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无邪---夜刊
诗无邪---夜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109
  • 关注人气:5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无邪--夜刊》2017年2月3日诗歌快线:行露了了选诗

(2017-02-03 18:21:09)
标签:

诗歌

《诗无邪--夜刊》2017年2月3日诗歌快线:行露了了选诗


           诗无邪--夜刊》诗歌快线(第115期)


感谢本期诗人(按见稿先后排列):

丁子  子溪  祁山守望者  缥缈孤鸿影  蛇影  远方的树叶
 
 



乡下的年味儿......(或曰“过年四道菜”)
丁 子
 
《》天味儿/从沉淀到绽放

风,在每一个季节的翅膀上
梳理着光阴。身后的影子很深
只有在这个节口,苍穹的户籍
才能算是春节
 
期待绽放的是爆竹或烟花
沉寂的灵秀用雪的方式雕刻出
同一个格调。让曾经寂寥的乡村
用花的语式讲述着远方
 
风霜雨雪沿着心路
或工整或写意或粘贴来些许新的词汇
给年的味道添加佐料。让土地上的生灵
在同一个灶台上把心语煮透
 
《》地味儿/从凝结到花开

把春夏秋关在门外。小憩
其实冬的血液依旧是热的,门前篱下
偶尔也会滑落几片暖阳或细小的月色
屋顶,一直有蓝瓦在吟唱
 
候鸟从花的门前走过。花无语
雪儿从田埂的路口走过。麦苗无语
月光从乡下的梦呓边走过。狗儿无语
只有回家的心跳踩痛了乡间小径。
年,打开了门扉
 
年。翻开远古的碎片
从结绳记事到装订散简再到插入诗经
读了千万年。一直没能读透这簇
被叫作年的花,在乡下人的魂骨中
每一年的花香都是新的
 
《》神味儿/从祈福到心知

时进腊月,奶奶的老黄历就复活了
从粮缸里复活的五谷被装进升斗。插上一簇香
点燃奶奶的虔诚。奶奶说她是当家的主妇
干瘪的唇在默默祷告,后生们读不懂
奶奶说,看香火多旺——
 
庭院正中,香火旺着
神龛当前,香火旺着
灶台边上,香火旺着
祖宗牌下,香火旺着
就连村头路口和村外祖坟,香火也在旺着
 
奶奶这样上香
妈妈这样上香
嫂嫂这样上香
妻子这样上香
就连嫁出去的姑姑和妹妹,也会这样上香
 
愣头楞脑的后生问神知道吗——
奶奶瞪了一眼说神自心知啊——
 
《》人味儿/从心魂到回归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谁都不会隔到年的外头
这是村头老屋里的二大爷说的
村里的后生们都信
 
吃饱吃不饱,鸟归巢就好
巢的体温不嫌弃羽毛的凌乱
这是老乌鸦站在枝头上唱的
匆匆生长中的翅羽们都信
 
回家过年。在一种味道中剥开心魂
仰望乡下天的清澈,灵魂洗去尘埃
匍匐在泥土的浑厚,骨骼汲取恩润
长跪在祖坟前的荒草上,生命的根部温暖
拜倒在长辈们的膝身下,情感被泪水泡透
坍塌。融化。年的情怀和我们一样
 
赶集,买肉,蒸煮,或扫除贴春联
鞭炮,烟花,庙会,或社火大戏台
新衣,红花,灯盏,或压岁钱兜兜
饺子,花馍,扣碗,或街巷的喧闹
喝酒,吃肉,守岁,或起五更拜年
置礼,待客,走亲,要先去姥姥家
这吃了一生的过年饭啊——
就是儿时娘给我们叫魂儿的味道……
 
 
在高山上行走
子溪
 
那条野兔走过的路
那只喜鹊飞过的路
还有那条溪水流过的路
都适合于我的行走
可山太高,有些路
我走着走着就走不上去了
我只好站下来
看山巅上的白云
它们用不着行走
一座座山峰就主动让路了
再看看我身边的树木
它们都把根扎下来
成为山的一部分
我再看看这么多的路
它们横着,竖着,躺着
像骨骼,像皱纹,像泪腺
是不是我身体里的一部分呢
 
 
最好的居所
祁山守望者
 
借洪荒之力,
建一座最好的居所,
没有雾霾,没有汽车尾气,
只有淙淙的清泉在欢歌,
特别适合平凡的生活。
 
请来屈原、李白、杜甫、但丁与荷马,
让著名诗人给自己补上诗歌写作的课。
邀请三五知己,每天诗酒唱和。
远离尘世的喧嚣和烦恼,
把庸常的日子过的如荼如火。
 
 
爱情里的春天
缥缈孤鸿影
 
遥寄情思
刻下了三生的情缘
潮涨的情感
流动着无尽的思念
 
曾经以为,爱就是
你我,一起携手走过
明天,却在每个
醒来的早晨烟消云散
 
情依旧,爱依然
五百年的前世回眸
才有今生的擦肩
梦里依稀,天涯远
 
选择了爱,是因为缘
那绽放的春雷
是我对你不变的誓言
那怒放的花朵
是我爱情里的春天
http://blog.sina.com.cn/u/5302331650
 
 
坍塌
蛇影
 
竭尽全力
我试图把你的轮廓,揉进身体
轻蘸夜色,努力酝酿着
我颤抖的笔墨,却无从落笔
只因,太多寂寥成伤的文字
已无法组成一首含有温度的诗行
被反复封锁了几回的泪水
却在天黑之前
与夕阳一起,断了韵律
 
一颗流星,划过心的落寞
也渲染了,绽放在黑夜里的徘徊
可以让我就此睡去吗?
我已无力睁开双眼
去目睹太多,转瞬即逝的记忆
既然一起走过的那座池城
在昨日,已无情地坍塌了
又何必反复不断的谢幕
那已是一出,人去楼空的哑剧
 
冬日的阳光,以它的热度
企图照亮心中,缺一不可的风景
两颗,各自受了伤的魂魄
如曾经繁华的海市蜃楼
瞬间就坍塌成,荒芜沙漠中的废墟
不可竭停的思念
在尚未苍老的年岁里,戛然而止
或许,明天过后
被埋葬的落日下
只有我和我的影子,依然在黯然中
怀念自己
 
 
你走了
远方的树叶
 
你最后的影子,是斜的,你一路向南,夕阳西沉
我在城市的边缘,挣扎着浮了起来
这是最后的挣扎,注定溺水而亡的我,一切表演都是徒劳
越是鲜艳的花朵,就越容易凋零,很多你不知道的我的好,从此
你永远不会知道。人们在田野里播种,其实种下的就是自己
很多泪水不需要描述,多年以后,人们会看到我泪水浇灌的草原
 
人间最后一眼,竟然不是你的背影,我看到夕阳下的楼群
最高处,就是我的墓碑。最后的祈祷
和最初的一样,祝你一切安好,忘了我吧
我对于你其实并不重要。越是不经意的别离,约会造就永远的伤口
此刻,就连伤口都不在了,只剩下永远。那些草原,此刻
还藏在积雪深处,还没等来自己的羊群
我死去之前,不再祈求。只想放低自己
 
我身体最终会腐烂,比白菜和土豆腐烂的都快
比积雪融化还不引人注目。唯一能永恒的,就是你看我的目光
你再也看不到我了,所有的故事都将以一首诗的形式留存
最后一秒。我还记得你说过,你绝不会属于任何一首诗
天空在夕阳下红蓝交替,一切你走过的路,我都不能再次走过
最后念头,在北风里缠绵。你故乡的敖包边上
会有一朵马兰花绽放,但是,你将一无所知
http://blog.sina.com.cn/guicheng
 



本期编辑:行露了了

本期图片:胡梦涵(小豌豆作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