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转载]华夏幸福的生死劫:销售面积减少银行开发贷不到账_1

2018-04-30 05:00:54
[转载]华夏幸福的生死劫:销售面积减少银行开发贷不到账

原文出处:17ffd4fbd0102xocm

热点栏目 来源: 不开心挂在华夏幸福(600340)财务总监吴中兵的脸上。 各大银行给了华夏幸福好几百元的开发贷额度,但,钱迟迟没有打过来。 吴中兵当然知道,春天的银行现金流最充沛的季节,空气里到处都是钱的味道,而且今年开发贷和去年开发贷数量差不多,钱迟迟不到账。 销售面积减少了大约30%,互保都快接近700亿元,开发贷迟迟没有到账,吴中兵绝望到内伤,还要打起精神到处找钱。 绝望也拨弄着华夏幸福各地园区的心脏,后方粮草不足,园区项目的喉咙可能随时随地被扼住。 救亡压倒一切。 未几,王文学的幕僚提供了几套呼救和拯救方案,他们相信这些方案能让华夏幸福自己扼住自己的命运,传说有个方案一直放在王文学的书架上,王文学经常在办公室来来回地踱步,睡不着觉了,瞄向那些方案。 缺钱永不眠,年初,华夏幸福捉襟见肘。 无奈,王文学还是从书架上选择出了最稳妥的方案:降价卖房子和到处找钱,环京地区有些孔雀城每平米降了1万元,从河北大厂县到浙江嘉善县,华夏幸福的房地产项目全部在降价。 他放弃了另外一套方案,那套方案是王文学本人采取“歃血为盟”的外交战略,游说地方长官们还钱。 在每一个华夏幸福的年报里,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都有着这一句话:园区结算收入大幅增长,对应应收政府园区结算款增加所致。2016年大约增加了80%。 言外之意,地方政府欠华夏幸福的钱每年都在增加。 但王文学最终没有挑战体制,他还是选择了卖房子,而不是找地方政府讨钱。 一 时间拉回到4年前,小镇青年王文学周游美国时,恰好是河北廊坊市原来的领导李刚、刘万青等人士接受组织调查时期。 华夏幸福和廊坊市政府一直同呼吸共命运,风声鹤唳。 当然,这,也许仅仅是谣言,而已。 须臾,王文学游学完毕归国。 一向低调的华夏幸福难得高调地发了一张王文学在美国硅谷考察的照片,好像是向外界诉说着什么,当然,那张照片已经全网删除。 周游美国后,王文学应该知道商业在他面前铺开了坚硬的本质。 他开始走贾跃亭、王健林的战略路数,他们把钱抛向了实体经济。跨界、投资、实体等玩的不亦乐乎。 华夏幸福产业园的企业扼腕叹息。 比如华夏幸福引进的产业京东方,京东方是生产显示屏,华夏幸福投资的企业也是生产显示屏的。 京东方和华夏幸福的矛盾开始呈现,“你把我引进过来,你投资的企业,做着和我一样的事情,那你要我干什么,你到底是不会间谍?” 据说,京东方对华夏幸福投资显示屏的实体公司意见很不满意,他们准备:联吴抗曹。 华夏幸福产业园的员工扼腕叹息。 华夏幸福产业园的员工不明白潮水般的钱为什么要投向实体经济,这些钱抛向土地市场,土地储备、销售额排名自然暴增。 他们当然不知道投资实体产业的核心逻辑,和许家印的足球政治理念是相同的戏码。他们当然也不会明白王健林的万达在经历风波后为什么稳健前行,因为他们不理解破国、破军、破旅、破卒、破伍乃次等谋攻。 我也挺扼腕叹息。 王文学明明有机会选择做李嘉诚,他也有这个政治智慧,但他放弃了这个机会。 我猜测,王文学深是一个外法内儒的人,他追求传统文化的忠义两责、将心比心等,但他不明白忠义两责、将心比心等只是儒家控制外界思想的方式之一,我想,他入戏太深了。 儒家从来都是气度辉宏的统治者,稳定社会的一大利器。 我借用阿尔志跋绥夫的话询问王文学和王健林这类儒商:儒家让你们把黄金世界预约给世界和社会,可是你们给自己的呢? 不管怎样,王文学还是运用自己的政治智慧,让华夏幸福回到了稳健的轨道上来。 二 无大把握而来,终难得大机缘。 时间再次拉回到2年前。 王文学告别大机缘应该是在2016年夏天和秋天交配的季节,那时候,国社正在操盘一份京津冀的奏报,这份奏报未来可能拨弄着他和华夏幸福的命运。 奏报撰写时,一个很有意思的案件,浮出水面。我认为,是它促成了奏报的诞生,足以震荡整个京津冀地区。 当时的京津冀土地市场是生存在监管的暗角里,那时,香河的几块土地是一家叫做三强公司负责拆迁的,三强和万科本来是想合作的,但最后在关键细节层面上,谈掰了,合作不了了之。 谈掰后,万科和三强的战争一触爆发。 万科自己准备去土地市场拿地,三强当然不愿意,结果万科的人在香河土地市场面前,被打了。 媒体按照万科的宣传节奏,公布了北京万科员工被三强集团殴打的事实,最后定论:三强是黑社会。 舆论场风吹到海里面,高层关注,开始想听听真实情况,然后就安排国社的人写奏报,国社的人写奏报,当然要听听万科的声音。 其实,这几块土地还有一位意外的闯入者,那就是华夏幸福。这几块土地,三强公司没有选择和万科合作,最后选择的合作方,是华夏幸福合作。 只不过,万科在回答公开媒体报道的时候,关于香河事件,只字未提华夏幸福;在回答国社的奏报时,承认了华夏幸福和三强公司合作的事情,当然万科也表示问题不在华夏幸福,华夏幸福和三强公司合作是市场行为,因为除了富力,要在香河拿地,必须都和三强公司合作。 但不管怎样,这份奏报里,华夏幸福不是一个特别正面的角色。 奏报呈送后,还有非常多的具体细节,这里,我不方便展开。 我只简单阐述一下结局:高层大致了解了京津冀地区的环京地区,准备重新布局京津冀地区,也就有了后来的雄安新区的出台,结局就是,环京津地区被缰绳勒紧,泡沫幻灭,华夏幸福痛失了好局。 哦,对了,在奏报撰写时,恒大的许家印没有袖手旁观。 许家印依然为领导分忧,投资了廊坊发展,恒大在廊坊发展层面,既没有争股权,也没有大力减持股票,更没有清洗廊坊发展的管理层,投资时间就是在奏报撰写时间,廊坊发展是廊坊市政府的唯一上市平台。 三 四年时间,物是人非。 你问我,华夏幸福可以度过这次难关吗? 我的答案是:这次,华夏幸福是可以度过难关的。王文学绝对有能力度过难关,我从来都认为,钱只是商业的附加值,商业的核心还是智慧、人和机遇。 你问我,华夏幸福度过了难关,还会像继续延续过去的辉煌吗? 我的答案是:华夏幸福这类企业要成功取决于三个因素:一、人和事的关系,对应的是人品、能力、商业模式等;二、企业和政府的关系,对应的是政治智慧;三是企业和时代的关系,对应的是机遇。 现在华夏幸福正在布局京津冀之外的区域和实体经济,光2018年就在武汉等城市拿了6个产业新城和PPP项目,绝大部分产业在华东和华中。 环京对华夏幸福而言,就像一位老妇干瘪的胸部,现在去碰她,就像在搓衣板上碰一颗干巴巴的红枣,已不能产生激情。 但如果可以选择,我猜测,这肯定不是王文学最想要的结局。 多年前,王文学在廊坊市政府领导的办公室里,当面烧毁了政府的装修合同,并当场声明:不再讨要政府的欠款,他自己想办法承担所有的债。 我想,如果再给王文学一次商业选择的机会,他还是会选择烧掉政府的装修合同,无知无觉地静候着政府的安排,而不是想办法改变商业规则,他不会边想办法赚钱边孤注一掷改变营商环境。 所以,风起时,树叶的命运已经决定了。

[转载]华夏幸福的生死劫:销售面积减少银行开发贷不到?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46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