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笛儿-
海笛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562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欧洲漫行系列之(三)——英国文化之旅

(2015-04-27 17:08:37)
标签:

娱乐


2014.12.17

从伦敦Euston火车站到哈利波特片场所在地Watford Junction不算远,火车20分钟就到了。出站后立马就可以看到醒目的接驳巴士,全身包装着哈利波特的海报,恍如通往魔幻世界。

 欧洲漫行系列之(三)——英国文化之旅

从巴士上下来时还不到10点,旅程还未开始,但是我一走进大厅就听到了著名的霍格沃茨的主题音乐,虽然我不是什么哈利波特铁杆粉丝但还是忍不住兴奋。大厅里陈列着各大主角配角的巨幅海报,和一颗圣诞树,幸好我刚补完8部电影,对各位主角还都有印象。

领完语音导览又在纪念品商店转了一会儿,10点很快就到了,游客们涌进入口,来到一个小厅。小厅里的两面墙各有四个屏幕,每个屏幕都轮番显示着哈利波特每一部电影在全球各地的海报。不一会儿,等人到齐后就开始放导入影片,大体就是讲哈利波特系列多受欢迎啦,每分钟卖出多少书啦,连起来可以绕地球多少圈啦,放完之后挪到下一个厅,这个厅的陈设就是标准的电影院了,观众们入座后大银幕就开始放三位主演对他们在这里生活的介绍,穿插有影片的剪辑和花絮。影片的最后,主角们走入霍格沃茨的大门,这时,大银幕升起,银幕背后,豁然出现了大门,即使淡定如我,都不由得轻轻赞叹了一声。

 欧洲漫行系列之(三)——英国文化之旅

魔法之旅从霍格沃茨的大厅开启,接下来就是各个布景了。不过我更多的时间花在研究语音导览上,这是我到过所有景点见到的最豪华的导览,因为这是一个在ipod上装的app,触屏操作,各种信息十分详尽,最难能可贵的是,除了基本介绍,每个场景还附带大量的花絮影片和配图,可以更深切地体会到哈利波特的诞生。还可以看到导演们讲各种奇闻轶事,比如有人建议为了打开美国市场可以找美国人演赫敏啊,甚至在魁地奇中加入拉拉队啦。还有道具师制作了6000多根魔杖,为此发明了特别的保管方法,演员们竟然一根都没弄丢过,倒是哈利的扮演者丹尼尔因为过于多动弄断了70多根魔杖…

如果仔细去听每一个部门负责人的介绍,就会发现制作一部电影——尤其是制作一部高质量的电影是如此不易。每一套戏服都要制作5、6套不同的状态以及4、5件备用来保证拍摄的顺利;哪怕是电影里一闪而过的场景也布满了工作人员精心设计的符合生活和人物性格的小细节;为了让动物演员和电脑后期无缝衔接光是训练猫头鹰就花了数月;在绿幕拍摄的电影为了给观众最大的真实感处处充满了隐藏特效,比如雪地场景时演员呵出的白气;而影片中出现的近百幅装饰画像,竟然每一幅都是货真价实的油画而不是印刷品;魔药课堂里一千多个瓶瓶罐罐里面装的奇怪的药材,全部是场景组从旧货市场和玩具店费尽心思地二次加工;许多出场不多的道具,都是从拍卖会淘来的古董;而几根主角的魔杖却是画了无数的图纸做了不少模型才定下来的,火焰杯的设计图在道具总监打开时因为图纸太长直接垂到了地上;因为导演要求聚餐时全部使用真实食物,片场外的大厨房忙活了几天…最令人称奇的是因为法律规定小演员在拍戏期间必须受教育,所以在片场真的开办起了一所学校,如同调度军队一般,剧组必须确保这八百个孩子能够轮流上课和拍摄。除了基础教育外还提供选修科目,据说哈利最喜欢的是外语,赫敏喜欢地理,而罗恩则热爱艺术。第三部的导演还分享了一个小趣事:他让三个主演分别为自己的角色写自传,结果哈利写了10页,十分真诚,赫敏写了50页,全部手写,导演都被吓到了,而罗恩则什么都没写,导演很生气觉得他没有认真对待作业,罗恩说:"我很认真啊但是罗恩是不会写这种作业的。"导演只好说:"看来你真的很了解罗恩。"如果让我来编辑这个轶事的标题大概是"花式找理由偷懒却让老师无言以对"吧。

当然里面还有两个体验区,一个是教授如何挥魔杖,一个是可以穿着魔法袍在绿幕前骑飞天扫帚,然后会转化成实时的影像。其实我挺想去的,但是就觉得自己过了中二的年纪,唉。

我就这样在魔幻世界里走走停停,在快结尾处见到了传说中的霍格沃茨的城堡。这个城堡是以1:24的比例搭成,不断根据原著添加新的部分,电影里所有城堡相关场景都在这里用微型摄像机拍摄再后期合成。城堡模型里每一个细节都栩栩如生,连微小的猫头鹰都是立体的。介绍里称它为"艺术部皇冠上的珠宝"。

旅程的最后,走入了一个满是魔杖盒子的房间,每一个盒子上都写着一位工作人员的名字,大概有上千个。7部小说,8部电影,10年跨度,巨大的投资和制作,几乎全程采用原班人马,这在电影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不仅见证了演员的成长与逝去,也见证了电影技术的发展。

从哈利工厂出来已是下午近两点,坐车回伦敦后还有时间,我就去了贝克街的福尔摩斯纪念馆。走出贝克街就是一个福尔摩斯的经典形象的塑像。福尔摩斯纪念馆就在著名的贝克街221B,是一个很小的门面,但是拍照的游客络绎不绝。门票是每人10镑(又涨了),而且中文版的门票居然被拿光了…这个博物馆非常小,只有三层六间很小的屋子,但是都是按照小说的描写来陈列的,三楼还重现了几个经典的案情。但是对于没有看过小说只看过和小说剧情关系不大的BBC三基片的我来说就太难理解了,所以并没有参观多久就出来了。

欧洲漫行系列之(三)——英国文化之旅

之后去了伦敦有名的集市Covent Garden,这里既有豪华的大牌商店也有义乌风味十足的地摊货,有奢华无比的高档餐厅也有现炒现卖的烤肉串,有世界四大歌剧院之一的英国皇家歌剧院也有拿着吉他尽情歌唱圣诞的街头艺人。因为中大小伙伴还没回宾馆我没有钥匙,逛累了的我就去附近的Odeon看了一场电影。2D学生票还要8镑一场,伦敦看电影真贵啊…看的是Imitation Game,讲图灵的,属于英国的爱国主义主旋律题材吧…不过还是挺好看的。

今天可以算是一场肤浅的英国文学和电影之旅。参观展览时我一直在想,文学和电影的意义是什么。甚至说,艺术的意义是什么。众所周知,电影是人类的造梦工具。那些在现实中不可能的场景,我们可以在银幕上变为可能。那些产自异乡的精彩的故事,我们通过银幕向地球另一端的人讲述。作为一个拍过一些小短片的冒牌导演,我很享受把心中的情景固定在镜头里的感觉,作为一个没什么鉴赏水平的观众,我很享受沉浸在别人呈现的想象中的时光。电影是一个制作者与观众一起共同编织的一个梦境。而像哈利波特这样精雕细琢的电影更是在向混沌蒙昧的自然证明,我们造梦的能力有多么强大。即使我们骑着扫帚不会飞,拿起魔杖也施不了法,但在镜头里确实有那样一个世界,可以无视物理定律自然规律给凡人的一切禁锢,自由地翱翔。而且我们所做的这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证明,在那个世界里每一个细节都是栩栩如生一丝不苟的,因为我们是那个梦里的造物主。所以,哪怕罗恩床前的魁地奇海报只是一晃而过,你又怎么能说那没有意义,因为那个叫罗恩•卫斯理的孩子,是真的很喜欢保加利亚队啊。

而文学的造梦气息更甚,如果没有文学,我们常常会因为某种心情得不到道破而词乏。更重要的是,文学是千年前的先哲穿越时空的喊话。沧海桑田,再伟大的功业也湮没无闻,再宏伟的建筑也剥落颓败,再尊荣的王朝也一夕倾覆,然而只有文字,也许往后还有更多样化的载体,辗转于时光的罅隙,呈现在我们面前。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e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哈利波特前两部的导演说:"我们在拍这部电影时希望几十年后的人看它时还感觉那是两三年前拍的,我们不希望人们用看古董的眼神看它,从开拍起我们就希望它是everlasting的。"

不敢说30年后,至少我在14年后看第一部哈利波特时,我认为他成功了。

 

2014.12.18

伦敦Euston火车站。

因为某个调度中心出问题,火车出现了大面积延误,所有的站台信息都需要在火车站大厅等电子公告板信息。

原本川流不息的大厅,此时站满了提着行李安静等待的人,没有太多的嘈杂,所有人都耐心地等着,凭空凝结成一片黑压压的森林。

英国人永远都很冷静、耐心。我坐在箱子上,看着电子公告板,开始回忆这值得铭记的一天。

因为今天早上没有安排,大概是这几天睡得最长的一次了。九点才起床然后不紧不慢地吃早饭。本来想去看国会大厦结果到了门口才被告知会议期间国会不开放。好吧这是我第二次在国会吃闭门羹了,我一来他们就要开重大会议莫非是在商量怎么对付我么?

我坚信自己是人畜无害的,于是根据原计划前往牛津街换欧元。我用的是Travelex的网上预定然后现场领取,但是从下单到拿钱需要4个小时。因为我没有去国会,所以提前到达了,换钱的黑人小哥一边提醒我要满4个小时才行一边给经理打电话问能不能让我早点换,最后还是当场给我换了。

告别了好心的黑人小哥我在牛津街附近逛了逛,这是伦敦著名的商业街之一,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百货公司和专卖店。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囊中羞涩之后我前往特拉法加广场附近找了家麦当劳,一边写明信片一边等待音乐剧开场。欧洲漫行系列之(三)——英国文化之旅

 

去英国之前妈妈问我有没有什么去英国的心愿单,我想了想说我要去西区看一场音乐剧。比起要和大本钟合影要看卫兵换岗要看福尔摩斯要看哈利波特要去听One Direction的演唱会等等愿望,我的愿望显得是如此小众,尤其在绝大多数国人都分不清音乐剧和歌剧的区别和认为音乐剧等于阿三歌舞片的情况下。

也有一些同学看我很早订了票,问我看什么音乐剧好,就想装装逼。可是看音乐剧和装逼是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音乐剧唱腔通俗歌词简单内容还可能三俗,本来就是为消遣而诞生,和真正高大上的歌剧比起来毫无逼格可言。(其实如果有机会我真的想看一场歌剧也不枉我大一去旁听了半学期的《歌剧艺术赏析》了)。

说到音乐剧还有很多趣事可说。大二下时有一门公选课叫《西方音乐剧欣赏》,是我们的系主任开的,也是我们系的专选课,我们班是没有人退这门课的。然后上第一节课时老师要招两个TA(助教),其中一个要是技术TA,因为有很多DVD要放,需要一个能修电脑的(?),而且TA可以获得老师请吃食神的殊荣。课间我就被班上同学推上去了,但此时已经有两个同学上去应聘了,老师就拿出一张碟说她等会要放这个你们试试能不能放出来。然后那两个人倒腾了半天没有成功,我上去之后随便乱搞了一下(真的是乱搞我又没有学过放电影专业)然后就顺利得到了工作=_=从此这门课我每次都坐第一排从不缺勤从不迟到认真听讲拼命做笔记(都是会修电脑逼出来的)还在老师出差期间获得了把玩《妈妈咪呀》正版DVD两周的殊荣。另一方面呢,因为在选修这门课之前我看了年初大热的《冰雪奇缘》,除去精彩的剧情外音乐剧的形式实在太让我着迷了,我连看了六遍,这也为我主动了解音乐剧提供了契机,甚至为了这门课期末论文我还去补了迪士尼的《狮子王》,关于《狮子王》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我与音乐剧的故事暂时说到这里,总结起来就是不算很深也不算很浅,所以对我这样非核心向票友来说,第一部音乐剧选择《歌剧魅影》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第一次看到歌剧魅影也是在音乐剧的课上,老师用一节课完整地给我们放了05版的电影。在场的观众,不管是不是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无不为之沉醉,甚至在课后朋友圈变成了歌剧魅影的刷屏。后来我虽然没有再看电影,却常常把原声带拿出来放,虽然电影方面有各种各样与剧场的比较,但是音乐方面实在是太完美了,没有一首曲子不悦耳。我们的音乐剧老师爱这部电影到什么程度呢,她说要把《All I Ask of You》作为自己的葬礼曲目。如果单听这个曲子可能也平平,但是在看完剧情之后再听简直让我单曲循环了数周。

所以我9月份时就已经提前三个月订好了这张歌剧魅影的票,可见我对它的期待有多炽烈。来伦敦的路上我又重温了一遍,生怕演出时听不懂歌词。

 欧洲漫行系列之(三)——英国文化之旅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临了。 

走进剧场是一个三层的构造,我坐在最下面的stall第8排,我引以为豪抢到的好座位,虽然看舞台还是有点偏但能坐在这里我早已心满意足。 

老师说过音乐剧的一大特点是除中场休息外不落幕,这就意味着所有演员的走位,场景的调度,道具的移动必须在数秒之内完成,所以一个剧院常常只演一出剧因为这个剧院就是为这出剧量身定做的。

 

 欧洲漫行系列之(三)——英国文化之旅

六丈舞台,万象人生。

若非亲眼所见,根本无法相信小小的一方舞台能有这么大的魅力。布满暗尘的拍卖会,光彩四溢的剧场,繁忙的后台,蜿蜒的密道,阴暗的地下河与船只,隐蔽却陈列复杂的洞穴,郊外的墓地,奢华的宫殿,破败的酒馆,下雪的天台,真与幻,光与黯,回忆与现实,瞬息之间,已是地覆天翻。更别提相比电影舞台独有的纵深感,每一个站在台上的演员,都不会只是布景板。

 欧洲漫行系列之(三)——英国文化之旅

现场的乐器伴奏和演员无懈可击的歌喉更是让韦伯本已完美的音乐打破电脑屏幕和耳机的阻隔,直刺入观众心中。我记得刚开场那个女高音亮嗓时,我清晰地感受到了耳膜的颤动,不是因为声音太大让我要聋了的难受,仅仅是一种纯粹的高音,让我神经为之一醒。

而随后响起的《Think of me》,简直是在挑战我浑身鸡皮疙瘩的数量,感觉每一个细胞都为之震慑发麻。虽然我最期待的《All I Ask of You》因为过于欢快让我有点失望,但舞台毕竟不是电影,演员必须要表现得更夸张才能让观众看清。虽然布景不如电影丰富,但有两场戏我印象尤其深,一场是《Masquerade》,仅仅一个楼梯,把各个人物的着装、动作、心情都照顾到了,还有十分出众的群舞,当然电影里这一场也不赖,白金黑红配色简直教科书级别。还有一场就是《The Point of No Return》,唱得我几欲泪下,虽然没有给劳尔特写但我想如此张力十足的一场戏,劳尔应该是像电影里一样双眼含泪的。

我以为我会哭,但是我没有,但是看完之后我发现我背上的衣服因为过于激动,全部被汗浸湿了。其实要刺激人的泪腺很简单,研究表明给人看哭泣的影像也会诱发人哭,但这种没有吓你一身冷汗的恐怖却让人浑身鸡皮疙瘩,没有声嘶力竭的哭号却让人愁肠百结,没有热血沸腾的战斗却让人汗流浃背的表演,完完全全调用人最原始的生理本能,这样的体验可能一生也不会有太多次。震撼是有保质期的,下一次我可能就麻木了。

当然用激动用震撼来形容这次表演都太狭隘,对我来说看完《歌剧魅影》最深的感受就是——

得偿所愿吧。

 

也许心情还在为下午的演出激荡,但是人已经在开往Holyhead的火车上了。

Holyhead位于威尔士最西北端,是全不列颠岛距离爱尔兰最近的地方,每天有两班通往都柏林的渡轮。

我知道这个决定有点草率得不负责任。通宵转火车再坐船去都柏林,开什么玩笑,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

我当然知道。我早有觉悟。

下午看音乐剧的浮华已成幻梦,此刻下着雨的湿冷的柴郡火车站才是冰冷的现实。

经过在火车上写写游记又睡了一会儿的两个小时后,雨停了,我到达了Holyhead,还有接近两个小时船才出发,我在等候大厅找到一个座位,把水杯放在箱子上,用杯子支着头,寻得片刻的休息。

一开始笼罩着这个行程的,除了夜间行船真帅之外,还有恐惧。对长时间航海的恐惧,对缺乏睡眠的恐惧,对辗转交通工具的恐惧,对缺乏伴侣的恐惧,人类本能般,对未知的恐惧。前两天跟我住一起的中大小伙伴们一直称赞我的勇敢,可是我,还是会恐惧。

但是,我乘坐的是已知航线已知承运公司已知出发和到达时间的船只,只不过时间在晚上,而那些航海家们,海洋的先驱者,他们面临的是怎样的恐惧呢?

在三桅帆船都是奢侈的年代,装填上性命与家当,向着漆黑的洋面进发,向着未知的彼岸,为最着飘渺的梦想,赌上最炽烈的希望。

Bitter is the wind tonight, it tosses the ocean's white hair.

只有面对漆黑的爱尔兰海上吹来的海风时,我才能真切地感受到航海时代的血性与魄力。

In a world without gold, we might 've been heroes!

没有杀死你的事情让你变得更强壮,战胜自己恐惧的人,方能称得上英雄。那些为人类梦想开疆拓土的人,面对在大洋上漂泊不定的时光时,应该也是能高喊出,我早有觉悟的吧。

踏上船的时候,我想我是多虑了。这不是一艘船,这是一座城。最下面的几层是各种大集装箱货车,上面的设施豪华得让我误以为我进入了某个购物商城。酒吧电影院商场按摩椅包厢一个不少,站在船上丝毫感受不到船的移动,这样的庞然大物,连海浪都奈何不了。

我迅速地找了两张椅子拼起来让我可以半躺着睡觉。瞥了一眼窗外,几十米脚下的海浪正在船舷两侧划出白色的纹理。

这趟旅程最amazing的地方是,沿途我都没有看到一个中国人。

到达都柏林时正好快日出,从港口所在的东方到我前往的西边,天空划出一幕天蓝到深墨的绝美渐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