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世俗生活和精神世界》及其他二则

(2018-04-26 10:22:54)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世俗生活和精神世界》及其他二则

​       

       一  世俗生活和精神世界

    世俗生活和精神世界是两种不同的活法。但却统一于一个人身上。这是世界的和谐还是世界的荒诞?

    黑格尔说:存在即合理。如果用黑格尔的话去演绎,世俗生活和精神世界它存在于现实境况的个体身上。有这样的事实存在,那它是合理。合理即美,那它是和谐的。

  实则不尽然。黑格尔所言这句话,本身存在语境问题。存在即合理,我理解,某事物、某事理它存在于现实与自然中,自有它当时存在的环境和土壤。而这存在的环境和土壤是否是合适、正确的环境和土壤呢?这都有待人们深思熟虑后细细辨别。如果存在的环境和土壤都是有待改造的,那么存在于环境和土壤之上的事物、事理有何合理而言呢?反而处处透出荒诞的错误来。

   当然一个人身上统一世俗生活和精神世界,是常见的事。人类发展到既需要世俗层面的养育,又要灵魂深处的安栖。毕竟人类还是不能等同于一般普通的其他生物。而在我们不了解的其他生物的层面,它们有没有类似于人类的这种精神情结呢?暂时还没有看到动植物学家在这方面的研究。但动植物世界中也有许多匪夷所思、令人不解的现象——这是不是从某个方面也反映了其他生物也有这方面的诉求呢?人类有,这是确实存在的。

    那么怎样调和这两方面呢?世俗生活和精神世界是不是相矛盾、相冲突呢?大多数情况下,两者还是有所冲突。世俗生活是人生活的表层,它一般是人处于现实生活的境地。而现实生活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生活单调、重复,久而久之就会陷入庸俗、乏味之中。就是最美的美景、最精致的美食,也有审美疲劳、腻烦的时候。但我们又离不开这种生活。因为每个人都是活在生活的表层里。只有生活的表层才是真正的生活。但不能刺激感官、不能让灵魂飞舞的日常生活——不是让人麻木不仁如木偶般生活;就是让人渴望超度自我、超越躯壳在精神的层面行走,感受到一点活着的喜悦和脱离物质意识的快感。

    对精神世界的追求,是人正常的诉求。只不过有的人诉求早,有的诉求晚。在每个人的灵魂深处都有这种正常诉求。有人诉求明显,有人诉求不显。但诉求早或诉求明显的,较后者略感痛苦。在尔虞我诈的人际杂务的争斗中;在纸迷金醉的物欲拖累中。他们往往觉得自己怎么与世俗生活格格不入?严重的觉得世界容不下他。实际这种心理都是错误的。他们没有真正认识到世俗生活的意义;也没有正确估算世俗生活的价值观投影到他们心灵上给他们身心造成的杀伤力。因此往往在世俗生活和精神世界的奈何桥上苦苦扎挣。有时还不慎落入水中,造成一生的遗憾。

    但丁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告诫的不仅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还说明世俗生活的意义简单地就是供己之衣食无虞,和他人的生活层面无关。你可以选择自己想选择的生活,不逾矩、不扰民即可。任何世俗的羁绊都入不了你的法眼——因为世俗的羁绊本身可能就是荒诞的错误?你即你,独立的你。世俗与精神同在者。

   但人往往做不到这么超凡脱俗。安于世俗遨游精神,是大多数人的生存状态。也是最正常、最自然的生存状态。我们还是承认它合理吧。在承认它合理的基础上,去谋求世俗生活的幸福和追求精神世界思维的乐趣,才有合情合理的解释和自我释放的渠道。

    谋求物质生活的世俗美,是人的常态;追求精神世界的愉悦,是人的本能。两者无不可调和的。生活犹如立在花丛间的蝴蝶,正面美,反面也美。并无荒诞立在中间。

    20180423晚落笔于都昌

      二    扪心自问孤独

    你孤独吗?是的。我孤独。我坦诚。

    不知什么时候孤独二字钻进我的脑子,进入我的骨髓。没有什么可掩饰的,我是孤独的。泪水涌在了眼眶。有种无可诉无可依的冷到骨子里的寂寞和孤独。虽然我明白一个常态:在宇宙的本质上,我们都是孤独的星球。但我依然无法排解这种如生理周期般准时造访的怪物。

    我记不起很久很久以前,冷到彻骨的孤独感是否也这般强烈。应该说那时我也有些孤独感,只不过身上的热量多些,很快去追逐一些新鲜的、未知的事物。热溶解了身上薄薄的冷。或者说,那时还未感知到孤独深一层的寒时,就急急忙忙往人道众多的世俗赶。在喧嚣、繁华、浮起的浮躁中使命地碾揉自己,把心底刚想浮起的孤独溺死在萌动中。

     是的,我知道我迟早要与孤独赤面相对;就像我迟早要与死亡素面直视。来吧!在人生的途中、生命的深渊里,应赤诚相待的还是以诚意待之,才无惧。

    我承认我孤独。我也承认处于世间的人都孤独。孤独是生命的本质,也是生命的初始和落终。在生命的过往中,留点间隙思考这个问题,可能会让你更好地审视这繁花似锦的世界。我爱生命。爱生命赖于生存的宇宙。我承认孤独是生命的一种禀赋。因此,我不想用繁花为被覆盖我裸露的孤独灵魂。

    春天来了,街道上的樟树枝桠密密匝匝如绿锦锻。下了一场小雨,清新淋过的空气里是甜的、香的、淡雅的、幽馥的。我相信我嗅着了在春天的淡薄雨雾里弥散着的樟树香味里钻出来的玉兰花的香气。不,那是樟树的香气;不,那是樟树间隔里的玉兰树上的香气。缕缕沁脾,一丝一缕用鼻子在空气里扑捉,若即若离,若捕若着,如清丽的酒香绕鼻。我知道,这是春天的味道。但我贪婪得只想独自一人享受。享受属于我一个人的春天,独处的世界。甚至不想与人分享一下春天这种微醺的感觉。我的眼在春天里有点潮。我已经习惯了孤独,学会了和它平和相处。

    生命里总有一些美好的东西值得飞蛾扑火般痴迷。但在明了生命的深处是无人替代、也无人陪伴的孤独。我选择了放弃,选择了取舍,选择了放慢脚步。无论如何我都摆脱不了死亡的追逐;无论如何的盛况落幕都是人离曲散。我愿停下来等着死亡,携着它的一只手——孤独上路。

    对生命最好的洞了,是对佛的皈依吗?对生命最好的洞了,肯定不是对世俗的痴迷。虽然我极渴望极渴望世俗的美好。但我知道,欲念是一个填不饱的沟壑。何不提前拍拍空的双手,立在神明面前,坦荡荡、亮朗朗。神啊!我一无所求、一无所获。我孤独来,孤独去。只求天底下一个赤裸裸。

   20180424落笔于都昌

    

        三 生活的本身是生活 

    在没有看到维特根斯坦说的:“凡被掩盖的东西,我们都没有兴趣。”之前,我就在思考这个问题,我是不是该原路返回,回到最初的出发点。也就是说回到生活的表层去。生活的本身就是生活。

    生活的本身就是生活。曾几何,我想象勃兰兑斯笔下描写的在人类的深矿里不停挖掘的人样。想找出位于地表下层树的根系和它在黑暗中吮吸的矿物质。我这样辛勤地劳作着,在黑暗中就着微弱的光,辨别网状的根系和五花八门的矿元素。发现了一个如蜘蛛网状的世界,虽繁复,但还是有脉胳可辨。

    发现了生活表层下的一个繁芜多样的真相世界,认识了生命的本真和虚无。又有什么意义呢?

     浮出水面,站在泥土的表层,这才是真实的生活。人熙来攘住、缺斤短两、笑逐颜开,该干嘛就干嘛!该怎样生活就怎样生活!可能你看到了操控的铡刀徐徐而下,你也在这铡刀下。但你能改变什么吗?清明上河图的热闹已成为历史的余烬。人们记住得是大汴梁的繁华。谁记得张择揣落笔时的荒凉和警示呢?

    生活中没有什么微言大义。虽然在另外一个世界,由于基因的构造和脑结构的不同。他们已然遵循了人类中最原始的自然秩序。但那又怎么样呢?他们依旧是活在生活的表层。可能他们的水源更纯净、养料更丰富、笑容更多些。但那又怎么样呢?他们依然是无知的认为天底下都是这样。就像我们生活在生活的表层,同样喜乐无知地傻乐,天底下都是一样。

   就是你告诉了他,天底下不是一样。他们也不信。他们会嘲笑!你为什么不去乐土。我听见杨绛的声音:道理我们都懂,但这是我们的父母之邦,我们总不能弃父母之邦,去异邦颠沛乞食吧。对。道理我们都懂,依然不能改变什么。

    在一条共同的诺亚方舟上,有没有先知告诫你如何行事?在厚垢的龟壳上,可能有微弱的光在风中摇摆闪烁不定。但又有哪位中式的普罗米修斯把火种传续下来呢?我们有的是千千万万的愚公,坚韧不拔,气盖山河。结局也仅仅是帝感其诚。

    回到生活的表层,凡是生活底里的东西,我们都不感兴趣。是的,在没有先知预言的引领下,回到甲板上,看诺亚方舟在黑暗无边的大海上航行。当然船上是灯火通明,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者矣。你也回去吧。

    是的,我终归要返回到甲板上。我终归要回归生活的表层。我终归要在人群中穿行。莫名我想起了纪伯伦,一位终生赤足在黎巴嫩上空跳舞的阿拉伯诗人。

    生活有什么好思考的。它不就是生活吗?还能是什么?是的,我承认,生活的本身是生活。它没有任何其他意义。我也终将一直生活在生活的表层里,与它共眠。睁着眼。

   上帝的归上帝,撒旦的归撒旦。生活的本身是生活。 维特根斯坦你去其他的地方旅行吧!

   20180425晚于都昌

《世俗生活和精神世界》及其他二则

《世俗生活和精神世界》及其他二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