学会副秘书长,国际华文诗人笔会理事出版中文诗集10部,另有《来自黄河的诗》(中德对照。2005年7月。德国汉堡wayasbah出版社)《桑恒昌短诗选》(中英对照。2006年10月。香港银河出版社)。诗作入编380多种选集;178多首(次)诗作被翻译成英、法、德、韩、越文发表,并在国外结集出版。评论其作品的文章计500多篇。另有三部评论专著。其代表性著作有:《低垂的太阳》《桑恒昌抒情诗选》《爱之痛》《桑恒昌怀亲诗集》《灵魂的酒与辉煌的泪》《年轮.月轮.日轮》《听听岁月》以及《来自黄河的诗》(中德对照)。http://blog.sina.com.cn/shanghengchang

******************************************************************************************************************* 

 

   桑恒昌

如果人们

像蜕变的蝉儿

趁夜色

脱下身上的禁锢那样

脱下病痛

脱下烦忧

脱下嵌刻在

岁月里的层层苦皱

该有多好

 

可叹的是

总有一天

无欲的灵魂

会脱下喧嚣的肉体

却不知

转世之后

它将

鸣唱在那个枝头

 

 

看人体标本

 

     桑恒昌

 

这个曾经是

精壮的汉子

死后被完美地切成七片

像皮影并排贴在一起

他的容颜

即使他至亲的人

也难以辨认

 

我却看见

他的血在流动

心在跳

肺叶在呼吸

人啊

竟然有

这般活着的死

 

夜深人静

灵魂归来

可会把

一片一片的躯体

聚合在一起

 

如果有泪

昂首痛饮

当是一杯

辛辣的自己

 

 

 

     桑恒昌

 

半山是水

半水是山

老翁举着用骨节

做成的钓竿

 

看鱼儿水上芭蕾

听水鸟情歌互答

 

不钓龙子凤孙的江山

不钓皇戚贵胄的奇珍

不钓竹林七贤的狂狷

不钓江南才子的美色

钓知音?

何处觅高山流水

钓情爱?

早已经化蝶双飞

可在钓英雄风骨?

还是钓一世清名?

 

钓,非钓

不在于钓着

而在于钓不着

 

莫出声

咬钩了

且看于山环水抱中

钓一曲心籁

 

 

 

 

 桑恒昌

 

周天寒彻

逼百会穴而来

昨夜留在身上的浊污

沿十二经络下行

前——天突、气海

后——大椎、命门

汇聚涌泉

次第逃出

肌肤间

充斥透明的冷

  

谢谢上苍

醉我以雪

 

 

攥着我的半个祖国

 

    桑恒昌

 

黄河,跳下巴颜喀拉山

冰雪和穹窿构筑的高坡

从塔尔寺和彩陶故乡的青海走过

从峨眉金顶和乐山大佛的四川走过

从敦煌莫高窟和大漠烽火台的甘肃走过

从贺兰山阙和西夏王陵的宁夏走过

从呼伦贝尔和成吉思汗陵的内蒙走过

从洪洞大槐树和壶口瀑布的山西走过

从黄帝陵和兵马俑的陕西走过

从少林寺和清明上河图的河南走过

从齐鲁大地我们的故乡走过

 

在埋葬荒凉埋葬老岁月的地方

在用骨头的温度暖着整个身躯的地方

在黄河入海口

抓一把泥土

就是攥着

我的半个祖国

 

 

 

 

    桑恒昌     

 

摸一摸周身

胸口热着

就在这里开庭

审一审身上

大大小小的骨骼

 

一块一块叩问

一块一块揣摸

哪一块曾经懒过

哪一块曾经媚过

哪一块曾经贱过

哪一块曾经软过

曾经如何

曾经如何

每一块

都不要错过

每一块

都是一个我

 

大梦醒来

忐忐忑忑

欲用68年的三味真火

将病骨一一炼过

 

 

人间轮回

 

  桑恒昌

 

在这个世界

做人做的合乎尺寸   

下世后

方可轮回转世

 

据凿凿之说

唐朝的李白杜甫

宋代的苏轼幼安

虽满怀振兴诗坛的雄心

也只能耐心等待

补人间之缺

 

芸芸众生的人们

只有作个牛马

作得飞禽

已是三生幸事了

 

如此说来

无论急缓

人们奔跑奔跑

朝着下一个童年

 

上穷碧落

下窥黄泉

究竟在哪里入海

又从何处发源

生命的嬉戏

真得好玩

 

 

牡丹,烈烈的女子

      题记:牡丹宁可在瞬间轰然凋谢,

           绝不会被一瓣一瓣地剥残。

 

      桑恒昌

 

仿佛再延宕一瞬

就有损你的名节

好像没来得及细想

又好像谋划了一生

才有这般

轰然而无声地

决绝谢幕

 

无法顾及

走了一半的春风

虽然它曾经

把你唤醒

 

 

一片落英

在掌心

凝成彩色的泪

 

将五指收拢

用血肉的温润

作它的芳冢

 

 

人世间感到最短的

往往是时间

你把比时间还短的美

赠予最长最长的人间

 

突然想起,古代

所有的烈女

牡丹,你可是

集她们于一身的精变

 

 

 

盛开于故土

陨落于故土

花枝下

大萼大萼

都是彩色的香骨

 

如果牡丹

生长在天宫

吴刚怎会用桂花

酿造胜却无数的

琼浆玉露

 

 

 

    桑恒昌

 

灵魂,有何

值得称许

那是个

不忠不义的东西

遇灭顶之灾

它抽身躲进天堂

把终生廝守的我

丢给地狱

 

我是肉身的胡杨

千年不腐

就等着重见天地

而今又沐阳光

灵魂,你在哪里

你的天堂又在哪里

 

 

 

 

   桑恒昌

 

诗意加禅意  

是百合的名字  

不知谁  

有这般绝妙的创意  

人间有百合  

人生也有百合吗?  

求一合尚且不易  

何谈百合  

如是所闻  

每一次创伤  

都是一次成熟  

在顺境中修行  

永世不能成佛  

如此说来  

反合也能修成正合  

天下苍生  

哪个不是  

求一合  

就期望多一合  

人间有百合  

人生求百合  

百合之人  

不是菩萨便是佛陀

 

 

 

 

桑恒昌

 

胸膛窄小

是一架佛龛

胸廓宽亮

是一座寺院

那咚咚的心跳呢

不是晨钟

亦非暮鼓

而是一尊

血肉生成的木鱼

 

也许乱过节律

也许曾经房颤

只要生命在

它定然

一边敲着自己

一边诵着经卷

 

 

 

 

    桑恒昌

 

一把

济公活佛的蒲扇

一双

云游僧人的芒鞋

 

树下打坐的老者

含胸拔背

手印若佛

一颗入定的心

听得出

一树人间——

哪个蝉在唱

哪个蝉在喊

哪个蝉在哭

 

还听得出

寒噤的蝉儿

吞忍的

    

《北方诗林>『重温经典』 <wbr><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