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无邪---夜刊
诗无邪---夜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109
  • 关注人气:5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无邪--夜刊》网上好诗(第154期)

(2017-03-26 07:59:20)
《诗无邪--夜刊》网上好诗(第154期)


   
           《诗无邪--夜刊》网上好诗(第154期)


感谢本期诗人(按见稿先后排列): 

占斗  江畔伊人姝  麦克诗人  杨丽艳  王青寅  苇子
边缘的人  林洪海  叶飞舟  鹰秀蓝天气韵独秀  丁子
 
 
 
万物都是通天的
占斗
 
万物都是通天的
天在万物之上
不必指指点点
不必降旨降福
在万物的心中天比地大
 
天是我们的大词
语义无穷无尽
我今天替天抬举了一词
与白云齐身,与雨水等量
但我目不识丁
更无法把它大声地念出来
 
我也通天
我心在太阳之上
我托举的大词与光芒等身
照耀着我的青春
也照耀着一树又树的白色之花
 
 
我愿意是土著
江畔伊人姝

我愿意是海上的
是海水中无名岛屿上的
我愿意是一个岛民
一个土著
只懂得谷粒与草籽的脾性
岩石与树木的悲喜
我拥有美妙的双唇却
常常默默无声
把要说的话交给鸟儿们去啼鸣
我愿意是 那样地 赤足
追着白云行走
我只懂得在沙滩上
写下潮汐与星辰的话语
我只懂得把风声雨声一切虫子与
动物的声音记录在
阔叶上 石板上 身体上——
 
我愿意是 那样写诗的
美丽的土著
 
 
初夏之歌
麦克诗人
 
草蝉丢下潮湿的旅馆
雷雨长出了彩虹的尾巴
 
紫云英隐藏的梦境
惊醒一树乡间的槐花儿
 
谁听见熟悉的陌生人
弹奏着一架时光的钢琴
 
当镰刀磨出生锈的记忆
藤蔓牵出云里的梯子
 
绿风摇晃着农谚的音符
并看见河岸边的风景
 
 
听提琴曲(外一首)
杨丽艳

《听提琴曲》

若是砍柴能长出子期的耳朵
情愿天天去山林
把弯曲的山路踩成五线谱
沿着流水的节拍,听懂
天边的声音

《两朵云》
 
没有相聚的掌声
两朵云,阳光中
温暖地相望
 
北风来了
它们平行着飞,一个
无法将白羽伸向另一个
 
东风来了
它们活在追与被追的路上
努力着,无法靠得更近
 
它们
有一段不能逾越的
风的距离
http://blog.sina.com.cn/u/3672223535
 
 
掰玉米
王青寅
 
戴上草帽 手套
换上旧衣 旧鞋
不说这一举动被玉米看见
做何感想
从早上到现在我就一直都在怀疑
这千万次机械的重复
会不会烧坏我的缸筒活塞
会不会出窍的思想走远了
找不到家门
撕开胞衣
干瘪的饱满的玉米堆放在一起
证明了我不容置疑
还得把一个下午的时间
安排进身体
 
 
平原上的风容易错垄
苇子
 
高粱地里没有围墙
最高也只是田埂
水大的时候挡也挡不住
 
邻地的虫子漫天飞
咬我的叶子很自在
 
棉花高起来
走着走着就进了别人的地
回头再找掐顶的那棵
竟和邻家的一样
 

想和你去吹吹风
边缘的人
 
阵阵的晚风
可否牵起你的手
一起去吹吹风
像从前一样
漫步于乡间小路
行走于绿树丛林
听虫唱鸟鸣和池塘里的蛙声
重温你给过我的
每一个精彩或平淡的瞬间
很想和你一起
去吹吹风
让轻柔的风拂过我们的脸庞
吹去红尘纷扰
吹散所有的阴霾
 
一起去吹吹风
好吗?
 
 
邂逅风儿的吻
林洪海
 
射出的时光找不到一点笑声
一叶扁舟搁浅在指尖
成捆豪情,无法向外界烂漫
岸上多雨,融化在诗词里的欸乃
不慎戳破夜的思恋
来日方长,审视所有篇章
都高举着一片海
只是被一种声音牢牢系着
难以走进飘香之门
 
 
痴痴遥望着目光尽处的遥远
叶飞舟
  
痴痴遥望着目光尽处的遥远
寻不到你在你的世界里的身影
多想在三月的晚风里见你一眼
让浓浓地深情注入我干涸的心灵
-
最难忘那年三月的黄昏
你我伫立在河畔的风中
我挥一挥手,说你走吧
会心的含蓄里藏着揪心的痛
-
从此相思缠绵,衣带渐宽,岁月漫长
黑云罩月的夜里,半床萧瑟的西风
多少次在天大地大的寂寥里寻寻觅觅
梦中醒来,泪水淅沥成滑稽的风景
-
不要说相聚的日子人去楼空
那段美妙的时光已定格成永恒
我祈盼一叶扁舟从夜海里渡你而来
徒骇河岸,炫尽你的万种风情
 
 
深爱千千年 
鹰秀蓝天气韵独秀

深爱千千年
不止是
两快石头的对白
你看那春花
年年盛开
不停的轮回
永开不衰
再看那大海
源远流长是
写不尽
舀不干的爱
http://blog.sina.com.cn/u/1971754757
 
 
 
永恒的温度(散文诗组章)
丁子
 
4月18日是我的家乡河南滑县解放70周年的纪念日。作为一个生于斯长于斯而今仍然在外漂泊的游子,面对家乡走过的70年风雨,面对为那些为这片热土而付出生命的英魂,我只能虔诚敬仰。我虽卑微,但乡情如血……只能从家乡那永远温暖的血液里,翻阅出一个人或一群人、一件物或一个事件、一束吐香的新花或一抹崭新的风景,走心捻情……是为纪念。
——作者题记。
 
 
《》读那些灵魂

红领巾的时代,风,总是清新的。
清新的风。牵着稚嫩,牵着好奇,牵着懵懂,牵着一种纯粹的崇敬。读你,只能是在日记里种植一个故事。
青葱岁月的片段,风,总是多彩的。
多彩的风。撩拨厚土,撩拨往昔,撩拨文字,撩拨一纸向上的敬仰。读你,也许能让故事从日记中站起来。
咀嚼生命的时光里,风,总是深沉的。
深沉的风。刺痛星月,刺痛稼穑,刺痛魂骨,刺痛一径回归的冷暖。读你,抑或感知你们从故事中活起来的灵魂。
其实。你们当年喷张的热血,只是想把黑暗染红;你们锋利的目光如火,只是想把腐朽燃成灰烬;你们用信仰撑起的镰刀铁锤,为今天的阳光能灿烂妖娆,燃着了火种,撕开了阴霾,直接把自己燃烧,慨然地融进了这片厚土……
而今,读你。微小的我,却翻阅不了你们的厚厚的魂骨。
而今,读你。活着的我,也会在你们的魂骨里清洗一下自己。
 
 
《》母亲们

七十年前,她们没有名字。用母体的温度,温暖着这片乡村的日子。
悠长而深重的枷锁,也许禁锢的是她们的情怀。没有名字,却滋养了一个个硬朗的名字。汉子们用她们血的温度把炊烟浇灌得殷实。
外倭践踏家园,炊烟血脉日遭涂炭。阴风吞噬阳光,生灵在血腥中被肆虐践踏……温暖,被恶魔淹没。根植在这片厚土上的气节,走出荒芜,走出黑暗,走出迷失的温暖,寻找母亲的温度,寻找日月明朗,寻找春秋清湛。
母亲,永远饱存着体温的母亲们。把家里最后一个窝窝头塞给已磨好铡刀的男人,把身上最后一件棉袄披在刚长出胡子的儿子身上,推出柴门交给村外的枪声,把娘家陪嫁的几个散碎首饰变卖换来几斤小米,摊成煎饼留给那些扛枪的队伍,用自己还没有断去的奶水,滋润着担架上那个不知名的干裂嘴唇……
她们,一直没有名字的母亲们。是恶魔嚼不碎的烟火,是这片土地上踩不死的花草,是家园里不能割断的炊烟。
她们,至今仍没有名字。
母亲。却是厚土上根植最深的生命。
 
 
《》半副担架

这是爷爷为孩子做的小木床。庄稼人的手是坚实的。
这是伯父叔叔们还没有睡过的小木床。乡村里的木头是坚硬的。
鬼子来了。村外的庄稼蔫儿了。老屋里的梦呓碎了。乡村的阳光暗了。
镰刀醒了。铁锤醒了。村外的枪炮声响了。小屋里的油灯被拨亮了。爷爷把小木床拎起来了。
站起来的小木床,和爷爷一样是一个血性堂堂的汉子——
抬过那个操作东北口音的连长,抬过那个为队伍送情报的私塾先生,抬过被恶魔咬断一条腿的小兵,抬过从城里来组织妇救会的大姐,抬过送往南河叉战场上的热馒头,也抬过和小木床一起被鬼子炸弹撕扯得血淋淋的爷爷自己……
抬过的生命没有哭泣,正义的生命永远是坚硬鲜活的。
抬担架的爷爷没有哭泣,他知道他应该和担架上的人一样。
被抬过好几个春秋的小木床没有哭泣,爷爷说它也是一条北中原的汉子。
多年后,爷爷留下那被炸得剩下一半小木床走了……而这半副小木床,依然在乡村的篇章里站着。
乡村的阳光温暖。小木床依然在静静地微笑。
 
 
《》打开一扇窗

尘封的只能是往事。而覆盖不了鸟语花香。
流逝的只能是岁月。而葱茏繁茂着的是这片土地上的新梦。
用时光串起,让筋骨茁壮。一种独有的精气神儿喂养着这片热土。滑州、卫南、高陵、沙乡、滑县……古运河之滨,老黄河故道上的泥土、草木、河水们,用一种智慧润泽,用一种精神滋养,用一种源于心魂血汗的张力,擦拭着一代又一代的彩梦。
七十年的日月星辰。七十年的风霜雪雨。七十年的身心劳作。七十年的步履艰辛。
古运河的老码头醒了,“小天津”的别名又挂出了俊俏的招牌;老黄河故道醒了,“豫北大粮仓”的绰号招徕远方的敬羡;黄沙厚土醒了,汲取了七十年新鲜风雨的苦难,以新的姿彩跃入“省直管县”的行进快车道;古老的乡村醒了,被长起来的后生们种植的新农村社区、滑州新城上敞开的门窗,亮出这片热土上鲜亮的笑声,随时翻动着后生们灵秀而惬意的日子……
其实。厚土就是生命,只要血脉不枯,就会有鸟语花香。
也许。精神就是生命,只要时代传承,就会有阳光灿烂。
打开了门窗。日子每天都是新的——
 
2017年3月18日 于郑州




本期编辑:行露了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