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虚合道
虚合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7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丹道指南(3)

(2019-11-06 09:59:55)
标签:

转载

分类: 文始丹法
原文地址:丹道指南(3)作者:紫薇宫阙

第二章 略论先天一炁,先天祖炁,真铅真汞,后天精气神

先天一炁,先天祖炁,真铅真汞,后天精气神等丹道术语在丹经中随处可见,但所指终为何物,恐怕绝大多数道友认识不清。

所谓精者,乃物之精华也。如《管子·内业》所云:“凡物之精,此则为生,下生五谷,上为列星,流于天地之间,谓之鬼神,藏于胸中,谓之圣人”。

丹道修炼中所指之后天精是指交感精,系后天身心应物而动之精,但不仅仅单指生殖有形精液,现在丹道修炼者常在此有所误会,认为生殖精就是后天精,而把后天精认作元精。

后天气乃呼吸运动之气,此点较明,本无须饶舌,但仍有些修炼者未能彻悟此点,比如在修炼中,修炼者常可体察到身体有热、温、凉或气流行走等所谓气感(有谓循经热感),同时修炼者心中之念头仍起伏不定,仍有后天意念的作用,可是很多道友一旦体会到身体内有热气流行走等,便心喜若狂,神秘得不得了,认为离道不远。其实,这是一个绝大误会,这些气流热感皆是后天之气,就算不修丹道,不炼气功,在平常体力劳动,体育运动中,也能体会到身体发热,出汗,肌肉跳动或劳宫穴、涌泉穴、印堂、下丹田、小腹部等部位穴位发热与跳动,体内有热气流走之反映,不足为奇。当然,也就无论如何,终究于丹道不着边际,与先天无关,广大道友,万勿错认。

后天神乃思虑神,是后天随物而触之神。一切念头、意识也包括现代气功家所称之意念皆系后天神识作用。现在修炼气功的,就是割舍不下“意念”。其实,真正的丹道修炼也就是要彻底的去掉所有意念,或许有人会问:“人如果没有意念和神识,岂不是无所作为,如同死人一般?人所贵重者就在于有神识意念之作为,无论做何种事情,皆须首先由大脑神经发出指令,由此可见意念之主宰地位,今日先生言丹道修炼,就是去掉所有意念,岂不是空谈吗?答曰:此是未曾实修丹道而望文生义之门外汉言也,丹道修炼之初,固然需要用后天意念,如:自己打醒精神读丹书,鼓励自己炼功等等,但是一但进入功修佳境,必须从有为转入无为,从有意念之活动变为无意念之境界,这样在万念皆去,识神无用之情形下,心死神活,显出不神之神之妙用,其中微妙绝非用后天意识可以摹拟得来。勉强说来,这是另一种心的境界,此也是丹道与平常生活用事之间的神的根本绝对不同所在,不神之神的妙用即是丹道修炼中的真意,但必须注意的是此真意绝非意念,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行者只有修炼到此层次,才能正正明白真意是什么。”

宋代理学家王阳明也曾说过“这一念不但不是私念,便是好的念头亦着不得些子,如眼放些金玉屑,眼亦不得开了。”即使是什么所谓良性意念,照样也是念头,总之皆是后天神识作用,皆妨碍功修,妨碍清静之本心。真意乃是从不神中炼出,也就是说没有识神作用,万念皆无,不管什么意念,当然也包括什么导引行气等所谓良性意念,望诸同好深悟之。

另外还须说明的是:后天有形之精津气血液等皆系后天精气神直接作用而来,而且后天精气神是有区分的,精就是精,气就是气,神就是神。所谓意领气之导引,是针对后天神气而言,广大道友,千万不要发生误会。

真铅真汞乃身体内真阴真阳二炁。真汞者,吾心之元炁也,有些丹经喻之灵觉元性;真铅者,吾之肾中元炁也,有些丹经喻之为身内元炁,后天精气神皆系此真铅真汞而来。在人元丹法中,又称真铅真汞为圣父灵母或圣母灵父,只要明了此二物而灵活运用,延年驻世术可不学而成也。真铅真汞,乃丹道修炼者首先以心息相依使后天精气神返本归根,浑融一团而来。

修炼者毋须炼至很高境界,毋须空谈高调,只要实证得真铅产生,即可知所谓用意念调节呼吸,心神或导引皆为笑谈。因为凡在丹道内景真机现前时,即使是最初步的丹道内景真机,后天精、气、神已抱作一团,气在神中而不知,神包气外而不晓,念头丝毫不能起,想起也起不了。真铅发动时,更是如此,正如广西汤道友所述内景:“其间,体验到真正的无中生有,一股生机从虚无窍中生起,沿中黄正道直冲至脑,身体如金刚般坚实不动,想动亦不敢动,念头想起亦起不了……哪里需抽添,有何火候?念头尚不能起。”因为所谓念头,意念,皆是后天心神之作用。而在真铅生时,后天精气神归为一体,化为身内真阳之炁,故身体不能动(此乃精固),念不能起(此乃气凝)。修炼者修炼至真铅真汞产生时,可真正体验到无中生有,其中微妙似哑子吃蜜,难以言述。唯有一股太和之炁,在体内游走,吾无念无知,四大安静,唯顺其自然,无为而化,大道何其简易哉!

丹经中常有真意之说,那么,这时什么是真意呢?答曰:那一股生机就是真意,因为神在炁中,神也就是气,气就是神,而神寂然不动者固然谓之神,而活泼而动时则谓之意,此段活之动机就是真意,因此,此动绝非后天意识之动,在此段行者根本不知是炁动,抑或是真意之动,愿诸同好悟之。

先天祖炁至微难睹,非但肉眼不可见,恐道眼亦难见之,故曰:见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见。现在丹道研究者,在此有所误会,认真铅真汞为先天祖炁,认真汞真铅为结丹,还丹之药物。

殊不知先天祖炁,才是结丹所用之真正药物,在丹经中又常称之为“内药”,亦有称为“外药”者。在真铅、真汞、真阴真阳二炁交媾混融中,行者在大定真空中,将静极生动,有炁萌动,至微至妙,谓之先天祖炁。其在初始萌动时,如未出土之嫩芽,谓之“黄芽”。

丹道中所指之元精、元炁、元神就是先天祖炁,三者即是一物,虽异其名,却同其实也。

唯有先天祖炁产生,才能遂感而通,与虚空中真正之先天一炁,连成一片,不劳取舍,其炁自得。施肩吾真人云:“天人连一炁,彼此感而通。阳生空中来,抱我主人翁。”此诗中“主人翁”即是我先天祖炁;“阳”者,指先天一炁也,此时功修,全为天行,毋须人行,吾唯顺其自然,无为而不为也。无为而化,大道甚简,由斯可验。

但是,先天祖炁产生必须抉破内天地,所谓内通方可也。抉破内天地也就是说调理好吾身体内部阴阳,首先,要调和五脏六腑,祛除身内疾病,再行神气合一法,使内五贼变成五行,使吾心性归于中和仁慈,心定气闲,神凝气和,气血和畅,无有滞碍。总之,要使后天精气神合一,归于真铅真汞,再和合凝聚最终归于阴阳未判之先天祖炁。正如丹经云:外三宝不漏,内三宝自合也。此时先天祖炁可称为元精,故丹经曰:精由内生。

天地人我本同根一炁,天道即是人道。故此,凡元精产生必定外界先天一炁(外药)从虚无中来,蓬蓬勃勃,如露如电,与我先天祖炁连成一体,打成一片,并壮大炼化之,故曰:炁自外来,此段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炼精化炁,余则皆是隔山吹火,不着边际。

先天一炁也并非局限吾人身体之外进入,须知先天一炁无处不在,本无所谓方所,并不局限于身外,或是身体内,故只可言:“先天一炁虚无中来”“抱我主人翁”。又云:“虽自外来,实由内孕也。”迷者自迷,悟者自悟。

 

第三章 劝道修行立志篇

修炼丹道是要立大志,自己做自己的主人,不再随物而触,不再使自己成为外事,外物的奴隶。若能真正做到自己是自己的主人,也就能真正做到随心所欲。

所谓随心所欲,乃是指自心做自己的主人,不为外事外物的奴隶。也即《庄子》所谓“逍遥于无何有之乡,执于无所待之境。”也是孔子所说之:“十又五而学……七十而从心随欲,不逾矩。”老子所云:无为而无不为也。

未曾修炼者多是触物而动,触事而动,自己变成了事物的奴隶,却浑然不知,而且还很高兴,如钻研技艺,追逐名利,追求声色等等。实际上也就是自己的心已被那些技艺、名利、声色等所奴隶,自己不能做自己的主人,自己之喜怒哀乐随事物环境之变化而变化,如是有了所谓七情六欲。呜呼!悲哉!人生之于斯世,既懵懵懂懂,如行尸走肉。不是迷于外事外物,就是迷于一种虚于飘渺的所谓道理,事物境相作了自己的主人。故此我们必须依赖事物境相之改变而寻找出欢乐。若常处于一事一物中,自心必生烦闷,事物境相无常,故此吾之欢乐亦无常,唯真我是永远不变的,只要真我成为自我之主宰,才可以永远无所待而快乐,只有自己作了自己的主人才能不迷于外物,不为外物所奴隶,只有如此,自我才可以既能入于世事凡俗情爱名利中,而又出于其外,进得去,更出得来,出入自在,随缘而应,应物不迷。

丹道修炼就是要做到既不迷于外物,亦不迷于某一种理论,真正要做到不着空,不着色,人法两忘而无为无不为,无可而无不可,随遇而安,随心所欲。只要这样做到了,人这一生也就是永远快乐的。因为他不为物喜,不为己悲,自己完全就是自己的主人,人成了一个真实的人,无论外物环境变化如何,自己就是这样,正如孔子所云:“君子求诸已,小人求诸人。”真正之君子是不要依赖外物的,只有小人需依赖外物,或求诸于神权,迷信于宗教。所以说,修炼者都要不断自强,成为一个真人,可以处在任何环境中皆不改本色,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大丈夫当如是也。

譬如处在艰苦的环境中,世人多被环境左右,而心生艰苦烦恼之心,而生忧愁困苦。其实外物就是外物,自己就是自己,两不干涉,我心自怡然不动,即使处在艰苦的环境中,也就像我处在香甜的美梦中一般,自己本色何曾有变,故此说逍遥于无何有之乡。因此说,只要做到了自己是自我之主人,随心所欲,也就是神仙也就是身处仙境,而不必另外找什么仙境洞天了,陶潜诗云:“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当然,要达到此层次是非常难的。人毕竟为肉体之身体,肉体处在艰苦之环境中,要遭受肉体之磨难与痛苦,。在修炼中肉体肢躯,是要受到很大的触动与锻炼的,则开始必然会感到难以坚持,思肉体之安逸。所以在修炼中,首先必须做到精神战胜肉体,修炼者必须要有坚强毅力与积极的奋斗进取之精神,勤修专攻毕竟是大丈夫事也。故丹经曰:“神仙还是神仙做。”

世人常误会修炼者,圣贤君子一生是寂寞无趣的,因为他们没有情感。其实这是一个绝大误会。丹道修炼至一定境界,在大静中,能与天地万物,草木植物, 默默相契,感受万物有情,其中乐趣,胜似凡俗之乐百倍。故庄子直示后人:“万物与我齐一”“与天和者,谓之天乐”,可以天地精神相往来,这又是一种何等伟大高贵的至乐啊!故修炼至一定境界,道教有草木植物犹不可伤之戒律。此中有无穷之乐趣是时刻从内心流淌。当然,修炼之首先要除七情六欲,独以清虚自守,此可谓情感之死。然后,方可独得清修之大乐。修炼其始,固然也是件辛苦的事情,但世间何事不辛苦呢?

人生斯世,如梦幻泡影,似电光石火,一瞬即逝。虽然如此,却又是苦痛艰辛充满一身。芸芸众生,流浪生死,为造物者所弄,呜呼哀哉!昨日仍是青春少年,今日已是鸡皮鹤发。

人生于这个世间,目的终究是什么?我常这样想,大多数人在上半辈子多是身不由己,不得自由,在学习奋斗;而积累财富后,人已过一半光阴。人在身体健康时,无财富享受,待有了财富之后,人已老朽矣,想吃不能吃,想看不能看,所以说人活着如果是为了财富是行不通的,恰似《悟真篇》所云:“昨日街头犹走马,今日棺内已眠尸”,“只贪名利求荣显,不觉形容暗悴桔。试问堆金等山岳,无常买得不来无。”人似乎是为了生存而生存。人生存之目的是为了幸福快乐,能够健康长寿,能够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所谓由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飞跃,人类科学亦是为了这个目的。大多数人认为在这个世间,要想真正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就必须有名有利,有权有势。故此莫不追逐名利权势,谁知自我生命都是那样不可把持掌握,是那样的不稳定与不实在,随时有病、衰、老、死可能,况那些身外之物。直如某些劝世道书所云,人之生命是那样飘渺不定,如影似雾,况名利富贵这些影中之影,梦中之梦,我们又怎能将那些事物为一身奋斗目标。

生命是那么珍贵与美好,但时光是那样悄然易逝,我们能不猛醒,下手速修。花样年华,转眼即逝,年老体衰,不期而至。生死事大能不日日警惕,再再猛省。若年青神气充沛时不自劝自勉,努力勤修奋斗,待年老体衰,两眼无光,力不从心,又徒呼奈何!人在青春时,不知时光易去,不知岁月不饶人,故荒度年华。在此时,应当睁眼看看父祖辈老太龙钟,身虚气短,百病丛生,多遭人嫌之榜样,即能猛省。父祖辈今日情形也就是吾不远将来之结果,如此,自然冷汗淋沥,猛然回醒,知时光之易去,知生死之事大,自然能放下心来,去了生死大事。

当然丹道修炼是辛苦的事情,需要修炼者有不怕吃苦之精神,以及红军长征之毅力,但我们岂可因困难而畏缩却步,不去实验,在现实生活中那件事又不难呢?在各行各业中,要想取得一番伟大之成就,又何尝不要付出一些心血,又何尝不要吃得苦中之苦,尤其在现今人情关系日益冷漠,充满竞争与陷井的经济社会中,若将逐物之精神,追求名利、宝贵等之毅力转而修炼丹道,没有不成功者,道决不阻英雄,就怕修炼者意志不坚,三心二意,今日想修炼,明日思安逸,今日在学道,明日有觉得声色名利亦不错,如此这样,自然百事无成,不特丹道修炼如此,做任何学问皆如此。故此,若想专攻丹道学问,必须看准目标,坚定立场,树立大志,坚强意志,一心放下,不钻研到极致不休,不实验到彻底不放,无止无休,一枪下马,不旁务于杂学,而专修于丹道,若有如此精神,若有如此毅力,自然克证可斯,道决不阻英雄也。

世间之学问最大者,莫过于不断超越自我,与无上天道相融之终极超人的丹道学问。若此身已无存,是非荣辱,富贵虚名何足道哉!人生斯世,日月交替,岁岁更换,大抵不过数十寒暑,则此身已无存矣,愿世间有志之伟大,奇女子幸勿自误也。

 

第四章 论修炼丹道之条件

胡海牙老师说:“人之所以能够空坐下来研究,就要具有必须的经济基础作保证,科学家不能长年累月终日不食五谷而专心致志钻研原子弹,亦不能在农贸市场作某项爆炸实验,更不能没有理论指导而炸着玩,”故此“财侣法地”,是极其浅显的道理。

上面是对丹道修炼自古所说的“法财侣地”之条件的精辟论述,然而“法财侣地”仅仅是对修炼者外部之条件而言,所谓法就是修炼丹道的一条正确方法,每人因生活环境、职业、性情、饮食习惯、理解能力、学识修养、人生经验而不同,故此所用之法亦并非千篇一律,法是灵活的,一切丹道书中所讲之法是具有代表性而供同好们参阅的,至如真正适于自己的最佳方法,还是必须靠自己在实验中体会,若令活法变成死活,反而有害身心,因此,说修炼丹道又必须有一定之智慧,这是针对修炼者自身所言。

所谓有智慧毕竟仍不够,况人非生而知之,智慧必定因精深学识而来,学问仅仅广博而不精深,容易落入买文弄彩,引经据典的文字匠流,若说自己一定融会贯通,感觉与先贤有心心相契之妙,一切理法似自我胸中流出,似嫌没有也。故此说学问非但要广博而且还要精深,否则丹书仍是丹书,自己还是自己,亦不能增加修持之力,更可怖者,反被书所累.所谓尽信书不如无书也。陈撄宁先生曰:道书虽不可不看,却不可尽信,有些道书,根本就无价值(伪托中,亦有好材料,要自己善于识别)。有些道书的作者,对于此道,并未十分透彻,竟大胆的做起书来,贻误后学,有些道书,虽有作用,做书的意思是要给当时几个富贵人看的,并未替普通人设想,有些道书,故意闪烁其辞,指鹿为马,不教人识透其中玄妙,有些道书,叠床架屋,头上安头,节外生枝,画蛇添足……因此说丹道既要智慧,又需精深的学识,才能剔除繁枝,找出一条简易的法子,该清修时就清修,该双修之就双修,如此等等。张三丰祖师云:“人要把天地间穷通得丧,苦苦甜甜,浓浓淡淡的境遇,一眼看得穿,无往而不相宜,无入而不自得,此方是学圣贤大学问。”

上面是说智慧与学问的事,而丹道修炼乃穷究天人之际的学问,其目的在于超脱万事万物之生死规矩,要我命由我不由天,故其功非朝夕可致,必须又要有极大之毅力不可,如此,修炼者才能尽全功,脚踏实地没有那么多浪漫色彩,生活中的一切烦恼、艰辛与痛苦,亦时刻消磨着修炼持者之肉体与精神,其感受是强烈的。肉体磨难是真实的,汗水与艰辛是肯定存在的,因此说修炼者又必须有绝大毅力,以精神战胜肉体,自我战胜自我,遇挫愈勇,知难更进,一切困难艰辛,只当他是妖魔小丑,我自一心坚凝,如钢似铁,浩气冲天充塞身心,有如此英雄气概,丹道不难,三丰祖曰:“人要把天地间圣贤仙佛,高高大大,真真实实的功夫,一肩担得住,穷理尽性至于命,积精累气以成真,此方是空前绝后大豪杰。”斩断情欲,弃红尘而不顾,极富贵如敝屐,此非决烈大丈夫不可能如此,因此说修炼者又要坚强之毅力。

现实生活中又是那样真真实实,丰富多彩。修炼者毕竟是生活在现实生活中,生活中的一切诱惑又莫不时时磨消着修炼者之毅力,稍一不注意,便沉沦于欲海之中,富贵如美酒,名利动人心,声色惑人意,情欲使人迷,如此种种,皆须要修炼者道力坚定,不为所动,方可在尘出尘,在世出世。

上面所说的毅力与道力坚定,皆是英雄豪杰之气概,若仅如此,似仍嫌不足。人生活在现实生活中,缠缠绊绊,好好歹歹,嗑嗑碰碰之事,总不能免。我们必须只顾生死大事,长保胸中中和之气,任他人呼牛唤马,我自一心不动,如见惊而惧,见辱而怒,见爱而喜,莫不使吾物欲之性大逞其势也。吴彩鸾女真曰:“宠辱无稽何用争,浮云不碍月光明,任呼牛马但堪应,肯放纤尘入意诚。”修炼者追求的是天人之际的学问,所挟者大,岂能为世间蝇头小事耗我之精神,失我之元气,丧我之命宝。苏东坡先生云:“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远也。”修炼者要时刻警醒,自我所挟持者乃超越自我,与天人合一的仙道学问,吾志远也,鸿雁固不与麻雀争长短。张三丰仙师曰:“人要把天地间人民庶物,灵灵蠢蠢,好好歹歹,一肚子装得下,藏否不挂于口,喜怒不形于色,此方是兼容并包大器量。”“人要把天地间生老病死,牵牵缠缠,劳劳碌碌的事情,一脚蹬得开,淡泊以养其志,清净以安其神,此方是切已关身。”

 

第五章 略窥丹道与气功疗法之不同

当前,随着气功科学的日益普及,也由于健身疗病之目的,传统丹道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应当说,这是值得高兴的事。但是丹道由于历史原因,很难使人窥其真貌,了其真谛。因此对广大丹道气功爱好者,我们更应给予正确引导,不使其落人狂妄无知之流,或被别有用心的“气功家”“宗教家”所蒙蔽利用,以至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误解丹道本意事小,遗害身家性命事大,余遂不揣浅陋,特就丹道与气功疗法略作比较,兹述如下:

一般身虚体弱在患不同疾病时,甫一接触气功,收效甚好,为什么呢?《指玄篇》云:“人人气血本通流,荣卫阴阳面骸周。”而患病之人,皆是受到各种事、物以及不良气机之影响,以至自身心理相应失衡,如是二者互为因果,使之人体原本之气血,营卫结构系统相应紊乱失调,而产生不同的身心疾病,正如医家所言,“通则不痛,痛则不通”。由此我们必采用导引之术熊经鸟申,疏而通之,如此则如同神助,疾病豁然而愈。

至如体内聚集过多的邪气、浊气、病气时则采用吹嘘呼吸之法,使之吐故纳新,此也乃理之自然,正如张仲景在《金匮要略》中所云:“若人能养真,不令邪风干忤经络,适中经络,流传脏腑,即医治之,四肢才觉重滞,即导引吐纳……。”

若是心理精神意识上失去了平衡与稳定,如:颓丧,心灰意冷等,只需增加热烈欢愉,轻松向上之正面情绪这一特定意识即可。

人生不得意事十之六、七,而气功疗法多在此反其道而行之,每每要修炼者保持乐观豁达,轻松愉快的心情,再加之导引,吐纳等诸多方法,相互配合使用,故气功疗法在调理身心疾病方面有独到超越独到之处,并且是其它方法所难以取代的。

但究其本质,气功疗法,亦等同于药物,手术等诸方法,皆是不正常对不正常,简而言之:以毒攻毒,为何这样说呢?因为人若患疾生病则可称之为不正常,如是,当采取气功等诸方法(如投之以药石、或用之以针砸,加之以手术等)加强特定后天意识,配之特定动作,以及呼吸来调理身心,改变身体本来的气血,荣卫阴阳运行之规律,使之实际疏而导之,医而治之的目的,但此等方法皆乃疏而导之,医而治之的目的。但此等方法皆乃辩证施治之权宜,对于人体原来之气血流行而言,是为不正常也。故曰:以毒攻毒。

待人体气血、荣卫、阴阳运行系统恢复正常,身心康复之后,即可停弃以上诸法,如果执着不放,则大不妥也,举一个不恰当的比喻,人体之疾病比作一个毒瘤,而气功诸疗法则好比一把手术刀,人若生有毒瘤,则可用手术刀把毒瘤割去之,若毒瘤去掉后,仍执着手术刀不放,拿此刀在肌肤肉体上割来割去,还以为可割出个神通来,岂不颠乎!君不见魏伯阳先生在《周易参同契》中告诫后人:“食气鸣肠胃,吐正纳外邪,百脉鼎沸驰,不得清澄居。”关于此,历代丹道大家多有明论,如陆西星之《方壶外史七破论》、《性命圭旨》之《邪正说》、李道纯之《中和集、问答语录》等等,《延陵先生集新旧服气经》更直引桑榆子之评点云:“彼视嘘哂犹决堤耳!”《钟吕传道集论大道》亦云:“屈体劳形,欲求超脱,多出少人,攻病可也。”

然而,有些炼功者,早晚闲暇之余,习练五禽导引之术,嘘哂吐纳之法却能强身健体,这是因为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每天都要受到外界各种事物,以及不良气机之影响,使之自我气血、营卫系统受到不同程度之损害故,此亦暗合辩证施治之理,若勤修苦炼,整日搬弄心神、气血,则犹过而不及耳!

但是丹道修炼则不然,乃顺其自然大道之理,逆反而用之,顺其人体自身之荣卫气血流通系统,以后天呼吸为媒介,以天地先天之一气连通人体自身之先天根本,并不断营养、培补、壮大人体先天之根,然后以先天根本来改良、完善与升华此后天形体躯骸,使之最终升华为先天之生命系统,故古先贤称此为:脱胎换骨。故有“老翁复丁壮,耆妪成姹女,改形免世厄,号之曰‘真人’”之说(详见《周易参同契》)。故此说丹道修炼主要在于平和气血,安定心神,不要在身体内玩什么花样只要保持身体细胞之自然同时工作即可,保持气血荣卫流通系统自然同时工作即可,绝不可有丝毫勉强,丝毫做作,然后,按丹道之修炼方法自然而然凝神调息,涵养本元、太和充溢,无为而化也,传统金丹大道经过了历代贤圣先哲数千年之不断实践验证,不断去粗存精而成,诚不愧为我中华所独有之夺天地造化,进化升华完善人体生命巨系统之瑰宝。

天地以混沌为体,从中而生造化,生阴阳生宇宙天地,继而万物众生。丹道则是以人效法此天道自然之理,以自身之窈冥恍惚、神气合一之真空玄关为本,而静极生动,死而大生、化生妙有,产出先天真种子。再以此先天内感外应,此感彼应,与天地宇宙之至阳、至纯之先天一气遂感而通,最终实现自身生命巨系统的升华与飞越。

当神气合一时,则内不见身心,外不见世界,形成寂然不动之玄关本体,形成可生发无限生机之真空。是时,既无天地万物之识,更无自我身心触觉之见。因何如此?因为神即形,心即身,身亦即心也,一身之神气都无外乎为先天根本的外在不同表现形式而已,一体两面,殊无二致。关于此,正可用李太白之诗“横看成岭侧成峰”以明之。

当所谓有所察时,即产生了神气,形神的分离,也即自身神识分割。故此随之产生了被察者与所察者之分,能见者与所见者之别。

为什么这样说呢?众所周知,任何人的眼睛如不通过外界媒介物之相助,如:水面、明镜等,自己的眼睛是无法直接观察到自己的眼睛的,这就是因为观察者乃眼睛,被观察者亦是如此,两者完完全全为一,所以不可察。

同理,当所有神气不再随物而逐而与形身完全合而为一,归而为中,寻着先天之根,归于先天本来时,故无主、客之分,能所之别。因为他们都归于一切动静变化之宗祖,归于先天本来。

此一个先天本来亦可称之为内丹、圣胎。有的“气功家”指内丹乃凝结于下丹田的一个气团、光团,此其谬也。试想人体精气神凝集为一团于某处,如此改变扰乱人体正常气血营卫阴阳运行之平衡态,人又哪有不得病的道理,而某些“宗教家”则流于唯心之观点,妄指心即是内丹,此又何其谬哉,诸如此类,皆乃未曾穷理,又未实证而妄解丹道故,或读丹经,一知半解,徒以引经据典,蛊惑后学而已。

丹道首重穷理,然后炼已筑基,炼已土,产真意,现出本来面目,归于动静变化之先,修出一颗道心,也是丹经所谓人心与天心合也,如此方可算有所把持,能一级升一级。

是故丹道修炼之初为先存后忘,先用有为之法,使之神气合一归真而达忘我之境,方谈还丹之大事,何谓有为之法?即“抱中守一,神气合一”,也即老子太上所言守静至虚是也。

因此丹道丝毫不假后天意识,如若掺以后天意识,即有能、所之分,主、客之别,神气也相应有所分离。是故丹道贵“不采之采”凡有所见者,皆不可采也。《悟真篇》有云:“女子著青衣,郎君拔素练,见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见,恍惚里相逢,杳冥中有变。”如有所见,则先天淳朴立散,本来更将相应产生分离而落于下乘,坠人后天,今人有称采药之时,见到所谓红、黄、金、绿等七彩斑斓之景象,实乃想当然之语耳!如此,居然妄语以窥先天,实乃荒唐!

当然并非内不见身心,外不见世界即为神气合一,即为真空玄关之体了。殊不知神气绝对分离,亦可产生空无所空之相,可称之为“顽空。”有修炼数十年之老道长,老僧人同样未脱离生、老、病、死之患,屡修屡泄,屡补屡漏,究其根源,亦在于斯!炼就的总不过为一团阴气(后天气)而已。

神气合一本为修炼之本,而寂然不动,则为神气合一之表相,当然也是达神气合一之重要方法,而有起做工夫的,本末倒置,舍本逐末,一味追求如如不动,内外不见之忘我境界,一味追求死寂、枯静,而忘却了神气合一之本来。如此,莫不坠于一种唯心的、虚无的精神感觉之中,小则落入茫然昏沉,大则坠于死寂顽空。

当其神气形身初步合一归真时,将进入胎息之层次,现出先天之机,如此虚空之先天气机自然通过人体本来之生命巨系统,以后天呼吸为媒介,自然寻着我之先天根本,并不断长养壮大,充溢其先天元气。待人体自身之根本——先天真阳聚集至一定量时,会突然产生真阳发动之内景,此亦可称之为六阴之下、一阳来复,也称之为静极生动,玄关出观。是谓:小死小生、突然一觉;昭昭然然,灵光一现是也。也是谓真空生妙有,玄关之体产丹药之用。当是时,应用“不采不采”使之归于身而“消化吸收”这一整个过程,亦可称之为进阳火,而所谓退阴符则是指身体复归于混沌寂然。

当神气完全合一归真时,则真正算进入胎息之境界,夺天地之造化气数于顷刻之间,不劳取舍,自得无上功德,天人合发,顷刻炼就纯阳真身。如此之时,如环之无端,可重创天地,再造乾坤,正所谓顷刻间把天地都颠倒过来。

《道德经》有云:“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真中有信。”因何如此呢?盖天地万物或芸芸众生皆与我乃同一无极混沌之所分。故我之神气形身完全合一,自可溶汇入这无尽虚无之中,逐渐与人天地之先天本原,浑然一体,而盗取造化气数,实现脱胎换骨之功。

以上所述,也就是丹道修炼中静极生动的机制和过程。故顽空,因神气分离之死寂,无虚空真元之增补,故无妙有之反应,无静极生动之造化。过甚者,元气耗尽,或神气绝对分离而出现坐化、尸解的严重后果。天元清修、禅定无为,最忌于斯!因此丹道贵在神气不可须臾相离,重在神气合一而寻着先天根本。不假后天意识,而以先天元神用事,这也就是丹道与当今气功疗法的最根本不同处。

三丰祖在《无根树》中曰:“顺为凡,逆为仙,只在其中颠倒颠。”这颠倒之道也是古老神仙家所津津乐道之神仙栽接法,也即以子返母,以母壮子之道,这“颠倒颠”道出了丹道之真谛与核心。

何谓“顺为凡”?当男女媾精之际,将盗取天地一点先天造化而转化成婴儿的先天之机,此谓“道生一”。然后,这点先天之机因受到外界母体的信息、生机、气数等诸多因素的影响,遂一分为二,清者上升为神,浊者降则成气,如此时,可称之为“一生二”。继而,浊重者(医家称之为父精母血)聚集成形,此时则为“二为三。”最后,十月满足,形化为婴。

当人在婴儿时,先天气机并未完全分化定型后天神、气、形。所以,婴儿从母体而降时,身心虽皆柔弱,但自有一股生机造化沛然于其中,故此,可夺天地万物之气机,并不断壮大长养自我后天之形骸精神。于是而形成了婴化童、童化少、少化壮的过程。

待至壮年时,先天元气全部化分定型为后天之身心,因无先天气机作为根本,故我之气机遂被天地万物所反夺之,由于此机不应物,故壮化老,老化死迅速走向衰老死亡,以上即是顺为凡之过程。

而丹道的颠倒之道,即是使神归于气,继而神气合一归于形而寻着先天本来,以期盗取先天造化,顺其人体自身气血,荣卫阴阳自然流通之理,采用注润物细无声之潜入默化之道,全面提升人体生命巨系统。以我之先天根本,本来面目为种子、为胎儿,以天地宇宙之造化为母体,而天人合成就“真人”。人之胎成熟降生则为人,而天地宇宙为母,其胎成熟又如何?古圣贤称之曰“真人”也,能“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能寿比天地,无有终时”(详见《黄帝内经上古天真论篇》),以上所说即是“颠倒颠”之本意。而今人妄指生殖之精返归于脑乃“颠倒”之道,此又何其谬哉!综上所言,丹道修炼全在先天上下功夫。故孔圣云:“先天而天弗违。”

但是,当今气功界流传之气功功法,多为今人所编之想功,采用的是加强特定的后天意识(如:观想、意想、假借等),并配之特定动作和呼吸,来改变人体原来的气血荣卫协调平和自然状态,而加强某一特定情绪或一特定部位的气血供应量,使之实现攻病祛疾、调理身心之目的(如治病类气功);或强化某一部分后天形体的功能(如硬气功等)。

丹道重在先天之根,气功贵在后天之气,由上所述,读者可显而易见此道理,总而言之:人体生长、成熟、壮大直至死亡的过程皆是人体先天炁机定型为神气,进而精气、神;继而神气又分化成无数不同之个体(如一刻之内的各种念头神识等);再而神、气、形分离;最终神气还于虚无,形骸归于大地的过程,而当今各种想功类气功,既不明借假修真之旨,又不知辩证施治之术,妄行意运,反而扰乱了心神之平和淳朴,气血之正常运行规律,促使心神、形气分离愈快,元气消耗更快,好似头上安头,越添越乱之举,使自我神识分割错综交叉如一团乱麻,轻者产生头昏脑胀幻视幻听,重者精神分裂,虽是善缘,却招恶果,魏伯阳就早在《周易参同契》中直示后学“食气鸣肠胃,吐正纳外邪,肠鸣未尝体,身体既疲倦,恍惚状如痴,不得清澄居。”又云:“鬼物现形象,梦感慨之。”初学同仁于此不可不慎乎!如若不然,即使苦炼数十寒暑,亦不过在原地打转而已,于己于人又何补益哉!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