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笛儿-
海笛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296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感知意大利之(八)——人间仙境卡普里蓝洞

(2015-07-15 16:59:18)
标签:

旅游

2015.4.11

那不勒斯-Capri-蓝洞-翁贝托长廊-Di Matteo

早上与小伙伴告别,拖着箱子去赶地铁,没想到Roma Pass不能用了(我本以为是72小时的),偏偏包里没有零钱只有一张10欧大钞,售票机死活不收,我在售票机前求助于另外几个来买票的大妈大叔,大妈很热心地帮我把10欧找成了两个5欧这才顺利买票。不过后来再在站台遇到他们他们用英语聊天,应该不是意大利人吧。

有惊无险,坐上了前往那不勒斯的火车。

出了火车站,没有看到想象中的脏乱差的那不勒斯,只是修广场的围墙和地摊多了点,街上游荡伺机偷抢的黑叔叔也没有看到,反而有好心人看我在看地图,指路带我到了青旅门口。

找到了青旅,和在意大利住的所有地方一样,这里也是在一栋住宅里开辟出来的小旅馆,进去时看见了各种语言标注的地图,还有台湾人写的温馨提示。我前面正好有一个妹子在check-in,问老板Capri岛的走法,我在她收护照时发现她拿的是阿根廷护照,因为她和老板不是用英语交流的,我以为她懂意大利语,于是就提出要不要一起去Capri,这时她说她不懂英语,然后在我手舞足蹈的比划下她还是同意结伴了。刚出发时我问她会不会意大利语,她说不会,我想这下完了,她巧妙地避开了我会的所有语言,然后拼命地想阿根廷人该说什么语,我猜巴西说葡萄牙语那阿根廷应该也差不多吧。

因为她的英语水平实在局限,我们一路几乎没有说过话,我费尽脑汁想出尽可能简单的英语句子最后也仅限于交换了国籍和姓名。她叫Layla,她对我的名字的评价是nice,仅此而已。

不过她的辨认方向的能力还是很强的,一路从青旅走到港口,都没看过地图,直到她问一个工作人员在哪里买票时开口一句"Hola",我恍然大悟,原来她说西班牙语啊,由此我目睹了好几起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无障碍交流的例子。可是呢,西班牙语我可是一点也不会,只好继续默默跟着。买票时船票是20.5欧,妹子用信用卡付了,我给她现金,她死活不要那0.5欧。

这时我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我身上的现金不够了,除了一些硬币可能只有30欧,万一遇不到刷卡的地方就糟了。

到达Capri岛用时一小时,上岸后阿根廷妹子说饿了要吃饭,我不饿的话可以自己前往。我看了看她去的那家餐馆的价格和现在的时间,还是赶去蓝洞要紧,于是我们就友好地道别了。

蓝洞位于Capri岛的另一端:Anacapri,需要坐公交前往,单程1.8欧,但岛上的公交很乱,去程和返程往往去不同的站,即使我上车前问清楚了也只能保证方向不错,还得自己掏钱买票坐下一班车。所以去程坐了两趟公交,回程坐了三趟…所以有机会还是买天票吧,8欧多。这些岛就和圣托里尼一个德性,垄断就是贵。

公交车很小,一次坐不了太多人,但是弯弯折折的山路也只有这样小的车才能开过。从Capri到Anacapri全是盘山路,但也可以幸运地居高临下看一看海景。在换车时我遇到了两个中国在瑞士交换的学酒店管理的学生,一男一女,他们也是复活节假期来意大利玩,已经在岛上住了两天了。

听到这个专业我脑中浮现出高考填志愿时妈妈语重心长对我教诲的画面:"瑞士的酒店管理是最好的,你要是学了这个专业,有机会别忘记叫我全世界去试睡酒店。"

感知意大利之(八)——人间仙境卡普里蓝洞

终于到了蓝洞,悬崖边有一条陡峭的楼梯直通海边,顺着楼梯走到最下面就是一个简陋的小码头,只容4、5个人站立,海面上有两艘较大的快艇,以及7、8艘小船。大家就沿着楼梯排队,虽然攻略上说旺季可能要排队一小时,不过今天人并不多,大概等了不到10分钟就轮到我了。

小船里一头坐了我,一头坐了一对意大利母女。船工师傅先划船到快艇那边买票,共13欧,然后就向洞内划去。洞口十分窄小,需要低头,保持身体不超出船舷太多才能进入。如果去过金华的双龙洞,进洞时就是这个状态。

感知意大利之(八)——人间仙境卡普里蓝洞

刚刚进洞,因为光线变化太快,一开始只能看见漆黑的海水,过了一会儿眼睛适应了黑暗再向船桨处看去,方才还是黝黑的海水,竟散发出天蓝色的荧光,就像有灯在水下照射一样。船桨过处,似要搅动这一泓清澈,待水波平复之时,仍是澄净如初。船工师傅用英语和意大利语介绍道,这是纯天然的,是阳光透过岩石的缝隙产生的折射。抬头看洞穴里的岩石,竟也泛出幽幽的蓝光,随着水波的微漾而明灭。

感知意大利之(八)——人间仙境卡普里蓝洞

船继续往前,从洞口形成一道光路,像是精灵引渡的暗河。幸好另一端为累累山岩所隔,否则不知有多少船只要在这魅惑的荧光中迷航。行至深处,靠洞口更远的地方,海水已经由Azzurro变成blu,是一种没有任何杂质的纯粹之蓝,除了大自然,恐怕没有任何一个画家的调色板上能萃取如此沁人心脾的颜色。

感知意大利之(八)——人间仙境卡普里蓝洞

此时船工师傅唱起那首著名的那不勒斯歌谣《Santa Lucia》:

看小船多美丽,漂浮在海上。随微波起伏,随清风荡漾。

万籁的静寂,大地入梦乡。幽静的深夜里,明月照四方。

小船已行至洞内最深处,从这里可以清晰地拍到整个蓝洞和洞口照进来的一束光。

Venite al’agile barchetta mia,

Santa Lucia! Santa Lucia!

Santa Lucia是光明女神。成就蓝洞的不只有那可贵的阳光,更得益于这里的黑暗,才能为我们带来如此独一无二的动人体验。

感知意大利之(八)——人间仙境卡普里蓝洞

船师傅的歌声回荡在并不宽敞的蓝洞里,伴着那纯粹的蓝送我们离开。

离开船时按照惯例要给师傅1欧的小费,不过这次我给的非常心甘情愿,因为这样的地方可能一生只会来一次,但是一次足以回味一生。

上岸之后觉得心口有点疼,可能是刚才震撼到忘了呼吸,不过很快就好了。

感知意大利之(八)——人间仙境卡普里蓝洞

继续坐公交回去,在港口买了14:50返回那不勒斯的船票,19欧,然后饿了,就踱步到餐馆买了一个三明治。其实时间是充足的,但是面对这么美好的海滩,还在店内费时岂不是暴殄天物,于是坐在海边长凳上,一边看海一边用餐。

绕着地中海兜兜转转一个月,这是最后一次了,在意大利的西海岸,地中海的西北部。

如果费特希耶的地中海东部的海水是一块打磨光滑没有一丝裂纹的上等美玉,那这里的地中海就是装在透绿水晶杯里的佳酿。在近岸的浅滩处是分明的绿意,但海潮涌动溢出容器冲上石滩的部分却是完全透明的。即使在盘山公路上身处几十米的高空俯瞰,都能清晰地看到海里的石头和水藻。阳光不忍那倾杯而出的佳酿就此流失,不倦地追逐着它,直到那流动的光纹也轻轻漫上沙石,本是透明的玉液闪过斑驳的光泽,不知是阳光的巧笑倩兮,还是眉眼盈盈。在大海的更深处,阳光则简单粗暴了许多,径直暴露了海底的深浅,兀自在海面划出纵横的阡陌。

三明治还没吃完就到了登船时间,我就在船上继续吃。

一个小时后回到那不勒斯,4点不到。最适合看海的蛋堡已经在周末关门,我从港口一路走到海边几个聚集的景区,却很难取舍。

皇宫也好博物馆也罢,我在其他城市已经看厌了,对我毫无吸引力,而且门票还不便宜,实在没有必要。走着走着就到了翁贝托长廊,这个和米兰那个拱廊一样也是一个商业区,可惜刚刚走进去就看到各种脚手架,没什么商店开门,只有几个游客蹲在拱廊中间扛着相机拍照,扫兴得很。不过这里有ATM机,闹着现金荒的我赶紧取了50欧。

因为来的时候跟着阿根廷妹子一路走到港口,回去的时候我也想走走。这次我选了一条更长的路,经过了中心商业街。总的来说,对于那些只走主干道的游客,那不勒斯是整洁、大气、市政设施良好的(比如有很多路牌和地图)沿街的房子也保持了意大利的一贯品味,总体现代,也不乏许多古典的装饰。但是游客若不小心拐入一两个小巷,或是接近火车站时,那那不勒斯就是另一番天地了。破旧的灰土的楼房,杂乱的电线杆和商铺,满街的垃圾堆积,满天飞舞的塑料袋,恐怕在发展中国家土耳其我也不曾见过如此的脏乱差。

回到青旅走得好累,先去床上躺一躺。

玩着手机,大约5点多进来一个发色偏黄,下端烫卷的女孩,却是东亚人面孔。不出所料,果然是韩国人。我一边玩手机她一边收拾东西,偶尔聊两句,大约就是她一个人在意大利旅行,今天是她到那不勒斯的第一天。

看看时间已经6点,谨慎如我寻思着,若天黑了再出去肯定不安全,既然要吃饭不如拉个伴。看她收拾得差不多了,便说我要出去吃饭,你要同行吗。韩国妹子欣然答应了。

韩国妹子虽然英语不太好但好歹会说,比起阿根廷妹子,我们能聊的还是多了很多。在去披萨店的路上我了解到她叫Yewon,这是她第二次来意大利,于是她从维罗纳直接到了那不勒斯(够远的),接下来还要去瑞士、土耳其等几个国家(记不太清了,反正我觉得行程很奇葩,都不太顺路,可能韩国人民就是思路广吧),跟我一样是大三,在韩国读书,学护理(Nursing)专业。接着我问她是不是处于复活节假期,她却告诉我她是休学40天来旅行,这倒让我吃惊不小。

一开始要去找的披萨店关门了,于是她就拿出三星手机(三星:为什么要指明牌子?)搜她的攻略上推荐的叫Di Matteo的一家店然后导航过去(这位韩国妹子倒是舍得用流量)。这家店也不远,而且可以亲自观看披萨的制作过程,披萨也超便宜,3.5欧一大张。

我们刚坐下都没有怎么犹豫,就点了两份最经典的玛格丽特(Margherita)。

玛格丽特据说源于19世纪时玛格丽特公主要求在那不勒斯民间搜寻美食,最后钟爱一种色调为红、白、绿的披萨,披萨自此流传于贵族间。

虽然传说和披萨店的logo和意大利国旗都是红、白、绿,但上来的披萨却是红黄绿。确切的说,是在面饼上铺以大面积的红色,上面覆盖着泡状的鹅黄色芝士,然后两片绿色的罗勒叶置于披萨左上部,像一枚别致的胸针。光是造型就和在其他所有地方吃到的披萨完全不同,切下一块放入口中,是一种始料未及的口感,香而不焦,甜而不腻,薄而不硬。我和韩国妹子异口同声地发出了赞叹。

接着吃饭期间,韩国妹子郑重其事地问我可不可以问我一个问题,我还以为有多敏感呢,结果她问是不是很多中国人都喜欢看韩剧?这…我好像除了肯定答复也没有其他回旋余地了,还本着托福口语要举例子的精神,给她讲解了去年《来自星星的你》有多火。可惜我既不会这部剧的英语也不知道金秀贤的韩语,还是给她比划了一会儿她才明白。

然后我也忍不住问了一个文化类的问题,我说我遇到很多韩国女孩独自旅游,你们爸妈不会担心吗?她的回答是,当然会担心,但是也会放手让她们去。

吃完披萨回青旅的路上再次见识了那不勒斯的脏乱差,说是从垃圾堆上跋涉而来也不为过,幸好天黑得晚,没遇到什么危险。韩国妹子倒是兴奋得很,似乎觉得在这种脏乱差的地方找路很有趣,还毫无戒备地拿着三星手机,脖子上挂着三星相机到处晃。直到回到了青旅,她还要挂着相机去港口看夜景。

唉,虽然我遇到的韩国女孩都如凯末尔所说一般单纯善良,但这样毫无戒心大大咧咧我真担心她能不能安全完成接下来的旅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