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方诗林
北方诗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579
  • 关注人气:9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方诗林『重温经典』<1>

(2015-09-05 08:34:26)
标签:

北方诗林

诗韵sm

分类: 重温经典
北方诗林『重温经典』<1>



大解超短诗30首
作者:大解

 .
《沉 思》
.
 
五十年前我以为朝霞是红绸贴在天空  一看见就激动

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  因为云彩后面还有更深的天空

值得思考和关注

当孩子们跑向野地的边缘  甚至在风里飘起来

我也只是默默地望着  心里想着别的事情  想着

明年或者更远  将有怎样的消息在山后出现  不同于朝霞

却更加持久  更加缥缈  让人一遍遍沉思

 .


《向内走》
 
.

我曾不止一次寻找道路  试图走向远方

而实际上  一个人走遍天涯也离不开自身

倒是回归自我者获得了安宁  因此我决定

向内走  也许穿过这个小我  就是众生
 
.
 
清晨的日光
 
.
 
博物馆前面  散落着鸽子粪的广场迎来清晨

日光不分好歹一律覆盖  尚未落地的光正走在空中

就在不经意间有稀疏的影子从地上倏然掠过

有人喊道:鸽子  鸽子  正在天上飞行

 .

《拉萨河》

 .

拉萨河水从上游流下来  经过我身边  流向了下游

我成了必经的驿站  却不是最终的归宿

这时来自印度的一片云彩有些疲倦  从它慵懒的倒影里

我看见河水闪着灵光  仿佛接纳一位身穿白袍的圣人

 .

《集 合》

 .

一只蚂蚁抬头注视着我  约有五秒钟  我们都凝住不动

终于  它坚持不住了  晃了晃头上的天线  转身离开

随后黄昏降临

远山退到暮色的后面  天空渐渐黑下来  只留下一些漏光的小孔

隔着幕布  我能想象天堂的样子  当吹长号的使者

从沙漠边缘走来  我看到苍生如蚁  飘动着头发

那是上帝赐给我们的无数根天线  闻风而动  在接听集合的声音

 .

《衰 老》

 .

衰老是一种病。

从前的婴儿,已经长出了皱纹。

多好的一种病啊。

我想老,成为一个老头。

人们见了我说:嘿,这老头。

我就嘿嘿地笑,一天天老去。

 .

《天 堂》

 .

地球是个好球,它是我抱住的唯一一颗星星。

多年以来,我践踏其土地,享用其物产,却从未报恩。

羞愧啊。我整天想着上苍,却不知地球就在上苍,

已经飘浮了多年。

 

人们总是误解神意,终生求索而不息,岂不知

——这里就是高处——这里就是去处——这里就是天堂。

 .

《清 晨》

 .

晨又回来了,还是那些光,从天空洒下来。

我习惯地伸出手指,看了又看,是透明的。

这是早晨的第一件事,总是看了又看。

指缝间的光漏掉了,我的手指是前人的手指。

 .

《我 信》

 .

时间有细小的缝隙,未来有窄门,

灵魂出入,也需要侧身。


我信这世界终将敞开,如最初的一日。

.

《追 问》

 .

生命没有本意,只有本能。

肉体是盲目的,凡是被造之物,都没有绝对理性。

 

我就是被造的。最初是泥巴,最后还是泥巴,

中间的部分被框定在身体里。这是谁的主意?

 

关于这些问题,终将有一天,

我要和上帝面谈,并且追问。

.

《肉》

 .

欲望太满了  灵魂被挤到体外

走肉充世  人不为人

 

人世越宽  肉体陷得越深

 .

《道与理》

 .

伴随着花期  女人将在体内结出果实

即使她不能生出自己  也有望成为女神

并且一次又一次成功脱身

而我则被遗弃  从众望之巅

回到故里  一生又一生  疲惫地走着

难道只是为了

在体内养育一个死神?

 .

《等 待》

 .

局外人隐藏在夕阳后面,不与我对视。

这使我的登顶失去了意义。一个人把自己从人群中拔出,

置于孤峰,还要面临内心的险境。你啊!

应该在现场。甚至

在运转的轴心。

但你没有出现。我一个人站在山顶,

等了很久。直到身影在风中飘起来,像一件披风。

.

《缺席者》

 .

我来过了。我可以离开,但你不能缺席。

生命是一场盛宴,来者都是亲戚。

万物各从其类,都在吃。血淋淋地吃。

我也如此。我还需要另一个胃,存放和消化

来自内部的空虚。

我是个路人,终将要离开。而你必须结账。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你缺席,不能永远缺席。

 .

《假 理》

 .

有人送给我一个真理。我打开包裹一看,

是个假理。而且已经掉皮,露出了里面的败絮。

这时颂歌已经飘向远方,迎面而来的

是纷纷入世的人群。

没有退路了。没有时间了。我大喊一声:上帝啊!

由于用力过猛,我吐出了自己的心。

 .

《仿佛创世之初》

 .

我很少倒立起来,把地球举过头顶。

现在我做了,却突然感到两脚踏空。天啊,

我竟然以虚无为支点,找到了通往上苍的捷径。

我看到颠倒的世界上,

践踏大地的人们带着原罪,徘徊又徘徊,不知所以。

而我举着地球,仿佛创世之初,为上帝搬运。

放在这里。放在那里。

到了第七日,我和上帝一起休息。

 .

《秘 密》

 .

天空越来越薄,快要升到世界的外面了。

我坐在石头上,慢慢地合上书卷。心想,

再过一百年,我就能走到那里,且不必隐身。

我有这个力量,我有来自内部的支撑。

而这些藏在心里的秘密,

只有三个女神知晓,

其中最小的是女儿,最尊贵的是我年迈的母亲。

 .

《万 物》

 .

构成我身体的元素来自万物。

通过我,万物归于一。万物来自何处?

我从自己的体内一次次脱身,走到如今,

仍不知上帝所指。

太远了,太大了,太空虚了。

我在人生的中途,望着茫茫宇宙,唏嘘不已。

万物来自何处?这是个问题。我还是要追问。

 .

《芦苇荡》

 .

芦苇荡上的浮光在撤退  黄昏快要降临了

水鸟们飞到空中捕食蚊虫  开始它们的晚餐

晚霞也在飞  可能有神仙正在赶路

我是哪儿也不想去了  现在我很懒

就是秋风吹倒芦苇  我也无法回到故乡

.

《边 疆》

 .

华北平原无限延伸,会到达天外,

于是大海封住了边疆。

神是对的。在荒凉和凄凉之间,应该有个界限,

分开原野和波浪。我是否正在这条线上,

吸引了秋风?

当毛绒绒的太阳忽然飘起来,我顿时感到,

天地厚德,垂怜万物,不弃众生之渺小,

让人心生暖意——

或以身相许,向天堂献祭,

或咽下泪水,老死他乡。

 .

《见 闻》

 .

老张蹲在地上整理花盆里的韭菜,

跟我说:“留下一盆开花,其余的吃掉。”

他有几十个花盆,都是韭菜。

崔天舒认为,老张乐此不疲,

意不在吃,而在于种。

崔天舒是谁?我从未听说,也不认识这个人。

传说,老张也是一个幻影。

 .

《风在飘》

 .

嚼着口香糖的丫头从汽车里出来,

风衣向后飘,然后是风在飘。

古时候她不这样,一见人就脸红。

时代真是变了,她径直走过来,

余光都不看我,仿佛前世并不相识。

她的风衣向后飘,走过我身边时,

是风在飘。

 .

《心 事》

 .

无数次,我从天上下来,拉着行李箱,

在地球上落脚,潜伏于闹市,等待下一次飞行。

 

原乡究竟在何处,让人如此勾魂?

我深知此生已老,原罪加身,

却依然渴求获救,做一个疲惫的归人。

 .

《消 息》

 .

越过太行山的一片孤云已经薄如蝉翼,仍在飞。

年轻十岁,我可以抱着石头,追赶它一百里。

倘若石头太大,膨胀为一座山脉,并且扎下了根子,

我反复尝试,搬不动。

这时孤云飘过去了。

有人在远方起身,从容地接住了来自天空的圣旨。

 .

《经 历》

 .

那一年,我撕掉自己的身影,在阳光下孤行。

有三个人劝我,其中一个抱住我的大腿,哭了。

其实我并未走远,我只是在人生的外面转了一圈,

又回来了。

我只是出于好奇,看见了远处,背影重重,尘土寂静。

 .

《看 见》

 .

高速公路上摆起一溜红色警示桩,

汽车都在减速,

一个警察在指挥,另一个愤怒地指着远方。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人骑在太行山上,

似乎要逃离人间,又被乌云拦截,

在去留不定的北方。

.

《路罗镇》

 .

超级胖的饭店老板娘一直在笑,她的幸福,

都体现在肉上。在太行山下,一百米长的路罗镇,

正方形的人不多,倒是一些细如柳丝的女子在风中摇摆,

让人不安。两个下午,我吃了同一家饭店。

两个下午,一个是暴雨浇灭心里的烈火,

一个是烈日当头,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冒烟。
        
 .

《登太行》

 .

每次攀登太行山我都想,长这么高有什么用。

什么山不厌高,水不厌深,扯淡。差不多就行。

 

哪天我再造一座山脉,安放在华北平原上。

再造一个我,重写神谱,加进几个小矮人。

 

哪天我跟在上帝身后,骂骂咧咧,走出这苍茫的人生。

 .

《夏日黄昏》

 .

夏日黄昏,纵火的大神退到云彩后面,

闷热从天空向下漫延。蒸笼太大了,而人还没有熟透,

那就继续蒸。有人在挥发汗水,有人在挥发灵魂。

 

石家庄处在太行山下,是个窝风的地方,无法散热。

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把城建在这里,让我心甘情愿地,

在此受罪,一面擦汗,一面欣赏天边的火烧云。
                
 .

《太阳》

 .

太阳啊,不要在天上等我,

我不配与你同行。

 

我还有两件事:生,死。

还有牧者,放养着无边的人群。

 

太阳啊,请在黑夜里等我。

我要看看你是如何从死亡中再生。


个人简介:大解,原名解文阁,男,1957年生,河北青龙县人。主要作品有长诗《悲歌》、小说《长歌》、寓言集《傻子寓言》。博客地址: http://blog.sina.com.cn/daxie
 
 
 北方诗林『重温经典』<1>北方诗林『重温经典』<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