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方诗林
北方诗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430
  • 关注人气:9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方诗林>『重温经典』 <3>

(2015-09-21 08:21:43)
标签:

北方诗林

责编:雅格诗韵

分类: 重温经典

《北方诗林>『重温经典』 <wbr><3>




    宫白云诗歌 (28首)
 
中国当代诗歌选本》
  
  隐秘辞
  
  多么新鲜,空气中的唇
  而我在另一片中渴求,好象每一片都是最后
  原谅我,饥渴的毛细管
  通过你延宕
  
  生命中被需要的东西
  必须热爱。为了死去
  为了大地的内核,为了准确的刀锋穿过
  刹那的喉咙,为了血在牙齿间
  破碎
  
  我不细究
  你的呼吸把我带向哪一片森林
  而每一片森林都有狮子思想样站着
  熟悉石头的另一个方向
  
  熟悉另一条道路,熟悉白昼全部的黑暗
  完全理解窄门里的对话
  触摸神性的毛发
  像触摸尘世的河流
  
  
  落日辞

  天空,抱来一团火,越来越烫
  布满焦味的一团火
  晃闪着
  红彤彤的意志,在连绵的青山和连绵的青春里
  跃入海
  刹那间变热的海
  血色的海
  红色铁钉般尖锐的海
  烧成灰
   
   
    日子之诗(组诗)
  
  夜晚的梦给日子掺水
  
  
  时钟在,日子在。
  循环往复中,甚至感觉不到谁是时钟,
  谁是日子。
  夜晚的梦给日子掺水,
  疼痛的呼吸撞上棉花似的云朵,
  灵魂摔出体外,
  日子掏空了内心。
  但我并不羞于裸露诸多的伤痕,
  幸与不幸,
  在别人的嘴里嚼烂。
  
  
  秘密的鸿沟
  
  
  日子并不分什么楚河汉界,
  在东也是日子,在西也是日子,
  就像黑发、白发都叫头发。
  当然,从黑变白的过程并不像把月光
  搬上额头那么美妙。
  大多数的时候我牵着它们的手一无所获。
  那些秘密的鸿沟一直都隐藏的很好,
  但我依旧感受到了它们
  沉重的肉身。
  
  
  日子比我所知的埋藏更多
  
  
  日子比我所知的埋藏更多,
  宗教。信仰。神。人物。故事。传说。
  国家。新闻。股票。交易。黑幕。
  爆炸。死亡。苦难……
  无处不在,并不事先发出任何声响。
  我被恐惧吓得不成人形,
  一日又一日,陷落在梦游的背景。
  到了清晨,又不得不重拾心情,
  踏上修复灰烬的道路。

  
  日子之诗

  
  好日子,坏日子都得过。
  大街上摩肩接踵的人群并不关心谁的内心。
  人世献上所有的十字路口、危崖与歧途,
  我走在上面——
  献出所有的彷徨、心如刀割与一条路走到黑。
  尽管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黑得错误也是正确,
  黑得悲欢百无一用,
  黑得没有思想可以代替头颅。
  但雨后的一汪活水
  总能从善如流。
  
  
  天下有一知己可以不恨
  
  
  我像在秋日里忙碌的蜜蜂,
  视力减退,辨不清花粉里裹着的农药。
  我喝着掺了毒的蜂蜜,
  磨损一个又一个暮晚。
  我急促的脚步够不着所爱的人,
  天地大到小鸟无处藏身。
  我倒出濒死的心种植童年的白云,
  天下有一知己可以不恨*
  用血管里的赞美,感恩与谦卑,
  制造余生,
  直到一个日子变成泥土。
  注:*为林语堂语


   尘世之爱(组诗)
  
  母爱
  
  妈妈,这么多年,我想念你的时候有限
  写过的几首诗都是语言的泪水
  我知道,你还会像年轻时摸着我的头说:没关系
  母爱最终也像你一样,落到我自己的身体
  成为我身体上的器官
  使我与你不可分割
  我在琐碎的母爱中与昔日你的母爱相逢
  我心怀感激
  它们包着我暖洋洋的心
  当又一个母亲节来临
  你那远方的外孙给我打来电话:“妈妈,母亲节快乐!
  注意身体,记得按时吃饭”
  小小的叮嘱倾刻间让我滚出泪花
  我想把它们再说给你听
  当天堂一片漆黑时

  
  回忆
  
  
  这是只属于独坐的时光
  汇聚了树顶上所有的鸟鸣和树叶的震荡
  那口空气
  活过来的花瓣
  但这是真实的吗
  当黑夜黑得一大堆梦境
  它就在那片树林
  一身白雪

 
  儿童节

  
  我的小男子汉
  我的笑
  我的哭
  我病痛的药
  我的诗与花开
  我命中的摇篮与团圆
  我今生的蜜糖与愿望
  我垂老时的回忆与炉火
  喜鹊与歌唱
  

  空气也会哭

  
  栽下那棵松树
  就像栽下我
  无风的日子
  我们一起晒晒太阳
  你唠叨些家常
  我讲述些欢喜
  
  空气也会哭
  泪珠谷粒似的掉入泥土
  尽管我们不可见
  我仍可感到你的呼吸
  你亲切的凝视
  透过云层
  狮子猫般明亮
  2015-6-10写于婆母三周年祭日
  
  
  端午
  
  
  一条江,载走一个永恒的名字
  于是,就有了一个诗人节的荣耀
  当端午成为一个象征
  吃粽子的含意也开始千回百转
  且看上去像刚刚飘过槐树梢的妈妈的笑容
  就这么剥粽子样剥开晚风吧
  艾蒿的清香也一下子就贴向了黄昏的轩窗
  而我还是那个踩在晚风上的女孩
  美美地等待妈妈煮得大锅粽子出锅
  那时的我们有多么快乐
  我和哥哥、姐姐一边等待一边猜三角形粽子里有大枣
  还是四边形粽子里有红小豆
  我们都期待可以吃到有五花肉的那个
  它滴落的每一滴香
  都香在我们的血管并再生一些东西
  就像幸福
  突然拥有了一个可安放的结构
 

  百页纸
  
  
  父亲,世上千般好,不如有你。
  对于你,我没有回忆,
  只凭想象。你像是大年夜零点等来的烟火,
  又像是清晨鸭绿江上可爱的金黄,
  我从不曾完成过你的影像,
  仿佛你难以穷尽。
  在这热情的六月,我接受赤热的馈赠,
  怕和爱。
  我看见,黑暗依然漫过我的白昼,
  漫过我的百页纸——
  父亲,你要仔细看……
  你要知道
  我是怎样活着。
  
  尘世之爱
  
  
  梦中的小孩,滚过花丛
  粘了一身蜜
  现在,蜜在我怀里
  我叫他宝贝,我叫他今生
  我的小男孩,从头到脚蜜糖样甜
  两只小手棉花一样软
  他的每一刻都带走我的心
  他嘤嘤哦哦的叫着
  好像吐着梵音的小青龙
  云雾般穿过屋顶
  穿过我的眼睛
  穿过我的感官
  穿过站立不动的时间
  
  
  你的紧抱变成我的紧抱
  
  
  我和你都有了霜发
  岁月如刀啊
  刀刀都来过,刀刀都那么可靠
  刀刀都有东西变形
  抬起放下之间
  仅仅是刀上的锈迹被水冲淡
  切下的碎片烩成
  一锅百事哀
  尝过后,谁能无话可说呢
  忍着苦辣酸甜
  这不是从一年又到了另一年
  关上门,烟火苍茫
  推开门,苍茫烟火
  烟火呛人啊
  我们剧烈地咳着
  无意识地把手伸向对方
  相互拍着
  直到有一天我的动作变成你的动作
  你的紧抱变成
  我的紧抱
 

  小鹿乱撞
  

  清晨在衰老的床上醒来
  老虎被拽回金黄
  那时的少年
  还等在某处,穿过一片葱郁
  小鹿乱撞
  最初的青草和花蕊拧回最初的泥土
  我认得它们
  时光贮藏起来的心跳
  是我身体的骸骨
  捧在灰烬的手中
  一点点揉碎
 
  
  女人

  
  来,压弯月亮,把头垂在水里
  今晚的一汪水含着波罗蜜
  度一切苦厄
  
  现在她不是妻子,不是母亲
  现在她只是女人
  所有的角色都褪色,唯留她——
  新鲜
  
  来,从吞噬的嘴里解救流亡的白鸽
  所有的美德停止
  只剩下美感的最佳方式
  
  来,让妻子、母亲皈依
  让女人或扬鞭催马
  或眼波如谜
  
  来,让匍匐的心跃出沟壑
  让终极高于意志
  让长眠已久的言辞
  饱受咀嚼
  
  当人间布满玄机
  夜色阑珊
  马和身揣绝技的人都没有
  追来


    形书(组诗)
  
  窗外一只鸟叫
  
  整个黄昏
  她都在听窗外一只鸟叫
  尽管听不出善
  也听不出恶
  但它们是活生生的
  她也是活生生的
  喉咙里什么声音也没有地
  朝向天空

  遇到……
  
  每个人的生命
  都有足够的东西分娩
  正确的
  错误的
  当灵魂在某处寻找出口
  肉体的道路多了起来
  私有的那条渐渐老旧
  世界观改变着世界
  没有什么路是不可以走的
  遇到猛兽或者别的什么
  也没什么意外
  
  
  灰烬里有东西在变
 
  
  她在用纸包住火
  它们的灰烬与水中的月亮
  粘在一起
  她捞着水中月
  月亮若会开口说话
  会不会告诉她
  灰烬里有东西在变
  
  
  微醺
  
  
  一位父亲带着他的孩子
  在楼下放风筝
  她在七楼把头俯在阳台的栏杆上观望
  风筝飞远了
  远处仍能听到父子的笑声……
  她突然感到的一阵微醺
  浓重了暮色
 

  隐形书
  
  无论曾是什么
  她说
  去吧,你是我需要的东西
  这就是了
  一碗热粥冒着热气
  她垂下和解的脸
  仅仅活着是不够的
  她不能让体内一无所有
  她不能仅仅只是旁观心脏的跳动
  应该回敬生命
  不是由于获得
  是由于给予
  就这样
  留下一些人和事
  还有未说的话


   桃花与潭水(组诗)
  
  纪念
  
  
  与窗外的蛙声叙旧
  我急于奔回那时的桃花潭水
  月亮下倾斜的羞涩
  从我所有的感觉中取出
  不必是深千尺的深
  那怕只是一寸清浅
  在夏夜湿漉漉的花瓣上
  时光缓慢而无声
  
  
  芳香可以一生
  
  
  在桃花潭边醒来
  满水新鲜的花瓣,芳香可以一生了
  我们拥吻,不是在此刻
  此刻,我们看不见
  此刻,我只是沉浸于那时的心境
  那样的幸福。
  我绘在桃花的遗骸上
  
  
  一只鸟替代了鱼
  
  
  又是一年桃花开
  又是一潭颤抖的春水
  蝴蝶成双成对
  就像另一个我和另一个你
  但我们错用了意象
  一只鸟替代了鱼
  没人知道
  那错误里藏着什么
  
  
  桃花潭的秘密
  
  
  那抖动在我们身上的光
  黄得像鲜橙
  还有黄鹂鸟的叫声好听得像你在叫我
  在一个好的视线里
  我们贪图着荫凉
  在每一刻,爱着彼此或者虚空
  因为你
  我留在桃花潭的秘密
  和一些笑声
  与我一起
  活着
  
  
  桃花与潭水
  
  
  一颗心有了另一颗心的名字
  不可能是偶然
  趁着好天气,请牵住彼此的手
  情会老,潭水不会老
  桃花一开
  又会形成新的记忆
  
  
  依依不舍
  
  
  不要在桃花瓣上找我的唇印
  不要与渡口互道珍重
  不要在转身时流下泪水
  就这么远去吧
  就好像我们从未相逢
  或者就这么遗忘吧
  游子总要返回故乡
  再怎么依依不舍
  都是要迈开双脚各奔东西
  当风吹干夜晚的霜露
  桃花已枯萎
  潭水还在
 
    简介:宫白云,女。写诗、评论、小说等。作品散见于国内外各大报刊与选本。获首届金迪诗歌奖年度最佳诗人奖。2013《诗选刊》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著有诗集《黑白纪》。现居辽宁省丹东市。
 

责编:雅格诗韵http://blog.sina.com.cn/u/3243205177

 

 《北方诗林>『重温经典』 <wbr><3>《北方诗林>『重温经典』 <wbr><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